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百九十九章 接连上门
    贾政书房里,贾政一脸气氛之色的坐在主位上,下头则躬身站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苍头,在那里不停的抽泣着。

    贾环进书房后,贾政脸色铁青的板着,怒视着贾环道:“你这个……”

    话没出口,又想起他现在在法理上已经失去了对贾环的管束权,强行咽下一口怒火后,对他道:“你自己说怎么办吧?你做下的好事,人家家里人找上门来了。我倒想看看,你还下的去手下不去手?”

    贾环点点头,看向孙家来人,皱眉道:“你什么来头?”

    那老苍头闻言,擦去眼角的老泪,躬身道:“老奴是孙家的管家……”

    贾环闻言,心里原本三分不忍顿时消失了,不耐烦道:“什么事?”

    老苍头听闻出贾环话里的不耐,顿时不安起来,不敢说话了。

    贾政见状大怒,指着》无>错》贾环道:“你就是这样跟老人家说话?”

    贾环无奈,道:“那孙绍祖长的那么大个个子,又雄壮非常。他说他祖上是荣国门生,我夸他英雄了得他也应下了,所以我就想和他在擂台上过过招。谁料……他竟白长那么大个个儿,连我一拳都没接下来就趴窝儿了。我气不过他骗我,就多踢了两下。就这么点事,哪有什么大事?”

    贾政闻言,嘴角抽了抽,喝道:“那你也不该和老人家这般说话,这是你该有的教养么?”

    贾环无奈的点点头,道:“好好好……”说罢,又看着那老苍头道:“你要是想告状。想必也该去告御状才是。既然你没去,想来就是别的事。无非是缺少药费了。或是没银子看郎中了?总不会是缺少买棺材……呃!”

    见贾政又要大怒,贾环连忙道:“快说快说。我那边还忙着呢。”

    老苍头躬身道:“少爷伤的太重,济仁堂的郎中说要多用好参养着。可……家里的银子花尽了还不够……”

    贾环闻言懒得多问,那孙绍祖最大的伤不是骨头断的多,而是老二被废掉了。

    那日贾环原本是想下死手,可又不想闹出太大的乱子,当日也不是个好时机,所以他就寻思着日后再找机会。

    贾环现在要孙绍祖死太简单了,可要想不留人话柄,却不能让他当日就死。别说是贾家,就是皇家都不成。

    太过嚣张跋扈,并非好事。

    贾环从袖兜里掏出了一张银票,面额五百两,交给那老苍头,道:“老人家,那日我真是听你家公子自吹是荣国公门生,又应下了英雄了得,便当真以为他是武人好汉。谁料竟是个样子货……

    这些话现在说也没意思了,我见他那日穿的那般光鲜,还以为不缺药钱,就没送他医药银子……罢了。这五百两银子你且拿去用吧,要是不够了再说。你看成吧?”

    那老苍头接过银票后想给贾环磕头,被他拦了后。就感激的抹泪告辞了。

    等他走后,贾环满脸无辜的看着贾政。道:“爹,你看我做什么?断几根肋骨算什么大事。儿子身上也不知断了多少茬了。您不信,随便找个武将去问问,练武的还有不断骨头的?只有平时断的多了,战场上才会不送命。我们都这样走过来的,偏那个怂货……”

    贾政闻言面色和缓下来,叹息道:“不是每个人都和你一样的……”

    话音未落,就见王夫人忽然推门进来,气势汹汹。

    贾政见状,眉头顿时皱起,不悦道:“什么事?”

    王夫人脸色铁青,看着贾政道:“你还问我?你倒是该问问你这个好儿子!我那外甥如何碍他的眼了,竟然将他打个半死,如今妹妹都快哭死过去了。”

    贾政闻言,眼睛顿时圆睁,不敢置信的看着贾环。

    这个年代,但凡要点脸面的人家,亲戚上门后都要好吃好喝的供着,走的时候还要好东西送着。

    人活着无非就是个面子,家族也是。

    否则的话,红楼原著中王熙凤这般死要钱的人,也不会给刘姥姥送那般多东西了。

    谁曾想,贾环居然能将上门作客的亲戚给打个半死!

    这……

    这已经超出了贾政的想象了,这得多不要脸的人才能干出这种事?

    嫌人吃的多了?

    贾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正想说话,王夫人却厉声斥道:“你还有脸笑?你这个……”

    贾环有些不舒服了,打断道:“今天我去学里看看,刚进门,就见你那外甥抱着两个小幺儿在那里……丑态百出,恶心之至!”

    “你胡说!”

    王夫人闻言后面色骤变,尽管她心里差不多已经相信了,却还是对贾政哭诉道:“老爷,妹妹家孤儿寡母的本来就够艰难了,是看在咱们是姻亲的份儿上,才举家来投。谁想……呜呜,谁想……竟然还被泼脏水。”

    贾环无语道:“是不是脏水,你去问问二哥不就知道了。”

    “行了,说那么多做什么?你将人打成什么样了?你怎么就不能安分两天?”

    贾政气个半死,怒气冲冲的喝道。

    贾环无奈笑道:“哪能打成什么样?连根骨头都没断,就是在他跟前打碎了个书桌,给吓尿了,嘿嘿!”

    “你……”

    见贾环居然还笑的出,贾政更气,不过听到他的话后,还是放下心来,哼了声,道:“你仔细着,一会儿老太太那里也轻饶不过你。不管怎样说,人家都是亲戚,哪有打亲戚的道理?”

    贾环咂摸了下嘴巴,道:“他要是笑我骂我,我可以不理他。可贾家族学,乃是祖宗所创专门为我贾族育才之所在。更象征着我贾家的清誉。里面闹的乌烟瘴气的,实在太不像话了。今日我进去。除了兰哥儿皱着眉在那里苦读外,其他人都……

    爹。我还忘了跟您说,代儒叔祖的身子骨太差,我让他孙子给他带话,让他荣养了,日后族里公中出银子给他养老。至于新的先生,我已经托人去寻了。”

    贾政闻言皱眉道:“你托谁去寻?这可不是小事。”

    贾环笑道:“倒也不是什么难事,不过是启蒙先生罢了……翰林院里苦熬到白头的翰林们一抓一大把。翰林院虽然是数一数二的清贵所在,可也是数一数二的清苦衙门。里面的老翰林一年到头吃肉的机会都没几个,我出十两银子一月的酬银。多的是来应聘的。”

    贾政最听不得贾环轻贱读书人,正想开口怒骂,门外又传来声音:“老爷,老太太请环哥儿去一趟。”

    贾政哼了声,看着贾环道:“听到了吧?还不赶紧过去受罚?”

    贾环嘿嘿一笑,道:“说不定还是赏我呢。”

    贾政恼道:“赏你一顿好板子!”

    贾环也不恼,行了个礼,又看了眼旁边木头人一样的王夫人后,就跑掉了。

    等贾环离去后。王夫人还是不死心,道:“老爷,我那外甥儿……”

    贾政不耐道:“环儿不会说谎,他说多半没事。就多半没事。还有……环哥儿年纪虽幼,但主意正的很,眼睛里揉不得沙子。而且老太太对他如何你看不出来吗?外甥也是混账。怎敢在学里混来?还……你别忘了,宝玉和兰哥儿也在里面念书。要是跟着学坏了,我看你到哪儿哭去!”

    王夫人闻言先是心中暗恨。可随即面色一怔,才想起她宝贝儿子和孙子都在学里读书。

    要是……

    猛然一个激灵,王夫人竟是不敢再往下去想!

    ……

    荣庆堂内的气氛,并不像贾政和王夫人想象的那般糟糕,反而,很是和谐。

    贾母坐在软榻上,看着左侧上首位的一个中年妇人,道:“哥儿今年十五了吧?”

    那中年妇人一脸的雍容贵气,但在贾母面前却恭谨的很,闻问,连忙道:“老太太说的正对,今年正好十五。”

    贾母笑道:“那比我那孙儿大四岁呢。”

    下方堂上,一个身形挺拔的少年站在那里,听到这话后,面色微微一变,有些尴尬。

    正好,贾环从门外走了进来,看到这少年,一怔,随即笑道:“咦,竟然是秦世兄?!哈哈!世兄可大安了?”

    原来,贾环认出此人,正是那日在擂台上为孙绍祖鸣不平的少年,武威侯世子秦风。

    秦风闻言,苦笑了声,道:“世兄说笑了,在下实在是……汗颜!”

    贾环很大气的摆手一笑,面色爽朗,道:“世兄哪里话,小弟常听教诲,说习武之人,七品之下皆蝼蚁。这个阶段的高低根本不值一提,因为先飞者未必高。世兄愿为一素不相识之人打抱不平,小弟是极为佩服的。世兄先等等,等我给我家老祖宗请安后再述。”

    说罢,上前两步,走入正堂内,给贾母跪下请安。

    贾母见贾环进门后,面上喜色浓郁,嘴上却嗔怪道:“这般没礼,竟然站在门槛外和客人说话……还不见过武威侯夫人?”

    贾环闻言,看向那上首坐着的贵妇,微微一笑,躬身道:“晚辈贾环,见过侯夫人。”

    贾环心里对她的印象却不怎么好,当日若不是赢杏儿突然出现,贾家,至少宁国府,就要出一次笑话了。

    所以,他脸上的笑容很淡。

    不想那妇人的反应却超乎了贾环的想象,她非常热情的赞叹道:“这位就是环公子?真真是一表人才!难怪我家老爷远在玉门关都写信回来,夸赞环公子是能继承荣宁二公衣钵的人才,还让我家风儿多多亲近环公子。此前没见过面,还多有失礼之处,现在一见,当真是人才难得,人才难得。老太太好福气!”

    ……(未完待续。)

    第一百九十九章接连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