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十一章 温严正
    牛奔等人哪里能让贾环一人上前,纷纷豁出去了。~

    一碗血酒下肚,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杀!!!”

    “杀!!!!”

    “杀!!!!”

    几声爆喝响起,几人一起冲入战团。

    然而,冲的快,退的更快。

    可以说,飞出来的更快。

    打头飞出来的就是满腔拼死精神的贾三爷。

    不过,他不是被蒙战打飞的,而是被董明月一个柔劲给丢飞的……

    趴在地上,贾环几乎都没脸站起来了。

    董明月为了护着他,被蒙战一击击在腹部,一口血喷出,喷的贾环一身都是。

    贾环羞愧的恨不得自裁以谢罪,猪队友啊……

    他还算好的,牛奔几人就惨了,尤其是温博。

    小兄弟性格暴烈,速度更暴烈,起步最晚,冲的却最前。

    董明月可没有保护他的心思,然后他被蒙战头也不回的一拳甩在胸前,当场就喷着血晕过去,人也倒飞出来了。

    牛奔和韩家三兄弟也好不到哪去,人虽然没晕,受伤也稍微轻一点,但也都倒地吐血起不来了。

    “环哥儿,哥哥这次……真是……真是日了狗了,被你坑死了……”

    牛奔一边喷着血,一边骂道:“你那丫头忒……忒不仗义,怎么……怎么就救你一个?哥哥……惨哪!”

    贾环不装死了,没事人似的站起来,把牛奔和韩家三兄弟扶到椅子上。确认没有大碍后,赔笑道:“哟!哥哥们。都没事吧?实在对不住啊!”

    牛奔勉力挑起一根中指,一边吐血一边鄙视道:“此熬(艹)……哥……哥哥鄙视你!”

    韩家三兄弟却是不停的吐血。面色却好看了许多。

    能为贾环做一点事,流一点血,他们心里舒畅了很多。

    贾环来不及和牛奔斗嘴道歉,又想起将温博抱到椅子上,这哥们儿目前还在昏迷中……

    不过好在性命还在。

    大堂上先前还敢看热闹的人早已经无影无踪了,场面太大,看热闹的人就算现在不受波及,日后清算起来一定落不到好。

    都是乖觉机灵之辈,各回各家。各找各爹,通风报信去了。

    一场巨大的风暴正在缓缓形成,许多兵马,也在调动……

    大堂上,董明月虽然气息越来越弱,但眼睛却越来越亮。

    反观蒙战,虽然打的越来越凶悍,但幽诡之意却已经消失,面色也越来越凝重。

    贾环忽然面色怪异起来。因为他发现,董明月的起手式,竟然是……太极。

    不过,用于对拼战斗的。主要还是那一套小金刚拳法。

    随着时间的拖延,董明月防守的次数越来越少,进攻的次数越来越多。而且,也越来越轻松。

    牛奔不吐血了。怪异的看着贾环,无语道:“这……这他娘的都行?这就七……七品了?”

    韩家三兄弟的脸色也既怪异又惊喜。连温博似乎都隐隐中听到了什么,痛苦呻.吟着醒来,虚弱的问道:“谁……谁突破七品了?”

    蒙战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谁都无法形容他此刻的感受。

    董明月手中画出的那一圈又一圈,连绵不绝的圆,犹如一条条百炼金刚丝线一般,将他套了一圈又一圈。

    他想要用暴力破开,可董明月却非常巧妙的,用一套他从未见识过的武功,四两拨千斤的化去了他的力量。

    不仅如此,还将他缠的更紧了。

    其实这套缠法倒也罢了,关键是,这个黄毛丫头自身的筋骨之壮,简直惊世骇俗。

    从未听说过有哪个人在这个年纪就拥有这般强壮有韧性的筋骨,除了……

    陡然,一道亮光在蒙战脑中闪过。

    他双眼圆睁的看着董明月,语气极为复杂,惊喜,惊惧,贪婪,糅合在一起,化成一道惊呼:“你……你是,你是董……”

    然而,他的话并未说完,就见董明月气势已然升到了极点,化身成一道白影,小金刚连环夺命拳绵延不绝的展开。

    从蒙战的手臂起始,连击十八拳,寸寸鲽击,最终她那秀气的拳头,停在了蒙战的喉骨处,在那里,下陷出一个深坑。

    七品大高手,蒙战,陨。

    贾环长长的呼出了口气,扯了扯衣领口,回头对牛奔等人展颜一笑,道:“奔哥,韩家哥哥,温家哥哥,小弟去给你报仇。”

    牛奔皱眉道:“喂,人死了就算了,你别干没品的事啊。”

    贾环头也不回回了他一根中指,脚下却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冲向的对象是……

    赢朗!

    赢朗在蒙战战死时就已经傻眼儿了。

    这可是七品大高手啊!

    大秦百万军中,都屈指可数的绝顶高手,在整个忠顺亲王府中,都是可以排的上前三的。

    若非他是亲王世子,他也没有这个资格享受这个级别的安保……

    可是……

    蒙战居然死了。

    不过,赢朗没功夫多想,因为他看到了贾环风一般的向他冲来。

    赢朗面色大变,连忙道:“贾老三,你别冲动,冲动解决不了大事……我警告你,我是亲王世子,杀了我,你全家都得赔命!”

    贾环狞笑道:“老子不杀你,老子打残你!”

    赢朗虽然也会功夫,也开完了筋,可也就如此了。

    他爹就是管宗室考封的,他又不是二比,还下那个苦功夫做什么?

    况且他一向都认为,只有粗莽武夫才只能靠武功吃饭,像他这样绝世聪慧的人。是靠脑子吃饭的。

    所以……

    “啊!”

    “哎哟!”

    “啊!”

    “噢哟!”

    “呜呜!”

    赢朗被打哭了……

    然而,贾环却没有住手……

    “住手!”

    一声爆喝从酒楼门外传来。无数的脚步声,兵器碰撞铠甲声。马蹄声,嘶鸣声,似乎一瞬间忽然响起般。

    贾环回头看了眼来人后,嘿嘿一笑,却并不停手,依旧照已经死狗一般的赢朗身上招呼着。

    来人他也认识,正是景田侯之孙,五城兵马司的主事,裘良。

    “三公子。住手!”

    见贾环还不停手,裘良脸色极为难看,再次大声道。

    贾环冷笑了声,道:“怎么着,替你家主子张目来了?我就不住手,要不你也来动动我试试,也算替你家主子报了仇?”

    四十多岁的裘良闻言,面色一阵青红。

    他祖父裘峰,当年是第一代荣国黑云旗下的战将。战功彪炳,得封开国景田侯。

    只是,其父不肖,不仅没有守住爵位。还因为战场上贪生怕死,擅自退兵的缘故,被二代荣国公革去了爵位。

    裘良则是走了忠顺亲王的门路。才得到了这个职位。

    他日益梦想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够恢复祖宗的爵位,所以就成了忠顺亲王的门下走狗……

    然而。他却并不敢对贾环做什么。

    没在军中待过的人,是永远无法体会贾家那面黑云旗所具有的影响力的。

    裘良甚至不敢保证,他下达缉拿贾环的命令后,他的队伍会不会听他的命令,还是……倒戈一击。

    就在这时,门外又是一阵响动,相比方才的嘈杂和无序,这阵声音却极为整齐,也更有力度。

    门外走进一身材矮小,甚至瘦小的中年人,面色黝黑。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干瘦的四十多的半老头子,气势却极为惊人。

    他进屋后,先是看了眼依旧在那里殴打赢朗的贾环一眼,便没有再多理会。

    真正的高手一眼就能看出,赢朗受的不过多是皮外伤罢了,了不起断了几根骨头,死不了人,也废不了,顶多半废……

    不过,没死就不是大事。

    这干瘦男人的眼神扫到董明月时,眸子微微一凝,然后再看到地上已然没有气息的蒙战时,眉头就皱了起来。

    不过,也就是如此了。

    略过蒙战,目光左移,待看到瘫软在椅子里,垂着脑袋不敢抬头,还小口吐血的温博时。

    中年人却勃然大怒,紧咬的牙关中吐出两个字:“畜生!”

    显然,他基本上已经知道了事情的起因。

    自然,他的身份也就清楚了。

    大秦军方最高统帅部,军机阁五大臣之一,前东北方面军,黑龙军团的军团长,奋武侯府,现袭一等伯之温严正。

    贾环终于舍得将死狗一般的赢朗丢下了,不过走路的时候可能没看路,一脚从赢朗的裆.下踩过。

    饶是赢朗此刻已经处于昏迷状态,可还是细眼忽然圆睁,口中发出了一道纤细的呻.吟声……

    “噢!”

    然后就又昏迷过去了……

    温严正见状,叹息了声,摇摇头,然后头也不回的道:“去太医院,请御医来给世子疗伤。”

    贾环收拾了下凌乱的头发,重新束好纳入冠内,然后又整理了下衣裳,才走到温严正面前,躬身行礼道:“晚辈贾环,见过世叔。”

    温严正又叹息了声,声音柔和了些,道:“起来吧,都是我家那个孽障惹的祸,你放心,这次再没他的好了。”

    贾环心中瞬间又对温严正的印象好了几分,老温的意思很明确,这次事,就让温博扛了。

    贾环笑道:“世叔,这是什么话?分明是忠顺王世子赢朗,欺瞒温博哥哥初到神京,诸事不知,挑唆离间,让温博哥哥以为我是在蔑视他。

    我辈从武之人,血性第一。若真有人羞辱我等,哪怕血溅五步,亦当保持傲骨不衰。换做小侄是温博哥哥,亦会如此行事。

    更何况,当赢朗的把戏被我和温博哥哥看透后,他恼羞成怒,竟然派七品高手想要狙杀我等于此。温博哥哥顾及小侄乃是荣国子孙,便想让人护着小侄先逃,他言道纵然一死,也要为小侄拖延逃命时间。

    世叔,温博哥哥虽然小看了小侄,但是,这般血性,这般情义,小侄岂能罔顾?又岂有让温博哥哥替小侄扛事之理?

    不瞒世叔,方才小侄与温博哥哥早已说好,此次若是大难不死,我等当义结金兰,共书金兰谱!

    日后,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小侄自然更没有让温博哥哥顶罪的道理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