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零九章 大急!
    贾府,荣庆堂

    贾母坐在榻上,右边挨着贾宝玉和林黛玉二人,再旁边则是薛宝钗、史湘云和贾迎春、探春、惜春。

    而左侧,则以薛姨妈为首,往下才是王夫人、李纨、王熙凤以及尤氏和秦氏。

    一屋子的人,除了王夫人面色淡淡外,其他人都说的兴高采烈。

    话题中心,自然就是老惹“祸事”的贾三爷。

    “昨儿我叮嘱他,一定要去给亲家太太赔不是,不然的话,我可是不依他的。他答应的倒是好好的,可是转头就打发人回我说,他去梨香院的时候,梨香院已经落钥了,他也不好再敲门惊动姨太太。

    哎呀,我这个孙儿啊,现在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不过姨妈尽管放心,一会儿他来了,我让他当场给姨妈磕头作揖,赔不是。

    哪有和客人动手打架的道理?真是太没规矩了。”

    贾母一脸认真的对薛姨妈保证道。

    薛姨妈脸色尴尬道:“老太太,唉……您也不是外人,我也不怕在您老跟前丢丑,就跟您实话说了。我家的哥儿,打小就娇惯的厉害,性格……我却难以开口。总之,这件事错不在环哥儿,都是我家那个不争气的孽障,丢尽了人不说,还折腾出这么多事来。只求老太太万万莫在说什么赔罪的事了,不然的话,我也没有脸皮再在这里住下去了。”пge醉心章、节亿梗新

    贾母闻言,心里喜悦,觉得薛姨妈知大体,会来事,面上却嗔怪道:“都是至亲,哪里有这么些讲究?至于哥儿……姨太太,咱们这样的人家,出现什么事值得稀奇?

    我从进贾家门当重孙媳妇起,到如今有了重孙媳妇,几十年了,什么样的事没见过?这哥儿和姐儿是不同的,我们府的环哥儿,以前比你们家的哥儿还要淘气,就是现在,也是整天和这个打,又和那个打。可说到底,心底还是不坏的。

    等日后成熟了,知道做事了,那就好了。之前的小儿玩闹,都不算大事。

    我约莫记得,唐朝孟郊有一首劝学诗,说的就是这般。宝玉,这首诗怎么背的?”

    贾宝玉骤然闻言,有些傻眼儿了。

    你要问他花香袭人之类的诗句,他保管一句不差的给你背下来。

    可你要问他什么劝学诗……

    他就只能呵呵了。

    林黛玉见他傻眼儿,觉得好笑,正要给他支招,就见薛宝钗已经悄悄的探着头,绕过她,给贾宝玉提供支援了……

    林黛玉有些讶异的偏着头,眉头微蹙的看着薛宝钗。

    薛宝钗给贾宝玉传完经后,见林黛玉瞧她,便对她温柔一笑。

    林黛玉心里好笑,眼神似笑非笑的看着薛宝钗,点点头后,便又转过脸去。

    呵呵。

    “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贾宝玉朗诵罢后,贾母又对薛姨妈笑道:“正是如此。幼时顽劣的孩子,多半是因为身子骨里有活性,又正事可做,可不就是脱笼的野马一般,到处撒野?等长大了,有正事做了,就不一样了。

    我家环哥儿以前也是蹿上跳下的上不了高台,这倒也罢,偏偏手脚还不干净,我屋里的,太太屋里的小东西到处摸,摸了后叼回家藏着。可不比哥儿还可气?

    要不是太太大度,懒得计较那一对母子,环哥儿早不知被打死多少回了。

    再看看现在,找了个正事,天天练武消耗身子里的活性,虽说还是整天打架,可总还算出息了些!

    所以啊,姨妈尽管将心放到肚子里就是,安安心心的在这边住下就好。这哥儿啊……”

    “老太太、太太,三爷的车马已经到了门口了,三爷并姨奶奶已经从侧门进来了。”

    纵然是贾母恩准赵姨娘归府,可因为姨娘的身份,不仅不能白天里正大光明的回府,甚至连正门都没资格走,只能走侧门。

    这也是史湘云无法接受贾环的缘由之一,她虽然洒脱不羁,可心性高洁,绝难接受此等低人一等之事。

    贾母闻言后,眼中喜意一闪而没,而后却没有多理会,继续对薛姨妈道:“这哥儿啊,日后准差不了。至不济,也能承受祖业,再差又能差哪去,是不是?”

    许是被贾母一通宽慰给宽了心,薛姨妈感激道:“到底是老太太经历的事多,见多识广,不比我们这些没见识的,遇到事只知道哭急。听了老太太的话,我就宽心了许多。”

    贾母听的高兴,笑道:“那也是姨太太明理,听的人劝,不然的话,老太婆就是说干了口舌,那也没用。”

    薛姨妈闻言,面色微微一滞,悄眼朝身旁的王夫人望去,却见她依旧是一副不咸不淡的模样,心里不由叹了口气。

    只觉得自己这个姐姐实在不智,天时地利人和,俱不在己方。

    而且实力和势力更是不如人,这个时候哪怕有天大的仇怨,也该暂且伏低才是。

    何苦这般熬着?

    老太太这不是在向着贾环,这是在向着宝玉亲娘哩。

    ……

    “婢妾赵氏,给老太太、太太请安。”

    荣庆堂正中,赵姨娘跪在堂上,对贾母和王夫人行礼问安。

    除了贾母、薛姨妈并王夫人外,其他人都起身避开了。

    贾环站在赵姨娘身后,笑吟吟的看着众人,只是眼神在扫过王夫人身上时,凝了凝。

    “起来,大老远赶回来,还跪着做什么?”

    贾母上下打量了番赵姨娘,三年没见,此刻再见,似乎赵姨娘身上的“狂躁”之气都去了,不由满意的点点头,微笑道。

    薛姨妈在一旁凑趣道:“老太太,怪道环哥儿一表人才,长的竟比姑娘还要标志,原来竟是肖母。赵姨娘好颜色呀!”

    贾母闻言,高兴道:“可不是?当年给老爷选身边人,还是赖嬷嬷荐到我跟前的。可气环哥儿这混小子,一点不记得人家的好,将人家两个儿子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贾环嘿嘿一笑,道:“老祖宗,您这可是冤枉孙儿了。要不是记得她的好,嘿嘿!”

    “行了,你还有脸子说……”

    贾母没好气的白了贾环一眼,两人在治家理念上有不小的分歧,但老太太是明白人,很少干涉贾环,只是不耐听。

    贾母又对薛姨妈道:“前儿赖嬷嬷又给我送来一个小丫头子,长的还要标志些,叫……叫什么来着?”

    鸳鸯在一旁笑道:“叫晴雯。”

    贾母恼道:“这人上了年纪,记性就不行了。对,就是叫晴雯。我原想着环哥儿身边也没个照顾的人,打算送给他用算了。可见他这般淘气,我一恼,就不准备给了,还是给宝玉。”

    薛姨妈笑道:“宝玉身边又不缺人使唤,还是给环哥儿,他那边家业大,用人手的地方也多。”

    贾母摇头道:“不给不给,昨儿千叮咛万嘱咐,让他去给姨太太赔不是,偏他就不去,我可是真恼了。”

    贾环闻言,赔笑道:“老祖宗,昨儿孙儿不是专门打发人来给您解释了嘛,昨儿夜了,姨妈那里都下钥了。孙儿总不能白天做了恶事,夜里再做恶客?好好,孙儿现在就给姨妈磕头赔罪,行了?”

    说着,贾环面带笑容,就要给薛姨妈跪下磕头。

    薛姨妈心里正有事想要和贾环说,哪里肯受他的头,连忙起身避开,连声道:“老太太,切莫如此,切莫如此,若再让哥儿这般,那我可就真没脸子在这里待下去了。”

    贾母闻言,这才算是作罢,看着贾环嗔怪道:“日后行事万莫如此孟浪了,不然,我这里可就真没你的好了,记下了?”

    贾环笑着应道:“孙儿再也不敢了。”

    贾母点点头,又瞥眼看向冷了一会儿的赵姨娘,道:“赵氏……”

    赵姨娘躬身道:“婢妾在,请老太太吩咐。”

    贾母道:“日后,你就住在先头大太太房里。”

    赵姨娘又跪下致谢:“婢妾谢老太太大恩。”

    贾母摇头,淡淡的道:“你毕竟出过府……日后,太太那里就不用你去立规矩了,她也说了,她那里也不缺人使唤,你还要好好谢谢太太才是。”

    赵姨娘应了声,然后又对着王夫人拜道:“婢妾谢太太大恩。”

    然而,王夫人却似乎没听到一般,怔怔的坐在那。

    好好的气氛,顷刻间变样。

    尤其是众人看到堂下站在赵姨娘身后的贾环,一双好看英气的眼睛渐渐眯起,用一种很陌生也很森然的眼神幽幽的看着王夫人时,连林黛玉和史湘云等人都紧张起来,暗自捏紧绣帕,唯恐贾环不管不顾的就此发难,那贾府日后恐怕就永无宁日了。

    纵然王夫人不好过,可贾环恐怕也没有好果子吃。

    软榻上头,贾母见王夫人居然不应,心中大恼,心道前面几次三番的点拨,难道还点不醒你?

    再看到下头贾环的眼神,贾母心头亦是一惊,眉头皱起……

    “姐姐?”

    见王夫人没反应,薛姨妈似乎有些“诧异”,她伸手悄悄拉了拉王夫人的袖子,这才将“沉思”中的王夫人拉醒。

    王夫人“醒”来后,才恍然的看了赵姨娘一眼,只一眼,而后淡淡的道:“免了。”

    “呵呵。”

    就在众人暗自松了口气时,贾环口中忽然发出了一道不含半点笑意的笑声,众人心中再次一颤。

    大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