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一十章 解释
    “环哥儿,你最近又淘气没有,是不是又把哪家王孙公子给伤了?”

    就在贾环眼神凌厉到极点,嘴角弯起的讥讽笑容浓郁到极点时,一道娇滴滴脆生生的声音忽地响起。←,

    众人看去,竟是林黛玉口边掩着翠色绣帕,看着贾环轻笑道。

    她身旁的贾宝玉闻声,抬起刚刚一直垂着脑袋,诧异的看着她。

    而薛宝钗、史湘云、贾探春三人亦是面色各异的看着她,只是眼神各不相同。

    贾迎春还没反应过来,只是眼神焦急的盯着贾环。

    至于贾惜春,一双眼睛居然既没有看林黛玉,也没有看贾环,而是一直在盯着门口方向。

    那里,站着一个毛毛虫眉毛的丫头,是她的小“仇人”!

    ……

    贾环还没来得及回答林黛玉的话,贾母就接道:“环哥儿,你又在外面动手了?”

    贾环一腔怒火还没散去,憋在那里,只能眨着眼睛,看着老太太,答了声:“啊!”

    “你真又打人了?”

    贾母本来是为了转移话题才配合林黛玉说的,没想到贾环居然真的应了。

    贾环怒火不见了,他面色有些尴尬的看着贾母,嘿嘿一笑,正要回答,就听见屋外传来一阵重重的脚步声。

    贾环闻声诧异,回头看去,只见来人居然是贾政和贾琏二人,两人均是一脸铁青色的走了进来,尤其是贾政。

    他先对贾母施了一礼,然后没等贾母质问何事,就转过身,指着贾环,一张铁青的脸上满是怒火,指着贾环一时竟说不出话来,可见心中怒火之盛。

    贾琏也是将头摇来摇去,连声叹息。

    “竖子!”

    贾政总算是能开口了,狠狠的从口中挤出两个字来。

    上座的贾母闻言眉头一皱。不过随即心中有些反应过来,她沉下脸,对贾环道:“环哥儿,你究竟又和哪家勋贵子弟动手了?可还严重?”

    贾环嘿嘿一笑。道:“老祖宗,没什么大事,孙儿就轻轻的打了一下,不打紧的。”

    贾母闻言,正要松一口气。就听贾琏抱怨道:“三弟,你要是和将门子弟打,也就罢了。你怎么连那些读书人也打?打的还是李相爷最疼的公子……”

    贾母闻言,一口气差点上不来,其他人也纷纷惊呼出声。

    李相爷,李光地,饶是她们这些内宅的妇人小姐们,也都有所耳闻。

    太上皇曾经三次嘉誉李光地:“谨慎清勤,始终一节,学问渊博。朕知之最真。知朕亦无过光地者。”

    由此可见,李光地圣眷之隆。

    不仅如此,自义忠亲王被废后,李光地便开始辅佐当今隆正帝。

    隆正皇帝能够正位大宝,固然有北静郡王府的大力相助,却也少不了李光地在朝中相助。

    尽管他只是有选择的、不明确的相助,可也对隆正帝帮助甚大。

    隆正皇帝曾亲口赞誉他为“一代完人”。

    两代皇帝都如此信重的大臣宰相,其身份何等贵重?

    贾环居然将他的爱子给打了?

    贾琏似乎觉得犹不过瘾,继续道:“除了李相爷家的公子,还有吏部天官李尚书、王侍郎家的公子。户部孙尚书、刑部赵侍郎、兵部古尚书家的公子。总之……唉!”

    众人彻底傻眼儿了,巴巴的看着贾环。

    贾环见贾母的眼神似乎真恼了,连忙道:“老祖宗,孙儿保证。您要是听了孙儿的理由后,保准不怪罪孙儿了。”

    “那你就说!”

    一拍软榻,贾母喝道。

    在众人或担忧、或害怕、或惊喜的眼神中,贾环将今日在路上遇到的事一点一滴的讲清楚。

    “老祖宗,那老嬷嬷看起来也有六七十了,还行动不便。只能坐在独轮车上,身边就一个孙儿。就这样,那些宰相、尚书、侍郎家的豪奴们,拿着刀和枪往老人家身上招呼,戳的老人家在那里惨嚎。他那孙儿看起来和我一般大,孤身一人,手里拿着一根木棍拼死保护祖母,可护了左边护不了右边,身上不知被砍了多少刀……

    若是换了勋贵之家私斗,孙儿保管眼不见心不烦,自走自的路。可孙儿看到那老妪,不知怎地就想起了老祖宗,心里想,要是老祖宗此刻遭遇这些怎么办?

    这一想,心里的恼火就压不住了。就冲进去把那些恶奴给打翻了,孙儿就想不通,都是娘生父母养的人,怎么就会有这般狼心狗肺的畜生,连对老人都下的去手?”

    贾环义愤填膺的说道,当他说起赵歆祖孙二人的惨状时,林黛玉等人纷纷抹泪,恨的咬牙切齿。

    待他说到冲进去,将那些恶人全部打倒时,众人差点没给他鼓掌!

    倒是贾琏在一旁嘀咕道:“那你打那些刁奴就是了,缘何又打那些公子,又不是他们打的?”

    贾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对贾母道:“原本孙儿也没准备对他们出手,孙儿只是让他们给那老人家赔礼道歉,再赔点医药银子,也就罢了。可谁想,那些人言道孙儿做梦,给那些贱民赔礼是万万不可能的。

    孙儿劝了两遭后,他们只是不肯,还嘲笑起孙儿来。孙儿实在懒得和他们蘑菇,嘴巴说不服就用拳头说好了。

    不过孙儿心里有数,也就是一人一个耳光,还不重。这不,他们一个个立刻就服软了,该掏银子的掏银子,该赔情的赔情。”

    “你啊……”

    贾母闻言经过,脸色舒缓了许多,可语气还是着恼道:“这亲贵武勋家的子弟,你动动手也就罢了。怎好连文官子弟也打?他们若是告到太上皇那里,太上皇都不会向着你。”

    贾环没所谓道:“孙儿知道,但是,孙儿以为,大丈夫行于世间,自当顶天立地,有所为有所不为。路见此等不平事,孙儿若是还畏惧于对方的权势,选择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那。孙儿日后纵然能做到宁国公的高位,能出将入相,却也不配做荣宁二公的子孙,也不配自称大丈夫。好男儿!”

    贾环这一番“向上吧,少年”的自白,不仅说的贾母、贾政等人面色动容,更让堂上的众多少女们,目光如醉如熏的看着他。

    哪个少女不怀春?

    又有哪个少女。不希望自己的意中人是一位顶天立地的大丈夫,是有担当的好男儿?

    看着堂下站立如松,昂首挺胸,气度豪迈高扬的贾环,林黛玉怔住了,史湘云怔住了,就连薛宝钗,目光都茫然起来。

    只有赵姨娘,面色惊疑的看着儿子……

    这个蛆心的……

    连宰相的公子都打了?还有那么一堆的尚书侍郎的公子?

    听老太太话里的意思,之前还打过其他的勋贵?

    我儿子……

    这么威风了?

    赵姨娘双眼放光的看着贾环。神采飞扬……

    “我自是知道你是极好的孩子,只是……朝廷大事,有的时候不只是看对错!他们或许暂时拿你没法子,可日后,总有让你难受的时候。小人难防啊!”

    贾母心中也震撼了一会儿,骄傲、欣慰和感动交加,却也更担心了,看着贾环担忧道。

    贾环笑的灿烂,道:“老祖宗,您尽管放心就是。孙儿承了祖宗留下来的这般大的家业。要是连这点事都应付不来,孙儿干脆趁早告老还乡,陪着老祖宗玩笑吧!”

    “呸!”

    贾母被贾环给逗乐了,嗔道:“尽会胡闹。哪有十一二岁就告老还乡的?不过……既然你心里有数,那我也就不多啰嗦了。想来,看在祖宗的面上,他们也不会过多为难你的。

    行了,你姨娘也接回来了,就不要在这杵着了。你带着她去东边儿院儿里吧。你倒是有孝心,给她拾掇的那套家俬连我看着都觉得好。”

    贾环闻言,连忙笑道:“老祖宗,差点忘了跟您老说了。是这样,孙儿的爱妾……”

    “呸!”

    贾环话没说完,就被贾母啐了口打断道:“你今年才十一岁,连亲都没成,哪儿来的妾?还爱妾……可是哪个不知羞的丫头在作妖?我可告诉你,明珠郡主没入门前,你给我乖乖的老实点,别再出幺蛾子了。真要有那不知廉耻的丫鬟,引着你往坏处走,那老婆子我可要做恶人了。”

    其他人亦是面色古怪的看着贾环。

    十一岁……

    爱妾……

    这画面太唯美了吧?

    贾环连忙赔笑道:“老祖宗您误会了,就是个名分,其他的什么都还没发生……咳咳,孙儿还在习武持续打磨根基中,在三十岁前或者进阶七品前,不能那啥玩意的……”

    “呸!”

    看着挑着眉头,一脸风.骚浪意还作含羞状的贾环,所有人或明或暗的啐了他一口……

    贾母又气又好笑道:“那你这妾是干什么的?”

    贾环连忙道:“哎呀,老祖宗,说到孙儿这妾,那可真是了不得!大家都知道孙儿是靠水泥发家的吧?烧水泥的方子,就是我这小妾给弄出来的。对了,父……二老爷上回能够升官,也是靠献水泥方子有功才升上去的。”

    “哇!”

    众人闻言一阵惊叹,对贾环的爱妾愈发好奇了。

    贾母也来了兴趣,道:“倒是个能宜家的人……她人呢?喊来让我也见见!”

    贾环先笑着应了,然后却没有直接叫人进来,反而看向了贾琏和……贾政。

    侄儿和兄弟的小妾,当叔父的和当大伯的却是不好看的。

    只是……

    看着这孙子一脸嘚瑟的样儿,贾政心里怎么就那么火大呢?

    ……(未完待续。)

    ps:有贾母在,不可能为了这点破事闹起来,而且赵姨娘在贾府里本来就是个破鼓万人捶的角色,在贾政面前可能道行很深,但在其他人面前……哈哈!

    最后,还是说一声谢谢吧,十分感谢大家的支持,我会继续加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