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零七章 嘿嘿!
    “明月,我都说了八遍了……真的,岳父在里面待的很好,气色也很好,心情也不错。●⌒,.我作为女婿的,给他讲了两个笑话,逗的他老人家哈哈大笑后,还传了我一套心法。他听说你突破七品后,高兴极了,还让我再给你带一套武功口诀……”

    虽然已经说了很多遍,口中也小小的抱怨着,但贾环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丝毫不耐烦,反而面带微笑的又细细的说了一遍,看着董明月绝美容颜上的那一抹心安的微笑,贾环觉得值得。

    待贾环说罢后,董明月静静的看着贾环,轻声道:“环郎,谢谢你。”

    贾环闻言,眼睛中顿时充满欣喜,伸手揽过董明月的肩,让她靠近他胸前,然后昂着头得意哄哄道:“你都叫我环郎了,还用谢我?以后再不许说这么见外的话了,不过……你要是想谢我的话,嘿嘿,还可以来点实质的。来,宝贝儿,香一个,嗯嘛……哎哟!”

    刚把嘴搭在一脸娇羞的董明月的唇上,还没来得及体会幸福的滋味,贾环就再次倒飞出去了。

    一脸悲愤的看着脸色微显歉意的董明月,贾环委屈道:“月……你这是……”

    董明月闻言,羞恼的看着贾环,道:“谁让你……伸舌……恶心!”

    贾环哭笑不得道:“月啊,你还小,不明白。打kiss呢,都是要这样的,这样才显得相亲相爱啊。这才叫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虽然没听过打kiss,但董明月猜也能猜出来是什么意思,只是……

    难道真的是这样的?

    董明月清冷的面容上,浮现出一抹疑惑。

    贾环心中暗喜,面上却长叹一声,道:“罢了,既然明月你不喜,我又怎能只顾自己舒爽,就罔顾月儿你的感受……月。你放心,以后我再不会这么莽撞了。”

    董明月闻言,心中既感动,又自责。

    既然这种事是夫妻间都这般做的。那她又怎能不做?

    那岂不是说,她不是一个好妻子?

    然而即使这般,贾环还这样体谅她,关爱她……

    董明月心中感动,面色渐渐绯红。低声道:“那……那我们也这样吧。”

    贾环闻言,心中狂喜,可这孙子面上还犹疑起来了,为难道:“月,只怕你不习惯……我不想你受委屈。”

    董明月闻言,没好气的白了贾环一眼,嗔道:“你眼角都是喜色,还拿捏……再拿捏,我就真不准了!”

    贾环二话不说,扑身上前……

    ……

    “嘿嘿。嘿嘿!吸溜……”

    “三爷,您从出府就开始傻笑,笑的口水都……您已经笑了多半个时辰了,您这是怎么了?”

    马上,帖木儿眼中颇为担忧的看着贾环,问道。

    韩家三兄弟围绕在周围,脸色均有些古怪。

    他们却是知道,贾环刚才是见完“弟妹”才出门儿的,所以,干了什么也就不言而喻了。

    贾环被帖木儿吵醒美好的回味后。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道:“和你什么相干,就你话多!”

    帖木儿也不怕,瓮声嘿嘿一笑。大手抓了抓脑袋,道:“我这不是怕三爷您腮帮子疼吗?”

    “噗嗤!”

    生性没有大哥二哥那么沉闷的韩三闻言,忍不住喷笑出来。

    贾环也乐,伸出马鞭在帖木儿身上抽了一鞭子,笑骂道:“就你话多,赶紧赶路。”

    帖木儿嘿嘿一笑。又道:“三爷,咱们现在往庄子里赶,等接了姨奶奶再往城里赶,回到府上,可就深夜了。怎么不等明早……”

    “帖木儿!”

    韩大在前面骑行着,听到这里勒住马缰,回头怒喝了声。

    韩让护卫在左侧,也不悦的看着帖木儿,冷声道:“让你在后面殿后,你跑到环哥儿身边做什么?啰里啰嗦的怎么那么些废话?做亲兵做的一点规矩都没有了。”

    帖木儿被训的一愣,却不敢多说什么。

    要是韩三训他,他或许还敢分辨两句,可韩大和韩让这两个寻日里从来都不苟言笑的忽然冲他发难,他虽然不知道做错了什么,但他知道他一定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不敢再多言,偷瞄了眼面色玩味的贾环,帖木儿老老实实的退回到后方马车旁守着,一双眼睛左瞅瞅,右瞅瞅。

    贾环回头大笑道:“老实了吧?老实就赶紧赶路。”

    帖木儿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了,赔了个大笑脸,却不敢开口,只是傻傻一笑。

    贾环又是一声大笑,然后在韩大和韩让无奈的摇头中,提起马鞭抽了下胯.下马,飞奔而出。

    韩大等人连忙跟紧。

    为何要选这个时候去接人?

    很简单,因为赵姨娘是出过府的姨娘,想再回府,只能在见不得人的黑夜……

    ……

    因为先前一天早就有人快马赶到庄子上通报了,今日贾环来接人回府。

    所以,赵姨娘等人早早的就将行李包裹打包好,只待贾环来接。

    出府三年,日夜盼着有朝一日能够再度回府,可是……

    真到了今日,赵姨娘的心里反而却平淡了下来。

    “奶奶?”

    相比于兴奋的无可无不可,蹿上蹿下,跑来跑去的小吉祥而言,小鹊却极为细心的发现了赵姨娘的异样。

    太过平静了。

    赵姨娘回头看了眼小鹊,淡淡一笑道:“没什么……就是,在这住了三年多,一下子要离开,心里还有些舍不得。等我们走后,这后院的温室怎么办?”

    小鹊笑道:“不是已经嘱托郭三壮家的总管了吗?奶奶放心就是,等回了府,三爷还会再给奶奶起一座更好更大的温室的。”

    赵姨娘摇头叹息道:“不会喽!府上规矩严着呢,老太太也不会许的。要是咱们跟着环哥儿去东边还好,可是还在西边儿住着,那就由不得我们胡来。老太太看着什么事都不管了,可心里明白着呢,不然,她怎么会不放我们去东边儿。哼哼,现在倒是心疼孙子起来了……”

    “奶奶!”

    小鹊看了看附近正在收拾清扫屋子的婆子。低声道:“奶奶,这些话说不得。”

    赵姨娘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笑骂道:“你倒是比我还仔细……放心吧,我又不是傻子。自己到老太太跟前找不素净,我……”

    “奶奶!”

    赵姨娘话没说完,小吉祥就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抱着她的肩膀,大眼睛弯成了月牙。甜甜的叫了声。

    赵姨娘气恼的在她眉心处点了点,笑骂道:“越大越没个正行,整天毛糙糙的,等着吧,回府后有你的好!”

    小吉祥闻言顿时有些蔫儿了,满脸惋惜,小嘴儿巴巴道:“要是奶奶能去东边儿就好了,那咱们,啧啧……”

    赵姨娘“呸”了一声打断了小吉祥的“妄想”,道:“做你的春秋大梦吧。老太太就是防着咱们去给环哥儿做耗,才巴巴儿的把咱们拘到西边儿。不过你倒是没问题,等回了府,你就和白荷一起到东边儿跟着你的三爷去吧。东边儿那边的狐媚子比咱们府上还多,你们不仔细守着,哼哼,有你们俩到老娘跟前哭的时候!”

    此言一出,不管是蹦蹦哒哒的小吉祥,还是文文静静坐在旁边的白荷,面色都浮起了一抹绯色。

    小吉祥扭扭捏捏道:“奶奶。我……我才不过去哩,我就守着奶奶,奶奶到哪小吉祥就到哪儿!”

    赵姨娘哼了声,语气终究软了些。不过还是骂道:“少放屁!守着我有个屁用!真要让东边儿那起子坏了心的狐媚子把环哥儿给教坏了,我看到时候你到哪儿去哭!

    我可告诉你们,环哥儿如今是一等子,除了一个正妻外,还能再纳个有名分的如夫人,这如夫人可不比寻常小妾。在朝廷户名册上都是有刻录的,每月还有一点子禄米。

    要是环哥儿被东边儿的狐媚子给迷住了,把这个位子给了别人,到时候老娘就哈哈了!看你还跟老娘说不说这些好话!”

    小吉祥被赵姨娘的话唬的一愣,讷讷道:“三爷,三爷才不会被人教坏哩……”

    “呸!”

    赵姨娘大怒道:“这几年我算是白教你了,前头我是怎么跟你说的?”

    小吉祥委屈的噘嘴道:“男人靠的住,母猪能上树。”

    一旁处,白荷面色古怪,肩膀微抖……

    小鹊则是一脸的无奈。

    赵姨娘哼了声,道:“既然你还记得,怎么还说出这般蠢的话?男人的情意能靠的住吗?你看看,才几年功夫,毛还没……就往家里扒拉了多少绝色了?白荷如今是自己人了,那董家丫头……哪个不比你长的好?”

    小吉祥委屈的叭喇叭喇的掉泪,抽泣道:“三爷说,他最喜欢我长的喜庆了……”

    赵姨娘气乐了,道:“对,你吃饭的时候和他抢着吃,他能不觉得你喜庆吗?行了行了,说你两句就哭,怎么着,一会儿还想跟你三爷告状?

    好了,说那么多没个大用,回去了正经的守着你三爷才是正经的。这些年,你虽说名义上是我丫鬟小婢,可我还不是拿你当亲闺女在养?我啊,可就盼着你能有个好下场,不用像我呢……”

    ……(未完待续。)

    ps:先说一下,关于昨天章节的问题,因为那两章其实是夹带了些私货。

    因为厚颜自认为也算是小半个文人,所以难免沾染了些文人的臭毛病,比如说,喜欢借古讽今,或者用一些隐喻什么的。

    但其实这种做法非常不可取,因为我并没有这个资格去写这种文字,我自身的修养远没有达到这个高度。

    或者说,我自身其实就是围观路人那种比较软弱的人,戴个键盘侠的帽子也不算冤枉。

    所以,日后我尽量避免这种夹带私货的篇章。

    不过,其中还是埋下了些主线伏笔,后面快要用到了。

    当然,还有一个让我非常为难的情况。

    现在每天更新九千多文字,不免出现了质量下滑的状况。

    其实每天六千字,是一个比较平衡的水平线。

    但是,大家每天那样的支持,包括订阅、打赏、还有月票和推荐票,我都不用求,大家都在鼎力支持,所以我实在没有脸面去说,以后每天更两更吧。

    所以我只能尽量,尽量既保持日更三更,又能尽快恢复该有的水准。

    因为我生活中工作最忙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所以以后我能多花点时间打磨一下文字和思路。

    希望大家能给我两三天的时间,缓冲适应一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