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百七十三章 交锋
    “你刚才问本王长史,是谁给他的胆子让他这般说话。n∈本王也想问问你,是谁给你的胆子,让你这般跟本王说话?”

    赢遈闻言后,面色微微讶然的看着贾环,但语气依旧很轻松的问道。

    似乎正躺在地上起不来的人不是他的儿子一般……

    贾环虽然心中凛然,但面上却是一笑,道:“王爷这话却是说笑了,王长史,说到底不过是一个太监罢了,还是一个只懂得仗势欺人的太监,猪狗般卑贱的东西。在下虽然不才,却不敢与他相比,唯恐辱没祖宗。

    至于,是谁给小子的胆子和王爷说话,很简单,还是那句话,因为我是荣国子孙,宁国传人。不知王爷对在下这个回答,满不满意?”

    赢遈闻言淡淡一笑,却还是不怎么在意,随意打量了番厅内状况,微微摇了摇头,又看向贾环,道:“不错,你这个身份,倒也确实有资格跟本王说话。

    只是……又是谁给你的胆子,将本王世子打成这般模样?亲王世子,爵位之贵,尚在郡王之上,不要说你不过区区一个子爵,就算你是宁国公,怕也没这个资格打他吧?你这叫以下犯上!”

    贾环呵呵一笑道:“王爷说错了,我不是在打一个亲王世子,我是在打一个杀人凶手。”

    赢遈笑容微敛,问道:“他杀了谁?”

    贾环撇嘴道:“他指使七品高手蒙战杀我,当时有很多人听见并且看到了。还好,承蒙祖宗庇佑。家族里还有一个能过的去的高手相救,并且诛杀了恶贼蒙战。

    王爷。太祖高皇帝亲书‘与荣宁二公共富贵’的丹书铁劵尚存于太庙,太上皇御笔‘已后儿孙承福德。至亲黎庶思荣宁’的联对尚悬于贾族宗祠。

    而您的儿子,却在众目睽睽之下,妄图狙杀一个太上皇钦赐的大秦子爵。

    王爷您说说看,这样的人,有没有资格做亲王世子。如果他是的话,那么今天这件事,小子虽然微不足道,却还是希望王爷能够给区区在下一个交代。

    也给荣宁二公一个交代。

    不然的话,我荣宁先祖在天之灵。怕也不愿看到这一幕。”

    纵然牛继宗并柳芳、侯孝康、蒋子宁、谢鲸、戚建辉、韩德功等人早就知道贾环不是善茬,可是任谁都没想到,贾环居然能做到这一步,居然敢在忠顺亲王面前不落半点下风,寸步不让。

    荣宁二公,后继有人!

    其实不仅牛继宗等人没想到,忠顺亲王赢遈更是没想到。

    早先他派王长史去给贾环考封过程中下蛆试探,王长史回报说,贾环不过一竖子。与其父贾政一般,迂腐不知变通,死脑筋,并且性情不坚强。

    至此。赢遈就没将贾环放在心上过,谁料,今日居然来了这么场爆发。

    这个话。赢遈怎么回答?

    怎么回答都是问题。

    不过,什么是政治人物。最关键的一点,就是要修练的脸厚心黑。指鹿为马。

    没有这个本事,还想混朝堂,那简直就是在找死。

    忠顺王赢遈显然是一个出色的权术人物,他轻轻的咳了声,平静道:“这个问题,还需要有司进行考证调查后才能做出结论,而且也不归本王管辖。本王能够管辖的,是你殴打亲王世子致伤残一事。

    既然出手的不是皇室宗亲,就是世家勋贵子弟,那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儿,都去宗人府衙门说话吧。”

    牛继宗等人闻言面色一变,牛继宗摇头道:“王爷此言差矣,这件事并不是单纯的勋贵子弟斗殴。还涉及到世子指使贼人妄图谋杀国朝一等子爵,还有下官的子侄。”

    见牛继宗出面,忠顺王赢遈倒也没太在意,只是面色微微肃然,随即又开口笑道:“既然牛伯爷这般说,那也好办。本王最是明理,既然涉及到人命案子,正好,五城兵马司的主事就在门外……”

    王长史倒是一个有眼色的人,赢遈的话刚落,他就快步走到门口,尖声道:“五城兵马司主事裘良何在?”

    裘良四十多岁的人了,祖上亦是军方巨头之一,可此刻却卑微的和一条蛆虫一般,卑躬屈膝满脸谄笑的小跑进来,见谁都点头哈腰……

    裘良躬着身走到赢遈面前,请示道:“不知王爷千岁有何吩咐?”

    赢遈还未开口,贾环就冷冷一笑讥讽道:“裘良,你还真有乃父之风。我听说你老子当年就是这么跟罗刹狗磕头的,然后他才找到机会临阵脱逃。要不是当年我荣国先祖念在你祖父旧日功勋的面上,请太上皇饶你满门的性命。你还有命在这里摇尾乞怜?”

    裘良闻言,一张脸上满是羞愤,脸色涨的通红,却依旧不敢多说什么,他知道,即使他抱着忠顺王的大腿,却还是惹不起贾家。

    而一旁的忠顺王赢遈,此刻再也不是波澜不动的神态了,他怒视着贾环,厉声喝道:“放肆!”

    “黄口孺子,胆大妄为。”

    一直闭目养神,只忠顺亲王进门时才睁开眼点了点头的大秦太尉,义武侯方南天此时也忽然开口了,冷冷的道。

    贾环闻言,却不怎么在意。

    他知道对方无不是位高权重之人,可是那又如何?

    他身后站着的,是大秦军方最核心的一大部分力量。

    如果有这样的底气,他还会畏惧低头的话,那他就真成了扶不起的阿斗了。

    圈子外围,牛奔和温博等人看到贾环和赢遈交锋的一幕幕,尤其是方才贾环开口骂裘良影射赢遈是罗刹狗的一幕,心里当真是又爽快又羡慕。

    别看平日里大家都是差不多的顶级勋贵子弟,大秦第一流的衙内圈里都排名靠前的大牌衙内。

    可是此刻。高下立断。

    贾环是宁国府如今的袭爵人,是荣宁二府唯一的武勋。他代表的,就是整个荣宁二府。以及背后的那面黑云旗。

    因此,他便有底气和忠顺亲王硬碰硬的顶,也有底气和资格将裘良骂的狗血淋头却连一句话都不敢多说,更有资格无视当今大秦太尉的怒火。

    因为谁都知道,除了太上皇亲自开金口外,谁都不可能真将贾环如何。

    至少,目前不能。

    别的不说,单看看贾环身后替他压场子的那群人吧,主宰大秦百万大军命运的军机阁有五位军机大臣。站在贾环身后的就有两位。

    再加上其他一大票公门侯门出身的勋贵,尽管他们有的只是一等子,有的甚至还只是二等男。

    但许多时候爵位并不代表什么。

    最重要的是,每一个公侯伯府背后,都牵扯着一大批军中重将,门生故旧。

    这些人加起来,其力量之庞大,足以让任何人为之胆寒和忌惮。

    只是,如今能将这些力量勉强整合起来的。唯贾环一人尔。

    所以,贾环才能够在这个最顶级圈子内开口说话,并且当着忠顺亲王的面,辱骂他的门人。

    要是换做牛奔和温博。咳咳,两人平日里在他们老子面前都是连大气也不敢猛喘的……

    这才有了他们此刻一脸羡慕嫉妒恨的看着贾环。

    忠顺王的脸色肃然的看着贾环,沉声道:“你当真以为。你倚仗着荣宁二公的余荫就能横行无忌?这天下姓赢,不姓贾。”

    贾环闻言。瞳孔微微一缩,面色却不显。他呵呵一笑,正要开口,却听见门外又是一阵动静。

    没多时,就见一道身影入内,竟是不知何时消失了的明珠郡主,赢杏儿。

    赢杏儿一脸风尘仆仆的匆匆进来后,第一眼入目的竟然是……贾环?

    见他无恙后,赢杏儿松了口气,然后才发觉原来忠顺王并诸多勋贵和军方大佬都在场。

    她面色不由一红……

    实事求是说,她方才那般失态,绝非是因为相中了贾环想让他做个驸马爷什么的。

    至少不全是这个原因……

    而是她在担心,一旦贾环被杀,神京城内立马就会扬起滔天巨浪,甚至有可能发生不忍言之大祸。

    然而不管哪一方,最后都不会是赢家。

    所以她才这般在乎贾环的死活。

    可是她刚才那番作态,落在众人眼中,却成了此地无银三百两……

    “见过父王。”

    屈身一福,赢杏儿先对赢遈行礼。

    赢遈皱眉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赢杏儿这才起身,朗声道:“太上皇口谕……”

    众人闻声,无人敢怠慢,齐齐下跪,除了方才隐身上楼的董明月……

    “召东来顺楼内诸人,即刻入龙首宫觐见,不得有误,钦此。”

    ……

    虽然说是楼内诸人都入宫,可实际上哪里又能都有这个资格?

    别的不说,贾芸和众活计,甚至是韩家三兄弟,都留了下来。

    贾环本意是让牛奔和温博都留下来的,尤其是温博,他伤有点重。

    可温严正却坚持带上他。

    一行人出了门后,贾环才发觉今天的阵势到底有多大。

    整条街道,整个坊市都已经戒严了。

    到处都是黑衣黑甲的持戈兵士,甚至还有端着弓弩戒备的“狙击手”……

    东来顺楼前马匹、轿子、马车排成了长龙,人头拥挤。

    等楼内的大佬出来后,这般多的士兵家将,整条街上却安静无比,没有丝毫杂音。

    然后,各自乘坐各家的车马轿子,一行人朝宫门驶去。

    贾环的黑云马车内,温博纵然已经伤成这样,还是一脸迷醉的抚摸着车窗上方的那朵黑云,如同在抚摸他的梦中情人一般。

    牛奔笑道:“行了,博哥儿,瞧你那怂样。别丢人了行不行?”

    温博粗黑的扫把眉一挑,鄙夷道:“你少说我,我就不信,你第一次上这车能好多少?”

    牛奔闻言顿时一滞,然后看着某人痛骂道:“你不说我都忘了,当初为了上这架黑云车,小爷还被某个黑心肝黑了八百两银子!!!”

    “哈哈哈!”

    ……(未完待续。)

    ps:咳咳,弱弱的说一下,本书有群,群号在简介中,欢迎大家加群,本人晚上出没……

    还有就是,关于书中逻辑问题。

    我也算是一个老读者了,所以一般可能出现的逻辑问题,我都会考虑到的,当然,肯定有不全的地方,欢迎大家检查,言之有理的,我一定检讨。

    但希望大家给我些时间,很多都是专门挖的坑,会慢慢填满的。

    如果现在做出解释的话,感觉就不对了,提前知晓了答案,再看书也没什么激.情了。

    总之,我会尽心写好本书,不辜负订阅投票的书友!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