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百六十六章 七出
    贾环是被恼羞成怒的贾政给赶出来的,因为他那番话,其实已经是在拐弯抹角的说贾政是个挥霍祖宗威望的败家子了。

    贾环赔着笑,一路小跑出梦坡斋后,心里却畅快了些。

    这个狗.日的贾雨村,就是日后贾府败落后落井下石甚至是压倒整座贾府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一世,贾三爷不让他活的精彩一万倍,就算你贾三爷是小娘养的!

    咦,不对,贾老三似乎本来就是小娘养的……

    ……

    贾环脸带笑意的朝贾迎春小院儿走去,路上遇到的丫鬟和婆子都是一脸敬畏的看着他,小意的赔笑行礼。

    贾环有些无语,看来他如今在荣宁二府家丁界算是凶名昭著了。

    他已经尽量让脸上带上和煦的笑容了,可在别人眼里,放佛那是鳄鱼捕食的眼光一样,唬的人战战兢兢的。

    没趣之极,贾环走到了贾迎春小院儿门前,还没敲,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司琪一脸焦急难看的看着贾环,道:“三爷,你可来了。”

    贾环皱眉道:“这是怎么了?”

    司琪有些为难,可还是咬牙道:“王善宝家的正在屋里闹呢。”

    贾环眉头更紧,一边往里走一边道:“这个王善宝家的什么来头?失心疯了?”

    司琪脸色极为难看,道:“三爷,她……她是奴婢的外祖母。”

    贾环陡然顿住,不解的看着司琪道:“你说什么?”

    司琪满脸愧色道:“她是奴婢的外祖母。”

    贾环反应过来了:“她是大太太身边的人?”

    贾迎春身边的丫鬟奴婢都是贾赦房出来的。

    司琪点点头,道:“她一直替大太太办事……”

    “啪!”

    司琪话没说完。就听里屋一声极为响亮的耳光声。

    贾环脸色一凝,大步朝里走去。

    推开门看去。只见一屋子人都站在那里,气氛极为肃穆。

    站在场中的。除了一脸为难的贾迎春外,竟然是……贾探春。

    见到贾环进来后,除了王宝善家的,其他人面色纷纷一松。

    贾探春却没有松,她指着捂着脸的那老妇人道:“你尽管回去告状,就说是我打的你。看在太太的面上你又有了年纪,尊你一声妈妈,你就狗仗人势,天天做耗专管生事。如今越性了不得了。敢当着我们的面欺负二姐姐脾性好是吧?我告诉你,你真真是错了主意。”

    那老妇人似乎根本没听到这话一般,一双死鱼眼泡只是见鬼似得看着贾环,眼神里满满都是惊恐。

    府上盛言,犯事宁肯犯在奶手里,也别犯在贾三爷手里。

    犯在奶手里不过是一顿板子,再革一个月的银米,犯在贾三爷手里,那可是连命都能罚去一多半的主儿。最重要的是,他还死要钱咧……

    念及此,王宝善家的哆哆嗦嗦的颤栗起来,打死她都没想到贾环会出现在这里。不过随即又心里恍然。暗骂自己真是猫尿灌多了,忘了明儿是东府大老爷的生辰。她要能记起,给她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来这做耗啊!

    谁不知。贾老三和府上的二小姐比亲姊妹还亲?

    然而,世上最缺的就是后悔药。

    王宝善家的一万个想磕头赔罪。可是看着贾环那一张铁青的脸,她竟是连话都说不出。只是磕磕碰碰的上下牙打着寒颤。

    贾环脸上一点表情都无,心里却松了口气,今日要是贾迎春被人打了一耳光,他可真要开杀戒了……

    贾环走到屋子一处,将一个倒地的椅子扶起,然后提到人群跟前坐下,面对面的看着王宝善家的。

    就是不说话。

    王宝善家的宁肯现在贾环判她一个死刑,都不愿在贾环那双冰的和冰碴一样眼睛下待了。

    不仅是她,连贾迎春等人看着他的表情心里都有些发寒。

    平日里她们经常打趣,说不知为何府里的丫鬟都在讨论贾三爷凶神恶煞一般,她们看着为何那样好笑。

    今天她们才算是见识到了贾老三绷紧脸后的样子……

    “砰,砰,砰……”

    王宝善家的被看的实在承受不住压力了,说不出话,就是跪在地上磕头。

    寂静的房里,发出一声声闷响。

    最后,还是贾迎春实在看不下去了,上前拉着贾环的手,眼睛里尽是为难和请求。

    贾环忽然展颜,冲她一笑,冤枉道:“姐姐,你可不要冤枉我,我话都没说半句她自己要磕,怪谁?”

    随着贾环的笑脸,房间内冰冻的气息瞬间开化,又回春了,贾迎春嗔怪道:“都是环弟你太威风,好了吧?还不快让妈妈起来,再磕一会儿就磕坏了。”

    贾环先是点点头,然后用脚尖轻轻点在王宝善家的肩上,制止了她的磕头,等她一脸赔笑的抬起脸后,贾环有些厌恶的皱皱眉,道:“说说看,你来我姐姐这干什么来了?是缺银子使了来找银子花,还是缺家俬古董用了,来拿两件?”

    王宝善家的连连摇头,道:“奴婢……”

    贾环摇头,打断了她没出口的话,淡淡的道:“上一次骗我的人的叫钱登,你可能也认识。所以,说话前,我劝你最好考虑清楚后果。老祖宗的奴才我都照罚不误,何况是你?”

    王宝善家的闻言顿时打了个激灵,额头青红,脸上却没有一丝血色,她咽了口唾沫,干巴巴道:“回……回三爷的话,是……是大太太说,她差八十两银子使,让……让奴婢到二小姐这边来看看……”

    “看什么?”

    贾环语气非常奇怪的问道。

    王宝善家的一滞,赔笑道:“就是看看,二小姐手里要是宽裕了。能不能先借点儿……毕竟,大太太是二小姐的嫡母不是?”

    贾环好似才记起来有这么一出。他一拍脑门,笑道:“我倒是忘了还有这么一出……”

    周围人闻言。眉头顿时皱了起来,礼法上却是说的过去,可他贾三爷是讲礼法的人吗?

    再说了,贾迎春的月钱还没太太十分之一,她让贾迎春从哪儿给她摸八十两银子去?

    这不明摆着欺负人吗?

    王宝善家的却颇有些高兴道:“可不是嘛,不过三爷您是贵人,贵人自然贵事多,哪里会记得这些小事!”

    贾环点点头,笑道:“对了。我还有一件事也记不清了,要请教老嬷嬷。”

    王宝善家的不敢拿大,满脸谄媚的笑容,道:“不敢当三爷的请,三爷有事尽管吩咐。”

    贾环呵呵一笑,道:“三爷我常听人说‘七出’,却记不清‘七出’都有哪些了。嬷嬷见多识广,我就劳烦嬷嬷说一说。”

    王宝善家的闻言一怔,虽不明所以。但还是笑道:“老奴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原来是这,这简单啊!”

    说罢,就想站起来回话。

    却不想。她刚准备起身,贾环的脚尖又点在她的肩上,王宝善家的只觉得肩膀上压了一座小山一般。竟是站也站不起来。

    “就这样说吧。”

    贾环淡淡的道。

    王宝善家的脸色一滞,脸上让人厌恶的笑容敛去。干巴巴的点点头,又咽了口唾沫。道:“是,三爷,这样就好,这样就好。七出,一为不顺父母者去,二为无子者去,三……”

    “好了,就念到这吧。”

    贾环忽然打断王宝善家的话,抚掌笑道:“对,就是无子者去。行了,你回去吧,回去劳烦嬷嬷把这个话也跟大太太说一声。另外告诉她,要是缺银子了,只管让她跟老太太去开口,要是老太太那不足,让她直接找我开口也成。我手里要是也不宽裕,那就只能开宗祠,看看里面祖宗都留下什么能当的,要是实在没当的话,唔……”

    贾环这一番话,唬的王宝善家的真真是魂儿都要掉了,她见鬼一般的看着贾环。

    不仅是她,就连贾迎春等人都睁圆了眼睛,目瞪口呆的看着贾环。

    这……

    这这……

    这像话吗?

    贾环的意思很明白,要是邢夫人再闹,他就要以族长的名义,替死鬼贾赦修了她这个无子继妇?

    这事……

    众人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就连林黛玉都无意识的张开小口,呆呆的看着眼中满是厉色的眼神。

    蓦地,她心里忽然升起了一股对贾迎春的嫉妒。

    她要是也有这么一个护着她,为了点小事就要闹个天翻地覆的弟弟,那就算她没有父母伴在身边,也能有所依靠慰藉不是?

    王宝善家的却又想磕头了,只是贾环不给她机会了,他对司琪道:“司琪,劳烦你和绣桔把嬷嬷扶回去,送到大太太门口就好。”

    司琪脸色一直都不好看,心里也担忧贾环会迁怒到她身上。

    见贾环居然还对她有笑脸,整个人精神一震,豪迈道:“三爷放心,奴婢一定不辱使命。”

    这是一句戏文,让贾环一乐,却差点没把王宝善家的给气疯了。

    待司琪和绣桔扶着王宝善家的出门后,贾环长长的呼出了口气,拉扯了下衣领,皱巴着脸,对目光奕奕的看着他的众人道:“哎哟我的亲娘咧,每次处理这种事,都得装个半死,你得忍着不能笑,还得强行端着架子,得让霸气正漏侧漏到处漏,不然根本镇不住他们这群刁奴。还好,我平日里对着镜子练的多了有效果,怎么样,姐姐们,我装的够像吧?”

    众人当真是瞠目结舌的看着瞬间恢复成嬉皮笑脸的贾环,完全不知该说什么好。

    倒是林黛玉忽然笑出声,指着贾环道:“环儿,你真真不是好人哩!以后你说话,我最多只能信一成。”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