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妥当
    “怎么,不乐意?”

    赢玄语气平淡的问道。

    贾环干笑了两声,道:“上皇,这九郡王和忠顺亲王好的都快穿……小子今儿鲁莽,将忠顺王世子给揍了,小子担心,九郡王会阴小子一把……”

    赢玄哼哼笑了两声,道:“你也有知道怕的时候?不过,武勋子弟,动动手打打架算的了什么?朕当年和贾代善一起,还不是把仁王世子……哼哼,你且放宽心,不要那么多权术忌讳。朕的吩咐,老九不敢不听。”

    贾环还能说什么?只能遵命了。

    赢玄又道:“行了,你也去吧。日后常来请安,朕给你的那块玉佩,你当朕白给你的不成?”

    贾环唯唯诺诺的应了后,就老老实实的退出暖心阁了。

    但他不知道的是,他的身影才消失在暖心阁,赢玄就对赢杏儿道:“丫头,此人,可为郡马乎?”

    ……

    天色微暗,贾环方回到宁国府。

    之所以没有直接去荣国府,是因为要换一身衣服。

    他身上的衣裳,还沾染着血迹呢。

    门口处的赖二见到贾环进门后,立刻声张起来,被贾环训斥了一通,还是在那里咋呼。

    贾环懒得理会,只嘱咐别找太医,就随他表现去了。

    李万机也迎了上来,并韩家三兄弟和牛奔,温博伤势太重,在书房里歇着。

    等贾环等人进了书房后,只见牛继宗、温正严并柳芳、侯孝康、蒋子宁、谢鲸、戚建辉、韩德功等人都在书房里候着,想来方才从宫里出来后,众人便直接到这里来了。

    牛继宗等人见贾环一脸无所谓的进来后,心里顿时一松,而后牛继宗直接问道:“太上皇可有责罚于你?”

    贾环笑道:“让牛伯伯和诸位叔叔担心了……”

    “都什么时候了,哪儿那么多废话?”

    牛继宗脾气不大好,斥责道。

    贾环也不恼,笑道:“没事,上皇就是和侄儿聊了会儿天。然后又和侄儿谈了门买卖。过两天去和九郡王商议。”

    牛继宗等人闻言,面面相觑,过了会儿,温正严才道:“太上皇就没提今日的事?”

    贾环笑道:“太上皇说了。武勋子弟,打打架动动手不算什么大事。当年他老人家和先祖还一起将仁王世子……咳咳,总之,这件事在太上皇眼里,根本不算什么事。”

    牛继宗等人闻言。通通松了一大口气,然后笑了起来。

    温正严摇摇头,微笑道:“说到底,还是托荣国之福……上皇这是将三公子当皇家子孙看待。”

    这话倒没错,今日动手的若不是贾环,换做是牛奔或者温博,试试看,真当人皇家是吃素的。

    牛继宗笑道:“行了,日后都小心行事吧。这群臭小子,整天精力旺盛的不知该做什么。依我看,就该拉到军中往死里训。还有,你也别三公子三公子的叫了,太生分,就喊他环哥儿就是。”

    贾环也笑道:“这话正是,温世叔,您是我的世交长辈,侄儿又与温博哥哥经历过同生共死的战斗,算是生死弟兄了。您再三公子三公子的叫,晚辈心里着实不自在。”

    温正严不是迂腐的人。贾环这只优绩股都这样说了,他哪里还会矫情,便以“环哥儿”相称。

    不过,他还是对温博厉声训斥道:“今天这事。若不是环哥儿处理得当,身边又有高人相助,若真有不忍言之事发生,你这个孽障纵然万死,又何以能抵上万一?

    你虽年长,但日后行事却要多跟环哥儿请教。今日若非你后事不差。还知道让环哥儿先走,为父定然会毙了你这个孽障,免得一日奋武满门皆因你而亡。”

    温博闻言,也有些后怕,垂头丧气的坐在那里不敢吱声。

    牛继宗回想起来也有些后背发凉,咬牙道:“那竖子当真该死,竟然敢指使七品高手袭杀环哥儿。嘿,他真以为一个亲王世子就能无法无天了?若环哥儿今天真有一个万一,我等纵然起兵诛王,誓死也要为环哥儿讨回一个公道!否则,他日如何有颜面去见荣宁二公?”

    此言,弥漫杀意之重,令温博等无法无天惯了的衙内都感到胆寒。

    贾环却红了双眼,看着牛继宗哽咽道:“伯伯……”

    牛继宗瞪了贾环一眼,骂道:“哭什么?死都不怕,还哭?”

    贾环讪笑了下,拭去眼角泪水,红着眼睛道:“侄儿不怕敌人狠毒强大,但侄儿却难当伯伯和诸位叔父的厚恩。”

    柳芳笑道:“这倒是好男儿之言,只是,你难当我们的厚恩,我们当年受荣国更厚之恩,又让我们如何当得?若是我们能眼见你被人欺负还无动于衷,那与何异?行了,你也是懂事的早,我们也当你是支立门户的大人了,就别婆婆妈妈了,都是自家人。”

    贾环点点头笑道:“是,柳叔叔。”

    温正严又道:“今日你那酒楼让你温博哥哥给砸了,你让他赔,少一分都不许。不要担心他没银子,在辽东的时候,他带着亲兵家将偷偷跑去长白山上挖参,除了自家用的都让他卖了。他比我这个当老子的还有钱!你就让他赔,不赔他个底儿朝天,他就不会长记性。”

    众人闻言,纷纷大笑起来。

    温博一张黑脸,居然泛起红来,脑袋垂的更低了。

    牛奔来了劲儿了,高兴道:“嘿,咱们还真是不是兄弟不聚头啊!博哥儿,你才来神京,不知道底细。你去圈子里打听打听,咱们这群人里,最能赚银子的全在环哥儿这。环哥儿就不用说了,水泥、东来顺,还有他那个菜店,好家伙,银子搬山一样往家搬哪!

    兄弟我虽然没他那么大本事,可我在他水泥里也占了一成半的股,嘿嘿,谁让我有个好兄弟?还有三位韩家哥哥。也都靠着水泥生发了!没想到,来了你这么个丑鬼兄弟,居然也那么会赚银子,可不是一家人吗?”

    温博怒道:“我呸!要是环哥儿说我丑我也就认了。可你……长的和个……还有脸说我丑!我娘都说了,我长的精神着呢。”

    牛奔也怒:“对,是精神,谁看了你都提神,被吓的!”

    温博恼道:“那你就是被笑的!”

    “哈哈哈!”

    一群位高权重的爷们儿。生生被俩孙子给逗笑了。

    “环哥儿,既然今天都过来了,明天我们就不来了。我们来的太勤,也是忌讳……明日你就在家,好好的陪陪家人吧。今天风头出的太过,最近你们都安分点。”

    牛继宗沉声叮嘱道。

    贾环点点头,道:“是这个理儿,盯着我们的人,确实不少。不过伯伯,奔哥哥和博哥哥都留在这养伤吧。他们伤的不轻。来回折腾怕不好。”

    牛继宗哼哼笑道:“你当我不知道你的小心思?你是怕他们回家后再挨家法吧?”

    温正严也哼了声,觑了温博一眼,道:“早晚免不了的事。”

    牛奔和温博两人闻言,顿时沮丧了,敢情说了半天,白热闹了……

    贾环赔笑道:“伯伯,世叔,这次能否看在小侄的面上,就饶了他们一遭?都是无心的,要说错也是小侄的错。温博哥哥是无心的,牛奔哥哥就更冤了,都没他什么事儿。”

    牛继宗又哼了声,道:“行。那就暂且记下……不过环哥儿,你身边那个高手在哪里?我听说还是个姑娘,才破七品就能将那蒙战击毙。

    这蒙战我是有所耳闻的,忠顺王府的三蒙,是赢遈最看重的武力。蒙战虽然最弱,但身手也颇为不俗。能将他击毙……不得了啊!”

    贾环干笑了两声。有些不好意思道:“伯伯,明月是小侄儿自己找的小妾。出身嘛……”

    “行了!”

    牛继宗打断贾环的话,道:“总之你心里有数就好,我们这些当叔伯的,没有看侄儿小妾的道理。”

    贾环闻言感激一笑,忽地又想起一事,他看向一直沉默寡言的韩德功,诚恳道:“韩世叔,有件事侄儿想要求世叔一次。”

    韩德功闻言一笑,道:“你想说什么我知道,我劝你最好也别开口。你自己也说,不怕人对你狠,就怕人对你好。这正是好男儿大丈夫该有的心态,唯恐受人大恩,无以为报。阿大他们虽不如你,却也还都算是好男儿。这是他们的选择,我也无法干涉。”

    贾环无奈道:“可这……可这实在是让小侄无法自处啊。”

    韩德功摇头笑道:“大丈夫,并无愧对于人之处,又有何难以自处的?行了,不要小家子气,不过一个名头罢了。”

    牛继宗也道:“你以兄对他们,他们自当爱护于你,就这么简单,不要再啰嗦了。”

    说罢,牛继宗等人便没有再多说什么,都是武人,来去都利落,抬腿就走了。

    大人走后,吐了不少血的几人都有些疲了,主要是今天的心理压力太大,看他们有些困,贾环就打发人服侍他们去客房安歇了。

    宁国府占地极广,最不缺的就是客房。

    又打发人持着宁国府的名帖去太医院请太医后,贾环便去寻董明月去了。

    在他书房最里间的一隅,贾环敲了敲门,道:“明月,是我。”

    里面传来清冷的声音,道:“等等。”

    一阵水花溅起的声音,瞬间让贾环脑补了很多内容……

    ……(未完待续。)

    ps:嘿嘿,谢谢大家的订阅、推荐和打赏!

    睡觉前看了些,均订487了。

    距离500还有13个……

    我多攒点稿子备着,看啥时候能到500.

    最好是月末,我刚好爆发一次。

    另外稍微说一下,贾环现在看起来牛气冲天,实际上你们想想看,他是在被欺负的时候,才会出现这么一大票荣国旧部,甚至太上皇都帮他说话。

    但这并不代表,他要做某件事的时候,还能支使这些人无条件的帮他。

    大家可以参考一下文中这些人的语气……

    我不知道我说清楚了没有,看后文吧,后面会交待清楚的。

    我心里有个大概的谱,应该还不至于写崩掉。

    不过也感谢提出建议的书友,我能感受到你们的善意,真心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