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零二章 拉拢
    等史家两位兄弟走后,赢禟才乐了起来,道:“十四弟,你招这么两个活宝过来,是为了活跃气氛的吗?呵呵,他们倒也真敢想。◎,”

    赢遈有些无奈的摇摇头,道:“不提他们了,就当……就当多两个摇旗擂鼓壮士气的吧……九哥,难不成,我们就这么拿他没法子,眼睁睁的看他壮大?”

    赢禟笑的和弥勒佛一样,眯缝着眼呵呵道:“壮大?壮什么大?”

    赢遈无奈道:“九哥,我现在没心思和你说笑。被这一竖子气的我几天没睡好觉,却偏偏想不出对付他的法子……”

    赢禟摇头道:“我没有说笑……没错,贾环这小子确实是一个不好下口的刺猬,可是,也就是只刺猬了,他还能做什么?”

    赢遈闻言一怔,眨了眨眼,看着赢禟道:“九哥,你什么意思?”

    赢禟哈哈笑道:“你啊,是把这小子想的太厉害了。却忘了,他毕竟只是荣宁二公的子孙,而不是荣宁二公。”

    赢遈皱眉道:“有区别吗?荣宁二公遗留的威望不都被他接手了么?”

    赢禟道:“区别大了去了!没错,如今我们是对付不得他,不仅我们对付不得他,除了父皇,谁都拿他没办法。可是,我们拿他没办法,他就能拿我们有办法吗?”

    赢遈闻言,眼睛忽地一亮,面色转晴,吸了口气后,看着赢禟。

    赢禟也笑,道:“他若有事,他若被人欺负了,那么镇国公牛家、理国公柳家这些军方巨头,甚至包括父皇,都会为他出头张目。事实上,只要他不触犯父皇的忌讳,那大秦就没什么人能动的了他,毕竟。贾家为我大秦,也为我赢家付出了太多……

    可是,老十四,没人能动他。不代表他就能动别人。他若想欺负别人,也能指使这些人给他出力吗?

    这些庞大的力量的确在护着他,可是,这些力量却并未如他所用。就我所知,此子在牛继宗等人面前。也不过是个晚辈罢了。”

    赢遈闻言,来回走动起来,忽地,一拍脑门,道:“终日打雁,不想这次……没错,我们都被他给唬住了。好个孽障,好胆!竟然……”

    赢禟见赢遈脸色难看,连忙道:“诶诶,老十四。哥哥劝你最好冷静一点。还是那句话,他动不了我们,可咱们也别想动他。

    否则,父皇那边就够咱们喝一壶的。父皇这几年年纪越大,也越发念旧了,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容忍那么多老臣贪.腐还不治罪。

    更何况父皇和贾家还有江南甄家的情分,你是最清楚的。所以,我们不仅不能治他,还得想尽办法拉拢他。结好他。”

    赢遈闻言后,也渐渐冷静下来,他毕竟是个出众的权术人物,没多久就想通了关节。笑道:“还是九哥的脑子好使,没错,就算不让他站我们这边,也不能让他被老四给拉过去。哼,我们这边好歹还有一个军机阁大臣,还是当朝太尉。可老四那边……嘿嘿!他这个皇帝当的可真有滋味……”

    赢禟笑呵呵的点头道:“正是这个理儿。正好,父皇给杏儿指了婚,正好指给这小子。这一次,十四弟拉拢人心的手段不妨尽可使出,反正有父皇的牌子可打,也容不得他拒绝。

    十四弟,记住,千万不要意气用事。你心里要有数,这小子身后站着的什么样的力量。大秦八大军团,其中最为强悍的三大军团,都在他身后杵着啊。”

    ……

    翌日,早,很早……

    “明月,呵,你这是……”

    贾环一脸哭笑不得的看着一本正经想要服侍他起床的董明月,无奈的指着窗外道:“才寅时初刻啊,这个点儿,岳父老子都还在呼呼大睡呢!”

    董明月如今面色依旧淡然,但在贾环跟前,眼神却已经生动了许多。

    她眼神认真的看着贾环,正经道:“就应该早点准备才能早点去啊,下午回来还要去接干娘她们呢。”

    贾环闻言,面带苦笑,顶着一脑袋瓜子的瞌睡,哈欠连连,支吾道:“月啊,为夫实在是……实在是太困了。谁叫你昨晚……昨晚非拉着我一起写字的?”

    董明月不悦道:“那是因为写字很有用,你没感觉到对劲的体悟清晰了些么?”

    贾环点点头,理直气壮道:“感觉到了啊,可我还是瞌睡……”

    董明月赌气道:“那你就继续睡吧!”

    贾环苦笑了声,道:“看着你小嘴噘的都可以挂油瓶了,我要是还能睡的着,你就可以考虑换人了。”

    董明月没有感动,反而气的杏眼圆睁,怒视着贾环,冷声道:“你说什么?换什么人?”

    贾环闻言,一抽嘴巴,捶着脑门请求道:“好明月,我这不是脑子里都成浆糊了嘛?说话没有过脑子,你就饶了我这一遭吧,只是我真的好困……呃!”

    “叭!”

    清清凉凉的,柔柔软软的,甘甘甜甜的……一个吻,将贾环那唠叨个没完的废话给堵住了。

    一个激灵,贾环双目圆睁,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品位什么,甚至还没来得及伸舌头……

    那个吻就离开了他的嘴巴。

    醒了,完全清醒了,贾环一脸欲.求不满的,看着满脸绯红,低头不敢看他的董明月,正声道:“月,刚才怎么回事来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菩萨奶奶显灵了吗?哥哥我怎么完全都没感觉到,咱们再来一次好不好?就再来一次吧!”

    饶是董明月心跳的跟小鹿飞奔似得扑通扑通,紧张的手心都是汗。

    可是听到这个臭不要脸的居然自称哥哥,还是无比肉麻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没好气的嗔了他一眼。

    贾环完全无视她眼中的嗔意,从被子里爬出来,就准备扑向董明月,董明月却忽然转身背着他,又羞又恼道:“你怎么又没穿……既然清醒了,就赶紧穿衣服吧,我在外间等你。”

    “喂喂。明月,月啊……你不能抛弃我呀!”

    听着身后的惨嚎声,董明月羞红的脸,悄悄抿嘴一笑。不言,快步走出贾环的卧房。

    ……

    一个时辰后,洗漱完毕,簪好发髻戴好金冠,换完华服的贾环。站在镜子前,左照右照了番后,回头对身后帮他拉展后襟下摆的董明月道:“月宝贝,看看,仔细看看,看着这么英俊帅气,潇洒不凡,风.流倜傥的我,你难道就没有芳心暗动,想再来一口什么的?

    哥哥我可是要好心的劝你一劝。如果你要想对我图谋不.轨,贪我的色,那么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了。

    要是等为夫将咱娘她们接回来,小吉祥也跟着回来后,嘿嘿!到时候哥哥我就是想从了你,随便你糟蹋,恐怕都难再找这么好的机会了!”

    “呸!”

    饶是董明月性格清冷,可此刻仍旧忍不住面红耳赤的啐了贾环一口,羞恼道:“谁稀罕你!”

    贾环撇撇嘴,道:“你不稀罕我没关系……”

    董明月闻言。面色刚一冷,就听这瘪三继续道:“你不稀罕我,可我稀罕你啊!我稀罕你一辈子都不够,还得加上下辈子。下下辈子,下下下……我们生生世世都盖一被子!”

    董明月本来被这么直白的话感动的芳心暗颤,可谁知后面又跟了这么粗鄙的一句,她真真是……

    没好气的白了贾环一眼,董明月嗔道:“见天就会乱说!好了……”

    顿了顿,她声音忽然轻了许多。道:“去见了我爹,帮我看看他身体可还好?有没有什么……代我给他问安,告诉他,乖囡好想他……”

    贾环反过身,握住董明月的手,看着她泪光弥蒙的眼睛,柔声道:“放心,我都省得的。我会代你给他老人家请安,看看他是瘦了还是胖了,还会代你,给他老人家磕头。”

    “呜!”

    董明月闻言,眼泪再也掩不住了,连哭声都哭出来了,感动的无以复加,扑进贾环怀里,紧紧的搂抱着他,呜咽道:“谢谢你,环郎,谢谢你。”

    贾环没有再捣乱,他环抱着董明月,让她紧紧靠在他胸膛上,柔声笑道:“还跟我道谢?我还要谢岳父呢,谢谢他,为我生了这么好个女儿。

    我会告诉他,不要牵挂你,只要我还活着,就一定会照顾我好你。就算我死了,也一定会让你在这个世上好好的活下去。因为,我和岳父一样,都是有担当的男人。”

    董明月闻言,泪若雨下,靠在贾环胸前连连点头,道:“是,是的,你们都是有担当的男人,你是我的男人。”

    ……

    因为有王炎提前打好了招呼,所以这次贾环并没有让王炎陪同一起,而是一个人在韩大的陪伴下,轻车简从的去了黑冰台。

    等他一个人进了黑冰台大门后,就见一个须发皆白,连眉毛都是雪白的,偏面色看起来像只有三十多岁中年人的男子,迎上了他。

    贾环看着他有些眼熟,想了想,忽地,脑中灵光一闪,看着那人道:“你就是那日那个追踪……”

    男子抱拳行礼,道:“在下正是朱雀千户坐下,追踪百户天涯,见过爵爷。”

    贾环听闻这名儿,嘴角微微一抽,笑道:“你这名儿还挺潮流的,天涯?你可还有一个叫海角的兄弟?”

    天涯呵呵一笑,道:“爵爷说笑了,在下实名田涯,因为音近,所以众人叫习惯了,才起了这么个诨号,让爵爷见笑了。”

    贾环摇摇头,道:“哪里话,很不错。对了,上次王爷爷还说让你去我府上教我隐匿的本领,怎地也没见你上门儿?”

    天涯笑道:“不过是一些小道罢了,既然千户大人已经允诺了,爵爷若是想学,在下这里有一本册子,上面记载了些心得,爵爷拿回去看看就会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