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百八十四章 强迫
    跟着秦风来的家将将秦风背了下去,还对贾环拱了拱手,倒也没什么怨色。

    因为贾环也没比秦风好到哪去,脸上不是青就是肿。

    和昨日不同,昨日贾环和温博打时,是从开始便拼筋骨,没有动真章。

    和秦风打,却是将武艺展开了打,难度要高了几倍。

    若不是贾环时常被董明月调.教,今日他根本没可能赢,哪怕他的筋骨要强于秦风。

    待秦风下去后,贾环也看到了赢杏儿,扯着嘴给了个笑脸后,就勉力跳下擂台,差还栽倒。

    牛奔等人也没关心他,武人嘛,这伤根本不算伤。

    刚才看贾环打的起劲,他早就“饥.渴”难耐了。

    此刻贾环终于将那骚.包子给灭了,他哪里还等的住。

    他等不住,别人也等不住。

    牛奔刚上去,对面人群里也出了一个少年,虎头虎脑的。

    看样子和牛奔还是老相识,没啰嗦几句,就呯呤嗙啷的上手了。

    贾环回头看到两人居然还打的旗鼓相当,甚至牛奔还吃亏↑↑↑↑,m.≡.♂,便大笑起来。

    牛奔被干退一步,抽空给贾环回了根中指后,又怒吼着冲上去。

    ……

    “伤成这样了,亏你还笑的出!”

    赢杏儿见到贾环一张俊脸都快被打成了包子,还在那扯着嘴笑,不知怎地气不打一处来,嗔怪道。

    贾环闻言,眉尖轻轻一挑,眼神微微怪异的看了看赢杏儿。

    赢杏儿脸色微红,怒视道:“看什么看?”

    贾环扯着包子脸坏笑道:“不曾想在下的魅力已经大到这个程度了,居然能让郡主一见钟情……”

    这原本是贾环的口舌花花毛病。他还料想赢杏儿会不会恼羞成怒的揍他。

    可谁料,赢杏儿居然很认真的头,微微扬起下巴看着贾环,道:“你没错,我就是相中你了。”

    “噗!咳咳咳……”

    一旁处,正端了一盏茶送上的温博。可能被空气呛住了,居然狠狠的咳嗽起来。

    贾环很郑重的对赢杏儿道:“杏儿姑娘,我再次申明一下,我,是一个gay!”

    赢杏儿风轻云淡的扬手拍了拍贾环肩头的灰,在他瞠目结舌中洒然一笑,道:“没关系,这不也是魏晋遗风吗?算的上是雅事了。”

    贾环瞬间斯巴达,看着赢杏儿道:“你不要胡乱话。你可知道这件事有多恶心?”

    赢杏儿赶苍蝇似的驱赶着一旁狂挤眼的温博,轰走之后,对贾环道:“环哥儿,我不是不知羞耻。你也应该明白,我们这样的人,婚姻之事对我们而言,几乎没有什么发言权。你还好,差不多能做主。但是我……如果我不能早些挑一个既让自己顺眼。又让太上皇满意的,就只能等我父王为我做主。选一个我肯定看不上眼的人。与其这样,还不如……”

    “等等!”

    贾环着一张滑稽的脸,却极为郑重道:“你连挑的人是谁都不知道,怎么会知道肯定看不上眼?”

    被打断话的赢杏儿显然不怎么开心,白了贾环一眼,道:“那些酸也酸死人的迂腐书生。你喜欢?”

    贾环无辜道:“我肯定不喜欢,可你喜不喜欢我就不知道了,再,也不关我的事啊!对了,有一个人比我合适一万倍。而且还对你……”

    “不许提牛奔!”

    赢杏儿没等贾环出口。就立刻打断道。

    贾环无语道:“凭什么?”

    赢杏儿理直气壮道:“我不想晚上睡觉的时候,忽然睁眼,看到一张脸后就再也睡不着了。”

    贾环皱眉道:“你什么意思?奔哥有那么丑吗?”

    赢杏儿摇头道:“不是丑,是好笑。”

    贾环:“……”

    赢杏儿语重心长道:“再了,这也是太上皇的意思……”

    贾环无法理解:“这和太上皇有什么关系?”

    赢杏儿扫视了圈周围,附近打望她二人的眼睛遇到这双眼睛后,纷纷垂下。

    威慑完毕后,赢杏儿才道:“你是精明人,我就不跟你绕圈子了。我父王和我皇伯伯闹成今天这个局面,几乎就是不死不休了。可我皇爷爷却不想看到这一幕,所以……”

    贾环更无法理解了:“那和我又有什么干系?”

    赢杏儿恨铁不成钢道:“当然有干系了,你把赢朗都快打成废人了,自然会讨我皇伯伯的欢心。再加上……你贾家在军中的影响力,大秦八大军团,你贾家至少能影响到三个最强大的。这股力量,不管是谁最后得胜,都要顾及到你的意思……”

    贾环简直听到天方夜谭一般,好笑道:“你傻了吧?这种事别我没能力做,就算有能力做也不会做。不然就算一时得逞,可也埋下了种祸的祸根。日后,少不了被清算,抄家灭族都是等闲。你觉得我会去做?”

    赢杏儿眯着眼睛看向贾环,叹息道:“贾家不会被抄家,更不会被灭族的。只要你不造反,就没有人敢,我皇爷爷倒是有这个能力,但他绝不会。而且,你觉得我都到这份儿上了,你还有的选吗?”

    ……

    “老奴梁九功,见过荣国老夫人。”

    荣庆堂内,贾母并贾政夫妇还有贾琏,一起接见了这位重量级人物。

    贾母客气笑道:“老公公,多年不见,身体还硬朗吗?”

    梁九功笑的非常和煦,坐在左侧上首,看着贾母道:“还算不错,倒也还能替太上皇跑跑腿,传传话。”

    贾母闻言一怔,道:“可是太上皇有旨意传下?那得快快准备香案才是。”

    梁九功笑道:“不是不是,只是来和老夫人商议一件事。”

    贾母等人都好奇,太上皇还用与人商量事?

    贾母笑道:“老公公有事尽管吩咐便是。”

    梁九功笑的灿烂,道:“谈不上吩咐,确实是商量一件事,还是喜事。”

    贾母一怔,道:“不知是何喜事?”

    梁九功笑道:“不知令孙贾环,如今可了亲事?”

    贾母闻言又是一怔,随即刚想,已经了保龄侯府的大姐,可话到嘴边却换成了:“并无,他还年幼……”

    梁九功闻言笑的更喜了,道:“就算年幼,也可以先订下来不是?”

    贾母笑道:“老公公若有好人家的女孩,自然是好的。”

    梁九功哈哈大笑道:“当然是好人家的女孩儿,还是世间第一等好人家。”

    贾母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了,道:“不知是……”

    梁九功笑道:“不瞒荣国老夫人,正是忠顺亲王府的明珠郡主。”

    众人闻言,面色纷纷一变。

    梁九功自然知道忠顺亲王府和贾家的恩怨,笑着宽慰道:“老夫人尽管放心便是,明珠郡主自幼便养在宫里太上皇和皇太后膝下。虽然是孙女,却比孙子还得用。就连皇上和皇后都喜欢的无可无不可的,一年也就忠顺王和王妃生辰日才舍得放归一次。

    昨儿太上皇见了贾环后,一眼便喜欢上了,回头还与奴才,贾环身上有两代荣国公并宁国公的气质。又问过明珠郡主之意后,这才让奴才来走一趟,问问老夫人的意思。”

    贾母闻言放下心来,笑道:“这还有什么意思?这般天大的好事,求也求不来,哪里还用思量?都是太上皇的鸿恩哪!”

    梁九功也高兴,道:“可不是吗?早三年前老奴就见过贾环这孩子,在宗人府考封时,有人使坏,想坏他名头。可这人儿,却生了荣国气魄。一番义正言辞,的那些人无言以对。老奴是很喜欢这个孩子的,回去与太上皇听后,太上皇也高兴的不得了,还特意赏赐给他一块玉佩,让他得闲了来龙首宫里话。

    谁想这孩子这般有志气,一心想着练武,要早日为祖宗报仇,为大秦立下功业,竟是一次也不来。要不是昨日他把忠顺王世子给打了,闹大了,怕他还是不会去龙首宫呢。”

    贾母闻言先是高兴的不得了,可随即又担心道:“这孩子不知轻重,连亲王世子都敢动手,真是……”

    梁九功闻言连连摆手道:“老夫人不知,太上皇就是喜欢他这股天不怕地不怕的虎劲儿。太上皇还,当年他还不是和先荣国公一起,把仁亲王世子给打了?从武之人嘛,动动手过过招乃是平常事。哪里用的着这般大惊怪?”

    贾母感慨道:“当真是太上皇隆恩浩荡。”

    梁九功笑了笑,道:“谁不是呢?那么,老夫人,咱们就定了!”

    贾母嘴角微微抽了抽,头,道:“自然,自然就定了。”

    梁九功又看向一旁处的贾政,道:“政公却也不反对吧?”

    贾政连忙赔笑道:“岂敢,岂敢……”

    梁九功头,又看了眼王夫人,却没有什么,最后道:“既然如此,那老奴就回宫给太上皇回话了,告诉他这个喜信儿。不是对老夫人自夸,咱们这个明珠郡主,真真是造化钟秀的宠儿。句不知轻重的话,如果她是个皇孙的话,那……忠顺王不得真有可能成事。只可惜……”

    贾母等人闻言骤变,这句话的分量,实在是太大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