<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一十二章 托一托
    王夫人的话说罢后,林黛玉等女孩子的面色无不大变,惊恐的捂住了口。

    然而,王夫人身旁的薛姨妈,却暗自的叹了口气。

    心里责怪她这姐姐,真是让怨恨迷住了眼。

    贾家因为贾环才刚刚又重新兴起,这个时候,别说贾环只是收了个贱民当小妾,他就是收上一屋子的贱民当小老婆,贾母也只有捏着鼻子给他清扫尾巴的份儿。

    今儿这场戏,听着是老太太不满孙儿违逆祖训,要将他痛责一顿。

    可若真要如此,贾环哪里有机会说出这些解释的话?

    这祖孙俩一唱一和的,根本就是在给贾环抹平麻烦。

    现在老太太最需要的不是王夫人这种进言,也不是赵姨娘这种自作聪明以退为进的小心思。

    而是,台阶。

    “老太太,原不该我这个外人说些什么,只是……”

    薛姨妈的话,让贾母的眼角紧了紧,然后她微笑道:“姨太太有话尽管说,我看这一屋子的人,也就姨妈才算是明眼的人。”

    听到这话后,王夫人面色一僵,薛姨妈心里也算是彻底有了谱了,她微笑道:“说句孟浪的话,我这个没见识的妇人,偏觉得环哥儿的做法,不仅没什么错,反而该奖赏才是。”

    “嘎!”

    剧情一百八十度的大转折,林黛玉等丫头们都忘了擦眼角的眼泪了,怔怔的看着薛姨妈。

    王夫人和王熙凤也傻眼儿了,这算什么?

    薛姨妈疯了吗?

    一群女眷中,唯有林黛玉心中隐隐有了猜疑,而薛宝钗则是因为了解母亲的做派,所以也起了他想。

    贾母眉头微微皱起,看向薛姨妈,道:“姨妈此言何意?”

    薛姨妈笑道:“正如老太太先头跟我说的那样一般,咱们这样的人家,哥儿小时候淘气些没什么。只要人不坏就好。我瞧着环哥儿,事虽然做的不大好,但这份担当,竟比世间绝大多数男人都强。

    老太太。这世上能这般轻爵禄,重情义的好男儿,可着实不多啊!不说别人,要是换做是我,那我可做不出这等大气的事。”

    贾母闻言。阴沉了半晌的脸上总算有了笑容,嗔道:“姨妈可别在夸他了,就这样,他都已经快不知道东南西北了。再夸啊,我这贾家可就真容不下他了。”

    这话虽然是这般说的,但内中的含义却让周遭的众丫头们喜形于色。

    这就算是……揭过了?

    “环哥儿,你先别忙着乐,你自己说,你该怎么办?”

    贾母见贾环咧嘴偷乐,顿时不高兴的问道。

    贾环赔笑道:“孙儿知道自己犯了大错。多亏老祖宗慈悲,还有姨妈的仁心,不然孙儿定然是吃不了兜着走了。当然,这件事肯定不能就这么算了,不然坏了祖宗的规矩不好。老祖宗,您看这样好不好,孙儿一会儿就去祠堂里跪着去,什么时候老祖宗的心气儿去了,什么时候孙儿再出来。”

    贾母的眼睛扫过白荷,道:“那她呢?”

    贾环苦笑道:“老祖宗。还有一桩事孙儿没说清楚。是这样,白荷的父亲是非常了得的大匠,大明宫的建造都有他的功劳。白荷自幼就很有匠人天赋,所以才能给孙儿弄出水泥方子。而且。还不止如此。除了水泥外,白荷还给孙儿弄出了烧玻璃的方子。如今,太上皇都在孙儿的买卖中参了一股。您说说,这……”

    “你说什么?太上皇都在你的买卖中参股了?”

    贾母大惊失色,手扶着软榻,撑起身子问道。

    贾环笑道:“这还有假?昨儿孙儿才和九郡王谈判完。过些日子,生意就要开张了。这个生意,比水泥还生发,而且万万离不开白荷操劳的。所以孙儿还请老祖宗开开恩,就让孙儿留下她吧。”

    贾母闻言,目光复杂的看着贾环看了好一会儿,然后又看向满脸泪水的白荷,哼了声,道:“白丫头,今儿就由我做主,破例留你下来。但是,你要明白自己的本分,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你心里当清楚。不然的话,纵然环哥儿疼你护着你,老太婆若想要罚你,却是没人能拦的住。”

    白荷不顾满脸的泪水,磕头拜道:“奴婢多谢老太太大恩,奴婢一定恪守本分,不敢乱了尊卑规矩。”

    贾母淡淡的“嗯”了声,道:“你记住就好。赵丫头,还不带人回院子里去,真还想回庄子去吗?”

    赵姨娘闻言,连忙起身,赔笑道:“老太太仁慈,婢妾哪里敢放肆,这就走,这就走。”

    “哼!”

    贾母又哼了声后,语气微微提高道:“以后少在家里用你那点子没用的小心思,环哥儿日后是要做大事的人,你不要想着去拖累他。若有不平的事,就来找我,我给你做主。后宅的事,岂有让爷们儿帮你的道理?纵然是你身上掉下的肉也不成。日后行事,多动动脑子,不要再给他添麻烦了,明白了吗?”

    赵姨娘闻言,俏脸涨的通红,点点头,应道:“婢妾记下了。”

    贾母还想再多训斥几句,不过看到贾环求情的眼神,终究咽下了剩下的话,挥了挥手,道:“好了,你带人去吧。”

    赵姨娘应了声后,便带着白荷并门口的小鹊、小吉祥等人离开了。

    等她们离去后,贾母忽然好奇道:“环哥儿,你刚怎么提起那个丫头来了?你要不说,还不用挨这一顿排揎……”

    贾环苦笑道:“孙儿只是想给老祖宗炫耀炫耀,孙儿这个小妾是个能干的人,研究出了玻璃。孙儿打算,给老祖宗的屋子窗户都换成玻璃的。这样一来,屋子里就会亮堂许多,如今宫里有几个殿就在用玻璃窗了。”

    贾母闻言,面色一变,叹息了声,道:“难得你有孝心了,只是……祖宗留下的规矩,却不好随意改。若不是有太上皇的股在,白丫头说什么都不能留下来。”

    贾环心中大喜,面色也带上了笑脸,道:“多谢老祖宗开恩。”

    贾母哼了声,道:“那就这样吧,你去跪祠堂也别跪久了,就跪一夜就好。”

    贾环毫不犹豫道:“是!”

    贾母面色有些疲惫的对薛姨妈道:“唉,我这个孙儿啊,实在是让姨妈见笑了。”

    薛姨妈摇头道:“老太太哪里话……”说着,薛姨妈眼神就放在了贾环身上,感慨道:“老太太啊,我要是有这么一个儿子,哪怕只有一半,那我怕是连晚上睡觉都能笑醒啊。”

    王熙凤见气氛和缓下来了,虽然王夫人的脸色还是木木的,可她的脸色一般都是这样,所以倒也没太上心,开口打趣道:“姨妈却是说迟了一步。”

    贾母和薛姨妈都奇了,薛姨妈问道:“凤哥儿,我说迟了什么?”

    王熙凤笑道:“自然是半个儿啊!”

    众人闻言一怔,随即面色古怪的看向了薛宝钗……

    贾母大笑起来,指着王熙凤对薛姨妈道:“姨妈快去撕了这蹄子的嘴,真真是没法没天了,敢拿姨妈说笑。”

    薛姨妈只是笑着,摇头道:“也有道理,却是迟了一步。不过也都一样,太上皇看中的孙婿,谁还敢抢不成?不过,我倒是有个事想托环哥儿一托……”

    贾母心中感激薛姨妈方才搭台阶之劳,笑道:“姨妈哪里话,有事只管吩咐便是,哪里还谈的上一个托字。”

    众人都好奇,薛姨妈怎么会有事托贾环。

    只听薛姨妈道:“近因今上崇诗尚礼,征采才能,降不世出之隆恩,除聘选妃嫔外,凡仕宦名家之女,皆亲名达部,以备选为公主郡主入学陪侍,充为才人赞善之职。你宝姐姐也名列部中,所以,我这个当姨妈的,就想厚颜托环哥儿一托,看有没有关系……让宝丫头能选一个性格好一些的公主或是郡主身边当陪侍。若是需要打点一二,那一干费用均算我的,不让环哥儿你吃亏。”

    贾环闻言一怔,抬眼看向低垂着头的薛宝钗,眨了眨眼,道:“姨妈,这列名达部,都是自家亲自上报上去的,你们怎么会……”

    薛姨妈闻言,面色一黯,叹息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

    贾母皱眉看着贾环道:“姨妈劳你一次,你就说能办不能办,哪来的那么些话?”

    贾环闻言赔笑了声,然后道:“若说门路,倒也不是没有。龙首宫那边……不过……”

    薛姨妈闻言,眼睛一亮,看着贾环急道:“不过什么?可是要花费银两,打点一二?环哥儿你尽管开口说个数字,我们家这点倒是不缺。”

    贾环摆手道:“不是这个,倒不用打点什么。只是……姨妈,刚才晚辈承了姨妈的情,所以就僭越身份,劝姨妈一劝。若是姨妈觉得晚辈说的在理儿,就听听。若是觉得晚辈说的不在理儿,那晚辈明儿就进宫,给太上皇身边的梁九功梁公公说说,想来问题不大。”

    薛姨妈闻言,心里直念佛,面上却不十分显,只是带笑的看着贾环道:“环哥儿你不比寻常孩子,有自己的想法,说说看,姨妈也承你的情。”

    贾环点点头,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