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大婚(七)
    隆正十九年,十月初六。

    艳阳高照!

    澄蓝天空上,一行雁南飞,更寓吉意。

    一大早,贾琏带着贾宝玉、贾兰、贾菌等人,便来到了宁国府,四下里帮忙。

    “三弟,大喜,大喜啊!”

    在宁安堂看到贾环后,贾琏笑容满面,拱手贺喜。

    贾环笑着谢过后,又与贾宝玉点了点头,看向随他们前来的十六个小沙弥,奇道:“二哥,你这是……”

    贾琏笑道:“三弟,这是老太太的意思。

    今儿是你大喜之日,她老人家一月前便特意派人去了姑苏城外的寒山寺,在和合二仙金身前贡了大海缸的香油福灯,又施了一万两银子的功德钱,这才请了这十六位小沙弥师父下山,专在今日为你诵一天的《和合月老经》,好保佑三弟你和两位弟妹,长长远远,幸福延年!”

    贾环闻言,眼中闪过一抹感动,点点头道:“老祖宗有心了。”

    贾琏笑道:“可不是嘛?当初二哥我成亲的时候,别说寒山寺的沙弥,连金刚寺的贼秃儿也没一个!”

    “阿弥陀佛!”

    贾琏话罢,他身后的十六个沙弥齐齐诵了声佛。

    贾琏这才反应过来,当着和尚骂秃驴。

    他性子好,不会以势压人,也不为了面子硬扛着,忙给人家道了声恼。

    那些小沙弥见他这样的权贵,竟这般好说话,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两下里就又都恢复了和气。

    贾琏对乐呵呵的贾环道:“三弟,那我就领他们到里面去了。说起来都还是八.九十来岁的孩子,有的还没兰哥儿大,不用避讳内宅。”

    贾环道:“一起去吧,我得提醒小吉祥一声,不然非得让她捉弄了去不可。”

    贾琏哈哈笑道:“那丫头真真是大有福之人,满神京城的丫鬟圈儿里,数她最有名!”

    贾环闻言莞尔一笑,却没接话。

    自己的丫头,宠着就宠着,谁管得着?

    贾琏也只是这么一说,就要带着十六个小沙弥往内宅去。

    贾环却没直接离开,他见贾宝玉垂着头跟在后面也没个趣味,贾兰、贾菌哥俩不大和他玩,早不知跑哪去看热闹了。

    他便对贾宝玉道:“宝二哥,一会儿施家诰命和他家小公子施洋要来。

    施世兄是施家幼子,极受他家老夫人和夫人的宠爱,虽进了学,但听说对四书五经兴趣不大,反对杂学诗词颇有兴趣。

    一会儿他来后,劳宝二哥帮忙招待一下。”

    贾宝玉闻言,眼神顿时一亮,忙应道:“施洋我认得的,是个极不俗的人……”

    贾琏在一旁咳嗽了两声,贾宝玉收敛了些,还是笑道:“三弟放心就是,一会儿我来招待施世兄。”

    只要有事做不无聊,对贾宝玉而言,就是极好的。

    今日是林妹妹大喜的日子,虽然这些年来,他早就知道林妹妹已经彻底“变了心”,他也赌过气,以为白认得她一回,觉得她早变了,不是当初那个林妹妹了,甚至认为当初那个从天而降的林妹妹已经死了……

    这并不是恶毒的咒怨,只是单纯的以为,那个喜欢流泪的林妹妹不再了。

    他曾以此说服自己,忘了林妹妹。

    虽然效果显着,已经几乎不再想念她,可真到了看着林黛玉出阁的这一天,他心里还是极难过。

    却也无可奈何……

    如今能有一个志同道合的贵门公子说说话,解解闷也好。

    贾环倒没想到贾宝玉心里还有这些幽怨事,他只是想安排好这个贾母的心头肉。

    贾母不声不响的为他做了那么多,贾环心里还是蛮感动的……

    待安排妥当贾宝玉后,贾环便带着贾琏和那十六个小沙弥往内堂走去。

    路上游廊下,却看到秦风、牛奔、温博和诸葛道,并涂成、苏叶、马刚等几个当初随贾环一同奔赴西域的衙内,一人抱着一个海大的白底纹花大瓷瓶,小心翼翼的往宁安堂方向前行着。

    贾琏看着他们手中粗大的大瓷瓶,干巴巴的吞咽了口唾沫,眼神闪烁,笑道:“三……三弟,这些,都是白瓷花瓶吧?”

    贾环呵呵笑道:“是啊。”

    贾琏又吞咽了口口水,隐隐有些激动道:“三弟,你的白瓷,如今真真是千金难求啊!

    你统共就烧了那么些,除了宫里和几个公侯府,对了,还有李相府外,竟几乎没有一件流到外面去。

    不知多少人托了大关系寻到我,想从我这买一个白瓷器。

    别说这样大件的,就是比这小十倍的,人家都愿出到二百两银子!只可惜我没有……

    你这样大的,要是肯出手,我敢打赌,就是五千两一个,都有人抢着要!

    瞧瞧,那白色看起来多高贵……”

    “前面说话的,快滚开!没长眼睛啊?”

    一个大瓷花瓶后,传来一阵咆哮声,骂的贾琏都怔住了。

    还有人敢在宁国府骂他和贾环?

    宁国府,可是以军法掌家啊!

    他有些不信的转头看向身旁的贾环,然而贾环的反应却出乎他所料。

    贾环哈哈大笑道:“博哥,你也快成亲吧!一大早就那么大的火气,再不成亲要出大问题的。”

    “哈哈哈!”

    一群“做苦力”听闻此言,纷纷大笑起来。

    “对,博哥儿昨晚上喝酒时还在哭呢,拉着环哥儿的手,说你这当弟弟的都成亲了,我这当哥哥的还不知道哪年才能成亲,心里苦啊!”

    此言罢,“苦力”队伍更是笑疯了。

    许是怕抱不稳大瓷瓶,有人就将怀里的瓷瓶放下,然后笑的前仰后合。

    最前头的那人也放下了手里的瓷瓶,转头怒吼道:“奔哥儿,你放屁,放的是狗臭屁!那分明是你说的,还往小爷身上赖!有种你放心瓶子,咱俩斗一回!”

    “不放,我这个人最懂大局,今儿是什么日子?也是打斗的时候?

    你个乡巴佬还有没有点当哥哥的样子?”

    “哇呀呀呀!气煞我也!!”

    “哈哈哈!”

    看这一对冤家斗嘴,贾环与其他又是一阵大笑,而后他对傻眼儿的贾琏道:“二哥不需往心里去,我和那几位兄长就是这样一起吵闹长大的,并非对你无礼。”

    贾琏闻言,抹了把脑门,干笑道:“你们这些大衙内玩法还真不一样……”

    贾环呵呵一笑,道:“罢了,咱们绕路吧。他们要摆饰的东西还多着呢。

    那么些又大又易碎的瓷器珍玩要摆放,若没这些懂武道可以控制好力道的兄长们帮忙,仆役们怕是难处理。”

    笑着说罢,贾环便引着贾琏和十六个看傻了眼的小沙弥,从另一条道,回到了宁安堂内宅。

    ……

    庭院内,一处插屏下。

    贾环命闻讯赶来看小和尚的小吉祥去准备好香案和贡品后,贾琏就让那十六个小沙弥做法了……

    十来岁的小沙弥哪里会作什么法,只会念经。

    不过,念的经文倒也有趣,只听他们念道:

    “东园桃熟西园柳,存心作对一处栽。

    好事多磨凭三寸,玉就千家灯结彩。

    月老牵绳得修行,配成佳偶远博名。

    双双音传鸿禧叫,对对眉情鹊欢迎。

    怡然意洋叟翁乐,勃发情荡倩侣融。

    积善有余庆自娱,笑面缘聚在竹亭。”

    又道:

    “团圆月下,相思树底。

    订婚宫中,执掌天下之婚牍。

    维系千里之姻缘,慈眉一点。

    有情人终成眷属,红绳一牵。

    ……

    月老仙师配婚引线,配偶仙官赐给姻缘。

    夫妻恩爱成双配对,早生贵子富贵长绵。”

    看这些小沙弥用童声脆脆的念着吉祥经文,贾环听的还蛮有趣。

    余光看到廊下门帘后面,小吉祥拉着香菱藏在门后,两个小脑瓜偷偷的往外看,贾环笑骂道:“想看就出来看,鬼鬼祟祟做什么?”

    小吉祥不出来,也不服气:“哪个鬼鬼祟祟了?小和尚有什么好看的?我师承武当,和小贼秃们是对头!”

    念经的声音都晃了晃……

    见贾琏急的跳脚,小吉祥也不敢造次了,忙道:“三爷,是姨奶奶叮嘱我,要接好全福太太,我想问问,全福太太来了没?”

    小吉祥口中的姨奶奶自然就是赵姨娘,贾环原本力主要让赵姨娘坐在高堂上,受其和新妇的跪拜的。

    可别说贾母不同意,连赵姨娘都差点跳脚骂他蛆心的孽障。

    因为贾政肯定不会坐在宁国府的高堂上,接受新人的拜礼。

    贾环可以不在乎荣宁二府的区别,私下里他也接受贾环喊爹。

    可在这样的场合下,他要大摇大摆的坐在宁国府,宁国一脉的族人,能啐得他怀疑人生……

    既然贾政不可能坐上去,赵姨娘坐上去岂不是形同改嫁?

    赵姨娘这样的立场坚定,让贾母等人颇为赞赏。

    贾环没法子,只能作罢。

    再者赵姨娘的产期日近,十数个稳婆还有公孙羽,已经常驻东大院了。

    这阵势,倒比宫里贵妃产子时的阵仗还大。

    所以,她今日来不了,只能让小吉祥来回跑着传话儿。

    而所谓的全福太太,就是指上有父母健在,中有丈夫在,下有儿女双全的妇人。

    全福太太会帮着男方去娶亲,而女方亦有全福太太送亲。

    寓意新人也会像全福太太一般,福旺家族。

    贾环这边的全福太太是平川子府的当家太太,平川子便是今年刚刚从西北立功进京得封的爵位。

    由武威公府的诰命张氏推荐而来。

    而女方的全福太太,则由泾阳伯府的诰命夫人担任。

    泾阳伯府是老牌勋贵,不过如今承袭的是二等男的爵,由镇国公府郭氏推荐而来。

    贾环对小吉祥笑道:“刚才又去看百戏耍子去了吧?大嫂子刚接了平川子诰命进里面去,你到这来问我?”

    小吉祥嘿嘿一笑,道:“我刚去姨奶奶那了嘛!我这就去陪着去……”

    说罢,牵起香菱的手,两人往里面跑去,一边跑,一边学着小沙弥的经声唱道:

    “月老仙师,配婚引线。

    配偶仙官,赐给姻缘。

    夫妻恩爱,成双配对。

    早生贵子,富贵长绵。

    ……”

    (未完待续……)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