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百六十章 教练
    “啧啧,看到了吧?咱们这位兄弟,不是一般人。对人心的感化……”

    一旁处,牛奔颇为感慨的低声对韩家兄弟说道。

    韩大笑了笑,道:“奔哥儿,我觉得你倒是想多了,环哥儿,他并没有想太多,他是真心的。”

    韩让也点点头,附和道:“庄民们并不是傻子,越是简单的人,越能感受出真假。阿大说的没错,环哥儿是真心的。”

    韩三也乐呵呵的点点头。

    牛奔鄙视道:“不懂了吧?这才是最可怕的,他连他自己的心都能摆平……算了,跟你们几个木头说不通。不过,你们也应该看出来,给这小子做家臣,保准你们亏不了。”

    韩大又摇摇头,道:“奔哥儿,我们没想那么多。环哥儿什么都不计较,大把银子洒出,帮我们兄弟三个买参买药材,他是真把我们当可以托生死的兄弟。所以,我们没想过亏不亏。”

    “得得得赶紧给我打住”

    见韩让和韩三又要附和,牛奔气呼呼的拦住,道:“我又没有恶意,瞧你们几个,护的什么似的?再说了,你们屁股是不是没坐正?咱们兄弟几个认识比和那小子认识的时间长多了,怎么我瞧着,你们都站他那边儿去了?”

    韩三哈哈笑道:“奔哥儿,不是你啜叨着让我们做环哥儿的家臣吗?我们这是按照你的意思办啊你瞧谁家的家臣不向着主家?不向着主家的家臣,那还叫什么家臣?”

    牛奔闻言顿时词穷,一拍脑门儿,哀叹道:“真是……唉,作茧自缚了”

    贾环抱着吉他走了回来,看着牛奔道:“奔哥儿,你不能被我比下去了,要不要也来一首?”

    牛奔比中指,笑骂道:“我来个锤子傻子才取短对长呢老三,你成啊。日后要是日子过不下去了,你去酒楼里卖唱都能活下去。”

    贾环也不恼,懒洋洋道:“对,那会儿你要是在街上讨不到饭。别忘了来找我,兄弟为人仗义,有我一口干的,就少不了分你几粒儿米粒熬粥喝”

    韩家三兄弟在旁边很笑。

    牛奔也明智的不再和贾环斗嘴,正色道:“这次回来。不再折腾了吧?老三,不是哥哥说你,你这种习武的态度完全不行。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什么时候才能炼骨?根基打不牢固,全都是虚妄。”

    韩家三兄弟也都附和了两句,很诚恳的给出了劝诫。

    贾环都接受了,道:“这次回来就再不出门了,三年之内,外事全都不理,只专心和几位哥哥们练武。我家老祖宗那里我都请好假了。除了她老人家的寿诞和过年贾族宗祠祭祖外,我也不用再回府忙活。”

    牛奔这才高兴起来,道:“这才对嘛,咱们武家世勋子弟,说到底,武功才是根本。我先前还担心,你袭了爵后,会不会待在宁国府不愿来了。”

    贾环笑道:“我在你眼里就这么没出息?”

    牛奔鄙视道:“你神气什么?要不是你这些日子一直跟着哥哥受教诲,被熏陶的出息了,我敢担保。你绝对就留在那宁国府里高乐去了。老三,我跟你说,你那宁国府里的丫鬟最好都换了。那贾珍在公侯街里的名声,绝对是……嘿别的不说。贪花之名实在让人不耻。”

    这种话,不是至亲都不好说。

    韩家三兄弟有些担忧贾环会不会真恼。

    贾环却明白牛奔是真心为了他好,便点点头道:“已经劳烦我大嫂开始打发了,该打发的全都给些银子打发掉。前院儿一群蛀虫也都让我收拾了,放心吧,城里不收拾利索。我也不放心待在这里,还计划一待就是三年。”

    牛奔对韩家三兄弟道:“看吧,我就跟你们说,别替这家伙担心。我爹都说了,这小子沾上毛,比那猢狲都贼精兄弟我虽然已经是世间少有的聪明人了,可跟他一比,嘿嘿,就强那么一点”

    “艹”

    贾环并韩家三兄弟一起给这个厚颜无耻的人竖起中指明明就是他的废话最多好吧

    ……

    “公子……”

    “公子……”

    昨夜喝了大半宿的酒,贾环就没回后宅歇息,直接在书房的卧房里睡了。

    可是,感觉还没睡一个时辰,贾环就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有人在喊他。

    贾环当然不会理这烦人的声音,可谁想,没安静多一会儿,一阵冰凉感就侵袭到脸上。

    一个激灵后,贾环睁开眼,大怒道:“谁?”

    待看清是谁后,贾环稍稍压下怒气,自己拿手擦了擦脸上快融化的冰雪,无奈道:“明月啊,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还这么淘气?你也没睡好吧,来来来,我往里挤一挤,咱们一块儿歇了吧……呃……”

    一柄明晃晃凉凉冰冰的宝剑彻底让贾环清醒过来了,一脸惊喜的赔笑道:“哟,原来是明月姐姐,我还道是小吉祥又在淘气呢,对不住,实在对不住”

    董明月懒得和他废话,收起宝剑,冷声道:“穿衣,出来。”

    贾环无语道:“你总得说清楚是什么事吧?就算是死,也得让我当个明白鬼不是?”

    董明月清冷绝美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眼睛亦是冷清的看着贾环,道:“练功。”

    贾环彻底……彻底瓜兮了。

    他这才想起,他曾经给董明月说过,让她帮他练功,好早一日达到先荣国公的水平,然后救她父亲。

    这不过是一句飘邈的诺言而已,贾环自己都不信。

    谁料……

    没办法,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数,贾环只能认栽,可是……

    贾环揉了揉眉心,头痛道:“明月,这是不是太早了些……练功也不急于这一时半会儿吧?我还是一棵稚嫩的幼苗儿,不可操之过急。太早起床,对我的身体发育和习武都不利,是不是?总要讲科学嘛……就算要练,也总得天蒙蒙亮吧?”

    董明月微微转过头,看向门外蔚蓝的夜空,轻声道:“我在你这个年纪,每天寅时二刻就会起来习武了。从武之辈,若是怕苦怕累,永远都不可能有大成就。《白莲金身经》是世间第一等的练体武学,我爹爹倚之成为天下第一武宗。

    但,正是因为它为天下第一等的武学,所吃的苦,也是天下第一多的。我爹说,只想收获却不想付出,世上从来没有那么好的事。你之前答应了要救我爹爹,我很感激你,所以,我愿意成为你的丫鬟,只要你救出我爹爹,我和白荷一样给你做小妾都成。

    只是,想救出我爹爹,你就得先成为大高手。所以,你不能偷懒。”

    这是董明月第一次用这种平和的语气跟贾环说话,话中的意思,让贾环小小身躯内的雄性激素暴增

    和白荷一样……

    当小妾

    娘希匹,不就是吃苦吃累吗?

    前世老子就是累成死狗,也没可能找到这个层次的妹纸,更别说人还答应甘愿当小四……小五……

    干了

    贾环一个骨碌翻身站起,大声道:“明月,你别说了,我干了不就是每天少睡几个时辰吗?怕什么?明月你能做到的事,没道理三爷我就做不到我……”

    “呸”

    董明月简直羞恼交加,恨不能一剑将那……将那丑物给斩了。

    实在待不下去了,一转身,脚尖轻点,董明月跟仙女一样,就那样急匆匆的飘走出去了。

    留下原处,贾老三光着个屁股,在炕上耀武扬威的发誓……

    这孙子果睡不果上面,果下面,真他娘的……绝了

    ……

    或许是因为大家都是江湖儿女,不拘小节。

    所以,董明月在看到贾环人模狗样的走出来后,除了耳际微红外,其他倒也没什么异样。

    贾环冲她嘿嘿一笑,丝毫没有诚意的道歉道:“明月,实在不好意思。我现在正是长身体长个子的时候,尤其是晚上,不好太拘束着它……罢了罢了,不说这些俗事了。那么,从今天起,咱们就一起闻鸡起舞,修练武功吧。”

    “哗”

    一桶井水被董明月很有仙气的倒在了贾环的头上,然后,将他淋成了落水狗……

    贾环只当她是在报复,所以也不恼,擦了把脸笑道:“明月,我发誓,刚才真的是意外……”

    “把衣服脱了。”

    董明月淡淡的道,只是,耳际的红晕渐渐扩大了。

    贾环闻言一怔,打了个激灵,道:“明月,这个天儿还是数九寒冬里呢,你这出口气差不多就行了,真要灭了我……”

    董明月蹙起秀眉,道:“《白莲金身经》是练体功夫,最需在极致的环境里打磨根骨。我爹和我都是这般走过来的,你不要啰嗦了。”

    贾环的重点没有放在功夫上,而是贼兮兮的看着董明月的衣服,小声道:“明月,你当初也是脱了衣服练的吗……哎哟,别激动,别拿剑抽我诶”

    ……

    贾环的苦日子算是开始了,每天凌晨三四点,就被董明月闹起来,除了用冰冷的井水淋身外,还要跳进雪地里打滚,那滋味……

    要不是董明月教了他一套很怪异的拳法,打完后身体里到处都是嘎嘣嘎嘣的响声,贾环都会怀疑是不是董明月在故意整蛊他。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

    贾环每日寅时凌晨三点起床,和董明月练习到卯时末早晨七点,然后吃一顿早餐后,再和牛奔等人继续练武。

    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

    白驹过隙间,三年一晃而过。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