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零五章 道歉
    所谓仗势欺人的豪奴,在普通人面前可以耀武扬威,但在真正武人面前,和土狗差不多。

    不过几句话的功夫,场面上就没什么站着的人了。

    连周管家和侯公子都栽倒在地了。

    不过,周管家是被打翻的,可侯公子却是见势不妙,自己主动躺地上的。

    “爽了?”

    贾环笑吟吟的看着走过来的韩大问道。

    韩大嘿嘿一笑,点点头,没有说话。

    贾环也点点头,没有多说,看向对面,一共七八顶绿呢轿子,除了为首打头的那座是四抬的外,其他的都是二人抬的小轿子。

    此刻,轿子上的人终于也坐不住了,走下轿来。

    为首的,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

    身上衣着华贵,配饰也多美玉,气度雍然。

    跟在他身后的,也多是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此刻都是脸色肃穆的看着场面。

    其中一个手持折扇的年轻男子,看着贾环等人,冷哼了声,道:“武夫祸国!”

    倒是那为首的年轻人没有说这些可笑的话,而是朝贾环这边走来。

    “在下李怀德,家父李光地,不知阁下是……”

    若非刚才贾环亲眼看到此人稳坐轿中,放任豪奴欺人,说不得还真会对这般温润有礼的翩翩公子感到好感。

    可是此刻……

    贾环面色淡然,上下打量了番李怀德,道:“令尊李大学士不仅有大功于社稷,而且传闻李相家中家风极严,家规清正,在下也曾深以为敬。却不想,世上多是耳闻为虚,眼见方实之事。今日见到阁下,才知道传言多有谬误。”

    李怀德闻言,面色一僵。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开口,身后就有人为他鸣不平了。

    “大胆!你是什么身份,敢这样跟七公子说话?李相也是你这种黄口孺子能够议论的?不过一介武夫,就敢这般放肆。还不赶紧给七公子磕头赔罪,当心内阁开出一张条子,将你这身狗皮给扒了。”

    李怀德身后,又一面如冠玉,唇若涂脂的翩翩佳公子开口出声了。语气极为严厉。

    对于这样的人,贾环只是偏了偏头,道:“大哥,教教他怎么说人话。”

    沉默的韩大点点头,然后便消失在李怀德等人的视野中。

    “啪啪!”

    两个极响亮的耳光响起后,众人才又看到韩大退回的身影。

    而方才叫嚣之人,却被吓傻了般,呆呆的站在那里,动也不动。

    “梦菲兄,梦菲兄?”

    “梦菲兄你怎么了?”

    一阵乱七八糟的问候声响起。然后众人就看到那位面色粉白的佳公子,失魂了般的双眼中,缓缓滑落两滴清泪,顺着红肿的面庞滚落……

    见他有反应了后,李怀德才松了口气,然后转身正视着贾环,沉声道:“既然敢出手,就不要藏头露尾。今日之事,再没有善了的话。将打人凶手交出来,你再亲自给梦菲兄磕三个响头。我可以放你一马。”

    贾环真心觉得很无趣,淡淡一笑,道:“李怀德,这话就是你老子在这里都不敢跟我这么说……

    小李子。做人呢,心中最好还是有些敬畏和底线为好。

    人家老婆婆招你了惹你了,你就放纵家奴伤人?今儿是我来的巧,刚好在老人家没出事前赶到。要是今儿我晚来那么片刻……

    呵呵,你信不信三爷我现在就抓着你们去宫里,到内阁当着李相的面问问他。他到底会不会教儿子,他要是不会的话,三爷我不介意代劳一番。”

    这话让李怀德面色一变,狐疑的看着贾环,道:“三爷?哪位三爷?我就不信,这神京城内,还有哪家勋贵的子弟敢这般猖獗!方冲、秦风还有牛奔他们我都认识,就没一个……你是……”

    陡然,李怀德似是想起了什么,面色再次一变,看着贾环试探道:“你是……你是宁国府的贾环贾三爷?”

    此言一出,其身后众人顿时一片哗然,但随后就纷纷噤声,大气都出的缓了些,死死的盯着贾环看。

    贾环没有回答他,而是又上下打量了番李怀德身上的装扮,笑道:“都道李相出了名儿的清廉,今儿我才算是见识到了。满神京城都在骂我黑心肝死要钱,可我怎么瞧着,我这一身比起你这一身来,连十分之一的价码都不到。李怀德,说说看,李相一年的俸禄多少,你一年的花销又是多少?”

    李怀德闻言,脸色顿时更难看了,他咬牙看着贾环,道:“贾爵爷,你最好别太过分。家父与太上皇几十年的君臣交情了,你……你不要太猖狂。”

    贾环呵呵一笑,懒得再废话,道:“掏银子吧,给老人家和这位小兄弟看病用,再赔个不是……”

    见众人面色不渝,贾环不屑的笑道:“我们不是一路人,所以我懒得和你们纠缠。只是,不要将小爷惹的兴起,惹火了小爷,小爷管你们爹娘老子是谁,先揍了你们这群王八羔子再说。有种就回家去叫你们爹告御状去,要杀要刮小爷我自然一力承当。赶紧的,掏银子,道歉!”

    被贾环这么一喝,李怀德等人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一个个面色难看的跟吃了苍蝇屎般。

    众人多是自幼便被奶.子丫鬟婆婆们凤凰一样围绕奉承着长大的,虽然多有严父,可严父多忙于外务,少有看管他们的时候,所以,他们自幼便是一帆风顺惯了。

    何曾有人敢这样对待他们?不仅要黑他们的银子,还要他们给贱民道歉。

    尤其是李怀德无法接受,他是一代名相李光地的幼子。

    李光地女儿生了一大堆,直到老来方得一子,李家从上到下,无不宠的和真正凤凰一般。

    虽然没有娇惯出什么顽劣恶性,但却娇惯出了满腔傲气。

    此刻这般被贾环相逼,他如何想的通,直气的浑身发抖。

    这时,被韩大打翻在地的周管家一路小跑过来,跪在贾环跟前就狂磕头,还哭喊着求情道:“三爷啊,千错万错都是奴才的错,是奴才仗着相父的名头嚣张惯了,才惹出今天这事,和我家公子没有关系啊!三爷,您要打要杀都随您,就是别累到我家公子身上啊,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哇!”

    贾环瞥了眼地上磕头都磕出血的周管家,嘴角浮起一抹讥讽之意,看着李怀德道:“你就这点担当?”

    这话让李怀德陡然涨红了脸,他眼中怒火惊人,恨恨的看着贾环,他从怀中掏出一个银袋子,丢到地上,而后昂着头道:“银子赔你,但是,想让我给这两个刁民道歉,绝无可能。”

    有了他带头,其他人也纷纷效仿,从袖兜里取出荷包,扔在地上,却发誓绝不道歉。

    贾环玩味的看着李怀德,道:“真不道歉?”

    李怀德咬牙道:“除非你杀了我!”

    贾环哈哈一笑,道:“好主意!”

    然后,就在众人瞠目结舌中,一耳光扇在李怀德脸上,直接将李怀德扇的倒飞了起来。

    李怀德直到飞起在半空,都想不通贾环这个威风赫赫的纨绔,脑子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为了区区两个庶民,就将他这个太上皇座下红人,连续两朝君主都极为信重的内阁首辅之子,给打的飞起?

    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打飞了李怀德后,贾环居然没有住手,冲进公子哥儿的人群里,一人赏了一个耳光,饶是他已经控制了力度,可对这些文弱书生而言,力道也是恐怖惊人。

    一个个被打的倒飞出去,而后摔落在地,个个都面无人色,双眼呆滞。

    痛……

    说实话,倒也没多痛,贾环心中还是有分寸的。

    但是心里的打击太大,尤其是面子上挂不住,觉得颜面丢尽,斯文丧地。

    如果说贾环、牛奔还有温博、秦风等人是大秦神京城内最顶级的武二代的话,那么今天以李怀德为首的这一批人,就是神京城内最顶级的文二代衙内圈。

    只是平日里大家就是个认识,尿不到一个壶里,也玩儿不到一处。

    井水不犯河水罢了。

    但不管怎样,哪怕是私底下都在相互诋毁鄙夷,可彼此面子上总还是过的去的,见了面,也会嘻嘻哈哈的打个招呼。

    谁会像贾环这般,真正是二球一般的乱来。

    “我最后再问一次,道不道歉?”

    贾环一边将地上的银袋子一一拾起,随手放到老妪的独轮车上,一边随口说道。

    不过,他却将脚下的一把腰刀用脚轻轻一勾,刀便升到了手中。

    李怀德等人思量了番,不能以常理来看这个二球疯子,换做别人肯定不敢对他们动手,但这个疯子却不同。

    罢了,不要为了区区两个贱民就坏了性命。

    咱们都是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嘛!

    再说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日后,日后总有还回来的时候!

    咱们还可以先虚与委蛇,骗过这些人,反正咱们也不是真心道歉……

    咱们……

    心里想了一堆的自我安慰的借口后,李怀德等人终究还是低下了高贵的头颅,给老妪和赵歆低头道歉了。

    道完歉后,李怀德等人再也在这里待不下去了,草草给贾环拱了拱手,道了句“后会有期”的场面话后,就离开了。

    原地,韩大面色复杂的看着贾环,欲言又止。

    而赵歆和老妪,则是傻傻的看着贾环。

    完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