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大婚(五)
    两顶小轿由八个健妇抬着,从荣宁二府的甬道间跨过。

    贾环站在两顶软轿间,不时挑开轿身两边的帘窗,偷偷往里瞄一眼。

    然后一脸的浪样……

    林黛玉被他瞧的实在不自在,羞恼嗔道:“环哥儿,不许作怪了!”

    另一边的轿帘也刷的一下被拉开,露出史湘云那张美艳动人的娇嗔之脸。

    不过她没林黛玉那样柔性,而是攥紧小拳头,对贾环挥舞了下,“凶狠狠”威胁道:“再作怪,仔细你的眼招子!”

    抬轿子的八个健妇强忍着笑,却不敢插嘴。

    换了别个主子,她们或许还敢打趣两句,可在贾环面前,贾家的下人从来都是最规矩的。

    贾环也当她们不存在,得意洋洋道:“想寻我报仇的,明儿晚上只管放马过来!嘿嘿嘿……”

    二女闻这孙子的糙话,登时羞的满脸晕红,纷纷一把放下轿帘,啐道:“真真是疯了,不要面皮,不理你了!”

    贾环愈发得意,哈哈大笑了两声后,对领头的婆子道:“快点,磨蹭什么?别偷懒!

    那边长辈还等着呢,就知道偷懒。”

    健妇们心里郁闷,分明是您大侯爷在这磨蹭看新娘,我们哪里敢走快?

    不过当贾环加快步伐后,她们也使出力气,加速跟上。

    都是连续几代人在贾家作健妇仆役,里面的道行极深,纵然陡然加快速度,软轿依旧抬的稳稳当当。

    一炷香的功夫不到,两抬软轿落在了宁安堂后门前。

    一群健妇们满头大汗,轿子倒是不重,可贾环走的太快了……

    “环哥儿,真的,真的不当紧吗?”

    林黛玉和史湘云都是养在深闺中的大家闺秀,平日里被规矩拘着,连二门都没出过几回。

    一年到头来,几乎没见过什么外男,连贾政贾琏这等至亲舅兄都少逢面。

    如今却要以新妇的身份,去见几个位高权重,杀气凛凛的军头大佬。

    一时间,腿都有些发软,不敢下轿。

    贾环笑道:“只管放心就是,他们保管比我爹说话还温柔。

    都是这些年对我极照顾关爱的长辈,对你们只会更好。

    我让你们来见,还有一个目的。

    就是以后我若出征在外,家里遇到难事,你们就可以去寻这几位长辈,来为你们做主。

    定能解除万难。”

    此话说罢,两顶软轿内都安静了稍许,随即一起撩起了轿帘,两双绣花鞋踩在青石地板上。

    “走吧!”

    目光贪婪的狠狠看了两人一眼后,贾环牵起她们的手,往里走去。

    ……

    “哦!”

    “哦哦!”

    “新娘子来喽!”

    甫一入宁安堂,牛奔和温博就欢声雀跃的欢呼起来。

    陡一听这种“狼嚎”,林黛玉和史湘云都被唬的一个激灵,顿住了脚步。

    “闭嘴!”

    牛继宗皱眉喝断了两个问题少年的闹腾,然后目光柔和的看向林史二女。

    牛继宗、秦梁、温严正和施世纶四人端详了番林史二女,不由都暗自点头。

    显然,对两女的容貌气度都极为满意。

    容貌且不说,他们早就听各自夫人说过,贾府中最得贾环宠爱的便是林史二女,容貌绝差不了。

    更让他们满意的,是二女的气质。

    他们原还担心贾环少年爱色,会喜欢风.骚懂情的妖艳美女。

    这样的女子,可为妾,却不合为妻。

    但现在看来,他们的担心却是白费了。

    因为二女虽容颜绝美,但气质却并不妖娆。

    反而端庄稳重。

    当得起宁国大妇!

    见四位长辈都面色满意,贾环握了握林史二人的手,笑道:“林姐姐,云儿,上座四位,就是这些年来待我最好的四位长辈。

    因为明儿有紧要国事要处决,实在脱不开身,所以四位叔伯今日就来为咱们贺喜。

    这位是镇国公府的牛伯伯,你们定然听我说过他老人家。”

    林黛玉和史湘云到底是大家出身,虽然心中紧张不已,面上却还能撑得住。

    听贾环介绍后,两人周正的屈膝福身一礼,齐齐脆声道:“侄女请伯伯安。”

    声音动听,清澈。

    牛继宗对两女愈发满意,呵呵笑道:“好,好!不过,当改口自称媳妇咯!

    佳儿佳妇,佳儿佳妇!”

    夸的林史二女面色羞红后,牛继宗哈哈大笑着从袖兜里掏出两支尺许长短的檀木锦盒。

    只看这两支考究的锦盒,就可以看出颇为珍贵。

    牛继宗将锦盒伸出,看着二女道:“环哥儿虽非吾子,但胜似亲子……”

    一旁牛奔眼中噙泪……

    又听牛继宗继续道:“当初他不过七八岁时,便一人出府习武。

    在城南庄子上,度日艰难。

    为了生计,为了筹集从武之资,绞尽脑力,甚至不惜经营贱业。

    这些年来,我目睹着他,一步步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心中喜悦,也心疼之极。

    因为其中经历过太多,不该他这个年纪的孩子应该经历的艰难险阻。

    好在今日,他终于长大成亲了。

    日后,你们当相互扶持,同甘共苦,风雨同舟。

    若遇到难解之事时,也不得见外,只管来寻伯伯我,或者去寻你伯娘,我们为你们做主。”

    听牛继宗以亲长的口吻回忆、教诲和叮嘱,林史二女都面色端正,再次屈膝福下,恭声道:“媳妇记住了,谢伯伯。”

    谢着从牛继宗手中接过锦盒后,两女却先看向贾环。

    都红了眼圈,显然,牛继宗方才动情的话,也感染了她们两人。

    贾环却哈哈一笑,不希望她们为此落泪,笑道:“快看看,牛伯伯送给你们俩什么好东西?我给你们说,牛伯伯在都中勋贵门第里,素来以大气大方闻名。

    当初我捣鼓出那点水泥来,起初只想定价二三十两就满足了。

    结果我跑去牛伯伯那里卖时,他直接赏了我一千两!

    哈哈!这可帮了我大忙,才让我在水泥上发了财!”

    看着他眉飞凤舞的得意模样,林史二女都忍不住笑出来。

    牛继宗也高兴的哈哈大笑,对温严正道:“当初念在他小小年纪,操持家业不易的份上,就想着帮他一把。谁知他就将此做成定价,奔儿又四处帮他宣扬。老国公的旧部,岂有袖手旁观的道理?

    咱们这样的人家,拿出一千两不算什么。

    定军伯府韩德功家素来清贫,给环哥儿凑了一千两后,过年时是全家去秦岭打野物才过去的。”

    “哈哈哈!”

    温严正大笑道:“怪道环哥儿能发大财!不过,许是正因为如此,环哥儿后来才那样提携老韩家。

    如今堂堂定军伯府,哪个勋贵府第还敢小瞧?”

    “嗯,对于重情义的人,环哥儿从不小气。”

    牛继宗笑道。

    “咦?”

    一旁的施世纶忽然惊疑了声,秦梁也挑起了眉尖。

    两人目光都落在贾环从林黛玉手中拿过的锦盒中。

    锦盒内,静静的躺着一支尺许长的暗金色的卧虎,竟是虎符。

    虎符上面,还雕刻着一些弯弯曲曲的字符……

    “老牛,这是……”

    温严正甚至站了起来,别人不识卧虎上的字,可在白山黑水间驻守了十余年的温严正,又怎可能不认识?

    这分明是满族鞑子文。

    秦梁看了眼牛继宗,道:“这是鞑酋努尔哈赤起兵时用的虎符吧?”

    牛继宗眼中闪过一抹得意,哈哈笑道:“好眼力!当初太祖高皇帝不幸驾崩于盛京城前,荣宁二公盛怒之下,挥军踏平盛京。

    先祖便在鞑子皇宫内,寻到了这一对虎符。

    他老人家见之喜欢,就自己拿了。”

    秦梁、温严正等人闻言,齐齐抽了抽嘴角。

    私藏禁物,还敢说的那样风轻云淡,不愧是镇国公府的风范。

    不过……确实是好东西!

    牛继宗正色对有些摸不清状况的林黛玉和史湘云道:“伯伯赠你们虎符,而不是首饰头面,便是想告诉你们:

    环哥儿,乃荣国亲孙,宁国传人,更是他这一代武勋将门的绝对核心,一如当年老荣国那般!

    所以你们要明白,你们嫁的,不是只会风花雪月的无用儒生,而是铁骨铮铮的少年英雄。

    若是嫁给那些儒生,你们只需懂得相夫教子就好。

    可嫁给环哥儿,书生的那套规矩都不当用。

    有朝一日,若是环哥儿需要,你们也当身披肩甲,手持金戈,随他上沙场。

    我等将门,从不被那些俗套规矩约束。

    兄亡弟披甲,父死子出征。

    若到了危急关头,纵是妇孺,也当舞干戚,卫家国!

    所以,不要被世俗的规矩给约束住了。

    你们记住了吗?”

    林黛玉和史湘云二女毕竟年幼,被牛继宗一番话说的心动神摇,一个个俏脸通红,眼神激荡。

    看模样,似现在就想持金戈,随贾环上沙场,血拼一回……

    见两人一本正经的答应牛继宗,贾环肚子都快笑抽筋了。

    哪里需要她们上战场,不过他也理解牛继宗的好心。

    牛继宗不是真想让林史二女持金戈,而是想让她们撑起宁国的门楣来。

    正如郭氏,行事不落窠臼,大方得体的撑起了镇国公府的门楣一样。

    ……

    牛继宗之后,贾环又给二女介绍了秦梁、温严正和施世纶。

    军中大佬出手赠送的礼物,自然不可能是胭脂水粉。

    秦梁赠送的是当年在西北覆灭一个汗王汗帐时,汗王妃佩戴的刀具。

    非常精美,再加上刀柄处镶嵌的一颗硕大的火红宝石,珍贵非凡。

    亦是林史二女一人一份。

    温严正赠送的为双份,一份为一支五百年份的老参,只这个就有价无市。

    给银子都没地儿去买。

    最重要的用处,就是吊命。

    女儿家在生孩子时,能有一片这样年份的老参含在口中,至少能保三分命。

    这样的老参,就算皇宫大内都少有。

    另一份,则是狼髀骨。

    民俗中,素来有男带狼牙女带髀骨之说,皆可辟邪。

    而温严正所赠的髀骨,为雪山狼王的髀骨,晶莹如玉。

    是他当年初驻黑辽,上长白打猎时所获。

    亦非常珍贵。

    而施世纶所赠,则最独特。

    他将当初贾环下江南时相借的那艘楼船,送给了二女。

    施家家风清正,兜里真的没几两银子。

    纵然贾环这些年想法子给施家好处,都被他们婉拒了。

    施家后人皆不从武,日后南海水师落入谁家还不得而知。

    所以这艘楼船,就被施世纶赠给了贾环。

    而这艘楼船,也是施家除了宅邸外,最值钱的家私。

    贾环本觉得太过贵重,不好接受。

    然而没等他开口拒绝,就被施世纶指住闭嘴。

    问他懂不懂长者赐不得辞的礼数,贾环便只能让林史谢礼,日后他再想法回报……

    长辈赠礼完毕后,贾环对着林黛玉和史湘云正色道:“虽然我只认了义父为义父,但论感情,四位长辈是一样的。

    就像牛伯伯说的那般,不是亲子,胜似亲子。

    所以日后我若不在家,你们遇到难处,就直接去寻四位长辈给你们做主。

    见面直接喊爹,他们一准不好意思不帮忙!”

    “哈哈哈!”

    牛继宗等人纷纷大笑,指着贾环笑骂“无赖儿”。

    可贾环却忽然觉得脖子上一凉,下意识的回头看去,登时一怔。

    因为他看见贾政黑着脸,正站在门口看他……

    ……

    ps:还有一更,爆的我胃疼,求个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