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母亲
    贾母的话,让众人的面色都变了变

    贾环笑道:“老祖宗,这边自有链二哥担着,孙儿可顾不得这边!”

    贾母笑了笑,道:“什么这边那边的,还不都是一个贾字?你链二哥也是好的,处理府里的事没差错,可和外面联系,还是要看你了。

    你没从武之前,镇国公府、理国公府、齐国公府,奋武侯府、定军伯府,这些公侯伯门第,虽说年节时也有年礼送来,可实际上当家家主之间已经没什么联系了。

    就祖宗留下的那些情分,用一次行,用两次行,难不成还能用一辈子不成?若不能继续来往,情分只会越来越淡。

    你链二哥没有习武,自然和他们搭不上话。你就不同了,你不仅习武好,还会做人做事。短短几年时间,就将这些力量又联系起来了。今日能和温家化敌为友,就做的极好!

    咱们贾家,如今终于又重新回到顶层勋贵行列了,不再是以前的空架子货,只是在府里称王称霸了。”

    贾母的话,让贾政和贾琏都红了脸,愧疚难当。

    贾环笑道:“老祖宗,这话可就冤枉链二哥了。链二哥虽然没在外面应酬,可他能将老祖宗伺候好,就是咱们贾家最大的功臣啊。

    荣国老祖虽然不在了,可只要有老祖宗在,那些人就不得不给孙儿几分薄面。若是老祖宗不在了,那荣国老祖的威望才算是彻底没了根,孙儿也就不能狐假虎威了。败独壹下嘿!言!哥

    所以啊,链二哥能将老祖宗伺候好,让老祖宗长命百岁,孙儿打心底里感激他呢!还感激大嫂、二嫂、宝哥哥和林姐姐他们,凡是能让老祖宗笑口常开的人,孙儿都衷心的感谢他们。”

    贾母闻言,感动的拍了拍贾环的手,将他拉到榻上坐下,然后抚摸着他的脸,道:“真真是祖宗显灵,才赐给我们贾家一个环哥儿啊!”

    贾环闻言笑了笑,然后忽然开口道:“咦,老祖宗,大太太呢?”

    贾母闻言,面色忽然淡了淡,道:“大太太最近迷上了礼佛,我使人在后面修了一个庵堂,送她进去清修去了。”

    贾环闻言面色微微一变,随即又赔笑道:“那敢情好,我们东边儿出一个大老爷神仙,咱们西边儿出一个大太太菩萨,真真好。”

    “呸!敢拿神仙菩萨饶口,也不怕佛祖怪罪!纵然佛祖慈悲,不怪罪于你,也要小心邪祟。”

    贾母嗔怪道。

    贾环哈哈笑道:“老祖宗,孙儿我乃荣国子孙,宁国传人,天生富贵。行动处,自有贾家先祖保佑,其他的神和佛,却是拿我没办法的!至于那些邪祟,更是笑话。忠顺王世子指使七品高手袭杀于我,却不想反而被孙儿之人生生击杀!这种杀局都奈何不得孙儿,孙儿就不信,还有什么邪祟能奈我何!!”

    这一番气势逼人傲气天成的话,说的堂上众人纷纷一怔。

    看着神采飞扬的贾环,众人几乎毫无抗拒的就相信了他那句天生富贵的话。

    若非是天命有大造化者,又岂能做到贾环今日这步?

    不过,贾母还是一个小心谨慎的人,叮嘱道:“不可再行险,千金之子坐不垂堂。”

    贾环恭敬领命。

    贾母点点头,沉吟了下,然后又扫了眼贾政和王夫人等人,对贾环道:“环哥儿,如今大太太去礼佛了,她那套院子也就空了出来。你看,是不是将你姨娘接回府来,安置在那里?

    你如今已经回来了,只留她一人在庄子上,终究还是不便。虽然如今你过继到东边儿去了,可说到底,她亦是你的生母,不可忘记。”

    此言一出,在场之人无不色变,尤其是王夫人,脸色难看到惨白,手死死的抓着太师椅把手。

    王熙凤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倒是贾政脸上明显多了分惊喜之色。

    贾环闻言,挠挠头,笑道:“不瞒老祖宗,孙儿其实也有这个想法。只是……孙儿原本想,看我父亲那边的情况,貌似快要功成登仙了,到时候,干脆直接将姨娘接到我那边……”

    “不好不好。”

    贾母没等贾环说完,就连连摇头否定道:“不管那边大老爷是不是升仙了,赵丫头都不好住到你那边去,没有名堂,还使小人说嘴。你这过继的,到最后说不定就成了亲生的。”

    一旁,贾政的脸都黑了……

    贾母又道:“到时候,你娶亲时也不便宜。她毕竟不是正室太太,又名不正言不顺的住过去,媳妇就是想孝顺都没法孝顺。到时候是她地位高还是你媳妇地位高?”

    贾环眨了眨眼,道:“当然是我娘地位高了,媳妇还能比娘地位高,那不是没天理了?”

    贾母又气恼又欣慰的嗔怪道:“可礼法上,她却不是你娘。你娘是死了多少年的东边儿大太太,就是讨诰命,日后也是给已故的大太太讨的,和她无关。到时候,你媳妇的诰命都比她高,婆媳两人怎么相处?”

    贾环挠头道:“太复杂了……可是住到这边的话……”

    贾母没好气道:“她毕竟算是出过府的,就不用再给太太立规矩了。太太也不缺一个立规矩的人,是不是啊,淑清?”

    王夫人脸上的表情也不知是哭还是笑,僵硬的点点头,道:“老太太说的是。”

    贾母淡然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对贾环道:“老婆子这里也委屈不着她,不过是过来一起说说话,玩笑几句罢了。至于奴婢们,就更不敢怠慢她了。如今两园子的奴才们,就没有一个不怕你的。”

    贾环尴尬的笑了笑,道:“老祖宗,不是孙儿太严苛,实在是刁民太多啊!”

    “啪!”

    贾母笑着打了贾环手一下,道:“那就这么说定了,说起来,赵丫头也是在我身边长大的呢。”

    贾环嘿嘿笑道:“姨娘在庄子上说过好多回了,就盼着回府呢。孙儿不孝,还曾笑过她,说在庄子上好好的太太不当,回去后给老祖宗立规矩就这么好?姨娘揍了我一巴掌,骂孙儿懂个屁,说老祖宗身边才是真正的福地。还是说孙儿那破庄子就是金子做的,银子垒的,也不如在老祖宗身边有福气。”

    贾母听的喜的无可无不可,道:“她呀,就是嘴上不好,没读过什么书……其实,人还是很不错的。对了,她在你庄子上不再捡点儿什么了?”

    贾环差点没一口气喷出来,诧异的看着贾母道:“老祖宗,当年我和我娘的光辉事迹您都知道啊?”

    贾母大笑起来,道:“你这小人儿,还有脸子说!那是光辉事迹吗?我和太太不过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左右不过是一些小东西,有一回,你在我这看中了一双象牙筷子,就自以为别人看不见,悄悄的塞进裆里,不想走着走着就掉出来,你还当别人看不见,就继续塞,塞完后装作没事人似的,真真是掩耳盗铃。等你去了后,一屋子人差点没笑出毛病来!”

    “哎哟!孙儿我这张嫩脸诶,可算是没法要了!”

    贾环捂着脸,趴到贾母边上不肯起身了。

    饶是先前许多尴尬,此刻除了王夫人外,其他人还是大笑出声。

    贾母笑的最高兴,道:“不过是个孩子,谁又真较真儿?只你那母亲当时让人生气。不过想来,如今你都这般出息了,她还能这样?”

    贾环仔细思量了番,然后起身正色道:“老祖宗,这孙儿可不敢跟你打包票,不好说的。万一哪天我娘故技重施,想体验一下往日的生活,您老看在孙儿的薄面上,可得多多包涵点儿。不管您老少了什么,孙儿都描赔!”

    贾母刚平息的笑声,一下子又起来了,指着贾环笑骂道:“你娘知道你这般编排她,看她不撕了你的嘴!”

    又笑了一阵后,贾琏外面有事,就先告退了,随后贾政也离去了。

    等屋子里就剩下贾母、贾环、鸳鸯并王熙凤和王夫人时,贾母渐渐收敛了脸上的笑容,看着王夫人道:“淑清啊……”

    王夫人闻言,连忙起身应道:“在。”

    贾母道:“如今这里没有外人,有的话,老婆子我就敞开了跟你说说。”

    王夫人脸色一变,强笑道:“媳妇听着。”

    贾母点点头,道:“我疼宝玉的心,你也是知道的。纵然环哥儿如今我也疼的紧,但到底还是没有疼宝玉强。我这一屋子的东西,以后也都是留给他的,环哥儿一分银子都没有。你道为何?”

    王夫人脸色好看了些,却摇头道:“媳妇不知,许是环哥儿自己能挣……”

    贾母哼了声,道:“你这不是知道的清清楚楚吗?没错,因为环哥儿自己能挣更多更大的家业。老婆子这点东西,未必能放在他眼里。可是,宝玉行吗?”

    王夫人闻言脸色一下涨红,缓缓摇头道:“宝玉他……怕是不通俗物。”

    “不通俗物?呵呵,是……”

    贾母淡淡笑了两声,道:“老婆子今年六十多了,也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去见荣国公。你今年也快五十了?”

    王夫人不明所以,点点头道:“是。”

    贾母道:“我在的时候,还能护着宝玉些。你在……兴许也能护着些。等你我都不在了,谁还能护着宝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