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零一章 花开两朵
    “这么说来,贾环此子,年虽幼,但心中却是知道大义的了?”

    大明宫,养心殿,紫宸书房内。◇↓◇↓小说。¥f

    一个身着明黄服饰的中年男子,听完身旁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子的话后,嘴角微微翘起,显示出他不错的心情,淡淡的道。

    “陛下,想来应该是这样。毕竟他是荣国子孙,心怀大义也是应该的。当初若非先荣国一句‘忠顺王心性轻挑偏激,不宜为人主’,恐怕连太上皇都为其所骗。忠顺王府与贾家就算说出死敌,也是说的过去的。”

    那坐在轮椅上,身着玄色锦褂的男子,面带和煦微笑,苍白修长的手轻捋着颌下尺许长须,语气尊敬道。

    陛下……

    显然,这间紫宸书房的主人,便是当今大秦皇帝,隆正帝了。

    隆正帝拥有赢姓皇族通有的特征,细眉细眼,他眯缝着眼,眼中不时有精光闪过,显示出眼睛主人深沉的城府。

    隆正背负双手,沉吟了阵,犹疑了番后,道:“邬先生,此子,有没有可能知道,他那座酒楼中有中车府的卫士?贾家……到底不同啊。”

    坐在轮椅上的邬先生闻言,微笑着轻抚颌下黑须,笑道:“陛下多虑了,贾家底蕴却是不凡,只是,贾家子弟毕竟缺少了荣宁二公的教导……若非出了这么个异数,败亡也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贾环虽然不凡,可毕竟太过年幼,先前又是庶出,不大可能知道中车府。而且……

    不管他知不知道,其实都不打紧。他和九郡王的那番话,其实已经很清楚的表达出了他的倾向。他是绝不会和忠顺王那边同流合污的。”

    隆正帝笑道:“这个小子,倒也胆大包天。满朝文武,面对老十四的拉拢,就算拒绝,也都只是婉拒。谁敢像他。敢这样直接拒绝老九?他倒不怕老九那个混不吝犯起浑来,将他痛打一顿!”

    邬先生闻言大笑道:“只要忠顺王那边没有失心疯,就绝不会明着对贾家小子做什么。至于九郡王……呵呵,他心里怕是还担心贾家小子犯起浑来。将他痛揍一顿。到时候,太上皇万一再一笑不理,他的面子才算掉尽了。”

    隆正帝闻言,心里极为舒畅,仰头大笑了几声。而后却又面色复杂的叹道:“谁能想到,朕这个皇帝,做的尚不如一无赖小儿做的痛快。”

    邬先生闻言,敛去脸上的笑容,沉声道:“陛下,再忍忍,再忍忍吧。一路走来,何等艰辛,多少对手都倒下了,陛下也荣登大宝十数载了。那边……呵呵。那边如今看起来虽然是烈火填油,鲜花着锦,可事实上,他们的气势已经到了尽头。

    文臣里他们占尽优势,可那又如何?武将中,他们费了天大的力气,最后还是因为太上皇的态度,义武侯才勉强站到那边去。

    不过,也就是这样了,在军中。他们再难寸进半步!”

    隆正帝长叹一声,道:“朕何尝不知这些,可是,老十四尚且能拉拢一位军机阁大臣。朕却连一位都没有。那些人除了父皇的话,眼里根本没有朕,可恨!!”

    邬先生摇头道:“陛下,这也难怪。毕竟,太上皇是大秦开国两千多年来,唯一一个可以堪比始皇帝的帝王。当年。太祖高皇帝骤逝,年不过十二岁的太上皇登基正位,在荣宁二公的辅佐下,就能率领千军万马,南征北战,平定天下,可以说是真正的马上皇帝。

    后来又以高祖遗策治理天下,使得寰宇大治,国泰民安。能够有此威望,倒也是正常。若是军方将领不再听从太上皇的旨意了,那才是坏事。”

    隆正帝闻言,大感没趣,瞪了邬先生一眼,气道:“朕不过发点牢骚消消气,你倒是一套又一套的大道理等着朕。朕刚才说什么来着?看看,朕都被你气糊涂了。”

    邬先生却也不在意的哈哈一笑,道:“方才,陛下在遗憾,忠顺王都能拉拢一位军机阁大臣,陛下身为九五,却一个都没有,甚是不忿。”

    隆正帝气乐道:“既然你记得,还不赶紧与朕想法子,竟在那里嘲笑于朕,是何道理?亏你还是朕的帝师!”

    邬先生闻言,敛了敛笑容,不过还是很轻松,他微微躬身,道:“臣不说,是因为臣知道陛下心中已有了主意,所以便不再多舌了。”

    隆正帝闻言,脸色一正,直视着邬先生道:“那你觉得,朕所想如何?”

    邬先生苦笑了声,缓缓的摇摇头。

    隆正帝见状,面色一僵,随即有些不悦的皱眉道:“为何?”

    邬先生叹息了声,道:“陛下,因为龙首宫那边,不允许。”

    隆正帝闻言,眼睛缓缓闭起,面上痛苦之色一闪而过……

    邬先生见状,心中不忍,劝慰道:“陛下,九五之位,又岂是那般好坐的?想想太祖高皇帝,再想想太上皇,哪一个不是费尽千辛万苦,才最终坐稳了这万里江山?也正是因为这些磨难,所以才造就了他们的千古伟业和永垂不朽的圣名。陛下,再忍下去吧。”

    隆正帝闻言后,面色舒缓下来,睁开眼睛,看着邬先生,一字一句道:“朕知道,你说的这些朕都知道。可是,朕就是不甘心。朕心中有大抱负,朕要缔造一个更加强盛的大秦!朕要做千古一帝!可是,这束手束脚的枷锁,却让朕极其郁闷,甚至是痛不欲生!”

    邬先生闭目皱眉,深深叹息道:“陛下,戒躁!”

    隆正帝额头青筋都有些暴起,低声喝道:“戒躁?朕空负一九五之名,可是,文臣文臣不听宣,武将武将更是有令难调……朕什么都做不得,朕戒躁有什么用?”

    邬先生眼睛猛然睁开,沉声道:“不,陛下并非什么都不能做。”

    隆正闻言,眼中顿生一抹喜色,急道:“邬先生何以教我?”

    隆正皇帝连“朕”都不说了,可见。他心里是何等的焦急。

    邬先生心中又叹一声,他知道眼前之帝王绝对是一个勤俭圣明的好君王,可惜,上天见不得完美。使得人无完人,这么好一个君主,偏偏性子这般急躁。

    只是,到底只是个臣子,不好再多劝。邬先生按下心中杂思,看着隆正帝道:“很简单,陛下只需要多施之以恩即可!”

    隆正帝闻言一怔,随即恍然道:“你是说,对贾环?”

    邬先生点点头,道:“荣宁二公虽逝去数十年之久,但我大秦军方的核心力量,几乎都为其一手打造。至今为止,军方各处都刻有深深一个贾字。先前贾家内部人才凋零,没有成器的。眼见就要衰败了。所以他们无法将人心聚齐,空有二公遗留下的丰厚威望,却难以加持利用。

    但现在又不同了,贾家出现了一个贾环。此子虽然年幼,但,心狠手辣,行动刚毅果决。更兼手段不凡,短短几年内,竟将原先散落的七零八散的荣国体系又重新聚将起来。

    最难得的是……他心中有大义,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这是臣最佩服他的地方!九郡王连郡王之位都许了出来,他却丝毫不为之所动。可见,他心中是有一个底线的。

    这样的人,难道还不值得吾皇施加以恩?”

    隆正苦笑道:“朕担心的是。朕对他施恩,不仅对他没什么好处,反而还会害了他……就如你所说,龙首宫那边,却是不允许……”

    邬先生哈哈一笑,摇头道:“陛下过虑了。若是换了别人,或许会有这等担忧,但荣国之后,断无此等可能。再说了,陛下只是施恩而已,又非拉拢。最好是……以亲情待之。”

    隆正帝闻言,眼睛越来越亮,他缓缓的点了点头,轻声道了声:“大善!”

    ……

    若说西城居德坊内最著名的街道是公侯街,那么位于皇城东永兴坊和崇仁坊之间的那条大街,就是整座神京内都最为著名的街道了。

    公侯街附近还有热闹的坊市在开,但永兴坊和崇仁坊之间的那条街,除了坊内的各户人家外,绝无外人敢靠近。

    因为这条街道就是大秦皇室大多皇族所居之地,十王街!

    当然,多数皇族都住在坊内,未必就能挨着街住。

    因为在十王街内,有一户占地极广的府第,仅这一户,就占去了大半条街……

    五间高大门楼,起的极为气派,飞檐处更是用上了龙首兽头……

    门楼正中有一块极大的牌匾,上书五字:

    忠顺亲王府。

    王府规制惊人,院落重叠,不知凡几。

    至于龙形照壁,穿山游廊,假山,莲花游池,亭台轩榭,更是数不胜数。

    此刻,在一间规格并不比隆正帝的紫宸书房差多少的书房里,与贾环有过一番交锋的忠顺亲王坐在书桌正座前,面沉如水的看着九郡王赢禟,沉声道:“他真这么说?”

    赢禟苦笑了下,点点头,道:“这还能有假?这小子,年纪不大,主意倒是正的很。”

    书房内,除了赢遈和赢禟兄弟俩外,还有一对兄弟,正是保龄侯史鼐和忠靖侯史鼎两兄弟。

    史鼎见两位王爷都面色不渝,也跟着生起气来,一脸为其思考的建议道:“王爷,要不,干脆派人除了这个孽畜,一了百了!贾家除了这个东西外,其余人等不足为虑。”

    赢禟闻言,肥胖的脸上嘴角抽了抽,一双细眼看着史鼎如同在看一头会说人话的猪一般……

    赢遈眨了眨眼后,深深的吸了口气,道:“两位侯爷,今天也不早了,本王就不留客了。”

    角落里的王长史闻言,顿时小心翼翼的轻着脚步,走到史家二兄弟面前,躬下身,阴测测的道:“两位侯爷,请吧。”

    ……(未完待续。)

    ps:感谢众新老书友们的支持,天儿那么冷,回来打开后台一看,嘿嘿,嘴巴顿时咧开了……

    不多说了,抓紧时间多写一些,月末争取再大爆一次!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