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零三章 再传
    贾环接过天涯手中的小册子,随意的翻了翻后就放进怀里,然后看着天涯笑道:“天涯,你这可是将了我一军啊,说说看,你有什么想要的。⊙,说出来,只要我能办到的,就尽力去做。总不会让你吃亏就是。”

    天涯洒然一笑,道:“爵爷说笑了,不过是些上不得台面的小手段罢了,爵爷能看得上,是在下的福气。”

    贾环闻言,又笑了笑,却没有再啰嗦,这里毕竟不是说话的地。他道:“那等回头再说吧,我记住这事就成。走吧,我们赶紧进去,也好早点出来。”

    天涯闻言,笑着应了。

    ……

    时隔三年,再见董千海,除了鬓角处多了星点斑白外,几乎没什么变化。

    还是在那间牢房中,还是那些陈设和书籍。

    董千海看到贾环后,没有什么表情,甚至只是看了眼后,又去看书去了。

    天涯倒也知趣,对贾环拱手道:“爵爷,那您就先聊着,在下先退下,有事您就拉门边的绳索就是。”

    贾环闻言,顺着他的手看了看牢房门口的一道细绳,眼睛微微一眯,点头笑了笑,道:“麻烦你了,我很快就好。”

    天涯呵呵一笑,道:“不急。”

    说罢,又对贾环拱手一礼,而后便退出房间了。

    待见到天涯的背影消失在地道深处后,贾环方才转过身,上前两步后跪下,磕了个头,道:“小婿贾环,代内子明月,给岳丈磕头请安了。”

    董千海闻言,脸色忽然变得古怪起来,他上下打量了番贾环后,眉头皱起,道:“你和乖囡……成亲了?”

    贾环起身。拍了拍腿上的灰后,嘿嘿笑道:“还没,不禀报过岳父大人,哪里就能成……这不。小婿花费大力气,终于又能进来一遭了。”

    董千海闻言,心中暗舒了口气,暗道,这小子明明看起来元阳未失。怎么会……

    轻轻哼了声,董千海对贾环道:“看你的筋骨,筑基已成?”

    贾环笑道:“侥幸,没让岳父失望。”

    董千海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我说的不是这个……《白莲金身经》,修练条件很严,首先一条,就是要求元阳不失。”

    贾环闻言傻眼儿道:“岳父,这……那您?”

    董千海皱眉看了贾环一眼,道:“除非早日突破七品。否则,元阳一失,根基一损,便再无突破七品之日。”

    贾环闻言,这才舒缓了口气,道:“吓我一跳,岳父您真是……不就是七品吗?想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董千海看了贾环一会儿,淡淡道:“明月未曾给你说起过,六品和七品的差距?”

    贾环点头道:“说过了啊,六品和七品是条天堑嘛!许多人年纪轻轻的就练到了六品。可后面花了大半辈子都难练到七品。不过,这是旁人,我不同,明月姐姐也不同。”

    董千海闻言。脸上终于起了波澜,看着贾环道:“你什么意思?”

    贾环笑道:“我不是跟岳父大人说过嘛,我一定会照顾好明月的。经过我的指点,明月前儿个已经突破六品,成为七品大高手了。”

    “当真?”

    董千海眼中明光一闪,看着贾环激动道。

    贾环道:“这还有假?”

    董千海深吸了口气。凝视着贾环,道:“好,很好。你过来……”

    贾环闻言一怔,随即喜道:“岳父,您又要传……”

    话未说完,被董千海瞪住了,贾环会意,连忙住口,附耳过去。

    又是一段玄奥晦涩的功法。

    只是……听起来怎么总有一点怪异?

    反复诵了三遍后,董千海看着贾环道:“记住了?”

    贾环面色纠结,点了点头,犹豫了下,还是开口道:“记住了。只是……岳父,怎会有天葵……我没那玩意儿啊!”

    董千海怒视了贾环一眼,道:“这是给乖囡的,和你有什么相干?”

    贾环闻言倒也没脸红,只讪讪一笑,眼珠子又转了转,看着董千海嘿嘿一乐道:“岳父,您肚子里到底还有多少好东西,都传给小婿算了。

    哎哟,您是不知道啊,小婿在外面过的艰难啊,时不时就得和人干架,不是小王爷就是小侯爷。偏偏我家传功夫都殁了,只能靠《白莲金身经》硬抗,耗的对方打累了才罢。

    可这不是长法啊!小婿修练的是《白莲金身经》,又不是《缩头乌龟经》。老是挨打算怎么回事?上次要不是明月帮忙,小婿差点被人给打死。”

    董千海闻言,淡淡的扫视了贾环一眼,在他手上顿了顿,道:“你练的是拳法吧?看你手上的茧层,还是走刚猛路子的拳法。功夫,在精不在多,贪多者必然难精。我手上虽然还有几门剑法,但多有我白莲教的印记,你习之非福。”

    贾环闻言,顿时有些沮丧起来,点点头,道:“岳父教训的是……”

    董千海见他这怂样,眉头皱起,就想厉声呵斥几句,只是却又想起些什么,终究没有出口……

    而后他叹息了声,道:“罢了,攻击之道我没什么可教你的,却有一套身法,乃是我教中苦修前辈所创,并未流传于世。老前辈去世前,嘱托我替他寻个传人,我先前忙于教务,竟耽搁下了。日后却也不知还有没有机会再传回教中……也罢,今日便传于你吧。”

    贾环闻言大喜过望,连忙附耳过去,听了半晌后,面色古怪道:“岳父,这……小婿愚钝,怎么听不懂啊?”

    董千海淡然道:“苦竹前辈一生精研易学和玄门之道,此身法中,亦是以《易》为主,辅以九宫八卦并诸般玄门阵法,免不了玄奥晦涩,但博大精深之处,堪称绝顶,我也不过是小有所得。

    即使如此,当日在自身功力废去六成时,还能带着明月杀出一条血路,让她得以逃生,此不可没。”

    贾环闻言,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双眼放光的看着董千海道:“岳父,那小婿要是练到大成的话,岂不是……”

    董千海为人方正威严,实在见不得这种德性,皱眉道:“不要整天妄想!武道一途,从来没有尽头,何时会有大成之说?这套苦竹身法,更是玄奥绝伦,纵然用尽一生去精研,也不敢说大成。

    还有……武人习武,增强力量只是其一。更重要的是,在习武之途,磨砺己身,锻炼心智。若只一心贪图力量,便已经走上了邪道,必不可长久。”

    贾环闻言,眼睛眨了眨,看着董千海道:“岳父……这个,你们白莲教不是……”

    “本身就是邪.教,是吗?呵呵。但凡人能好好的活下去,谁又愿意做这一行当?”

    董千海叹息了声,却没有想再与贾环交流下去的意思,道:“时间不早了,你去吧。日后,不必再来看我。记住,为人做事,要谨小慎微,小心总无大错。”

    贾环闻言点点头,又道:“岳父,您就没什么要小婿转达给明月的吗?”

    董千海闻言,目光闪动了下,却又垂下眼帘,低声道:“你就对她说,让她好好过日子就好,不要再牵挂我,也不要再牵挂她已经过世多年的娘亲了……”

    ……

    出了黑冰台大牢后,贾环被天涯送出了大门,贾环忽然笑道:“天涯,我刚翻了翻你送给我的那本小册子,发现上面很有些玄奥啊,连五行都出来了,你这是……神话小说吧?”

    天涯温和一笑,道:“爵爷说笑了,五行之道,听起来玄奥,其实摊开了说,却也简单,就是……”

    贾环摆手道:“今儿不是说法的时候,这样吧,过几天就是十月初一,我在东来顺三楼地字号包厢内,摆下大席宴请你,到时候咱们再好好聊聊。你也有时间好好想想,想要点儿什么才不吃亏,呵呵呵!”

    天涯闻言,笑道:“爵爷说笑了,既然爵爷有请,那天涯就却之不恭了。”

    贾环笑着点点头,从韩大手中接过马匹缰绳后,翻身上马,道:“后会有期。”

    天涯躬身一礼,道:“恭送爵爷。”

    待到贾环和韩大的身影消失在街角转弯,天涯方才直起腰身。

    黑冰台大门处,一个身着千户服的清瘦身影出现,走到天涯身边,淡淡的道:“他们谈话可有问题?”

    天涯回头,看着来人秀眉的侧脸,眼中闪过一抹炙热之意,随后低头恭声道:“回禀千户,并无太大问题。只是……贾爵爷似乎要娶那人的女儿为妾了。”

    玄武千户白佳人闻言,秀眉微蹙,道:“他答应了?”

    天涯点点头,道:“是,他还嘱托贾爵爷要和他女儿好好过日子。”

    白佳人闻言,眼中闪过一抹哀婉之色,随即道:“那就好,可见,他已是死心了。”

    天涯闻言,垂下的脸上眼睛微微一眯,而后道:“千户大人,不知贾爵爷那边……”

    白佳人淡淡的看了天涯一眼,道:“这个案子,是由王老和本座负责的。若是出了岔子,背锅的也是王老与本座二人。贾环此人,现下正是大热之时,我们最好不要轻易得罪。

    纳白莲妖女为妾,放在别人身上或许是死罪,可放在贾家人身上,呵呵……

    做好你自己的事,不要多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