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小事尔
    贾环闻言,眼中厉色一闪而逝,他非常严肃的看着赢杏儿,郑重道:“郡主,实在对不起,在下让郡主错爱了。只是,实不相瞒,在下……在下其实是个gay……”

    “给?”

    赢杏儿中规中矩的眉毛微微一蹙,不解其意。

    韩家三兄弟一个在掐自己大腿,一个在咬自己舌头,还有一个在思念十几年前过世的娘亲……

    目的只有一个,不让自己喷笑出来。

    连三年来饱受贾环不良思想荼毒的董明月,都没好气的白了贾环一眼,面色微红,眼中罕见的多了几丝笑意。

    只有牛奔,感动的眼泪哗哗的。

    娘希匹

    什么是兄弟,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亲兄弟

    环哥儿没说的,我肝脑涂地……

    尽管心里感动的一塌糊涂,可面上牛奔的脸色却极为肃穆道:“杏儿郡主,若非不忍欺骗你,环哥儿他也不会将他这个公布于众。是这样的……唉他,他其实好龙阳,不近女色的……至于方才所言他收了那些小妾,咳咳,你懂的,不过是障眼法罢了……”

    赢杏儿闻言后,先是脸色一白,不过随即她看了看一本正经的贾环,又看了看他身后众人的表情和小动作,再看了看牛奔,忽然极为豪迈的大笑起来,丝毫不顾那些世俗对女儿家的规矩,什么笑不露齿的,完全抛于脑后。

    良久之后,笑的前仰后合的赢杏儿才平静下来,很自然的拭去眼角的泪花,微微喘息道:“奔哥儿,我现在相信你的话了,他的确是你最好的兄弟,也当得起你那些称赞。不过,我对他更感兴趣了。”

    什么是聪慧绝伦,什么是造化钟秀?

    无过于斯。

    拍了拍耷拉着八字眉。垂头丧气的牛奔的肩膀,贾环笑道:“恋爱真是容易降低一个人的智商,你就不动动你的猪脑子想想,郡主与我初次相见。怎么可能对我感兴趣?人家是考验你呢。”

    赢杏儿却不多说什么,只是用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贾环和牛奔互动。

    牛奔叹了口气,道:“罢了,世人都是喜欢用眼睛去判断一个人,却不知那些人多是像环哥儿你这般。徒有虚表之辈。但哥哥我这样的,只有用心才能看的出内在的锦绣。只是,世情如斯,徒之奈何兮?”

    贾环闻言,果断的放弃了对这个孙子的劝解……

    众人依次落座,拉动窗边的一个细绳后,没多久,几个青衣小厮垂着头,毕恭毕敬的端着各般锅碗餐具并各色小菜肉卷水果还有果酒进来了。

    摆放妥当后,一行人又轻手轻脚的退出。整个过程,他们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开火之后,肉食等先进锅,贾环几个各自动手操动自己的,连赢杏儿都不例外。

    唯有贾环,时不时的给身旁的董明月放肉放菜,引来几人注目后,董明月俏脸微红,桌底下,一只小手悄悄的掐在了贾环腿上。

    贾环眼睛眨了眨。奇怪的笑了两声后,就不再作了……

    “环哥儿,我这样称呼你可以吧?咱们都算是世家子,就不要拘束于俗礼。公子来郡主去的,忒也麻烦。不如我就叫你环哥儿,你就唤我杏儿姑娘便是,当然,你要愿意叫我一声姐姐,我也是更乐意的。我和奔哥儿之间。就是如此。”

    涮了几根香菜后,赢杏儿忽然开口说道。

    牛奔见贾环看向他,连忙解释道:“我是叫她杏儿的,但从未叫过她姐姐。”

    贾环心里再次感慨这个丫头的厉害。

    闺名,或者芳名,从来都不是外人能叫的。

    唯有亲人间,而且还是年纪不大的亲人间才能如此称呼。

    比如贾府里大家都会称呼史湘云为云儿,或者云丫头。

    但外人却不行,尤其是男人,更不准。

    由此可见,赢杏儿是将大家放在了一个极为亲密的圈子里,近乎于亲人的圈子。

    这种拉近彼此关系的手段,哪里又是一般人能使得出来的?

    关键是,还能让别人感到受宠若惊,心里不生反感。

    明知道这是手段,贾环还不能说个不字,否则朋友难成,就成了敌人了。

    而且破坏气氛的事,是酒桌大忌,智者所不为也。

    贾环哈哈一笑,端起酒盏,对赢杏儿一敬,道:“常听人说,世有女杰者,巾帼不让须眉。我原不信,可今日见到杏儿姑娘的爽朗和大气,终是信了。既然杏儿姑娘不是拘泥之人,咱们都是从武之辈,又岂是扭捏之辈?来,大家干了”

    除了董明月外,大家都给面子,一饮而尽。

    不过在座的也没有不识趣的,见贾环都忍让着董明月,对她不给面子半点异议都没有,也就都视若无睹。

    不得不说,一个人能够成功,不只是运气好那么简单。

    几番交谈后,连贾环都震惊于赢杏儿的见多识广,山川地理似乎尽藏于胸,随手拈来。

    甚至连武道她都有所涉猎,尽管没有开筋成为武人,但其中的弯弯绕绕,她居然都一清二楚。

    再兼之她时不时的恭维几句荣宁二公并镇国公还有定军伯,总之,酒桌上的气氛非常完美。

    气场强大

    看着牛奔时不时的偷瞄赢杏儿一眼的模样,贾环心里极为头疼。

    镇国公府和忠顺王府,那绝对是两个阵营的对立面。

    在大秦军方,敢当面不给忠顺亲王面子的,牛继宗首当其冲。

    这俩家要是结成亲家,究竟是福还是祸,真是不好说。

    贾环倒也理解,牛继宗夫妇不拦着牛奔追求赢杏儿的心理。

    无论是牛继宗还是郭氏,都是极为大气的人。

    这种小儿女的事在二人看来,根本不成问题。

    而且,吃亏的未必就是老牛家……

    只是就贾环看来,就牛奔这怂样,结果还真是很难朝良好的一面发展。

    “环哥儿,你那水泥的烧制,我去工部也看了看,效果不如你的好,尤其是室内铺设的,就更没你产出的好了。不过工部的大匠都说,你给的方子是没问题的,关键是石灰石的研磨问题难以解决,所以就托我来跟你问问,你是怎么解决这个难题的?”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后,赢杏儿正色道。

    贾环笑道:“你就没问奔哥,这个问题我怎么解决的?”

    赢杏儿没好气的瞪了讪讪而笑牛奔一眼,道:“问了,怎么没问。可有人就是死心眼儿,说这是兄弟的秘密,死活都不说。也不想想,你连方子都交给朝廷了,还会藏着一手?贾三爷的心胸要是只有这般格局,那也做不出今天这样的产业来不是?”

    贾环看着牛奔笑了笑,看的牛奔不自在,笑骂道:“你看个屁”

    贾环点点头,道:“你说对了。”

    “噗”

    赢杏儿一口喷笑出,捂着额头,笑道:“我拜托你们俩了,别再让我笑了成么?真是……真是笑的脸都痛了。”

    贾环咳咳了声,道:“其实很简单,水泥的质量,关键在于两磨一烧。烧就不用说了,基本上都能达标。关键是磨,尤其是对熟石的研磨。工部怎么做我不知道,但我的庄子上,是我和四位哥哥每天亲自研磨的。当然了,我们做这个不是为了赚钱,起码不只是……我们用这个练功。”

    赢杏儿闻言,倒吸了口冷气,叹道:“原来如此,那就没法子了。朝廷再奢侈,也不可能从军中调出一批武人来给工部磨石头,军机阁也绝不会同意。”

    牛奔笑道:“杏儿,这工部的倌儿也别太贪了,总要给环哥儿留下一口稀饭吃吧?人家如今就指着那点营生过活呢,你们再给他断了……”

    赢杏儿没好气道:“你当我是傻子么?别的不说,单说这座东来顺,每天给环哥儿进多少银子?”

    牛奔正色道:“杏儿,你可别乱说,环哥儿身后一大家子,韩家三位哥哥的从武之资也都是他在出。再加上他们家的那位老神仙,我就不信你没听说过。这几年,老三日子过的并不松开。”

    赢杏儿气道:“你胡说什么?我是见钱眼开,打人主意的人吗?再说了,就算我想打主意,也不会不开眼的打到荣宁子孙身上。你什么脑子?”

    牛奔闻言,松了口气,嘿嘿笑道:“没有就好,没有就好。你二位都不是善类,真要闹起来,我夹在中间为难不说还得受气……”

    众人闻言,纷纷大笑出声。

    笑罢,赢杏儿对贾环道:“环哥儿,皇爷爷前儿赏了我一座皇庄,就在城南镇国公府的那座老庄旁边。我准备在那里修一个园子,夏日好避暑,秋冬也可以打猎。只是,园子里的路要是用花岗岩铺就的话,太过靡费了些,我没有环哥儿你这些陶朱手段,所以就想用水泥铺就。只是毕竟是皇庄,不能太过随意,普通的水泥无法胜任。所以……”

    贾环笑道:“没有问题啊,需要多少,杏儿姑娘派个管事的去……”

    “砰”

    贾环没说完,就听楼下一声巨响,然后嘈杂的怒骂声打斗声还有惨呼声传上楼来。

    贾环面色一变,却依旧不急不缓道:“杏儿姑娘尽管派个人去庄子上吩咐一声便是,小事尔。”

    赢杏儿也似对楼下之事恍若不知,点点头,笑道:“确实是小事尔。”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