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百七十章 诀别!
    “砰!”

    “砰!”

    “砰!”

    ……

    贾环和温博两人不知对了多少拳,这是最男人的战法,没有花哨的身法或者武技,就是最简单的拳对拳,肉对肉,骨头碰骨头。√∟

    不是他们粗莽不通武技,只是,在战场上,在千军万马对战中。

    任何花哨的武技都只是浪费力气的举动。

    当然,在斗将时,武技还是非常重要的。

    但是,无论是贾环还是温博都在有意的控制着这场争斗的格调,尽量不让场面升级。

    否则的话,结局都不是两人愿意看到的。

    连续轰了四五十拳后,两人都有些气喘吁吁的了,拳头也都肿的和包子似得。

    不过,两人的目光都明亮了许多。

    贾环是对《白莲金身经》的锻体效果非常满意,而温博,则是对荣国后人能有这般水平感到满意。

    他心目中的偶像,亦是当年执掌黑云旗的荣国公,这几乎是大秦武家将门子弟的共性。

    不管仇不仇,他都愿意看到偶像后人能有出息,否则,心中敬仰落到后继无人的局面,亦是生平一大憾事。

    “不打了!平手!不,我败了,虽然你每次都被我轰退几步,可我却伤不了你。我比你年长,还你比高一品。等你到了我的年纪,我不是你的对手。”

    温博虽然脾性粗暴,但不是蠢人。

    贾环能让韩大收手亲自出面,已经证明了他的勇气。

    而能和他打成平手。又证明了他的能力。

    另一方面,他出门时没有带家将。身边的几个新“朋友”吹牛.逼还行,但武道稀松的紧。有一个看不透的,也是没把握。

    对面却不同,贾环不提,还有一个胖子,三个青壮,俱都是通武力之人。

    还有一个看起来娘娘腔一样的男子,虽然看起来最柔弱,但多年习武的经验和感觉却告诉他,这个人最危险。

    对面在人力占优。武力低一品的情况下,还愿意光明磊落的和他斗武,足以证明,对方不是小人。

    “误会,大大的误会。”

    不得不说,扫把眉笑起来,和牛奔的八字眉都有得一拼。

    贾环哈哈一笑,抬手在赔笑的温博肩上擂了一拳,然后他绕过温博。敛去笑容,走到赢朗面前看着他。

    赢朗一脸无所谓的看着贾环,呵呵笑道:“三公子果然好手段,在下佩服。”

    “啪!”

    贾环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了让所有人都震惊的目瞪口呆擦眼睛的事。

    甚至连赢朗都睁圆了细眼,捂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贾环,尖声道:“你敢打我?”

    “啪!”

    贾环用第二个干脆利落的耳光回应了他。

    赢朗有些呆滞茫然了。他死活想不通,区区一个子爵。居然敢打他这个亲王世子?!

    亲王世子,爵位之贵。只在亲王之下,居郡王之上。

    贾环他……疯了吗?

    贾环淡然的看着赢朗,道:“你忠顺王府两次对我出手,第一次是在考封之时,想坏我名声。第二次,就是这次了。奋武侯府温家乃是我荣宁二府的生死世交,你却在温博兄初入神京百事不明时挑唆于他,想让温叔父与我贾家产生芥蒂,你好从中渔利。赢朗,你当谁是傻子吗?”

    赢朗看着周围众人奚笑的目光,愈发羞怒交加,阴柔的脸面涨的通红,近乎歇斯底里道:“是,都是我做的,那又怎样?这天下都是我赢家的天下,你不过一个臣子,也敢打我?”

    贾环呵呵笑道:“你这般蠢货,居然也敢妄想……你错了,这天下是太上皇的天下,是当今圣上的天下,也是我们诸多与国同戚的世爵勋贵的天下。虽然你也姓赢,可惜,这天下既不是你爹的,更不是你的。我是太上皇的臣子,是当今圣上的臣子,却不是你忠顺王府的臣子。”

    赢朗厉色的看着贾环,眼中满是疯狂之色,点点头,狠声道:“好,好,好的很!好一个逆臣贼子!蒙战,给我杀了他,我倒要看看,我这个亲王世子,用不用给他这个荣国子孙赔命!”

    “赢朗,你疯了?”

    连赢朗挨耳光时都面色淡然的赢杏儿,听闻蒙战二字后,却面子陡变,厉声喝道。

    赢朗确实快疯了,当众被贾环扇了两耳光,若是不能报复回来,出了这个门儿,他就是神京城内最大的笑柄,连他父王都会受到牵连。

    若是忠顺亲王日后大事得逞,那,他也不会立一个如此没有脸面坏名声的儿子当太子。

    赢朗岂能不疯?

    众人正奇怪,赢朗口中的蒙战是何许人也,还在打量他身后的几个稀松平常的纨绔。

    谁料,门外忽然一道黑影幽灵一般的一闪而入,根本无视赢杏儿“住手”的命令。

    飘向了贾环。

    贾环见状瞳孔猛然收缩,结出定军枪的防御手势,只是,他心里却完全没有把握能挡下这一击。

    就在那道黑影即将飘到贾环身前时,贾环身边的董明月忽然动了。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原以为出场这般非凡的蒙战,定然能将贾环一击而杀,至少一击重创,然后整个神京将会沸腾。

    他们将会是见证这一历史性的大场面的见证者,谁料,贾三公子居然也不是吃素的,身边亦有高手存在。

    董明月化身成一道凌厉的白影与那道幽幽黑影一触之后,两人各自退后三步。

    两人的容貌终于被人看清了。

    “哗!”

    众人一阵惊叹。

    原以为鬼魅一般的蒙战会是一个形容枯槁,容貌阴诡的瘦男,谁料。却是这般一昂扬大汉。

    而那道气息凌厉的白色身影,却是一个身形清瘦的……女子?

    蒙战却没有理会那些嘘叹声。而是皱着眉看着董明月,眼中有些疑惑之色。

    董明月面色依旧清寒。眼神清冷的看着蒙战。

    “蒙战,还等什么?杀,给我杀了他们!”

    赢朗见蒙战居然一击未见功,愈发气急,怒声命令道。

    蒙战闻言,眉头皱了皱,又看了一眼,却来不及多想,再次出手。

    董明月面色凝重。这是一个七品高手,只有到了六品巅峰的人,才会明白六品和七品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差距。

    尽管蒙战身形诡异,恍若幽魂,但却不要妄想他的力量也是轻飘飘的,恰恰相反,他的劲道之烈,之刚猛,超乎想象。而且还连绵不绝。

    这就是七品和七品以下的差距。

    所以,才会有“七品之下皆蝼蚁”的说法。

    然而,董明月却并不惧,因为她从六品破七品只差最后一个契机。

    董明月觉得。今天这一战,就是一个最好的契机。

    这一场大战,远比贾环方才和温博的那一战精彩的多。也惨烈的多。

    从开战一开始,董明月就被压着打。

    手臂。肩背上,多次被蒙战击中。口中也流出了不少血。

    贾环见状,脸色铁青一片,摆脱了一旁牛奔紧紧拉着他的手,沉声道:“奔哥,记住,这是我们的耻辱,是我们此生最大的耻辱。”

    牛奔脸色也极为难看,却拉着贾环不放,道:“我明白,但是,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你身边这人还能挺一会儿,要是你上去,一下都接不下来。这边动静闹的那么大,五城兵马司不可能没有接到消息。放心吧,一会儿各路人马就都现身了。”

    一旁处韩家三兄弟脸色也不好看,但都没有温博的脸色难看。

    温博苦笑道:“兄弟,都是我的错。你放心吧,一会儿那贼人打来,我顶你前面。你也别客气,今日你要是出事了,别说哥哥我的命难保,就连我爹都要受到极大的牵连。今儿个,哥哥是被这孙子给坑惨了。”

    贾环强笑了笑,道:“自家兄弟,不过是误会罢了,谁还当真?温家哥哥,过了今天这遭,我们再把酒言欢。”

    温博点点头,却看了眼牛奔,道:“胖子,去,把贾兄弟带上楼去,势头不妙,你们就先走。我和这三位兄弟留下,我就是死,也要拦住他们一会儿。”

    牛奔嗤笑了声,道:“丑男,你别老想着自己做英雄。我告你,我和环哥儿还有韩家三位哥哥,是一个头磕在地上,一碗血酒咽下肚的生死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这种义气千秋的事,你懂么?我们要是撂下你们自己走,我们还有脸担得起一个义字?”

    性格暴烈的温博对这种事简直向往到了极点,都快不分场合的悔恨起来:“都怪我娘,非要等过了中秋再动身,不然,不然说不定我也能赶上这种大事。唉!真真是……悔煞我也!”

    贾环眼睛盯着战场,一边紧了紧腰间玉带,一边笑道:“这又有何妨,只要这次不死,咱们回头再结拜便是,何必拘泥于哪一次!”

    说罢,贾环就要动身,却不想被韩大死死拉住胳膊。

    牛奔也顾不上笑话温博了,急道:“老三,你疯了?这种大战也是你我能上的吗?”

    贾环猛然回头,斩钉截铁道:“今天不上,日后我们武道必然再难寸进一步。记住,从武之人,当有血性!纵然前方是刀山火海,义之所在,也当万死不辞。老大,松开。”

    一声爆喝,竟然让韩大不自觉的松开了手。

    贾环扫过众人一眼,似乎是在诀别,而后扑身而上。

    ……(未完待续。)

    ps:ps:感谢书友们的订阅、打赏、推荐还有月票,谢谢你们的支持!

    一段小高朝就要起始了~~~

    董明月的构思也马上就要出来了……

    不知道会不会对大家的胃口,尽量用心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