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唱曲儿
    眼见两人又要闹起来,贾环赶紧拦住,投降道:“唱唱唱,我唱新曲儿行了吧?你们别再闹了,万一闹的我忘记了就糟了。”

    贾府里,敢和林黛玉闹的女孩儿,大概只有史湘云了。

    其他不管是贾迎春还是贾探春又或是贾惜春,都不敢得罪这个贾母的心尖尖。

    史湘云却是个例外……

    一旁处,薛宝钗非常讶异的看着三人,更诧异贾环居然真要唱曲儿。

    这个时代,唱曲儿的那不叫歌星,那叫卖唱的。

    一个“卖”字,就可品出其中的韵味。

    岂是一个低贱了得?

    连城外庄子里的庄户们都鄙夷这种人。

    怎地贾环居然会做这等营生?

    既然奇怪,薛宝钗就想找个人问问,恰好她看到身边贾宝玉正垂丧着个脑袋,不大??高兴的样子,心里又是一奇,便上前问道:“宝兄弟,环兄弟这是……怎么会唱曲儿呢?他身份那么……”

    贾宝玉毕竟是暖男型男生,纵然心里沮丧非常,但还是不会口出恶言,更何况和他说话的是女孩儿,还是很漂亮的女孩儿,压下心里的愁绪,贾宝玉叹息了声,道:“先前三弟在城外农庄上过活了几年,平日里没事,就喜欢去附近的驿亭里玩耍。那里时常有过往的路人歇脚,很多人都带着歌姬解闷儿。

    许是听的多了,三弟自己也会唱了,便回来跟我们这些兄弟姊妹们唱。我们也喜欢听,所以就常央着他给我们唱。

    都是骨肉至亲。倒也没什么人在意旁的。宝姐姐,你也可以听听。老三如今虽说越发淘气了,可他唱曲儿还是很不错的。方才他也没有坏心……”

    薛宝钗闻言,对贾宝玉的感观瞬间好了许多。

    来之前,她就曾听薛姨妈说过,她这个表弟,原本在家里跟凤凰一样,处处被人宠着。

    可后来又一个庶出的表弟突然就崛起了,分走了亲表弟的许多宠爱。

    她原道这位亲表弟地位突变,心里免不了会有怨恨和不平之心。

    谁料。竟然还这般善良心软。

    仔细的看了看贾宝玉,只见他头上戴着镶丝嵌宝紫金冠,额上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身上穿着秋香色立蟒白狐腋,箭袖系着五色蝴蝶鸾绦,项上挂着长命锁记名符,另外有一块落草时衔下来的宝玉。

    许是因为大家同为中秋之月颜,状若银盆脸,总之。薛宝钗看着贾宝玉越看越觉得顺眼,笑道:“真好,姊妹间原该这般相亲相爱。”

    贾宝玉闻言,也笑着点点头。道:“这点老三做的却是比我还好一些。”

    薛宝钗缓缓的点点头,道:“你也很好呢。”

    贾宝玉闻言一怔,看向薛宝钗。顿时觉得这表姐当真亲切的紧,居然能发现他的优点……

    再细细看去。只见薛宝钗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

    脸若银盆。眼如水杏。

    好样貌,当真是好样貌。

    更兼……恁个丰.满……

    陡然,贾宝玉只觉得面色滚烫,转过头,道:“老三快开始了,咱们听曲儿吧。”

    薛宝钗见状闻言,垂下眼帘,淡笑了声,道:“好。”

    ……

    “嗯还是四妹妹最亲!”

    贾环坐到石椅上后,贾惜春乖巧的站在他身后,小意的给他捶起肩来,贾环脸上的表情顿时要多得意就多得意,把贾惜春一顿好夸。

    贾惜春听的高兴极了,咯咯咯的笑着,手上也愈发卖力了,小脸儿上满是笑容,红苹果一样。

    “少嘚瑟了!赶紧的,快给大爷唱个小曲儿!唱的好了爷有赏!”

    史湘云看不下去了,只因心里还在“忌恨”方才因他之故,让她出了那么多丑,便开口恶狠狠的道。

    只是……心里其实也不曾真个反感。

    众人听到史湘云的大爷做派,顿时笑喷了,林黛玉对贾迎春道:“二姐姐,你还记得去年过年的时候,云儿不知从哪扒出一套环哥儿的衣裳穿了,披着个大斗篷远远的站着,老太太还以为是环兄弟回来了,连连招手叫道:环哥儿,环哥儿,你回来了?她也不应,就是在那里笑!真真是和老三一样的淘气!”

    贾迎春也笑道:“可不是呢!他俩倒也淘到一处去了……”

    林黛玉闻言,眼中碧波微澜,点点头,轻笑道:“是啊,都淘到一处去了呢。”

    “好了,四妹妹,三哥现在已经全身充满了力量!方才被林姐姐打出的内伤也已经痊愈了,四妹妹当真是杏林圣手!嗯啊!谢谢四妹妹!”

    回头又将贾惜春一顿好夸,并奖励“香吻”一个后,贾惜春终于咯咯笑着离开了,坐到另一侧贾探春右边,贾兰左边。

    到了小侄儿身边后,贾惜春瞬间变了一个人,摆起小姑姑的架子,一脸严肃的和贾兰“嗯,啊”的说了几句话。无非就是学里要好好读书,还要好好学他三哥一样锻炼身体,不能贪玩儿,还不能忘了照顾小黑……

    小黑就是当初贾环送给贾兰的小马驹儿,因为通体皆为黑色,所以贾惜春做主,给它起了个小黑的名字。

    至于她自己的那匹雪白色的马驹儿,则起名为小雪~

    贾兰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听着,心里快怄个半死,这一幕和他当年在贾环第一醒来时见的那次面何其相似。

    这兄妹俩现在当真是一个爹啊!

    面色无奈,贾兰看了眼身旁坐在椅子上绣鞋都挨不到地的小姑姑,应道:“侄儿记住了。”

    贾惜春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傲娇傲娇的扬着小脸儿,然后忽然尖叫着喊道:“三哥加油!”

    贾兰脸色愈发无奈了……

    ……

    “是否还记得童年阳光里那一朵蝴蝶花,

    它在你头上美丽的盛开。洋溢着天真无瑕。

    慢慢地长大曾有的心情不知不觉变化,

    痴守的初恋永恒的誓言经不起风吹雨打……”

    贾环坐在一块大青石上。一只脚平伸展开,一只脚支地。手中拨动着“胡琴”,在爽朗的秋风吹拂中,低吟浅唱着。

    “谁能够保证心不变,看得清沧海桑田。

    别哭着别哭着对我说,没有不老的红颜,

    谁学会不轻易流泪,笑谈着沧海桑田,

    别叹息别叹息对我说,没有不老的红颜。

    没有不老的红颜……

    ……”

    都是一群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们。心中本有千千结,此刻再听着这般愁绪环绕的曲调,更是醉了一般,个个眼神迷离,茫然……

    就连贾惜春和贾兰两个小人儿的小脸儿上都是一脸的愁苦和思索。

    当然,他们愁的应该和众人不同。

    “当当当当当当!”

    忽地,一阵急促的琴弦声,将众人惊醒,醒来后的众人。无不怒视着罪魁祸首贾环。

    贾环嘿嘿笑道:“不过是支小曲儿,姐姐哥哥们听着解解闷罢了。哪里就让你们到这个份儿上?”

    林黛玉嗔道:“环儿,这般好的曲儿,偏偏让你唱出来。真是糟蹋了!”

    薛宝钗也回过神来,一脸神奇的看着贾环,道:“环兄弟。你这曲儿……是从哪里听来的?”

    贾环知道薛宝钗不比林黛玉等人,轻易不出闺门。她是商贾之家出身,纵然不如薛宝琴那般随着父亲大秦各地的跑。但应该还是通些世务的。

    先前的那套说辞,未必就管用。

    贾环笑道:“我的曲儿,有些是从外面听到的,有些则是梦里听人唱的,就记下了。”

    薛宝钗斯巴达道:“梦……梦里?”

    贾宝玉在一旁笑道:“我原道也不会是外人唱的,哪有这般巧?林妹妹,你可还记得老三先前给我们唱的那两首?”

    林黛玉闻言,笑道:“怎会不记得?确实不像是外人唱的,可是梦里……却也是奇事。”

    薛宝钗看着贾环,轻轻的点了点头,道:“环兄弟,可是从你在梦里被先荣国救下后,才开始梦到的?”

    王夫人常和薛姨妈通信,这种“怄心”的事,自然是少不了一提的。

    贾环笑道:“是,就是那次之后,小弟就常会在梦里听曲儿。有的很哀伤,我不爱听,我喜欢听高兴的,经常把自己笑醒。”

    “噗嗤!”

    听他说的有趣,薛宝钗笑道:“那你怎么不唱高兴的曲儿,却唱着伤感的呢?”

    贾环无奈道:“快乐的记得不多,笑醒来后就全忘了。偏偏将这些不大愿听的给记住了,我也是没办法!”

    史湘云嗔笑道:“你真是个俗人,却不知,这世上唯有悲情才最动人心,让人记的深刻?那些热闹嬉笑的,不过是白笑一阵后大伙儿也就忘了。”

    贾环撇嘴道:“云儿……”

    “你叫我什么?”

    史湘云明亮的眼睛似笑非笑的瞪着贾环,打断道,周围人抿嘴偷乐。

    贾环干咳了两声,道:“都怪林姐姐,顺着她叫了!”

    林黛玉娇哼了声,眸光如水的看着贾环,威胁道:“环儿,你可仔细着,再顽劣,哼哼!”

    贾环作害怕状,道:“瞧林姐姐说的……谁还没个青春年少不懂事的时候!大家要多关爱才是!”

    “呸!”

    林黛玉啐了一口后,又忍不住嗔笑道:“就你惯会赖皮!”

    贾环嘿嘿一笑,然后对史湘云道:“云姐姐,你这话说的也有道理。可是小弟却宁肯大家日后被世人遗忘,也希望咱们每日里都能无忧无虑的欢笑玩耍,健康快乐的生活成长。至于让人铭记的事,就交给那些胸怀大志的人去做吧,咱们只负责欢乐就好!”

    ……(未完待续。)

    第一百九十七章唱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