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小小老鼠和大脸猫
    “三哥,三哥!哼!你怎么才回来啊?二哥和兰哥儿都回来好一会儿了!”

    刚回宁国府,迈过二门,就见小惜春一脸惊喜的冲过来。¥f,

    身后,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并贾迎春和贾探春都在,尤氏和秦氏正在院子里和她们说话。

    贾兰则负着一双小手,仰首望天……

    听到贾惜春的声音后,众人纷纷起身,面上含笑的看向贾环。

    “别客气别客气,都坐吧,啊!”

    “噗!”

    见贾环这么一副骚.包样儿,明明见众人都起身迎他,一脸的眉开眼笑,偏偏说出这番话来。

    林黛玉笑道:“我们不过是坐久了有点乏,除了四妹妹外,谁迎你了?自作多情!”

    “哎哟!林姐姐这话说的……我的心诶,啪!八瓣儿了!”

    贾环浮夸的表演道。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林黛玉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然后道:“环哥儿,我们今遭来,是特意来还你的席的。”

    贾环闻言一怔,随即笑道:“好啊!我最喜欢吃人的席了!不知今儿个,是哪个姐姐做东道?我猜应该是林姐姐了,咱府里姊妹们谁不知林姐姐在江湖上是有名的义薄云天,仗义疏财的……呃!”

    众人本就笑的不成,再见林黛玉小手扯着贾环的脸皮往上提溜,贾环那副小意求饶的怂样,更笑的不得了了。

    唯有贾宝玉脸上的笑容有些牵强……

    “你真真是吃了豹子胆了!今儿我再不能饶你,说吧,你想……”

    “林姐姐,我还不想死啊!”

    “噗!”

    林黛玉松开贾环的脸皮,自己用绣帕掩口笑个不停,眼波流转间,白了贾环眼,嗔道:“哪个让你死了?呸!”

    贾环一副劫后逃生的艰难表情,后怕道:“林姐姐不知。在江湖上,若有人像林姐姐方才那样说话,定然就是:我今儿再不能饶你,说吧。你想怎么死?”

    这孙子说就说吧,偏偏前一句“我今儿再不能饶你”时,将林黛玉的语气和声音学的惟妙惟肖,众人更是笑个不止。

    连贾兰都忍不住在那里强抿着嘴想压抑住笑声,谁料没压住。一口气喷出,鼻涕都带出来了……

    小干部顿时面色大红,偷眼看去,还好,大家都在看三叔,自己悄悄的拿出帕子来擦干净……

    “环哥儿,你今儿真真死定了,你哪里逃?”

    林黛玉哪里肯依,贾环居然敢学她,拿她做笑话。这是绝逼不能容忍的事。

    两人一个在前面跑,一个在后面追,绕着抄手游廊和院子跑了一圈后,贾环见林黛玉面色潮.红,气喘吁吁,眼中泪花都闪现了,不敢再跑了,故意一个“马失前蹄”,居然“哎呦”一声栽倒在地。

    众人的笑声一瞬间达到了顶峰,小惜春更是乐的无可无不可的。跟在后面尖叫着加油!

    林黛玉的眼睛也一瞬间更亮了,泪花瞬间没了,冲上去,她不像史湘云那般暴力。敢直接坐贾环身上。

    林黛玉伸出穿着翠色绣鞋的脚,轻轻的踢了贾环一脚,喘息着,但面上尽是得意之色,笑道:“环哥儿,你说说。你该怎么办?”

    贾环赔笑道:“实在是在下失策了,没想到林姐姐的轻功如此了得!这样好了,在下认赌服输,今儿的东道,算我替林姐姐出了!如何?”

    林黛玉闻言,眼睛一眯,娇哼一声,道:“原就是你出啊!怎么是替我出?”

    贾环欲哭无泪道:“众位快来评评理,林姐姐说要还我席,怎么到头来,原是我的东道了?”

    众人又大笑,史湘云道:“还你席的意思就是,我们出现在你的席上。又不是做东道请你!谁让姊妹里就你最有银子?”

    “极是!”

    林黛玉附和道:“所以说,东道原是你的,这个不算!再说说,该怎么补偿?”

    贾环想了想,又皱眉用力想了想,无奈没有想出答案,可怜兮兮道:“林姐姐,小弟除了银子外别无所有了。除此之外,就剩下这身臭皮囊了。如果林姐姐你不嫌弃的话,小弟可以去给你端洗脚水!”

    “呸!”

    林黛玉闻言,满脸绯红,在众人大笑中,蹲下来,也不顾贾环脸上的灰,只是伸手要撕他的破嘴……

    贾环嘿嘿笑着左右扭脸躲着,林黛玉不依,非要扯他的嘴不可。

    手跟着动,却不想,手心忽然从贾环的唇上划过,身子竟是颤栗了下,差点软倒在地……

    贾环也有些傻眼儿了,老老实实的不躲了,心想你撕就撕吧,千万别哭就成,他是最怕女孩儿哭的。

    好在,林黛玉只是俏脸绯红,眸光似水的“凶巴巴”的瞪了他一眼,就再不搭理他了。

    贾环也只当她略过这一重了,心里松了口气,起身后看了看天色,道:“刚好,正下午,咱们就去会芳园里玩吧。我叫人来做东来顺的锅子,正好薛姐姐还没偿过,咱们也算是给她接风好了。”

    众人连道:“极是。”

    林黛玉倒是轻轻的哼了声,要不是贾环听力出众,又站在她身边,却也听不到。

    见贾环有些诧异的看着自己,林黛玉知道贾环刚才听到了她的哼声,顿时又凶巴巴的对他挥了挥手,见贾环会意的点点头后,俏脸刹红,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既然是给宝姐姐接风,那你可不能只做东道,还得唱小曲儿才行哩。”

    此刻没有外人,尤氏和秦氏又一起去安排席面去了,顺手还带走了“无趣”的贾兰。

    现在满院子的兄弟姐妹都是至亲,又都是平辈,所以林黛玉说出来众人也没像昨天那般反对。

    贾惜春更是开心,小身子一跃就跳进了贾环的怀里,被贾环顶着额头后咯咯笑道:“三哥,惜春也想听小曲儿哩!”

    贾环哈哈一笑,抱着惜春坐在院里的石凳上,道:“这有何难?三哥现在就给你唱。”

    说罢,双手握着贾惜春的两只小手,打着拍子,两人一大一小,对着的方向正好朝这林黛玉,贾环唱道:“小小老鼠小小老鼠爱吃米,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

    不过看到林黛玉蹙起的眷烟眉和凶巴巴的眼神,贾环干笑了声,然后抱着惜春挪动屁股,又换了个方向,继续唱道:“大脸猫大脸猫爱吃鱼,喵咪咪喵咪咪喵……呃!”

    又唱不下去了,因为他的眼睛正好对着薛宝钗。

    尽管这只是一个巧合,可大家还是快笑疯了。

    无他,这曲儿唱的太贴切了。

    林黛玉可不就是长着一张耗子型的瓜子脸吗?

    薛宝钗……面若银盆……大脸猫……

    史湘云和迎春、探春并史湘云差点没笑岔气,连闷闷不乐了一会儿的贾宝玉都笑的快要不成了。

    林黛玉也笑,尤其是在看到薛宝钗那张羞怒交加涨红的俏脸时。

    老实说,人家脸大归脸大,可长的还是不赖的。

    只是,长的再不赖,脸大也是硬伤啊!

    薛宝钗向来深以为忌,不料,才来京两天不到,就被人这般嘲笑。

    贾环见她气急,连忙赔笑道:“宝姐姐,这个真是一个意外!被林姐姐的眼睛一瞪,我就挪了挪屁股,谁想就对着你了。我本来想着是对着二哥唱的……”

    薛宝钗深吸了口气,然后笑道:“对着我唱也没事,不过是……玩笑罢了。环兄弟,昨儿也没顾得上问你,到底是何人作出的昨天那阙词?回去后,我竟揣摩了半夜没合眼。”

    薛宝钗面色非常端庄,再加上言辞中正,让人不知不觉中就会心生敬意。

    而且,她挑出的话题确实将众人的注意力引到了昨天那阙纳兰词上。

    但贾环心中,却暗赞了声厉害。

    就这么不经意间、很自然的将众人的注意力,从刚才的尴尬中转移开,还如此的大气……

    此女当真城府不浅。

    连林黛玉都跟着急道:“三弟,你快说说,那词到底是何人所作?”

    众人都眼巴巴的瞅着他。

    贾环嬉笑道:“我庄子上有一个专门喂马的鞑子,叫纳兰森若。他祖上有一个长辈,叫纳兰容若,这纳兰容若不会喂马种地,也不会骑马打猎,偏偏就喜欢咱们秦人的诗词,他倒也有些天赋,学了几年后,临死前写下了这首纳兰词。”

    众人先一听是鞑子所做,已然大失所望,再一听词人已死,就更加没趣了。

    虽然心里依旧念着词的好,却不再去纠结词人是何方神圣了。

    再有才华,也不过是个骚鞑子……

    恰巧园子里已经布置好,尤氏和秦氏过来邀众人入园,大家也就跟着进去了。

    贾环因为身上都是灰,所以要先去换一套衣服,所以就留下了。

    等众人离去后,贾环正朝后宅正屋走去,却听后面有人在喊,回过头去,竟然是秦可卿。

    “叔叔……”

    秦可卿微微气喘的唤道。

    贾环疑道:“有事吗?”

    秦可卿低声道:“叔叔,今天听钟儿回来说,叔叔今日去学里生气了。媳妇就想问问,可是媳妇弟弟淘气,气着叔叔了?”

    贾环哂然一笑,道:“就你多心,你弟弟怎样性子你还不知道?除了和宝二哥……其他都还好。”

    这话并没有说明什么,然而让贾环没想到的是,秦可卿闻言后竟然满脸绯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