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一十一章 盛威
    待气呼呼的贾政和有些遗憾的贾琏离开后,贾环才笑嘻嘻的走到门口,将人群中一个身着朴素,低垂着一张不施粉黛的脸丫头拉进了荣庆堂。

    众人目光齐齐的看着贾环身后的那个丫头,身量倒是还不错,就是不知道脸面……

    “嚯!!”

    待贾环悄声让白荷抬头给贾母跪下行礼,白荷应声抬头后,众人看见她的容貌后,无不动容。

    天香国色!

    一屋子的女人当中,也唯有林黛玉方能和她媲美。

    一张极为标志的瓜子脸,两道淡若眷烟的柳眉下,是一双竟似可以媚.惑众生的修长眼睛。

    如果说杏眼代表着绝大多数的小家碧玉和大家闺秀,那么白荷的这双眼睛,就完全可以象征着倾国之色,妩媚而又大气。

    最难得的是,她这双修长的眼中,竟然没有半点狐媚妖.娆之气,而是那样的纯清,那样的中正平和!

    只这双眼睛,莫说做小妾,就是做正室夫人、做皇妃、做贵妃也是够资格的。

    女人的颜色,从来都是她们最雄厚的本钱之一。

    若非如此,杨太真也不会从儿媳妇变成了杨贵妃……

    就在众人怔怔的打量着白荷,贾环脸上挂着一脸得意洋洋的微笑时,贾母忽然也笑了,对薛姨妈道:“我这个孙儿啊,真是天生的富贵。被打发到农庄上住了几年,非但没有消沉下去,还做出了这么一番事业来。这倒也罢了,若只是如此,不过是个能人罢了。

    可谁想,这般好的丫头,居然都能让他遇到,还早早的抓到手里……哈哈哈!姨太太,你说说看,这不是天生的富贵又是什么?我活了这么些年。何曾又见过这般颜色的丫头?”

    贾母是一个非常迷信命运和福报的人,若非如此,衔玉而诞的贾宝玉也不会这般受宠爱。

    就是因为,贾母认定贾宝玉是一个生而富贵。有大福报的“福娃”!

    如今看到白荷后,贾母便又认定,贾环一定也是一个天生有大气运的人,不然的话,这般绝色。哪里又是谁都能遇到的?

    薛姨妈也微笑的看着白荷,连连点头赞道:“最难得的,就是她身上没有一点狐.媚子气,看起来竟不像是小家小户出身的,和大户人家细心教导出来的都一样了,端庄,大方,也很得体。环哥儿果然是个有福气的……”

    王熙凤也在一旁凑趣道:“今儿是真正开了眼了,比下去了,将我们这些胡卷子都比下去了。三弟当真是……啧啧!好本事!”

    贾母大笑一阵后。极为满意的看着面色渐渐羞红,眼帘垂下的白荷,问道:“你可是庄户出身?我记得那庄子上,安置的是先荣国公云旗十三将的家眷,王、李、郭、赵、孙这五家,你是哪一家的?”

    白荷闻言,面色却微微一白,但内心的坚强还是让她在这种场合坚持了下来,她声音轻柔,但内中却不乏坚韧。道:“回老太太的话,奴婢并非原庄子里的庄户,而是……而是北城的匠户。”

    “哗!”

    堂上诸人再次一片哗声,不可思议的看着白荷。又看向贾环。

    贾母的脸色陡然间沉了下来,沉声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贾环见白荷听到贾母的厉声问责身子都摇了摇,心中心疼,连忙道:“老祖宗,是这样的……”

    可这次贾母却没那么好说话了,眼神极为凌厉的瞪着贾环。喝道:“我没问你,你插什么嘴?”

    大堂上,一片宁寂。

    多少年没看过贾母发威了,王夫人原本心中还存着幸灾乐祸看笑话的心思,可是此刻猛然看到贾母发威,她的脸色不由的一白。

    如今贾府里,无人不称赞贾母是菩萨一样心地慈悲的好人。

    可是又有几个记得当年之事的?

    现在都道她这个当家太太木头人一般,不会说话。

    可谁又知道,当初她比如今的王熙凤还会来事,还会说话?

    (插一句,这句话不是作者瞎掰,有兴趣的可以看看刘姥姥一进大观园那一章,她给她女婿说的话,这里就不详说了。)

    这么些年来,她将府上的管事大权交到王熙凤手里,甘做一泥塑的菩萨,吃素念经,难道是天性如此?

    不,她天性不是如此,她是因为害怕,在畏惧,所以才不得不如此。

    很简单,看看邢夫人的下场就可以知道了。

    在那间封天闭地的庵堂里,邢夫人何时死去,怕是都要许久之后才会被人发现……

    ……

    贾环跪在白荷身前,脸上没有半分嬉笑,正色的看着满脸阴沉的贾母,恳求道:“老祖宗,您先听孙儿说……”

    贾母瞪着贾环,厉声道:“听你说什么?有什么好说的?你难道忘了,你曾祖和你祖父他们是怎么亡故的?我告诉你,就是因为那些骚鞑子,那些罗刹鬼!”

    贾环点头,认真道:“孙儿当然记得,孙儿不仅记得,还立下志向,日后定当亲提十万雄兵,为先祖报仇血恨。可是,这些和白荷没关系啊。”

    贾母怒道:“没关系?当年若不是她的祖辈们,卖国求荣,给鞑虏送粮食送军械衣裳,那些鞑虏饿都能饿死在辽东冰原上。后来鞑虏入关,又是他们的先祖,或开城投降,或带路做内奸,更甚者,甘做鞑虏的猎狗,反过身来拼命的撕咬咱们秦人。要不是他们,你的祖宗们也不用这般艰辛,也不用血洒疆场!你怎么能忘本?!!”

    贾环连连点头,道:“老祖宗,您说的都对,都不错。那些人确实罪该万死,纵然千刀万剐,亦难解我们老秦人心头之恨。只是,那是他们祖辈做下的孽,又何必牵连到后辈身上?”

    贾母冷冷的看着贾环道:“若是当初鞑虏成功了,如今做奴才的,就是咱们贾家了。那个时候,可会有人说,战败的是他们的祖辈,何必牵连到后辈身上?”

    贾环苦笑着点头道:“对,老祖宗说的有理。但是,他们的后辈如今不都在北城里受苦吗?一个个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

    老祖宗恐怕不知,在城外庄子里,还有年过花甲的老人存在。但在北城,却很少很少能有人能活过五十岁。不是累死,就是病死,要么干脆就是被打死。

    那里的婴孩生存率极低,十个孩子里能有三个活下来就是烧高香了。死了的孩子连个薄棺材都没有,就用破席子卷了丢到乱葬岗上。

    老祖宗,他们已经这般过活了几代人了,也受了几十年生不如死的罪。

    他们祖辈有大罪孽,可是他们,他们没有啊。他们要是能自己选择投胎,谁愿意投到北城那个人间地狱去?

    再说了,孙儿承袭了东边儿府上的子爵后,就有了赦免十户罪民的权利。孙儿当天就使人去了匠户所,革去了白荷身上的罪民户籍。

    如今,她就是孙儿的人,清清白白的。”

    贾母直直的看着贾环,道:“你是铁了心的要护着这个贱民?”

    贾环一脸的苦笑,却还是很坚定的点了点头,道:“老祖宗,孙儿若是连自己的女人都护不住,孙儿干脆也就别做男人了。老祖宗,孙儿让您失望了。”

    贾母凝视着贾环,冷声道:“当初荣国战殁,太上皇悲痛之余,恐我难以管家服众,特意赐我一柄玉如意,凭这柄玉如意,府上但凡有不听话的,我就是使人直接打杀了都无妨。

    不仅如此,我还有……废了两府承爵人,另择血脉承嗣的权利。环哥儿,我最后问你一句,你当真执意要护着这个贱民?”

    贾环反手按住身后拼命摇头要起身说话的白荷,在她要开口时,又堵住了她的口,贾环直视着贾母笑道:“老祖宗,还是那句话。孙儿让您失望了,但,若是孙儿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护不住,还有何颜面自称男儿?还有何颜面自称荣国子孙,宁国传人?不管老祖宗如何处罚,孙儿绝不后悔。”

    贾环身后,白荷眼中的泪水如同决堤之河一般,流淌不止。

    一双修长绝美的眼中,除了深邃的感激之色外,还有就是,深深的绝望……

    “白丫头,你哭什么哭?不过是再去庄子上过活罢了,有什么好哭的?没出息的东西。”

    出乎意料,在贾母死死的盯着贾环,气氛凝固到林黛玉、贾迎春等人都一脸的仓皇,无助流泪时,原本应该哭嚎起来的赵姨娘,却忽然一脸怒其不争的看着白荷骂道。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当着老太太这般说话?”

    王夫人不甘寂寞,见缝插针道。

    赵姨娘却理都没理她,而是看向贾母,跪了下来,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道:“老太太,我原就道环哥儿是上不了高台的孽障,整天蛆了心似得乱折腾,哪是能承袭爵位的种子?蒙老太太疼爱,才就着错的选了他上来,谁想他还是这般不争气,竟敢惹老太太的怒。婢妾求老太太再赏个恩典,放我们出府,重回庄子去吧。”

    王夫人闻言,脸上闪过一抹喜色,看向贾母,道:“老太太,这话倒也不差。虽然环哥儿犯的错,原该开祠堂,请家法,去掉族谱上的名讳后逐出贾族。可……毕竟还是咱们贾家的亲骨肉,索性就成全了他,让他们去庄子上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