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大婚(三)
    “牛伯伯,义父,温叔父,施叔叔,你们怎么来了?”

    贾环见四位大佬齐至,惊喜之极,连忙迎上去问道。

    然而四人脸色都有些阴沉,竟一起沉默不言,直到贾环意识到不对,脸上的喜色淡了下来后,牛继宗方沉声道:“环哥儿,宫里传旨,命军机阁明日酉时前,务必将相关黄沙军团分拆之事,及长城军团轮调之军务,处理妥当。

    因此,我等明日,怕都不得空,来此为你成亲相贺了。”

    “什么?这算什么?”

    “欺人太甚!!”

    “什么紧要的事,非要明日圈住父亲?”

    牛继宗说罢,牛奔、温博和秦风三人登时就炸了。

    成亲大事,可以说是一个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事之一。

    是长辈看着晚辈成年的标致。

    可是宫里却刻意颁下这个旨意,在他们看来,这是在故意羞辱贾环,羞辱贾家。

    本来贾环就为了不招人耳目,只请这几家亲近的人。

    其他勋贵府第,一概都没接到请柬。

    若是连这几家明天都来不了,那贾环成亲,就只剩下一些贾家族人,和他们几个毛头了。

    贾家岂不成了笑柄?

    贾环刚刚才替那位解了围,若不是他,那位祭天之日,面子里子丢光不说,连亵裤都得丢光。

    结果翻过头来,那位居然来这样一手!

    念及此,牛奔几人气的眼圈都红了,一个个咬牙切齿,恨欲狂。

    牛继宗等人,也一个个面色阴沉。

    倒是贾环,笑的洒脱,道:“如今军方力量云集神京,却隐隐分成几派,争斗不休。

    这个时候,那位自然不想让大家有个机会,坐在一起说说笑笑,和气的解决问题。

    相比于区区一个个人的婚事,军中平衡自然更重要。

    这有什么好气的?”

    听贾环说的轻松,牛奔先看了眼不喜不怒面色淡漠的牛继宗后,对贾环怒道:“环哥儿,你是不是傻了?

    你成亲是天大的事,本来就够照顾那位的面子了,不然明儿满神京的勋贵府第,在京的军中将领都要上门贺喜,他们都受了你的恩哪。

    你为了避嫌,委曲求全到这个地步,那位还这般……

    你竟不生气?”

    贾环呵呵笑道:“反正没刚才生气。”

    牛奔闻言大惊失色,顾不得他爹明日放不放假了,一双绿豆眼跟激光笔似得,对着贾环拼命的闪!

    看的贾环哈哈大笑。

    “哼!”

    一道冷哼再起,牛奔的绿豆眼顿时止住了,面容僵硬,眼神哀怨的看了贾环一眼后,转过身看向牛继宗,干巴巴笑道:“爹!”

    “猪头猪脑,哪一点像我牛继宗的儿子?方才环哥儿的话,我等在外间听的清清楚楚。”

    牛继宗厉声道。

    秦梁也看着羞愧不已的秦风,沉声道:“大失我望。”

    这句话,对秦风的打击太大了,一时间脸色煞白。

    温严正则眼神嫌弃的看着温博,竟连句话都不愿同他说。

    温博登时垂头丧气。

    只是受过打击后,三人心里又多有不平。

    分明是长辈们先在军机阁闹大的,这才延续到晚辈。

    这会儿你们这个样子,实在难以服众。

    然而几个长辈一时间却没有搭理他们的意思,在贾环和引他们入内的韩家兄弟的招呼下落座喝茶。

    牛继宗看着贾环,语气温和道:“环哥儿,明日是你大喜之日,我们虽然来不了,但今夜却打算在你这里多待会儿。

    明日,你伯娘她们会来看你。”

    贾环笑道:“伯父,咱们都是自己人,不讲那些虚礼。

    我本就不看重那些,否则也不会就请咱们几家。

    成亲在侄儿看来,更重要的是添一份责任。

    能从伯父、义父和两位叔父身上学会担当,才是最重要的。

    至于今儿来还是明儿来,都一样。

    虚礼是做给外人看的,侄儿面皮厚,不在乎别人怎么看。”

    牛继宗闻言,与温严正、施世纶对视了眼后,三人一起笑了起来。

    温严正摇头道:“都是少年郎,分明一起长大,环哥儿吃的苦还比其他人多,怎地差距就那么大?”

    施世纶笑道:“你家小子还算好的,总比我家的强多了。堂堂勋贵世家,我两个儿子三个孙子,竟都一心走科举之路。家中老母还一心支持,让我去哪里说理去?”

    秦梁看着贾环点点头,道:“不重虚礼是极好的,比你哥哥强的多。”说罢,又瞥了秦梁一眼。

    秦梁羞惭的低头,侍立不动。

    牛奔性子急些,着实有些咽不下气,想不通,鼓足勇气道:“父亲,各位世叔,我们几个的确没环哥儿聪明,武功也比不上他,可这件事,分明是您们先……”

    话没说完,在四位大佬漠然的目光下,却已耗尽的勇气。

    “不成器的东西!”

    牛继宗铁青着脸,站起身,咬牙切齿的就要上前。

    这个时代,对于子孙的教诲,主流思想就是棍棒底下出孝子。

    连贾政、贾赦甚至贾珍之流都是如此教子,更何况将门?

    牛奔看到他爹如山一般压过来,圆脸煞白不说,呼吸都差点堵塞了。

    “牛伯伯,牛伯伯……”

    贾环忙拦着牛继宗,笑道:“今儿就算伯伯和几位叔父给侄儿道喜来了,可不兴动手!”

    牛继宗闻言,这才缓和下脸色,狠狠瞪了牛奔一眼后,对贾环道:“环哥儿,你给这几个不成器的东西说说。”

    在牛奔几个的注目下,贾环干咳了声,道:“奔哥,牛伯伯和义父在军机阁争吵,不是真的撕破了脸皮,他们那样做,是给别人看的。”

    牛奔、秦风几人闻言,真傻眼儿了:“什……什么?给……给谁看的?”

    怎么可能?

    早有人将那日军机阁里发生的争斗传了出去,那血淋淋的斗争,让无数人胆寒。

    又怎么会是假的?

    牛继宗等人见他们这幅模样,怒其不争的纷纷哼了声。

    贾环道:“当然是给想看到这个情形的人看的,偏你们不知,差点弄假成真。不过也好,这样就更真了。”

    牛奔闻言登时炸了:“环哥儿,我们怎么不知道?

    你早知道了?

    你早知道了怎么不告诉我?”

    温博和秦风也极不满,任谁被蒙在鼓里,让人看猴戏一样的看热闹,心里都不高兴。

    而且,还险些坏了大事。

    贾环嘿嘿笑道:“我这几日都忙着成亲呢,也是今儿才知道。”

    “放屁!”

    牛奔跳脚大骂,道:“我算是明白过来了,你就是故意的,故意看我们闹,这样才显得更真,对不对?

    好你个贾小三,敢这样消遣哥哥……

    不对,你刚才还那样作态,伤心欲绝,还撕了灯笼和囍字,害得我大哭一场!

    贾小三,我和你拼了!”

    说罢,飞身扑向贾环。

    贾环若想躲,自然可轻松躲开,论起来,牛奔到现在武道还不到六品。

    距离贾环差几大截儿呢。

    可贾环不能躲,得让兄弟们出口恶气才是。

    因此站在那里,接受牛奔、温博和秦风三人的蹂罹。

    等到牛继宗喝止了他们,贾环已经披头散发了。

    牛继宗骂道:“你们还有脸怪环哥儿?这件事他本就不知,如何告诉你们?你们比他还大几岁,他都能想到的,你们就想不到?”

    秦梁看了牛继宗一眼后,道:“环哥儿之前对你们说的话,极有道理。

    以后,你们都是要当家做主的。

    是你们能安排下面的人,不是让那些人操控影响你们。

    让人说了几句好话,奉承几句,就都忘了自己姓什么了。

    你们这般,能成什么器?”

    秦风深吸一口气,躬身道:“父亲,儿子受到教训了。经此一次,再不会轻易晕了头,让人哄了去。

    日后行事,也定多和环哥儿商议。

    这小子……奸猾似鬼!”

    到底忍不住埋怨一句。

    牛奔也满脸郁闷的对牛继宗躬身道:“爹,儿子也知道错了。不该被人轻易哄了去,以后外人再说好话,我必记住今日之耻。

    日后行事,也会多让环哥儿出主意。

    我是他大哥,他得帮我。”

    温博如法炮制的对温严正也请了罪,顺便“污蔑”了贾环一番。

    贾环哈哈笑道:“不是我奸猾似鬼,只是我以为,不管如何,咱们都是生死兄弟。

    只要咱们不起龌龊,就是最大的利益。

    其他的一切利益,都要弱于这个基底,也都可以商量着来。

    如果这次哪家吃亏了,下一次补过去就是。

    为了安别人的疑心,明面上可以争斗争斗,但真要闹出真火,就此撕裂,却是不智之为了。

    而且谁也别想着一家独大,我贾环年不过二八,立下偌大功勋,却落到闭门思过的地步。

    难道还不够诸位警醒的吗?

    几位哥哥以为如何?”

    牛奔、秦风几人闻言纷纷一静,就连牛继宗、秦梁等人也目光闪烁。

    牛奔深吸一口气,道:“环哥儿说到这个份儿上,处处为我们几家思量,立意又远比我们高,我们还有什么说的,就按环哥儿说的来吧。

    立誓!”

    说罢,右拳握起,捶于左胸。

    秦风看了眼秦梁后,也握起右拳,捶于左胸,沉声道:“赞同,我们几个家族相和,便是最高的利益,立誓!”

    温博、诸葛道也纷纷如法炮制。

    牛继宗看了眼几个小辈后,对贾环道:“环哥儿,那你说说看,依你之意,长城军团那边,该如何处置?”

    秦梁继而补充道:“不需客套,有话直言。”

    温严正和施世纶也齐齐点点头。

    这是第一次,也是立规矩的一次。

    当事人不管哪个提出来,都会给其他人留下心结。

    唯有找一个足分量的中间人来提议,最恰当。

    贾环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没有推脱,直言道:“长城军团两个都指挥使之位,灞上大营和黑辽军团各占其一。”

    此言出,几个大佬面无表情,不动声色,但牛奔和温博两人却咧开了嘴,秦风变了变脸色,不过到底忍住了。

    就听贾环继续道:“二十个营指挥使之职,黄沙系占十个,剩余十个,灞上和黑辽均分。”

    贾环说罢,便是一阵安静。

    谁也不敢出声打搅几个大佬的思考,牛奔秦风几个眼睛都滴溜溜的转。

    过了好一会儿,牛继宗点点头,率先道:“可。”

    秦梁也点头道:“善。”

    温严正和施世纶皆无异议,这种分法,将主要利益方都照顾到了,比较合理。

    此事方毕,秦梁忽又道:“环哥儿,你觉得,宫里那位会认可这个分法?”

    众人一怔,是啊,隆正帝选秦梁上位,就是为了平衡进而抑制荣国一脉的势力膨胀,却不是为了让他们搞在一起吞噬其他军团的。

    至于所谓的轮调,简直是笑话。

    谁还看不出这是什么把戏?

    长城军团直接掌军的实权将校大部被外来者占据后,长城军团也就此换了颜色。

    而那两个出自长城军团的都指挥使和二十个实权营指挥使,不管调往哪个军团,下场都不会太好。

    最好的结果,就是打发到看仓库的闲职上养好。

    稍微差点的,都是性命堪忧。

    军中利益斗争的残酷性,远不是文官们那样“温和”。

    这种局面,绝不会是隆正帝想看到的。

    他不点头,这个方案就极难通过。

    贾环却笑道:“很简单,从长城军团拨出来的两个都指挥使,和那二十个营指挥使,可以调往蓝田大营。

    岳钟琪是那位的一张底牌,蓝田大营越强,那位就越安心。

    但岳钟琪至今都没能全部拿下蓝田大营,若给他送去两个都指挥使和二十个营指挥使,他用不了三天,就能彻底掌控蓝田大营。

    一个军团换一个军团,还分散了我们这边的凝聚力。

    这种事,那位没有不点头的道理。”

    秦风疑惑道:“那蓝田大营,以后不真的就是岳钟琪的了?”

    贾环笑道:“风哥,蓝田大营,现在就不是岳钟琪的了吗?

    神京之地,最为那位所重。

    若身边没一只绝对可靠的军队,那位怕是连觉都睡不踏实。

    而岳钟琪也不是庸手,最多再用半年时间,他一定能把蓝田大营抓在手里。

    与其多耽搁半年,不如大气点,直接给他拿去。

    对我们而言,用一个京畿军团,换一个九边军团,划算!”

    秦梁闻言,面色古怪,忽然忍不住笑道:“臭小子,你哪来那么多的弯弯绕绕?”

    说着,还罕见的动手拨了拨贾环头上凌乱的头发。

    秦风在一旁羡慕的看着这一幕,这样的待遇,大概只有在他三岁的时候才有过。

    因为过了三岁,他就开始习武,他爹也就化身大魔王了……

    本以为这一世都再见不到他爹如此慈爱的模样,却不想,今日又见之。

    心酸下,秦风撇嘴道:“环哥儿就是最鸡贼。”

    然而贾环却不以为恼,反而高兴的哈哈大笑,模样得意。

    秦风见之,笑骂道:“笑个屁!”

    一旁牛奔闻言,顿时大怒道:“我小弟大笑,关你屁事!想欺负环哥儿,先问问我牛奔同意不同意!”

    秦风觑视之:“你打的过我?”

    牛奔更怒,厉声道:“打不过就不打了吗?我有环哥儿相助,武宗都打得!”

    “没出息的孽障,给老子闭嘴!”

    却是牛继宗差点没被这无耻的言论气死,厉声喝道。

    贾环看的却极高兴,因为他知道,牛奔和秦风是以这种方式,和解。

    “环哥儿,去唤新媳妇来见见吧。虽然明日我等来不得,可做长辈的,总要给儿媳妇一份新婚见面礼。”

    秦梁笑道。

    这几家都是通家之好,穿堂过户、托妻献子都是等闲。

    秦梁为贾环义父,要见见儿媳,送个新婚礼,是合适的。

    牛继宗也笑着附和道:“理应如此。”

    牛奔闻言,登时笑的眉飞凤舞,高声笑道:“见新娘子咯,见新娘子咯!”

    “哈哈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