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百九十六章 缘分
    看着秦可卿眼睛中如似能滴出水的眸光,柔和的阳光下,一张精致如瓷器般的美人脸,放佛世间最美最柔软的丝绸般,期待主人的抚摸……

    贾环心里一颤,呼吸变促,却又颇感到几分头疼。▲∴▲∴,

    这是一个真正的天生尤.物,真正的媚.惑天成。

    一举一动,一眉一眼间,都那样的动人心魄。

    最“糟糕”的是,贾环竟然从秦可卿的美眸中,看出了丝丝情意。

    不了解秦可卿的人,可能会觉得这件事简直荒唐。

    可是知道秦可卿性格的,就不会惊讶了。

    很简单,在红楼梦里,贾珍和秦可卿之间,并非是逼.奸的关系,而是真正的两情相悦。

    所以在秦可卿死后,贾珍一个作为公公的,居然比秦可卿的丈夫贾蓉还感到悲痛万分,还要倾其所有为秦可卿办丧事。

    而秦可卿为何会爱上贾珍呢?

    答案也很简单,女人崇拜强者。

    在秦可卿生活的那一方天地里,只有两个男人存在,一个是贾珍,一个是贾蓉。

    而贾蓉在贾珍面前,软的和鼻涕差不多,没有半分硬性。

    秦可卿这样的绝世佳人,又哪里会爱上这种人?

    所以,相比于窝囊的贾蓉,在宁国府里威风八面的贾珍,就非常出众了。

    矮子里面拔将军,再加上贾珍不断的各种骚.扰讨好,秦可卿就不可自拔的爱上了贾珍……

    然而,现在由于贾环的插手干预,在这一世里,这种事没有机会发生。

    而在目前的宁国府里,也就只有贾环一个矮子。

    秦可卿今年才不过二十,花儿一样的年纪,又通了人事……

    贾蓉死后一时半会儿还好,可时间一长,又哪里耐的住夜深露寒纱帐湿?

    再加上。贾大官人又那般威风绝伦。

    在府里,打这个撵那个。在府外,更是连王侯世子都一起打。

    不只有后世的妹纸才会喜欢爱打架的男生,也不只有母狮子才会喜欢战斗力更强的雄狮。

    女人的天性。就是喜欢强者,崇拜强者,因为强者身边才有安全感。

    而且两情相悦的基础,就是欣赏。

    很显然,秦可卿很欣赏也很崇拜威风八面的贾三郎。所以,秦可卿喜欢上贾环,就没有什么难解释的了。

    只是,越是如此,贾环就越头疼。

    要是秦可卿只是觊觎他的“美色”,贾环还能冷淡处理,想必时间一长,秦可卿也就退去了。

    可是一旦有了情意,那……

    越是得不到的,越难以放下。

    唉。真是……

    人太出色,总是会……

    唯恐多情累美人啊!

    贾环一边头疼,一边又在心里无比闷.骚的yy道。

    “三叔……”

    “三叔……”

    被晾了太久,秦可卿脸上的红潮都退去了,却发现贾环依旧一脸让人蛋疼的表情站在那里,嘴角还有一抹骚.包的浅笑。

    秦可卿抽了抽嘴角,轻声叫道。

    “啊?”

    贾环忽然惊醒,还下意识的擦了擦嘴角,没感觉到口水,便松了口气。抬眼看去,笑道:“你刚才说什么?”

    秦可卿只当贾环无视于她的存在,在她面前都能走神,黯然神伤的摇摇头。道:“没事了,三叔,媳妇告退了。”

    贾环心里一叹,面上却笑道:“去吧,寻日里没事,就多和你的这些小姑姑们走动走动。老一个人在府里待着也没无聊。”

    贾环自忖这话说的没什么问题,可是秦可卿的脸怎么又红了,眼睛怎么又水汪汪起来呢?

    ……

    “咦,明月,今儿怎么没写字了?”

    贾环进了正屋,正要绕过小书房回卧室去换衣裳,却见董明月居然坐在椅子上目光淡淡的看着他。

    自从那日在东来顺酒楼中突破了七品后,董明月愈发痴迷于贾环所说的太极之道。

    又听贾环说练字能很好的领悟太极之意后,董明月每日里都会花很长的时间写字,在其中领悟太极之意。

    其实前世贾环也只是隐约听人这么一提,不知道准不准,但从董明月日益明亮的眼神中,就可知道她必然有不小的收获。

    因此,她每日里练字的时间倒占去了一大半。

    是故,此刻见她居然没有在练字,贾环有些好奇。

    董明月淡淡的看着他,没有往日的清冷,但也没什么暖意,却有些思念和哀伤。

    贾环读懂了她的眼神后,脸上嬉笑敛去,走到她跟前,牵起她的手,柔声道:“可是又想岳父大人了?”

    饶是此刻心情不佳,董明月还是没好气的瞥了贾环一眼。

    不要脸!

    贾环不在意,呵呵笑着安慰道:“明月放心,黑冰台对你父亲的看重程度,有些超乎我的预料。而且,名义上,我贾家是苦主。只要我们不逼黑冰台结案,那么别人也不会记起这件事。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都会安然无恙。对了明月,明儿我去黑冰台看岳父,你可有什么话要我转告的?”

    董明月闻言,眼中的愧色便怎么遮掩都遮掩不住了,在她心中,始终认为,要不是当初她那朵白莲,她父亲就未必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贾环见状,心里心疼,半蹲下来,目光平视着董明月,柔声道:“明月,你知道的,这件事和你并没有太大关系,甚至和我都没有太大关系……这不是我推脱责任,该我承担的责任,你何时见我逃脱过?

    这件事很复杂,你父亲身边早就有了黑冰台的探子,早晚都会……你又何苦这般自责呢?岳父再三交代我,一定要让你快乐的生活,为此,他甚至不惜将白莲教数百年非教主不可轻传的武学圣典传给我,就是为了让我能善待于你。

    尽管他的担忧是没有必要的,我待你的好,和其他因素都没有关系,只因为我心里有你。可是。由此可见,你父亲是多么希望你能过的好,能过的开心,对不对?

    你若这般伤心。岂不是辜负了岳父大人的一番苦心?”

    董明月眼中,两滴清泪落下,垂下臻首,轻声道:“可是……我好想念爹爹。”

    贾环有些挠头道:“要是岳父关在其他地方,我也就带你进去了。可是黑冰台那里……连只苍蝇进去都要被辨别清是公还是母。你若是扮成小厮的话,免不了要脱衣搜身……”

    董明月低声哼了声,面色绯红,摇摇头,低声道:“我没有为难你的意思,只是想爹爹而已,并没有说要你带我去见他。而且,我也怕见爹爹……”

    贾环眼中闪过一抹心疼之色,握着她的手紧了紧,道:“明月。你放心吧。为夫一定好好努力,早日建得大功勋,到时候,去和黑冰台谈判。这世上,从来没有达不成的谈判,只是价码问题。”

    董明月闻言,欣喜的抬头,目光中带着感激和喜悦的看着贾环,道:“谢谢你,若不是你。我恐怕也早就……”

    贾环灿然一笑,道:“你忘了,你和白荷一样,都是我的小妾呢。都是自家人。还谢什么?”

    董明月面色一红,羞恼道:“还不是呢!”

    贾环哈哈一笑,道:“我知道,所以,我一定会救出岳父大人的。”

    董明月点点头,目光复杂的看了眼贾环后。又垂下了眼帘……

    ……

    等贾环换了身衣裳,进了会芳园时,远远就能看到,史湘云正在那里大笑着比划着说些什么。

    然后林黛玉一跺脚,羞恼的在后面追,众人在一旁大笑。

    贾环走了过去,偏第一眼看到秦可卿水汪汪的眼神,心里一抖,话也说不清楚:“怎……怎么了这事?这……这么热闹?”

    这下可好了,场面上众人忽然一静后,然后炸开锅了似的,轰然大笑起来。

    连贾迎春这般温柔可亲的女孩儿,此刻也涨红了脸,使劲的在那里抖肩膀,眼中泪花儿都笑出来了。

    唯有贾宝玉脸色有些难看的站在那里。

    贾惜春也笑,不过还是知道撒娇,一跃攀到贾环的怀里后,搂着贾环的脖子道:“先前儿林姐姐笑话史姐姐说话饶舌,分不清二和爱。然后史姐姐就说,林姐姐日后定会找一个饶舌的夫君,天天听他饶舌。结果,三哥你刚来了就饶起舌来……”

    贾环闻言,满脑门子黑线,心里无语道,这也太巧了吧。

    正尴尬不知该说什么,就见史湘云竟然朝他跑来,然后一把将他抓到身前,当挡箭牌,探头对林黛玉笑道:“好姐姐,就饶了我这一遭吧。”

    贾环也赔笑道:“误会,林姐姐,天大的误会……”

    林黛玉蹙着如烟般的柳眉,眼睛似两湾清洌的碧水,眼波流转间望着贾环,搬着手道:“你再说,再说我连你也不饶了!今儿我要饶过云儿再不活着!”

    薛宝钗走过来,笑道:“看在环兄弟的面上,你二人都丢开手吧。”

    林黛玉娇哼了声,道:“我不依,你们是一气的都戏弄我不成!除非……”

    贾环见有转机,连忙道:“林姐姐你尽管说,是想吃烤螃蟹了,还是想吃烤蚱蜢了?小弟保管让你满意!”

    “呸!”

    林黛玉气的俏脸通红,啐了贾环一口,道:“你才想吃烤蚱蜢了呢!我看你就是一只大蚱蜢!”

    贾环闻言,面色一变,“畏惧”道:“林姐姐,你不会想把小弟烤了吃吧?”

    林黛玉气的要上前拧贾环的嘴,贾惜春在贾环怀里,激动的小脸儿通红,尖笑着帮贾环拦着。

    闹了一会儿后,林黛玉才又道:“除非你给大家再唱个没听过的曲儿!你那些曲儿我们都听了几年了,也该换新曲儿了!你不是在老太太跟前求云妹妹来着?既然如此,你自然该替她担待着!”

    “哎呀!”

    史湘云正看热闹看的高兴,不想话题又转到她身上,顿时满脸羞红,大声道:“我是不成的,倒是林姐姐才合适,方才得多大的缘分才能凑到一块儿去,可见你们才是天注定!”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