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百八十五章 责任
    折腾了一天后,客人终于散尽了

    一个个都打的酣畅淋漓,吃的更是酣畅淋漓。

    还不是一顿,从清早开始加餐,中午午饭,晚上晚宴。

    全都在校场边儿上解决的,大吃大嚼补充好能量后,就再战。

    牛奔今天被打惨了,大秦勋贵中还是有能人的。

    别的不说,今天和他死磕的那个虎头虎脑的少年,就是当朝太尉,义武侯方南天之子,方冲!

    今年也不过十五岁,而且和牛奔同样是四品。

    可战起来,如同疯虎一般,悍不畏死。

    一双虎爪抓的牛奔都有些难以抵挡,若不是最后牛奔也豁出去不要命了,今儿他可就丢大人了,被压着打。

    还好,趁着大家猛吃猛嚼补充体力之际,贾环塞给他了一些参片,也别含了,直接嚼用了吞下。

    才让他坚持到最后,拖倒了至死不服的方冲。

    所以说,古人说修行之重,在于财侣法地,以财居首。

    穷文富武岂是说着玩儿的?

    就这么几口,大几十两银子就没了。

    ……

    还有温博,对手是镇海侯李武之子李翰,打的也是惊心动魄,旗鼓相当。

    镇海侯李武乃是大秦南方军团的军团长,乃后起之秀,和贾家的渊源倒不是太深,只不过同为武勋之后,其子李翰今日不好不来,结果自然让他喜出望外。擺渡壹下:嘿言格即可免費無彈窗觀看

    一群人躺在贾环弄出的热水池子里着,发出各种恶心人的声音。

    “痛快啊!呃……”

    牛奔呻.吟了声,一身白肉跟脱毛猪似得在水里飘着,身上到处都是青紫……

    温博也高兴,道:“这才是真正的比武,谁也不留情,往死里打。我觉得,这般打法,对‘劲’的理解才更好,也更快。环哥儿,你说呢?环哥儿……”

    贾环从发愣中回过神来,哀叹了声,道:“小弟算是完了。”

    “怎么了?”

    听贾环不像是在说笑,是真的在愁,牛奔几人坐了起来,皱眉道。

    贾环也不藏着掖着,直接说明:“今儿赢杏儿跟我说,太上皇使人去找我家老祖宗提亲去了。”

    牛奔闻言,面色一变,道:“你是说……”

    贾环点点头,道:“小弟实在太过出众,尤其是跟你比起来……结果,人就非赖上我了。”

    牛奔闻言,二话不说,站起来就走。

    贾环气骂道:“我艹,是不是男人啊?”

    牛奔头也不回的比了根中指,道:“我先去撒尿,回来再听,免得气的在池子里尿了。”

    本来还担忧的几人,闻言纷纷笑骂出声。

    温博才了解情况,道:“奔哥儿喜欢那个郡主?她也不怎么好看啊,还那么凶!”

    韩家三兄弟毕竟是在神京城内土生土长大的,韩三苦笑道:“这个郡主,是忠顺亲王之女,也是太上皇最宠爱的孙辈,连皇上和皇后都特别喜欢她。你自己想,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温博闻言顿时咋舌,有些同情的看着贾环,道:“你果然惨了。”

    牛奔回来了,一屁股跳进水池子里,溅起无数水花,又得到许多笑骂。

    “唉,其实我早就知道了。看她昨天看你的表情,我就知道差不离儿了。老三,我给你说,你干脆就老老实实从了,这丫头从小到大,只要她看中的,只要她想要的,就没有得不到的。”

    牛奔似乎已经认命了,反过来劝说起贾环来。

    贾环瞥了他一眼,道:“装什么装?我有自己喜欢的人了,再说,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做朋友不错,做兄弟也成,就是……什么滋味你能体会。”

    牛奔苦笑了下,道:“我知道你喜欢好看的,可杏儿她不一样……环哥儿,不要在这种事上浪费时间和精力。没有意义的,太上皇已经开口了,这个世间再无人能改变。”

    贾环忽然诡异的笑了笑,道:“那倒也不一定。”

    牛奔闻言一愣,随即皱眉道:“不要把荣宁二公留下的人情花费在这种事上,你知道轻重的。”

    贾环笑道:“不是这个……”

    牛奔闻言,想了想,忽然眼睛一亮,低声道:“你是说,你那便宜老子……”

    贾环竖起了根大拇指,夸赞道:“聪明。”

    牛奔为兄弟高兴:“你爹终于要把自己给造死了!这样也好,还能为你争取上三年时间。”

    温博闻言眼睛睁的溜圆,看着两人,他不是很明白情况,此刻只觉得在跟人间恶魔相处一般。

    牛奔见状,哈哈大笑起来,然后跟他解释起来。

    温博闻言,这才算释然,笑道:“差点没唬死我……不过,就算这样,那又能怎样?三年后你不还是一样?”

    贾环撇嘴道:“再说,再看看,唉,人长的帅,那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我要长成奔哥这样的,不就没烦恼了吗?我……”

    “我恁死你!!!”

    “哎,哎!!救命啊……”

    ……

    第二天,牛奔和温博都各自回家了,总不能老在宁国府里待着。

    韩家三兄弟也被贾环给撵回家去了,总不能当了家臣就不要爹了?

    众兄弟走后,宁国府瞬间安静下来。

    修养了一夜擦过药酒后,贾环的脸上还是各种青肿,原本想明日好一些再去荣国府那边邀请贾母等人过来玩儿。

    谁料,贾母和姊妹们没等他邀请,自己就来了。

    贾环就顶着一张滑稽的脸,笑的和残菊花一样,迎了她们到会芳园内的天香楼里坐下。

    看着贾环那张脸,有的人强忍着笑,有的人则满是心疼,有的人则在悄悄的掉泪。

    “你这是怎么搞的?谁欺负你了?”

    贾母也有些心疼的问道。

    贾环扯着嘴哈哈笑道:“昨儿孙儿不是在大宴宾客吗?”

    贾母闻言嗔道:“你还好意思说,你那叫宴宾客吗?你凤姐姐昨天回来跟我说后,惊的我半晌才反应过来。真真是……”

    李纨和王熙凤左右忙着张罗,尤氏和秦氏也各种指挥端茶倒水。

    贾环闻言,惫赖的一笑,道:“孙儿这是在取巧,昨儿来了那么些个文官公子,孙儿唯恐这些孙子……这些人给孙儿出个对诗对对子什么的,那孙儿可就要派人到老祖宗这边把二哥请过去救场了。可又想二哥才懒得和这般俗人理会,就不忍心叨扰。干脆,来,咱们粗暴到底,既然是武勋世家,那就比武!”

    “噗嗤!”

    林黛玉许是实在忍不住了,带头笑了起来,盈盈若碧波的眼眸盯着贾环的脸笑道:“环儿,你又在吹法螺了?说的那么威风,可我怎么瞅着,就你最惨呢。”

    众人闻言大笑起来,连刚拭泪的贾迎春在贾环对她挤眉弄眼间也乐了。

    贾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笑道:“那是林姐姐你没瞧到武威侯世子那副熊样儿!他原是嫉妒小弟长的比他英俊,就专门朝小弟脸上招呼。结果还不是被小弟打昏过去了?”

    贾母这下又愣住了,道:“你说……你把客人打昏过去了?”

    给贾母铺好锦被的王熙凤噗嗤一声笑了,道:“老太太,您昨儿是没看到武威侯夫人那张脸……真真是……她先前还跟尤大嫂使脸子呢,说她儿子如何如何厉害,如何如何了得,让尤嫂子赶紧去太医院请人去。结果没过多久,就有仆人来回报,说她那宝贝儿子被三弟给打晕过去了。”

    贾母不乐,看着贾环皱眉道:“这是不是……”

    贾环笑着安慰道:“前面我不知道武威侯夫人居然敢对大嫂子使脸色,要是知道了,保管再要她儿子更惨一些……

    咳咳,老祖宗别恼,孙儿说笑的。我和秦风比武,是正大光明的较量。他今年十五岁,武道五品,孙儿才四品,硬是熬到最后将他累倒。他最后也没恼,还佩服孙儿呢。您瞧着,最多二日,他保管还来找孙儿,这叫不打不相识。

    至于他娘……既然合不来,那以后想必她也不会再来,随她去。武威侯府若只有这点气量和格局,那并不是我们的遗憾,是武威侯的遗憾。”

    听贾环说的这般大气,贾母这才点点头,不过还是嗔道:“日后再不许这般胡来了,我离你这边远一些,还少一些吵闹。太太的屋子离这边太近,你又是敲锣又是打鼓的,扰的太太夜里睡下耳朵里都是你们吵闹的声音,一夜没睡好,今日就不能过来了。”

    贾环立刻不好意思了,赔笑道:“哟,那可真是对不住了。都怪牛家哥哥和温家哥哥,一时兴起,就什么都不顾了。日后再设擂台,就不再立鼓和锣了。”

    贾母哼哼的嗔了他一眼,然后道:“我们这次不请而来,却不只是来做恶客,到这园子里来赏菊的。你的哥哥姐姐还有妹妹们,今日是特意来给你道喜的。”

    贾环闻言,顿时苦笑起来,看着贾母道:“老祖宗,我……”

    贾母没让贾环把话说完,面色郑重的打断道:“环哥儿,一直以来你都是我最懂事的孙辈,还承担起了整个贾家的重担。你当知道事情的轻重,大家子身上,除了能够享受便利外,还有一些不能推拒的责任。有得,必有失。”

    贾环脸上的笑容敛去,良久后,方点点头,道:“我明白了,只是老祖宗,孙儿年纪太幼。现在确实还不是时候……”

    贾母笑道:“你急什么?又没让你立刻和郡主成亲……”

    “呀!”

    “什么?”

    一阵惊呼声响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