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内斗
    “行了,你装个屁的风轻云淡,赶紧一起下去看看吧。小爷我倒是想看看,这神京城内到底是哪路神仙这么大胆,敢跑到这里来放肆。”

    牛奔站起身来,咬牙切齿的对贾环说道。

    贾环哈哈一笑,道:“不是装,不管是谁,也不管他打破了什么东西或者伤了什么人,十倍还回来就是,你急什么?”

    牛奔无语的对贾环竖起了跟大拇指,道:“还是你够黑。”

    不过说归说,贾环还站起身,然后一行人下楼了。

    走到二楼走廊上,便可在游廊处一览楼下大厅内的风景。

    贾环趴在二楼走廊的栏杆上,低着头看着楼下大厅里闹哄哄的乱象。

    冲突者是一伙外来客,亦是锦衣罗缎,头戴金冠,一看就知不是俗辈。

    被欺负的人,自然就是掌柜的贾芸了。

    贾芸此刻虽然满脸是血,可还是堆着笑脸,道:“公子,实在不是在下不给通融。我们三爷定下的规矩,没有熟人介绍就无法办理贵宾卡。在下也不过是一个办事的,您看……”

    “什么狗屁三爷?老子还真是见了鬼了。到酒楼里来吃饭,又不是不给银子吃霸王餐,几时听过什么狗屁贵宾卡?怎么,你们瞧不起爷们儿是吧?要是搁在辽东,老子活撕了你!让你们三爷出来,有种让他当面给老子说!”

    一个满脸厉色的少年,在几个锦衣少年的陪伴下,不停的或砸桌子或砸人。

    贾环面无表情的从袖兜里掏出一个碎银子。手一扬,银块在厉啸声中飞出。

    不过下方的那人虽然嚣张乖戾。却并不是庸辈,手一扬。腰间宝剑出鞘,他手速奇快,看不清动作,众人只觉亮光一闪,出自贾环手的碎银块就被劈成两块,左右散开了。

    “什么小人,还敢暗箭伤人?”

    那少年一双黑粗的扫把眉怒起,抬头向楼上看去。

    这一番变故,也让厅内安静下来。

    贾环乐呵呵的俯视着那少年。眼中却没有丝毫紧张神色,声音轻快的问道:“喂,老乡,哪个村儿的?”

    “噗!”

    牛奔觉得快要活不成了,乐的无可无不可的在那里抱着肚子狂笑。

    赢杏儿先是看见楼下一人后皱了皱眉,然后也没好气的看了贾环一眼,跟着乐了起来。

    可能是被贾环的轻松感染,楼下众人也纷纷狂笑起来,都没想到。贾家三爷居然这般风趣!

    老乡,哪个村儿的?

    这是拿这群人当没见识的土包子泥腿子呢……

    不过,韩家三兄弟没笑,董明月也没笑。

    “他娘的!!”

    那少年见被人这般嘲笑。整个人都要气炸了。

    他初到神京,最不忿的就是这里的人会有一种居高临下的眼神看外地人。

    好像所有的外地人都低人一等一般,尽管他的身份比这座城市里九成以上的人都要尊贵。

    “哇呀呀呀!”

    这扫把眉少年只觉得快要疯了。一拳轰在门楼上,“轰”的一声。实木木门四分五裂炸开。

    大厅内又是一静。

    那少年怒视着贾环,咬牙道:“下来!”

    牛奔也不笑了。不过也没多认真,他看了眼那少年身后的几人,眉头亦是微微一皱,转头看了眼面色淡然的赢杏儿一眼后,低声对贾环道:“这小子身后为首的那人,是忠顺王府的世子,赢朗,这小子很阴,讨厌的很。”

    贾环脚步没停,只是点了点头。

    人群自然分开一条道,贾环走到黑眉少年面前,笑道:“先认识一下吧,不然一会儿连苦主都不知道是谁,也是个麻烦事。”

    那少年嘿了声,倒也是敢作敢当,昂首傲然道:“小子,记住了,打断你狗腿的人是小爷温博。”

    贾环点点头,眼睛却看向了他身后的几个人。

    为首之人,细眉细眼,面色阴柔,冲贾环微微一笑,还点了点头。

    贾环哑然一笑,此人想必就是赢朗了,也是今日之事的黑手。

    再往后看去,却多是一些色声厉荏之辈。

    贾环正要开口,一旁的牛奔忽然看着温博,道:“温正严是你什么人?”

    那粗黑扫把眉的少年闻言一怔,脸上的戾气稍减,但依旧恶声恶气道:“他是我老子,怎么着?少跟小爷拉关系!”

    牛奔嗤笑了声,然后对贾环道:“温正严是新任军机阁五大臣之一,之前是统帅东北方面黑龙军团的大将军。

    温正严之父,当年亦是跟随先荣国公出征疆场的,后立下大功,擒杀敌酋,功封奋武侯。温正严如今承袭的和家父一般,也是一等伯。

    不过嘛,要是温正严知道他儿子将荣国公家的酒楼给砸了,呵呵,这小子就有乐子瞧了。

    环哥儿,注意了,别让有心人挑起我们内部的斗争。军机阁五大臣中,那边也占了一个,要是再拉过去一个,情况就不大好了。”

    最后一句话,是牛奔附耳所言。

    贾环不动声色的点点头。

    而对面的温博此刻,只觉得五雷轰顶。

    日了狗的,他砸的……他砸的居然是荣国公家的酒楼?

    这……

    这不完蛋了吗?

    “温公子,说起来,你也没错不是?你温公子又不是纨绔恶少,吃人霸王席不给银子。是人家门眼太高,连门儿都不让温公子进。这哪里是待客手段,这不是羞辱人吗?

    咱们从武之辈,最最不能丢的就是血性。想来,就算令尊大人知道此事,也不会生气的。”

    赢朗。果然不愧于他阴狠的名声。

    刚才还对贾环微笑点头,可煽风点火起来。丝毫不手软。

    这不,几句话又说的温博满眼都是怒火。

    不过。贾环却只是哂然。

    想要做大事,只靠这种阴.私手段,却终究是上不了台面的。

    如果这赢朗是赢杏儿这般性格和心胸,那贾环可能连晚上睡觉都睡不踏实了。

    但如果只是这样,他还真不怎么放在心里。

    只是,他嘴角的笑容,却被暴躁的温博理解为讥讽,讥讽他是一个“乡下”来的土鳖。

    一瞬间,什么荣国公府。什么他老子的皮鞭,统统让他忘到脑后了。

    “哇呀呀呀!”

    一阵怪叫后,温博猛一跺脚,整个人便向贾环飞射过来。

    一式只捣黄龙,攻向贾环的脸面。

    看那气势,似是想要将贾环的脑袋打爆。

    贾环刚想动手,却被身后一人拉住,然后就见韩大挺身而出,沉稳的站在贾环身前。

    一枪定三军!

    定军枪。并不能只简单的理解为是一种枪法。

    其实它亦是一种拳,更是一种练劲的武功。

    如非如此,老韩家先祖也不会凭借这套武功,立下开国伯的世爵。

    这套武功。相比于镇国公府凌厉无匹的开碑手而言,更善于守和镇!

    别的拳法,讲究一往无前的气势。一拳轰出,不将敌人轰烂轰碎绝不罢休。

    但定军枪却不同。它一拳轰出后,却在接敌后。主动缓缓后撤。

    让敌人的拳势“一鼓作气”之后,“再而衰”、“三而竭”。

    然后,再一拳轰出,可定三军。

    说起来是分几个步骤,但实际上,却只是一式内完成。

    所以,尽管对面那年不过十五的凶悍少年温博拳法凌厉悍然,自身功力也有五品,高于韩大,但在定军枪之下,温博这一拳却是无功而返。

    当然,韩大并不轻松,与温博相对的那只拳,已然红肿一片。

    温博气息稍减,他怒视着贾环,道:“荣国公的子孙,难道如今都成了缩头乌龟不成?居然让别人应战!”

    贾环眼中厉色一闪,而后对韩大笑道:“大哥,既然人家点名要我战,那兄弟如何还能避战?你且先退下,替小弟压阵。”

    韩大面色一变,有些担忧的看着贾环。

    贾环面色自信淡然,冲他点点头。

    而一旁的牛奔脸色虽然难看,却也没有否决。

    赢朗虽然不是东西,但有一句话却是说对了。

    从武之辈,血性第一。

    就算有误会,那也要先干完了再说。

    真要是误会,那大家就算是不打不相识。

    若不是误会,继续往死里干就是!

    这个时候贾环要是还退缩,那丢的就不只是他一个人的面子了……

    牛奔对贾环道:“奋武侯府的家传绝学《奔雷拳》,威力不在我镇国公府的开碑手之下,而且速度上更显凌厉。若非当初第一代奋武侯早逝,功勋不足,那大秦可能就不止八个开国公了……环哥儿,你心里要有数。”

    贾环闻言点点头,然后看了眼旁边的董明月,董明月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无妨。

    ……

    荣国公府,贾赦院。

    自从贾赦死去后,位于荣国公府东南向的贾赦大院,就一日比一日衰败了。

    气氛也一日比一日凄慌。

    尤其是邢氏如今变得有些神神叨叨的,看谁都不像好人。

    还总说……

    贾赦是被奸人所害,这个奸人,并非是什么白莲教主……

    至于后面的话,奴才们连听都不敢听。

    今日,贾赦院的气氛更是压抑到了极致。

    正房内,邢夫人一双三角眼死死的盯着王宝善家的,咬紧牙关,一字一句的往外迸道:“你再说一遍!”

    王宝善家的哭诉道:“大太太,真是这样啊!三爷的原话就是这样,他先让我跪着磕头,您看奴婢的头都磕成什么样儿了?然后他还让奴婢给他说说,七出是什么。奴婢就跟他说……”

    “够了!”

    邢夫人眼睛都赤红了,她一张老脸狰狞可怖,咬牙切齿的恨声道:“这个奸贼,这个奸贼!我就知道,老爷和东府的都是他杀的,一定都是他杀的!我要……我要给中宫皇后写折子,我要告他!!”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