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刁状
    贾环自然不知道,他走后,尤氏给众人上了一堂思想教育课。

    此刻,他正面临了八堂会审呢。

    进了荣国府大门后,居然是贾琏亲自前来迎他,面色还比较沉重。

    贾环倒也懒得问什么,就跟他一起去了荣庆堂。

    荣庆堂内,贾母坐在上首软榻上,面色无悲无喜。

    下方,倒是史家两兄弟坐在左侧上首,贾政反而坐在了右侧首座。

    王夫人居然也在,和王熙凤一起坐在贾政下首。

    贾琏进门后,则坐在了史家兄弟的下座。

    贾环满脸笑容的进门后,在堂上给贾母行礼,笑道:“老祖宗,孙儿给您请个晚安。”

    贾母淡淡的“嗯”了声,道:“起来吧。环哥儿,今儿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我听说,你在外面惹了大祸?”

    贾环莫名道:“什么大祸?没听说啊!孙儿怎么不知哪有什么大祸?”

    史鼎比他兄长史鼐还坐不住,怒气冲冲的站起来,指着贾环道:“你还有脸问什么大祸?你使人杀了忠顺王府的家将,你更是将忠顺亲王世子给打的骨头都断了不知多少根,现在都还在抢救!这还不算大祸?”

    贾环很奇怪的看着史鼎,奇道:“你哪位?”

    史鼎闻言,差点给气炸了,他转身看着贾母道:“老祖宗,你听听,你听听,这个畜生说的是什么话?他居然问我是哪位!”

    “史鼎!”

    贾母没有说话,下方的贾环一声爆喝,险些将史鼎给吓软了腿。

    贾环瞪着眼睛。冰冷无情的眼神看着史鼎,一步步走向他。

    史鼎想起忠顺亲王世子的惨样。不由咽了口吐沫,浑然忘记。贾环不过四品武人,而他却是五品!

    史鼎干巴巴道:“你……你想干什么?”

    贾环走到史鼎跟前,一字一句道:“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说!”

    史鼎被贾环逼退到椅子边,然厚被他这一声“说”给吓的再也站不住,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脸色发白。

    他不知道,贾环到底会不会揍他,但是他觉得贾环连赢朗都敢揍。更何况是他?

    史鼎不敢说,史鼐也不敢直接跟贾环说,只是看向上头的贾母,道:“姑母,您瞧瞧他,他还当不当我们是他长辈?我们是不是他亲表叔?我们史家和贾家还是不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亲家?”

    贾环猛然转头,瞪向史鼐,道:“你逼老祖宗干什么?你有话直接跟我说啊,我才是贾家的族长!我现在就回答你。你们史家,现在不是我们贾家的盟友,因为这是你们史家自己的选zé。

    你们史家兄弟两个早就选zé了站在忠顺王府那边,给他们当狗腿子去了。”

    “贾环!”

    贾政实在听不下去了。只觉得贾环已经过分到了极点。

    这种话能说吗?

    老太太还在呢!

    贾母摆手,让贾政闭嘴,她看着贾环。道:“环哥儿,你说说。今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贾环瞪了眼史家兄弟后。然厚才重新堆起微iào,和声道:“老祖宗,是这样。奋武侯府的温家叔叔,近来才从辽东调回京,担任军机阁大臣。温家哥哥温博也跟着一起回了神京,不过他自幼长在辽东,不知道都中风.情,结果被忠顺王世子给钻了空子,引他去了孙儿的那间酒楼里闹事。

    后来他和孙儿打了一场,也算是不打不相识。误会解开后,那忠顺王世子恼羞成怒,竟然指使忠顺王的家将要将孙儿和镇国公府牛家哥哥当场格杀。孙儿被牛家哥哥、韩家哥哥还有温家哥哥一起合力相救,才逃得一命。

    然厚孙儿身边的高手赶来,击杀了那个追杀孙儿的家将后,孙儿见牛家哥哥他们每个人都身受重伤,温家哥哥甚至差点都快被打死了。大怒之下,就将赢朗给打伤了,就这么回事。”

    “你说的倒轻巧,就那么回事?亲王世子爵贵尚在郡王之上,也是你能打的?”

    王夫人安分了几年了,今朝却又发起难来,贾环想不通,莫非她以为他完蛋了,那爵位就能轮得到贾宝玉去做?

    “就是,亲王世子,何等尊贵,也是你能打的?”

    史家兄弟见贾家内部都有人这般说,愈发来劲了,开始啰里啰嗦的跟贾母告起状来,说亲王世子多么多么惨,忠顺王多么多么恼怒,绝不会善罢甘休云云。

    说的贾政都跟着不安起来,贾琏就更别提了,王熙凤的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不满的看着贾环。

    贾环冷笑了声,看着史家兄弟道:“他忠顺王世子就那么尊贵,合着我们就该被打被杀?”

    史鼎不屑道:“你也配和人家亲王世子比?”

    贾环昂首傲然道:“我乃荣国子孙,宁国传人,如何比不得他尊贵?若没有我先祖浴血奋战,赢朗这种区区竖子,也配跟我拿大?”

    史鼐摇头叹息的对贾母道:“姑母,你可瞧见了吧?何等骄横?何等骄横啊!”

    贾母依旧面无表情,看着贾环道:“太上皇怎么说?”

    贾环闻言一笑,道:“太上皇留下孙儿说了会儿话,根本没把这件事当回事,还反过来安慰孙儿说,武勋子弟,打几架算什么事?而且……太上皇还跟孙儿说,当年他年幼时,曾和先祖荣国公一起把仁王世子给打了个半死,夸孙儿有先祖之风呢。”

    贾母脸上终于有表情了,惊喜的,道:“果真?太上皇没有责罚于你?”

    贾环讪讪一笑,道:“倒也不是没有责备……”

    什么来着?人家到底是天家贵胄,又岂是……”

    史鼐的话没说完,就被贾环不屑的打断道:“太上皇责备孙儿说,他赏给孙儿的那块龙形玉佩不是让孙儿白拿的,说孙儿不该偷懒,不时常去给他老人家请安说话。”

    “嘎!”

    史鼐脸上的表情,就如同刚刚被狗侵犯过了一般,那叫一个精彩。

    贾母嗔怪道:“那你先前怎么不去?这般不懂礼,还让人家太上皇嗔你!”

    贾环嘿嘿笑道:“孙儿哪儿知道啊……老祖宗您想,就连爹……就连二叔父这种级别的二品大员,一年到头都见不到太上皇一面,寻常阁佬大臣顶多也是个把月才能见一次。孙儿要是整天往龙首宫里跑,实在是……不像话。”

    贾母嗔怪道:“那你不会别天天往那跑,隔三差五的去一次不就成了?”

    贾环看着史家兄弟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出来,道:“老祖宗英明!”

    贾母没好气的瞪了贾环一眼,道:“镇国公府的伯世子,奋武侯家的那个小子,还有定军伯府的那三位公子,如今都怎样了?”

    贾环笑道:“都在孙儿那边歇着呢,等好一点,再让他们来给老祖宗请安。”

    贾母正笑着要开口说话,史鼎又开口了:“哼,这世上多少数典忘祖的人。也不看看到底谁才是至亲?你就这么把贾家的银子往外花,给老韩家培养出三个武人?我史家的日子还不如韩家,也没见你想着我们!”

    贾环看了眼脸色骤然沉下去的贾母,淡淡的道:“韩家三位哥哥是我的家臣,怎么,两位表叔也想当我的家臣?”

    史鼎和史鼐闻言,脸色顿时涨的通红,要不是被贾环凌厉的眼神逼着,怕是连娘老子都要骂出口了。

    家臣?

    那是什么,那是奴才!

    贾母懒得看她那两个娘家侄子的恶心脸面,倒是有些不悦的看着贾环道:“定军伯府当年也是荣国麾下的战将,你怎么……”

    贾环苦笑道:“当初正是因为看在他们是先祖旧部的原因,而且为人又颇知忠义,孙儿才支援了他们一些。谁曾想,他们竟非要拜在孙儿门下做家臣。刚刚定军伯府的韩世叔也在孙儿那里,孙儿还求他来着,让他好好劝劝韩家三位哥哥。

    可韩家世叔言道:知恩图报方为好男儿本色,若是只是一味的得到,而不思报恩,那不算好男儿,也不算定军伯子孙。孙儿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可见这世上,还是有知忠义者的。”

    贾母动容道:“纵然如此,你也不可真拿人当家臣,你得好好待他们!当年荣国在世时,待人最为和善了,哪像你,整天不知安分,打了这个打那个!”

    虽然是责备,可脸上的骄傲神色却是掩饰也掩饰不住。

    看看吧,谁还敢说我荣国凋零?

    我孙儿连亲王世子都照打不误,打了还没事,还能和太上皇聊天……

    这种气氛下,史家兄弟实在是待不下去了,胡乱拱了拱手,就走了。

    贾母的脸色又不好看起来,贾环劝道:“老祖宗,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们吧!”

    “你放屁!”

    贾母还没反应,贾政就暴起,指着贾环怒声道:“你胡沁什么?什么娘要嫁人,由他去吧?”

    贾环张合了几下嘴,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贾母不乐yi了,瞪了贾政一眼道:“你凶什么凶?刚才你怎么不凶?听到环哥儿打了亲王世子,就一个个如丧考妣,大祸临头的模yàng,现在倒是横起来了。”

    贾政哭笑不得道:“老祖宗,那……那是一回事吗?”

    贾母摇头叹息道:“你们啊,都不成,贾家这份家业,还是得由环哥儿来扛,也就他能扛的动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