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零八章 吃醋
    夕阳西下,晚霞如火。⊙,

    暮色降临前,贾环一行人终于赶到了贾家城南庄子上。

    纳兰森若和胡老八并一些庄户早早的就在官路口处候着了。

    贾环下马后,将二人扶起,笑道:“跟谁学的这一套,在庄户大门前迎迎就行了,还跑出来……庄子里不忙吗?”

    纳兰森若笑道:“哪里会不忙,每日里拉水泥、拉石头还有运粮食的车就没停的时候。不过,再忙也得讲规矩。”

    贾环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辛苦你们了。”又看着沉稳了许多的胡老八笑了笑。

    纳兰森若和胡老八不敢受领,躬身谦让。

    贾环道:“你们的作为,我都看在眼里。如今摊子越扑越大了,得用的人手也越来越紧。老八,你手下有没有能够担当的起水泥坊的人才?玻璃马上就要开始制作了,我想让你看着这个。”

    胡老八闻言,想了想后,道:“三爷,我还是守着砖窑水泥窑吧,我就会做这个……至于玻璃窑,我推荐老十三去做,他原就是烧琉璃的,后来白姨娘捣鼓出玻璃方子后,也是交给他去施展的。”

    贾环闻言,想起了那个沉默的年轻人,道:“也好,反正还是在这个庄子上,你平日里多照看些就好。”

    胡老八高兴的应了声。

    贾环又看了看站在纳兰森若身后不远处的那道气息悍然的身影,笑道:“博尔赤,怎么样,我的亲兵队练的如何了?”

    博尔赤刚过完十六岁的生,但看起来比他老子帖木儿还要沉稳,只见他“啪”的一声,单膝跪下,以军礼相见,沉声道:“将主,亲卫队现有亲兵二十三人。人人皆可纵马骑射,能开五连珠者一人,能开三连珠者三人,能开二连珠者十九人。皆愿为将主效死!”

    所谓五连珠箭者。就是能以同样的力道和准度,连续不断的射出五只利箭的弓箭手。

    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

    很简单,五连珠箭者,即使不是武人,只要拉开距离。也能击毙一个四品武人。

    若是达到七连珠,那,七品之下绝无活口的可能。

    若是达到传说中的九连珠,就连七品之上都会感到威胁。

    这还是单对单。

    若是在双方斗将时,他们以冷箭射之,效果会更加惊人!

    只是,想射出三连珠以上的射手,基本上都是可遇而不可求,需要看天赋。

    不是简单的苦练就能做到的。

    大秦军中有专门的长弓营,但内里能射出三连珠的弓手都是有数的。

    更别提五连珠了。

    贾环没想到他这么二十来人的亲兵队中。竟然会有一个五连珠的射手,还有两个三连珠的,他闻言大喜,亲自将博尔赤扶起,笑道:“好,却是比你爹还强!”

    博尔赤闻言,原本高高的颧骨和细眼薄唇勾勒出的一张毫无表情的脸,忽然变得有些生动起来。

    他瞅了瞅正盯着他看的帖木儿,忽然咧嘴一笑。

    倒也单纯。

    帖木儿见状大怒,骂道:“你笑个屁!有种咱俩单练单练!雏鹰飞的再高。还能迈过老鹰的翅膀吗?”

    博尔赤只是笑,不答话。

    众人见状,大笑起来。

    贾环眼神从博尔赤身后的八个身着皮甲,肩跨长弓的青少年脸上略过。一一点头示意。

    这八人相貌俱不同于秦人,多与博尔赤相同,颧骨高高,额头微微凸出,单眼皮,薄嘴唇。

    见贾环对他们点头。八人齐齐单膝跪下,眼中闪烁着激动崇拜的目光,齐声呼道:“卑下,见过将主,愿为将主效死!”

    声音沉厚,肃穆。

    不远处官路上过往的马车和行人,见到这一幕后都颇有兴致的顿足观看。

    贾环余光扫了一眼,却不在意,看着八人道:“起来吧,看着都是精神的。今儿就算了,等入了冬,我带你们去秦岭里狩猎。咱们不打野兔野鸡什么的,专找山猪和虎豹招呼。到时候,我可要看你们的手段了。”

    八人闻言,眼中兴奋色更浓,高声道:“必不负将主厚望!”

    贾环哈哈笑道:“你们这是听戏文学来的吧?”

    贾环并没有将庄子里的人当成赚银子的工具,除了让他们吃的饱穿的暖外,每十日还会安排一个戏班子到庄子上来唱戏,给庄户们解闷儿。

    而且,这些蒙古小伙儿,多半连字都不认几个,单靠他们自己,哪里又能说出这么文绉绉的话。

    纳兰他们除了提供物资外,却是从不插手亲兵队的日常训练的。

    故,贾环有此猜测。

    果不其然,贾环说完后,八个少年粗糙的面皮上都露出一抹赧然,就连博尔赤都不例外……

    可不是么,连“将主”这么骚.包的称呼都是他们从戏文里听来的。

    见他们这般有趣,贾环等人又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笑罢,纳兰森若上前道:“三爷,时候不早了,说话不在这一时。奶奶在主院里该等急了……”

    不远处的庄门口,已经有婆子在那里打望了。

    贾环点头笑道:“也好,日后日子还长。”

    说罢,一行人促着贾环,回庄子了。

    ……

    “娘!”

    进了主院,在前书房,贾环就见到了赵姨娘一众人。

    上前两步,在赵姨娘身前跪下,贾环笑道:“娘,儿子来接您了。”

    赵姨娘哼哼了两声,道:“起来吧,又不是去做太夫人,笑那么欢做什么?”

    贾环起身后,笑道:“老太太说了,你回府后,也不用去太太跟前立规矩,得闲去和她老人家说说话玩笑几句就是。而且还住在先前大老爷的大宅子里,可不是太夫人又是什么?不过是那么个名头罢了,有没有又有什么打紧的。”

    赵姨娘懒得跟他说有没有这个名头有多大的区别,只没好气的道了声:“你懂个屁!”

    贾环闻言也不恼,呵呵一笑,然后才转头看向她身边的小吉祥白荷等人。

    白荷还是那样的温婉娴美,一双原本应该很妖媚的长柳眼睛,偏偏眸光却是那样的纯净,温暖。

    给白荷抛了个飞眼儿后,却见她抿嘴一笑,倒是将眼神往一旁引。

    贾环诧异,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这才发现不对劲。

    他刚还在想着哪里不对,此刻见着耷拉着一个脑袋站在那里,垂头丧气着不吭声的小吉祥,才恍然,原来这个开心果儿居然没在赵姨娘身边依偎着。

    贾环笑道:“小吉祥,怎么了?又淘气被姨娘凶了?”

    小吉祥闻言,这才抬起小脑瓜来,一双毛毛虫眉还是那样可爱,眉毛下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里,满是泪花儿,小鼻子下,小嘴巴撇着,一脸的委屈。

    赵姨娘在一旁哼了声,道:“这小蹄子是听说你在东边儿府里整日里逍遥快活,被那些狐媚子给迷的五魂倒是丢去了三魂,把她这个小姨娘给忘了,才受不住哭的,和老娘可没关系。”

    看着这一对娘俩儿一个表演一个解说的,贾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道:“东边儿府上的丫鬟都换过几茬儿了,尤大嫂子换了一遭后,老太太觉得还不利索,凡是长的妖一点的,又都给换了一茬。

    先前东府里的丫鬟,竟是一个都没剩下。而且我在东边儿府上,每日早上还是要早起打熬身体,也不用丫鬟伺候,换洗的衣服都是由尤大嫂子亲自带人拿去洗的。

    除了明月在书房里伺候着,身边连个丫头都没有,哪里有什么狐媚子?小吉祥,你什么时候变成小醋坛子了?”

    贾环这番话,不仅让赵姨娘满意,小吉祥羞赧间又双眼透露出惊喜神色,就连白荷在一旁都是面带喜色。

    之前赵姨娘的那一番话,不止小吉祥心里惴惴不安,唯恐与她青梅竹马的贾三爷变了心。

    就连沉默寡言,温柔可亲的白荷都难免心里悬了起来。

    这毕竟是一个女子以夫为天的时代,若是贾环学坏了,那她这一辈子也差不多算是要毁了。

    此刻听贾环这般一说,她们岂有不幸喜之理?

    小吉祥小脸巴巴儿的跑到贾环跟前,笑的一双大眼睛弯成了玄月,贾环哈哈大笑,捏了捏她的小鼻子。

    “行了,有的是你们发浪的时候……赶紧使人装车走人吧。”

    赵姨娘不耐烦看这一出,没好气的说道。

    贾环笑道:“不用装什么,那边院子里都是现成的。”

    赵姨娘皱眉道:“让老娘去用那死鬼留下的家俬?”

    贾环嘴角抽了抽,道:“那怎么可能?儿子早就使人都换了新的了。”

    赵姨娘的关注点果然与众不同:“那些旧的呢?你没丢了吧?大太太房里可是有不少好东西呢,只不过当年她盯咱娘俩盯的紧,不然的话……”

    贾环:“……”

    小鹊:“……”

    小吉祥:“咯咯咯!”

    赵姨娘原本眉飞凤舞的表情,在看到贾环等人的表情后,顿时收敛了起来,气呼呼的瞪了贾环一眼,道:“你瞅个屁!要没老娘当年勤捡持家,你以为能有你今日?”

    贾环哈哈笑道:“对对对,娘当年勤捡持家,劳苦功高。不过,日后却再也不用了,儿子银库里的银子都快生锈了,娘若是想体验生活,就去里面随便捡就是。只是,千万莫在老太太房里捡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