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大婚 (八)
    张灯结彩,红帐满堂。

    荣庆堂东西暖阁内,林黛玉和史湘云如两个木头人一般坐在锦榻上,任人施为。

    她们已经坐了好久了……

    从昨儿归来后,就有两伙嬷嬷,开始为她们收拾妆容。

    即使在这个时代,女儿家着妆,也绝不是短短几个小时就能完成的。

    出阁大妆,更是要连着几个时辰不能休。

    女子出阁,便意味着从少女转变成了少妇。

    要点点修眉,还要用线绳将面上的汗毛绞了……

    耳坠要换新的,头发要高高盘起,做成少妇头型,再插上各式各样名贵之极的头饰。

    面上的珍珠粉敷过一层还要再上一层,直到敷成白瓷人……

    身上的喜服也要套了一层又一层,披凤冠,戴霞帔。

    教导嬷嬷则在一旁拿着几幅“春.宫图”,耐心的给新娘教导人.事……

    因为脸上敷着好几层粉的缘故,所以根本看不出新人脸红……

    还有几个合.欢机关木偶,活灵活现。

    林黛玉悄悄转动眼珠,瞄了两眼,发现这木偶姿势没某个三孙子教的灵巧……

    从这方面来说,贾宝玉心里以为,当初那个动辄落泪的林黛玉已经挂掉了,其实并没错……

    等好不容易教导人事的嬷嬷退下后,又有教导出阁礼仪的嬷嬷进来,教导林史二女出阁时注意的礼仪和讲究。

    比如,出门前一定要落泪,此为对父母亲长的不舍,是孝道。

    对于这个礼,对林黛玉和史湘云来讲,着实有些难度。

    因为贾环早就说明白了,以后想住园子就住园子,想住东府就住东府,怎么舒坦怎么来。

    再说,就算住进东府,两府之间就隔一个甬道,一跨而过,连正门都不用走。

    哪怕走正门,也不过一箭之地,三十步罢了,算什么离别?

    怎么哭的出嘛……

    好在在一旁陪着的贾探春主意多,悄声告诉她二人,出阁时要戴着面纱,只需做哭泣模样就好,谁也看不到眼泪。

    哦,那就好办了……

    不过,嬷嬷说需新郎官念了催妆诗才能出门。

    林黛玉和史湘云两张天香国色的面上,再次露出愁容。

    这个难度就太高了吧……

    ……

    相较于热热闹闹的荣宁二府,今日的大观园,静谧的有些落寞。

    因为贾环几次消减家中仆婢的缘故,导致今日人手竟有些不足。

    所以本在园子里做事的丫鬟婆子们,大都被贾探春调去了府上帮工。

    偌大的一个大观园,今日静悄悄的。

    沁芳亭上,一道身影孤立。

    董明月。

    池子里的荷叶早已枯败,几树残枝立于水面。

    从前面院子里不是传过来吹吹打打的声音,荡起池中水面上一层层涟漪。

    一只仙鹤从半山飞翔而落,降于池边饮水,惊的一只小鹿奔走……

    “唉……”

    轻轻一叹,董明月垂下臻首,目光落在腰间的宝剑上。

    本以为早就忘却这番烦恼,谁知今日,心中却是……那样的苦涩。

    “呵,或许,这就是命吧。”

    董明月抬起头,看着远处苍茫青山上的蕴气,落寞一笑,喃喃道。

    “喂!小娘子想什么呢?”

    忽地,一道陌生男声在她近在咫尺的身后炸响。

    董明月直觉得全身汗毛乍起,心中惊怒,一时大意恍惚,竟让人靠的这般近都没发现。

    此人敢这般无礼放肆,当斩!

    “呛啷”一声锐响,腰间宝剑拔出,如一道匹练一般,携带董明月心中无尽的怒气和煞气,斩向身后当杀之人。

    “哇呀呀呀!好厉害的小娘皮,要谋杀亲夫啊!”

    董明月背后之人,见此杀招袭来,整个人恍若飓风中一杆苦竹般,恍惚摇曳起来。

    “你……呸!”

    转过身看到来人后,董明月就变了脸色。

    因之前太过心伤难过,又突受袭击轻薄,一时竟没多想,就斩杀向后。

    全力一击,连她自己都无法收招。

    眼见这贼子竟是这小贼,董明月心里惶恐,想收招都不能。

    幸好,小贼身法超然,躲过一击。

    剑法落空之后,董明月惊骇之下更生怒气,啐了口,又恼道:“你不好生去成亲拜堂,跑来这来作弄我作甚?也不怕我一剑将你斩了!”

    贾环哈哈笑道,不顾董明月的挣扎,将她抱入怀中,紧紧搂住,在她耳边轻声道:“我不怕,纵然我被你杀了,你也必定会来陪我。

    我不忍你此时一人落寞,你又怎忍得我黄泉路上孤单?”

    这一言,却将本就眼红的董明月,说的清泪磅礴,哽咽出声。

    “你若不喜,我不成这亲就是。何苦这般难过,让我也心碎。”

    贾环抱紧董明月,用脸摩挲着她满是泪水的俏脸,心疼道。

    董明月闻言却是一惊,忙挣扎出怀,连声道:“谁说我不喜了?你快去拜堂成亲,别管我,我还有事做呢!”

    别人不了解贾环,可董明月却真的认为,贾环能说到做到。

    陪同贾环走过这些年,她哪里不清楚,这世间,还有他不敢做的事吗?

    可是,她却绝不愿看到这一幕。

    尽管她相信,贾环定有法子善后,事后哄好林黛玉和史湘云。

    但那也不成!

    贾家不是江湖,内宅那么多人,要知道是她做的锅,别说那些婆娘,就是贾母和赵姨娘都放不过她。

    “月儿,我说的是真的。你帮我良多,数次救我性命,与我情深意重。我怎忍看你受委屈?”

    贾环正色道。

    他越这般,董明月越急,差点没跳起来,急道:“你这不是对我好,是在害我!你乖乖的去拜堂成亲,听到没有?不然,不然我在家里还怎么做人?

    大不了,大不了日后我们在外面,自己补一个婚事也成。”

    这是董明月急智下,想到的最好的法子。

    当然,也是心里盘算好的。

    贾环闻言,哈哈大笑道:“好,那就依我的月儿所言。待日后,咱们在外面也正正经经的成一次亲,拜一次堂。让你着大红喜服,乘八抬轿,入我贾家门!”

    大红妆,唯有正室嫡妻才能穿。

    寻常妾室是没资格穿的。

    听到贾环的话后,董明月脸上也浮起了开心的笑容,道:“你记得就好,那你现在快去成亲吧,时候不早了呢!”

    贾环闻言却摇摇头,道:“还不急,得再去别处转转。”

    语气有些心虚。

    果不然,董明月闻言,脸色一沉,狐疑的看着贾环,道:“你刚才的话,都是真的?”

    贾环指天画地保证道:“当然是真的,日后一定和月儿举行一场比这还大的婚礼!”

    董明月咬牙切齿道:“我问的是,你方才跟我说,要是我不喜,你就不成亲了,是不是真的?”

    贾环干笑了两声,道:“当……当然是真的。要不……喂喂,月儿,你舞剑做什么?

    救命啊!谋杀亲夫啦!”

    ……

    如法炮制,贾环又去了蘅芜苑,去了对面明珠公主府。

    薛宝钗那样守规矩的人,虽然今日不好出面,又想起当日亲事之乱,难免落寞,可听说贾环要为她放弃成亲之言,不管真假,都感动的无以名状,最后好说歹说,许下好几种平日里羞耻的姿势,才将贾环哄走。

    而赢杏儿,就难办多了。

    贾环刚说,若她不喜就不成亲了。

    结果人家就说了两个字:“好啊”。

    然后贾环就瓜兮了……

    最后还是赢杏儿反过来安慰他大气一点,日后他们俩自办个婚事,或不办都成。

    又与他说了会儿局势问题,才打发他出府。

    不过,贾环临走前,两人却相拥了许久许久……

    今日的婚事,本该是赢杏儿的……

    但无论如何,该办的事都办了,该安抚的人也都安抚了。

    剩下的,便是拜堂,成亲!

    ……

    “啪!”

    “哗!!”

    日未落尽,月初生,正是阳极而阴生之时,谓之“婚”也。

    数不清的烟花升空绽放,染红苍穹。

    爆竹声响动不息。

    整整一条公侯街,都被各色玻璃风灯点亮。

    荣宁二府间,从正门台阶起的大道上,皆以红毯铺地。

    再从正门口,一直延伸到深不知几许的内宅。

    铺十里红妆。

    虽未请几多外客,牛继宗、秦梁等人也都无法前来。

    但镇国公府诰命郭氏、武威公府诰命张氏、奋武侯府诰命刘氏,及靖海侯府诰命李氏,本只打算自己前来,如今却几乎将满府人口都带了来。

    家中子女儿孙不分嫡庶,悉数到场。

    几大公候府第,皆是百年世家,人口何等繁多。

    只这些客人加起来,就足有上百人之多,这还只是他们府上的直系。

    一时间,贾家两府皆热闹非凡,人声鼎沸。

    而贾族子弟虽被贾环辣手清理了几轮,可当初荣宁二公于世,足有二十房后人。

    只都中便有八房,被辣手清理的毕竟是少数,其他还在的,也有数百人之多,今日贾环大婚,能来的都来了。

    再加上金陵老房的族人,也有闻讯赶来的,使得场面愈发热闹。

    公侯街上,过百宁国亲兵,人人身着坚甲手持金戈,立岗行勤。

    更有一队轻骑,时刻穿梭于前后两街,以备突发之事,亦防备走水……

    这等肃杀场面,非但没有减弱热闹气氛,反而让一干将门和贾族人愈发兴奋。

    因为这才是真正的将门风采啊!

    等到贾环在牛奔、温博、秦风、诸葛道、苏叶、涂成并韩家三兄弟的护卫下,头戴紫金冠,身着金甲戎装,跨宝马而出时,整条公侯街都为之沸腾!

    “砰!”

    “砰!”

    “砰!”

    百余着甲亲兵,见贾环出现后,纷纷以大秦戟顿地。

    而那一队轻骑,则在帖木儿的带领下,以斩马刀吉胸甲相迎。

    “万胜!”

    “万胜!!”

    “万胜!!!”

    无数人欢呼万胜,预祝宁侯,迎亲凯旋!

    两座八抬大轿,皆八宝簪缨,由十六名健儿抬出。

    不少人看着“轿夫”纷纷惊呼出声,盖因这十六人,分明都是都中将门虎子,勋贵纨绔。

    以勋贵衙内为轿夫,这等气派,便是皇子成亲都未曾有过。

    念及此,人群中欢呼声更盛。

    而迎亲队伍,终于驶动,缓缓行向东方……

    ……

    ps:还有一更,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