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章 不意荣国有此佳孙!
    当王夫人也赶过来待客时,见到这几位融洽的气氛,险些没气的背过气去。

    她原道,不管怎么说,贾母就算再怎么偏护贾环,这次都不应该轻轻松松过去才是。

    就算不真的责罚,可总该上门赔礼道歉赔吧?

    怎么着,至少也要在她这个当家太太面前,装也要装上一装才是。

    可谁想……

    好在,王夫人还是知道些轻重,也知道是来了重客,便强打起笑脸坐下。

    “前儿我还在训环哥儿,太不像,大好日子,不请客人们好好高乐去,竟然摆什么擂台,真真是胡闹。胡闹就胡闹吧,可别动真格的呀,怎么就好把客人给打伤?唉,让太太见笑了。”

    贾母客气道。

    那武威侯夫人张氏面色微微一滞,连忙赔笑道:“老夫人哪里话?三公子这事做的极好呢;;+颇有武门勋贵的大气。这不,我家的风哥儿还在打主意,等下个月我家老爷生辰时,他也想照三公子的做法,也摆下一个擂台呢。”

    “哈哈哈!”

    贾母并身后赶来服侍的王熙凤都大笑起来,只有王夫人脸上还是那副淡淡的微笑,看不出内心什么想法。

    “世兄既然也要摆擂,那到时小弟定要再讨教几招。那日小弟和世兄交手后,感到对劲的感悟大有进境,比小弟平日自己琢磨竟要快数倍不止。本来还怕唐突,此刻看来,世兄的想法竟与小弟不谋而合!”

    贾环满脸灿烂笑容的看着秦风,道。

    秦风和牛奔、温博等人不同,秦风长的极为英俊,又兼猿背蜂腰。身形笔挺,站在那里,一派玉树临风的倜傥风.流气度,与贾环相比,竟然不落下风。

    除了王夫人外,上座数人。看着并肩玉立的二人,神色都极为满意。

    听到贾环的话后,秦风爽朗一笑,大气道:“却是如此……不过,世兄,在下可对你有点小意见呢。”

    贾环闻言一怔,随即笑的愈发灿烂,道:“还请世兄尽管指教……可是,因那孙绍祖之故?”

    秦风闻言连连摆手。眼中闪过一抹厌色,道:“他算什么……鞑虏卖国奸商之后,若非当年其祖给高祖并荣宁二公带路,挖了八大汉奸晋商的埋银之地,算是将功赎罪,高祖才留了他一命,并赏了个勋官儿,他孙家也不过是北城贱户中的一家罢了。想来。世兄那日对他出手,也是不忿他的出身……

    我说的不是这个。而是……世兄,我武威侯府与镇国公府、奋武侯府、定军伯府一般,当日均是荣国麾下战将!论起和贵府的渊源来,他们几个府第,也未必就比我武威侯府深几分。

    缘何世兄和牛奔等人相交甚厚,却从未找过在下?世兄可能不知。家父虽远在武威忙于军务,却依旧亲自修书一封前来质问在下,问我可是品德不修,武道卑劣,竟被荣国后人排斥于圈外?

    在下心中十分不解。自省再三,却发现在下并无太大劣迹,所以今日诚恳的向世兄求教……”

    上首座上,贾母等人面面相觑,不过眼中多是喜色,唯有王夫人的脸色有些僵硬,连淡笑都更淡了……

    贾环闻言后,十分不好意思的拱手作揖,道歉道:“世兄……唉,小弟当真是惭愧难当,这事和世兄无碍,全是小弟疏忽了。该罚,该罚,今日小弟先向世兄赔不是,来日等见了世叔,小弟再与他赔罪!”

    秦风闻言后洒然一笑,道:“既然如此,那咱们也别世兄来世兄去了,太过客套。咱们就按照你和牛奔、温博并韩家三兄弟那一套来,你喊我一声风哥,我唤你一声环哥儿,如何?”

    贾环怎会有异议,连忙大笑道:“小弟求之不得。”

    说罢,又转身,朝武威侯夫人张氏方向跪下,拜道:“侄儿贾环,见过婶婶。”

    而身旁,秦风也满脸带笑的对贾母跪下,拜道:“晚辈秦风,拜见老祖宗。”

    张氏和贾母闻言,相互对视了眼,然后都大笑起来,连连呼道:“快快起来,快快起来吧。”

    张氏看着贾环笑道:“环哥儿,上回婶婶在你那里险些闹了笑话,你可不能再惦记着了,更不许给你秦叔叔告状。不然的话,婶婶可落不着好。”

    贾环闻言,连忙正色道:“婶婶哪里话……侄儿竟是听不懂!哪有什么笑话?那日若不是婶婶帮着大嫂子坐镇,那侄儿才会真闹出笑话呢。因为前一日侄儿刚和忠顺王府的赢朗干了一架,偏劳牛伯伯他们出面相助。

    因为动静太大,所以牛伯伯他们第二天就不好来了。这事侄儿竟然忘了打发个人去给婶婶说一声,害得婶婶第二日……总之,这事说起来,全是侄儿的错。婶婶需看在侄儿诚心悔过的份儿上,就放过这一遭吧,再提起,侄儿面上实在过不去。”

    张氏一双美目盯着贾环看了好一阵后,转头对贾母道:“老夫人,容我说句孟浪的话,怪道我家侯爷,几次三番叮嘱我要处好……实在是……呵呵,不意荣国,竟有此等佳孙呐!”

    ……

    等张氏并秦风离去后,贾母有些疲惫的松了口气,陪客的笑和自发的笑是两个概念,前者太累。

    贾环送人回来后见状,连忙歉意道:“老祖宗,都是孙儿的错,累老祖宗受累了。”

    贾母闻言轻轻一笑,道:“身上累,心里却舒坦。环哥儿,这武威侯府,在神京都中是出了名儿的门台高,等闲亲贵连进门拜访的资格都没有。

    武威侯夫人,也是公认的眼高于顶,很少用正眼看人……

    呵呵,今日她能拉下面子来伏低做小,都是你的功劳。多少年了,咱们贾家都没经历过这些了。

    老婆子我都快忘了这种滋味了……”

    贾环笑道:“老祖宗。哪里是孙儿有什么出众的?不过还是沾了祖宗的光罢了!”

    贾母眼睛淡淡的扫了眼右手下首面色不自在的王夫人一眼,然后对贾环道:“祖宗的光,也不是说沾就能沾的,还是得后辈自己上进,自己有能为,才能沾上。先头几十年。怎么就没见有人能沾上?

    你以为那张氏真的只是想起贾家与秦家的渊源吗?我们两家有渊源几十上百年了,先头三十年怎么没见她想起?

    不过是见我贾家出了环哥儿你,如今又兴盛起来了。

    你勾连了镇国公府等荣国旧部,又那么得太上皇的喜欢,太上皇竟将皇族最得宠的郡主赐婚于你。

    这般情况下,她才不得不拉下脸面来伏低……

    哼,渊源!先头你先珠大哥大婚时,武威侯府怎么没想起我们两家的渊源,只打发个管家上门?”

    贾环闻言。缓缓点点头,笑道:“老祖宗,您放心就是了,孙儿心里有数。不过……今日看来,秦风哥哥倒还是不错的,就是张氏,后来看来也是转变过来了。”

    贾母闻言,有些老迈的脸微微一扬。高声道:“那张氏有一句话说的倒是实在……不意荣国竟有此佳孙!嘿!她又不是傻子,既然看出环哥儿你这般锦绣人才。岂会有不转变之理?”

    贾环倒也罢了,厚着脸皮领了夸赞,嘿嘿傻乐,倒是下面的王夫人脸上一阵青白,眼中神色复杂。

    她本就是善于内宅争斗心理,哪里会听不出贾母这番话与其是在说武威侯府的张氏聪明。倒不如在说她这个媳妇是蠢货。

    王夫人并不是不知道,贾环如今根基已固,而且还愈发兴盛了,根本不是她能撼动的。

    可是,她心里就是别不过这股劲来。就是不服贾环,或者说,就是不服赵姨娘的儿子!

    尤其是……

    那个贱人,又要回来了……

    贾母坐在上首,暗眼打探着王夫人的神色,见她眼中依旧暗藏着怨恨之色,脸色不由又疲惫了几分,长叹息一声,转头看向坐到她身边,替她捶腿的贾环,道:“听说,你在外面又伤人了,还伤了亲家太太家的哥儿?”

    贾环“自责”的笑了笑,道:“老祖宗责怪的是,孙儿知错了。”

    贾母淡淡一笑,道:“知错就好,晚上去姨妈房里,给她陪个不是……毕竟是上门作客的亲戚,哪有打伤亲戚的道理?”

    贾环点头应下,道:“孙儿一定去,正巧,园子里姐姐哥哥们在给孙儿还席,孙儿使人准备好了东来顺的锅子,一会儿给老祖宗送来一锅,再给姨妈送去一锅,以示歉意。”

    贾母略过这一重,稀奇道:“她们要还你席?怎么……还要你准备锅子?”

    贾环哈哈笑道:“对啊,林姐姐和云姐姐说了,她们还我席,就是出席我准备的席面,就叫还席。要不,还能怎样?她们的月例银钱加起来,一年也不够一桌锅子的。”

    贾母闻言大笑道:“好好,就该吃你这个小财主的,你可不许小气,亏待了她们。”

    贾环“委屈”道:“孙儿原是来向老祖宗道委屈的,谁料,老祖宗竟然站到姐姐那边去了!看来府里说的不错,老祖宗最喜欢的还是女孩子,唉,孙儿惨啦!”

    贾母笑的不得了,一双手也有了力气,拍着贾环的手大笑。

    一旁王熙凤悄悄的瞅了瞅下首的二姑……见没什么异色后,才凑趣道:“老祖宗,咱可不能便宜了老三,咱们也一起过去,和姊妹们一起吃他这个大户!”

    贾母假意埋怨道:“人家又没请咱们,我可不像你这个破落户,厚着脸皮去吃人家的席!”

    王熙凤闻言,竖起柳叶眉,看着贾环高声笑道:“三弟,你可听着了?你要再不开口的话,老祖宗的心可都要凉了!”

    贾环麻利儿的起身,甩了甩袖子,一个千儿打下去,笑道:“孙儿恭迎老祖宗大驾光临!”

    ……(未完待续。)

    第二百章不意荣国有此佳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