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零四章 少年
    “大哥,都说了没什么事,不用你跟来了,你不信,看吧,又让你白跑了一回。上次西边儿老太太还责怪我,不许我拿你们真当家臣使。偏你就是不听,让我挨教训!”

    骏马上,贾环撒开缰绳,潇洒的玩儿起信马由缰这一套,引得路人纷纷张望,尤其是裹着头巾的小媳妇们,指指点点,私语窃笑……

    不过,真正懂行的人都知道,所谓信马由缰,看起来是潇洒不羁,其实还是在通过臀腿部的力量,控制着胯.下马匹的方向,而且比缰绳控制累的多……

    坐在马鞍上,贾环双手抱于胸前,懒洋洋的看着身旁并行的韩大说道。

    韩大性子沉默,听闻贾环的话后,只是淡淡一笑,声音沉厚道:“小心无大错。”

    贾环撇嘴道:“要是晚上夜里倒也罢了,可是这光天化日的,哪会有……”??“啊!”

    贾环话没说完,就听前方不远处集市中传来一声惨叫。

    韩大二话不说,催马上前,挡在贾环身前,一脸戒备的看着前方。

    不说他大题小做,不管是牛奔还是温博,甚至连他的父亲韩德功在内,都隐晦的跟他提起过,忠顺王世子赢朗被打一事,那边恐怕未必就会善罢甘休。

    纵然明面上不敢乱来,但私底下阴.私手段恐怕少不了。

    韩大性子最是沉稳,所以众人都多对他叮嘱一二,希望他能留心。

    贾环也知道这事。可是……

    “大哥,你这也太疑神疑鬼了吧?如果那面真要蠢到这个份儿上。敢在大街上袭杀于我,那他们怕是也走不到今天了。”

    虽然说是这样说。可贾环还是从马上下来了。

    马上太高,若真有人失心疯用强弩对付他,那坐在马上就是明晃晃的靶子。

    不过没等他上前拨开挡在他前面的韩大,韩大自己就闪开了,脸上多是些鄙夷之色。

    贾环见状好奇,韩大性子沉稳,向来喜怒不形于色,他看到了什么,竟然让这般沉稳的人都面带鄙夷。

    绕过韩大的马匹后。贾环就见街道两旁密密麻麻的围观人群,而街道正中,正上演着一出全武行。

    不,应该说是,豪奴纵凶的戏码。

    只见前方街道上,一个老妪坐在一架独轮车车上哭嚎哀求着。

    而她身前,是一个穿着一件破旧单衣,满头黑发披散开来的少年。

    少年此刻正拿着一根木杆,和一群身着华衣、手持刀棍的奴仆们打成一团。

    少年勇则勇矣。只是攻法并不成套路,没有章法,只是单凭一股勇力和骨气在拼。

    而对面的奴仆们,虽然也没什么章法可言。但胜在人多势众,而且还有腰刀等利器。

    没多久,少年就在人群的惊呼声和老妪的凄呼声中。被人连砍了两刀。

    不过,刀伤非但没有让少年倒下。反而激起了他的戾气。

    硬是一手强抓住刀刃,而后扑身上前。趁势冲到豪奴群中,悍然一头撞到持刀奴仆的头上,那奴仆先前见少年白手抓刀刃,已经吓呆了,此刻被人一头撞到脑袋上,登时惨嚎一声,竟生生被吓昏了过去。

    众豪奴见少年竟然这般勇猛,又见他夺过刀持于手上,更是不敢上前了。

    他们不敢上前,后面不远处一排轿子里的主人却是不耐烦了。

    打头的轿子没动,倒是后面倒数第一个轿子上走下来一个人,大概也就是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只见他步履发飘,面色虚白,双眼无神而带有淫.邪之气,都入秋多时了,手中还晃着一把折扇……

    “怎么回事?挡道狗还没打死?”

    此人一副公鸭嗓子极为难听,说出的话就更难听。

    “侯公子,不是我等不用心做事,实在是刁民可恨。您看,您家的那个奴才阿三,已经被伤的不知死活了。”

    豪奴后方,一个身着管家服的富态中年男子,脸上并无多少恭敬的对身边的干瘦公子说道。

    侯公子虽然人看起来极为猥琐不堪,可多少还是有些脑子的,他先看了看手里握着一把刀,仅仅站在独轮车前的少年,眉头皱起,见那少年一身是血后,眼中闪过一抹畏色,不过,当他看到少年身后独轮车上哀声哭嚎的老妪时,眼睛又一亮。

    他笑道:“周管家,看到那小子身后的糟老婆子了么?你们一堆人挤在这里没用,那小子这叫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你们得分成两拨人,一拨继续和这小子对峙,一拨绕到后面去,劫持住那臭老太婆,还怕这小子不就犯?”

    周管家闻言,认真看了看侯公子,拱手道:“公子果然是家学渊源,侯公子,在下受教了。”

    侯公子闻言,嘎嘎一笑,道:“周管家说哪里话?周管家是李相爷身边的红人,在下还要周管家多多关照才是。”

    周管家闻言,矜持一笑,又不咸不淡的客气了句后,就开始指挥起来。

    不一会儿,局面就开始发生了变化。

    那少年也明显看出对面的打算,一张黑脸怒的发红,怒吼道:“有种朝爷爷来,你们这般下作,算什么好汉?”

    藏在豪奴身后的周管家闻言,嗤笑了声,道:“这等卑贱的草民,也敢跟我们谈什么好汉,真是笑话。”

    豪奴们闻言轰然大笑出声,指着那少年嘲笑辱骂不止。

    局势对少年越发不利了,二三十个人围着他和独轮车上的老妪,也不靠近,只是拿长棍去捅,拿刀去戳。

    他们不敢对少年下手,却朝那老妪动起手来。

    少年怒到极致,想要杀个痛快。却不敢离开独轮车太远,想要护着那老妪。

    可是。四面八方都是棍和刀,砍退两个。后面又有七八个上来。

    眼看老妪被捅的哀嚎,人群中指责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却也没人敢站出来相助。

    看到这一幕,韩大气的脸色阴沉到极致,他自幼丧父,是寡母将他和韩三养到了五岁,直到韩德功从战场上回来后,才将他们接到定军伯府住下,其母身子本来就病弱。又得其父战殁的噩耗后,没多久就撒手人寰了。

    然而,在韩大心中,最可亲可敬的,永远都是那个虽然瘦弱但却永远面带可亲微笑的母亲。

    此刻他看到那老妪的凄惨模样,心中不由想起亡母,又悲又痛,但更恨,恨那些连老人都下的了手的奴才。

    只是……

    他现在是贾环的家臣。上次温博惹出了滔天大祸后,他们几个回家后都被长辈教训过,不让他们给贾环惹祸。

    所以,他只能含恨看着。不好出手。

    “大哥,还看着干吗?路不平有人踩,拔刀相助方为男儿本色。管他娘的什么来头。先打死这些狗.日的再说!”

    要是只是纨绔子弟在街上调.戏良家那也算了,这种人也干不出什么真的丧天良的事来。不过是口舌花花,了不起动点手脚。寻个乐子罢了。

    贾环见了最多也就笑骂一通,也就一笑了之了,因为这曾经是他心中的梦想……

    可此刻这幕却又不同了,都是娘生父母养出来的,得多没天良,才能干出这等事来?

    听到贾环的爆喝,忍了许久的韩大没有再客气,一个箭步冲入人群,在贾环才撂翻一个时,就打翻了一打了。

    贾环见他打的兴起,索性就交给他去打了,除了不开眼闯到他跟前自寻死路的外,贾环也不理会那些人,径自走到那少年跟前,道:“小子,怎么回事?出门在外还这么鲁莽,自己受伤也就罢了,怎么还连累老嬷嬷跟着受罪?”

    那少年本来一脸戒备的看着贾环,此刻闻言,顿时羞愧的满脸通红,垂头不语。

    其实,这少年看起来也已经有十四五了,比贾环还大。

    只是,贾环练武多年,寻日营养又极为丰盛,再加上这几年发号施令惯了,气度自是不同。

    所以,虽然他年纪比少年年幼,可看起来却老成的多。

    这一番教训,也不显得违和。

    倒是那独轮车上的老妪,此刻见有人相救,擦去脸上的泪水,又理了理凌乱的花白头发后,对少年道:“狗儿,还不快给恩公磕头谢恩!”

    贾环连忙劝阻道:“老婆婆,你这儿子身上也受了不少伤,这些繁文缛节就免了吧。我也是看他们做的太过才……”

    “砰砰砰!”

    那少年却不等他说完,跪下就给贾环磕了三个很响的响头,听的贾环都替他头疼。

    磕完头后,少年抬头,一双澄净的眼睛看着贾环道:“公子,今日若非公子,小人纵然一死却也不惧,只是若连累了奶奶,小人就是死一万次也消不去罪孽。狗儿……赵歆感谢公子大恩!”

    贾环连连摇头,道:“赶快起来,男儿膝下有黄金,只跪亲长、恩师和君王,其他人却是不用跪的。而且,你能勇于守护祖母,并非小人,所以,不用自称什么小人了。说说看,他们什么人,你怎么会和他们起冲突?”

    少年赵歆还未开口,那老妪就开口道:“公子,这都怨我这个老太婆啊。我孙儿近来在秦岭中猎得一头雪豹,卖了个好价钱,就想着带我这个糟老婆子看郎中。不想,在路上竟然冲撞了贵人的车架……”

    赵歆气恼道:“那是街头转弯处,他们走的那快,我们没来得及避开,就一鞭子抽来。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

    贾环闻言心中了然,点点头,回头看去……

    ……(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ps:说一下,这一章是个引子也是伏笔,为引出后续主线剧情的。

    另,再次感谢大家的打赏、推荐还有月票,本书的书友其实并不算多,因为没有经过强推,所以收藏很少,连上过强推的书的零头都不到。

    但书友们的力量却超乎想象的强悍!

    我很清楚,这并不代表我有多厉害,有多么怀才不遇。

    实际上,本书就是小众书,这没什么好自夸或者自诉委屈的。

    能取得目前这个成绩,在我看来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书友们的鼎力支持。

    所以我心里非常满足,嗯,要化满足为动力,尽力用心去写文,争取不辜负大家的厚爱!

    第二百零四章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