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姨太太来了
    看来,姊妹们都还不曾听说这件事。↑,

    贾母此言一出,一片惊呼声。

    不过,大多是惊喜之声。

    唯有林黛玉,说不上为什么,除了惊喜之外,还有一点点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涩和酸楚,不过,也是一转而逝……

    贾宝玉却开心的紧,看着贾母道:“老祖宗,老三这么大点,就要成亲了?”

    贾母还没来得及笑,贾环就接上了:“对对对对,老祖宗,宝玉哥哥是我的二哥,哪有哥哥不成亲,弟弟就先订婚的道理?照我看,干脆让……”

    贾环的话在贾母的凝视下说不出口了,赔笑道:“孙儿这不是在开玩笑吗?老祖宗莫恼。”

    贾母长叹了声,道:“环哥儿,太上皇开过口的事,你何曾见过变化过?我听凤哥儿说,那郡主也是神仙般的人物,人家能看上你,也是好事。”

    王熙凤连忙捧哏道:“真真是了不得的人物!老祖宗,昨儿是您老没来,不知道情况。三弟他们在前面闹腾太过,把后面的戏台子都吓的唱不下去了。

    那武威侯夫人张氏就掉脸子不高兴了,还呛了珍大嫂几句。昨儿那个场合下,就她最贵重,其他的内眷却是连个敢插话的都没有。

    可我陪着明珠郡主进门后,那郡主竟然是个生了七窍玲珑心之人,只那么扫了一眼,就差不多明白怎么回事了。

    人家那是什么人?真正的金枝玉叶,天皇贵胄。虽然还没进咱家的门儿,我看她呀,已经开始在这边做起主来。

    眼睛只那么淡淡的扫了一圈,竟是连个敢和她对眼儿的诰命都没有。那武威侯府的张氏之前还傲的不得了,结果呢?

    人家只是淡淡的点点头,那张氏连句多余的话都不敢说了。

    哎哟喂,媳妇我平日里咋咋呼呼的,撵上赶下,自以为也算是威风的不得了了。凤凰一样。

    可是昨儿个和人家那么一比,那真是……又变成老母鸡了。”

    听她说的诙谐有趣,众人正惊叹不已,代入感十足……

    结果最后又听到这句后。顿时大笑不止。

    贾母也笑的不行,道:“你和她比?也不想想,人家整天见的都是什么人物?连太上皇和皇太后都那般宠爱她,皇帝和皇后也视若亲生,能不了得么?”

    王熙凤不服气。哼了声,道:“再了得,那又怎样?将我们这些妇道人家收拾了一圈后,她连座位都不上,就巴巴儿的去找三弟了!再了得,还不是入了三弟的手了?”

    贾母闻言,笑的更欢实了,不过笑罢后又正色叮嘱道:“那毕竟是贵人,日后真要入了门,你可不许再这样没规矩!”

    王熙凤闻言。顿时郁闷的点起头来。

    贾环笑道:“老祖宗,既然是她入咱家的门,那就是咱们贾家的人了,不管她在外面身份多么贵重,可在家里,她就是老祖宗的孙媳妇,是大嫂和二嫂的弟媳妇。

    在家里,守的是家礼,不是国礼。不然的话,连老祖宗都敢不敬。这样的媳妇,孙儿是说什么都不会要的。”

    贾母闻言,脸上的笑容愈发和煦了,看着贾环道:“就知道你是一个好孩子。至于云儿……”

    “嗯?”

    众人的眼睛刷的一下更亮了。

    云儿?

    这里面还有云儿的事?

    贾环苦笑一声,看着贾母道:“老祖宗,你快别说了,哥哥姐姐面前给孙儿留点颜面吧。”

    “噗嗤!”

    看他青肿的猪头一样的脸上那怂样,李纨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王熙凤在一旁出馊主意:“三弟中意的原来是云儿那丫头?难怪……那也不难啊,三弟。你是一等子爵,等日后再升了伯,就能再立两个平妻。等娶了郡主后,再娶云儿做平妻不就是了?”

    贾环皱眉苦笑道:“二嫂,云姐姐是正儿八经的侯门大小姐,还是老祖宗的亲侄孙女,比林姐姐都差不了多少了,哪有你这样的……”

    王熙凤理直气壮道:“咦?那又怎么了?别说是侯门小姐,如今连皇孙女都赶着往咱家里进。再说,平妻那也是要得朝廷诰封的,又不比别人差,这有什么的?”

    贾母闻言,居然缓缓的点了点头……

    贾环实在受不住了,尤其是在同龄人那一双双善意的嘲讽目光下,破天荒的居然脸红了:“哎哟我的老祖宗诶,咱们能不能别当着哥哥姐姐们的面儿说了?孙儿也是脸皮薄的人,会害羞的!”

    “哈哈哈哈!”

    众人闻言,无不捧腹大笑。

    尤氏和秦氏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表现的贾环,一边掩口大笑,一边眼神炯炯的看着贾环。

    尤其是秦氏,那一双似乎是水做的美眸,轻轻的注视着贾环,那份风.情,当真让她身旁的尤氏侧目……

    贾环已经不是三年前的矮小瘦弱模样了,已经长的比当初的贾蓉还要壮实了……

    一屋子人正说着话,楼外就传来了一道清爽的笑声。

    “哎呀,你们这么早就来这边耍子来啦?偏偏不等我!定是环哥儿使的坏,早早的接了老祖宗过来,不等我,我今儿是再不能饶过他哩!”

    话音刚落,一道身形挺拔的身影笑着闯入,不是大家刚才正议论着的史湘云,又是哪个?

    “老祖宗!”

    进来之后,史湘云先是笑嘻嘻的跟贾母请了安后,却忽然发现,姊妹们都神色怪异的看着她。

    “你们都看我做什么?我脸上长花儿了?”

    史湘云不满的直言问道。

    还好是史湘云,要是换个心思敏感些的女孩儿,此刻不说眼泪往下掉,起码也得面色涨红,要不就悄悄打量自己的衣裳头饰是不是出了笑话。

    可史湘云才不会,她自信自己没错儿,有错儿的自然是大惊小怪的人。

    见众人只是笑,她也不在乎,走到贾环跟前,拍了一把贾环的肩。坏笑道:“老三,昨儿又到哪里偷东西去了?这是被人逮住后揍的?”

    贾环有些心虚的讪讪一笑,道:“云姐姐,你……你怎么知道?”

    没准备偷东西。准备偷.人来着。

    史湘云闻言却是一怔,看了看贾环脸上的青肿不似作假画出来的,还动手捏了捏,在贾环呲牙咧嘴中看向大家,皱眉道:“不是说他的坏毛病已经改了吗?怎么又犯了?”

    “噗嗤!”

    “哈哈哈!”

    王熙凤等人带头大笑。满屋子里都是笑容。

    贾母却没有笑出声,只是带着微笑,上下打量着她这个娘家亲侄孙女。

    不错,倒是和贾环挺配。

    为人也大气,不会畏畏缩缩的小家子气,上不得高台。

    听说,那明珠郡主就是这样儿的……

    难道还真是一家人的缘分?

    不过,这话现在不好说开,不然日后相处起来极为不自在。

    贾母看了王熙凤一眼,王熙凤笑着点点头。

    其他人其实也大都明白。这种事不能当着当事人的面儿说。

    至于贾环……

    脸皮太厚,没关系。

    “行了,人也到齐了,咱们就去园子里逛逛。环哥儿前儿说,他使人淘换来一些大螃蟹,咱们今日就吃着螃蟹,吟着诗,饮着桂花酒,好好高乐一日。你们的三弟啊,本事大的很。今儿咱们甭跟他客气,都听到了没有?”

    贾母故意恶狠狠的说道,众人岂有不凑趣的?

    在王熙凤的带领下,不住的打趣着面色苦瓜似得贾环。

    如今王熙凤也算是摸着贾环的脾性了。只要不触了他的规矩,那怎么和他开玩笑都没事。

    贾环不仅不会恼,反而会觉得一家人亲切。

    当然了,要是触犯了他的规矩……

    三年前贾环的那番警告,至今仍让她感到胆寒,她也早早的断了放印子钱的营生……

    说到赋诗。贾宝玉来兴趣了。

    要是论习武,那他拍马难及贾环万一。

    可论到吟诗作对,哼哼,也该叫这竖子见识见识宝二爷的手段了!

    贾宝玉和王熙凤一左一右的搀扶着贾母,他道:“老祖宗,今儿咱们做什么诗?”

    贾母笑道:“今儿来赏菊,自然是做菊花诗。”

    贾宝玉喜极,笑道:“极是极是,老祖宗说的极是!哼哼,老三,这下该你遭殃了吧?”

    贾环也不恼,仰着一张猪头脸,混不在乎的乐呵呵道:“不怕,不就是喝酒吗?小弟我的酒量好着呢!喝的兴儿起了,就跳这河里,给老祖宗摸条鲤鱼儿上来,讨个喜庆!”

    贾母笑的极为开心,不是因为贾环的俏皮话,而是对于他能这样待贾宝玉。

    李纨、王熙凤并林黛玉、史湘云等人,都满脸笑容的看着贾环。

    心怀开阔的人,总是能得到大家的欣赏和喜欢。

    众人来到西北角一处傍水而建的亭轩内,这亭轩建在水池中,四面有窗,左右有曲廊可通,亦是跨水。

    接岸后面又有曲折竹桥暗接,众人上了竹桥,凤姐忙搀紧贾母,口里说道:“老祖宗只管迈大步走,不相干的,这竹子桥规矩是咯吱咯喳的。”

    等入了小轩内,早有婆子在石椅上铺好了大髦和褥子,又在众人进来前规矩的退了出去。

    贾环抱着小惜春随着贾母进来后,笑道:“大嫂,老祖宗帮咱们调理的人比前头强多了吧?”

    尤氏对贾母笑道:“可不是?到底老太太还是心疼亲孙儿,先头就不肯借人帮我们这边调理一番,弄的竟让人看了笑话去!”

    贾母乐意听这话,笑的极为开心,正要开口,忽然外面传来呼唤声:

    “老太太,太太让我来传话儿,说姨太太并哥儿姐儿合家进京并到门前下车了,太太问老太太,要不要让他们过来请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