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百五十四章 论功行赏
    ……

    “万机,虽然名义上焦大是府上的大管家,但你们也都清楚,他年纪太大了,如今只能在府里荣养,顺便照看祖祠,其他的事他也不耐烦去管,所以府里的事就都交给你了。”

    贾环对下方站在首位的李万机道。

    李万机苦笑道:“三爷的吩咐,我自然是要听的。不过,要是让我选,我宁肯跟三爷在庄子上做事。”

    贾环呵呵笑道:“你每三天回去一次就是了,又不是千百里的路。对了,我把赖升留下来做门房,就是专门给你留下的。若非如此,他今天也未必能活下来。虽然此人贪鄙了些,但在宁国府做了那么多年的总管,还是有不少底蕴的,尤其是对方方面面的关系来说,了如指掌,你要尽快从他手里套出这些有用的东西。”

    李万机躬身道:“是。”

    贾环又对转移目光,对付鼐道:“准备牧养牛羊的庄子挑出来了?”

    付鼐亦是恭声道:“回三爷的话,已经挑好了,是一个三千五百多亩的田庄,在东城那边。”

    贾环道:“这个庄子就由你负责,至于怎么种草,你自己找王贵去商量,需要用庄户的时候,也只管和他说。需要用钱财购买种牛和种羊,就找李万机报备,然后问钱启要钱就是了。”

    付鼐道:“是,三爷,一定不辜负三爷的重望。”

    贾环又看向纳兰森若,道:“纳兰,李万机走后。城南庄子那边就由你来当管家,胡老八当副手。你刚去很多事不熟。就多向他请教。我们出来后,他现在正在庄子上当代总管。当然。他要是敢翻浪,你只管来找我。我既然许了你一生富贵,那么只要你有忠心,就一定会富贵一生。”

    纳兰森若闻言,没有只是躬身,他跪下,重重的磕了三个头,然后沉声道:“敢不为三爷效死!”

    贾环笑道:“起来吧。”

    待纳兰森若起来后,贾环又看向有些等不及了的帖木儿。笑道:“帖木儿,你是想做亲兵,还是想做管事?”

    帖木儿丝毫没有犹豫,大声道:“亲兵。”

    贾环打趣道:“我还以为你要说想做负责煽马的管事的呢。”

    “哈哈哈!”

    李万机等人大笑出声,付鼐等人也笑了起来,这句话倒也勾起了他们几个的往事回忆。

    现在想想,恍若昨日,却已然天翻地覆。

    萨满,您老人家说的真准。只希望,能够继续准下去……

    帖木儿粗糙的手抓了抓大脑袋,嘿嘿瓮声笑道:“得空的时候,我也可以做这个。”

    贾环哈哈大笑道:“日后。你恐怕就不会有得空的时候了。”说罢,他脸上的笑容一敛,道:“既然你选择了当亲兵。那你以后就不用再管车马的活计了,专职当好亲兵。并且训练好亲兵。”

    帖木儿硕大的脑袋一扬,大声道:“得将令!”

    等帖木儿归位后。贾环的眼神落到了站在队列最末尾的钱启身上。

    看到贾环在看他,钱启的身躯更加谦卑的躬下了。

    贾环道:“钱启,想来你也明白,我是很不喜欢你的,我很讨厌你。但是,我实在拗不过我娘,才决定给你一个机会。我一直信奉一个道理,那就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唯独对你,我是破例了。你这个疑人,我不得不用。

    你不用跟我表什么态,发什么誓言,我不想听,我只看。我既然敢把宁国府最重要的银库账房交给你,我就不怕你在里面动手脚。因为不管你动的是哪只手脚,我都能把它砍下来喂狗。”

    钱启躬身道:“三爷的话,我谨记下了。但我还是斗胆请三爷放心,给小的一些时间。要是小的出了半点岔子,三爷就是要了小的的脑袋,小的也没话可说。”

    贾环瞥了眼李万机,见他不动声色的点点头,意思是他看的住钱启,贾环哼了声,笑道:“你这话我也记下了,到时候,可千万别再想着有谁能救你。老祖宗面前我都敢拿人,又何况区区一个你?

    你在东城的宅子已经卖掉了,既然当初你和外祖母是被钱家赶出门的,那日后你就住他们的那套宅子吧。刚好,钱家兄弟俩一人一套,你和赵国基舅舅一人一套。”

    钱启闻言,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只觉得又酸又涩但又欣慰,他重重的点点头,一揖到底。

    安排完人事后,贾环终于能长呼一口气了,对李万机道:“明日我去朱雀千户家拜访过后,就要回庄子闭关苦练了。武学,才是我目前的真正根本之一。府里的事,就要你多多用心,若有不懂事的,不要顾忌,只管拿下打了再说。”

    李万机恭声应下。

    贾环觉得没什么好说的了,便挥挥手,让众人离去了。

    ……

    王炎的家在朱雀门外不远处的崇义坊,占地中等,宅子远不如贾府那般奢华庄严,但也不像千户所那般普通。

    看起来,倒也正是一个普通的五品京官该有的规模。

    不过,大门前摆放的那两尊石狮子却让贾环有些失望了,他原以为,那里应该摆两只石刻火鸟的……

    门口的老门子在接过贾环的拜帖后,只看了贾环一眼,就咕哝不清的说了声“进去吧”,然后又闭目晒起太阳来。

    看样子,比一般大爷的谱还大。

    贾环自然不是傻子,去挑衅这样一个明显有大后台的人,冲老头儿拱了拱手,自己抱了一小筐子新鲜蔬菜进门儿了。

    不得不说一句,贾环在公侯街后街开设的那家蔬菜店,当真是日进斗金。

    除却给几家公侯府第送货上门的外,最挣钱的还是来自东城一些土豪的订单。

    哪怕贾芸已经将价格升到十五倍之高了,却依旧挡不住土豪们的热情。

    尤其是当贾芸死缠硬要,从贾环那儿申请到一篮草莓后,卖出的价格差点连贾环都惊掉下巴……

    所以,贾环这一筐蔬菜,倒也不算是薄礼了……

    不过,王炎显然不这样认为。

    “你小子,就从你那破菜店里拎了一小兜菜叶儿来看我?”

    王炎看着贾环笑骂道。

    贾环真是满脸的冤枉,道:“王爷爷,您可知这篮子上好的青菜值多少银子?少说也有你半个月的薪水了!”

    王炎笑的更欢了,道:“你还敢说这事,这满神京城里,不知道有多少人咬牙切齿的在背地里骂你这个黑心肝死要钱的。你看看你那店里的伙计,把菜卖的比金子还值钱,像话吗?”

    贾环嘿嘿笑道:“咱这不是习武开销大吗?要只有我自己倒也罢了,还有定军伯韩家叔叔家里的三个哥哥。嘿哟喂,王爷爷您是不知道,咱大秦居然还有这么苦哈哈的勋贵。您知道老韩家过年为了能吃肉,都到什么地步了吗?

    您保准想不出来,他们居然全家老少爷们儿齐全上阵,去秦岭里打野味儿去了。小子听说后真是不落忍啊,再一听说老韩家先祖曾经也是我荣国先祖麾下的悍将,就更不落忍了。

    晚辈实在不忍心看着韩家三个都有从武根骨的哥哥,因为区区腌臜之物,就断了上进之路。所以,晚辈干脆好人做到底,把韩家三位哥哥的习武之资也包办了。

    您想想,别说一般人家了,就是大富大贵之家,一户筹办一个从武苗子都已经够吃力了,可怜见的,晚辈自己不算,还得再包办三个!

    您说,晚辈能不费心赚银子吗?那些富户手里多的是银子,搁在他们手里都糟蹋了,无非就是一个享乐,还不如被晚辈挣来,用作从武之资,日后还能报销朝廷!”

    王炎失笑道:“照你这么说,你还有理了?”

    贾环连连点头,道:“有理不在年高……”

    王炎也点点头,道:“说的不错,那你日后也吩咐人,每日里给我送来一些吧。年纪大了,只吃干菜有些不受用了。”

    贾环脸上的笑容凝固了,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然后哈哈大笑道:“完全没有问题,王爷爷能喜欢,是小子的荣幸。”

    王炎哼了声,笑道:“怎么,思量清楚利弊了?”

    贾环讪讪一笑,道:“倒也不是,只是没想明白,王爷爷怎么对小子这般好了!小子难道还不知道,以王爷爷您的身份,别说是区区蔬菜了,就是龙肝凤胆,放个风声出去,有的是有心人给您准备。”

    王炎呵呵道:“你倒想的明白。放心吧,不让你吃亏,你不是想要去黑冰台大牢里见见董千海吗?今儿正好我得闲,就带你去看看他吧。”

    贾环闻言大喜,道:“哎哟,王爷爷,您可真够意思。我家老祖宗最近老是问这个奸贼的情况,我都快招架不住了。这可好了,我见了那奸贼,一定代老祖宗好好问问他,他为何会这般做。”

    王炎闻言,正色的看了眼贾环,道:“真不知你这么点年纪,心肝到底是怎么长的,不错,有些事,不管在谁面前都不能露半点风声。哪怕对方明知道是你做的,你自己都不能承认,最好做到,你自己都相信那不是你做的。”

    贾环闻言后,身上的小衣,一瞬间就被冷汗打湿了……

    谁是傻子?(未完待续。)

    ps:咳咳,抱歉,昨晚设定失误了,表打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