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百五十五章 黑冰台
    贾环一瞬间几乎都要走不动道儿了,腿都迈不起来。

    王炎看着哼了声,道:“现在知道怕了?你还真当我黑冰台上下都是傻子吗?不过不愿声张罢了。一来,你们这些豪门内,没有哪一家是干净的。牛继宗当初能承袭爵位,和你的手法倒也差不多。皇家更是……还有,你那活儿做的也太粗糙了些,要不是你运气好,正好遇见一个最好的替死鬼,哼哼。董千海却也冤的很,堂堂天下第一武宗,杀人还用将人乱刀砍死?简直天大的笑话。”

    贾环闻言,长长的呼出了口气,一双眼睛天真的看着王炎,道:“王爷爷,你到底在说什么?小子完全听不懂诶。”

    “哈哈哈!”

    王炎倒也不恼,点头道:“对的,有这个防备心总归是件好事。我黑冰台里套话的手段里,倒也有这么一招。行了,既然你想去看看那董千海,我就带你去瞧瞧,倒看你还能玩儿出什么花样来,让他心甘情愿的替你背锅。”

    贾环干笑了两声,绕开这个话题,道:“王爷爷,王奶奶小子还没去拜会呢。”

    王炎脸上的笑容顿时轻了下来,淡淡的道:“等过个百十年,你再去地下拜会我那老婆子吧。”

    ……

    和宗人府一样,黑冰台的衙门也设立在皇城内,不过是在西北角。

    从顺义门入皇城后,贾环的黑云马车和王炎的马车,就直接驶向了那里。黑冰台的背后,靠着就是掖庭宫了。

    相比宗人府。黑冰台的衙门就要低调的多。

    但,墙壁和门楼也都高的多。

    并且。墙壁并非以青砖砌成,而多是黄岗岩。

    隐约可见,墙壁角落里有不少密集的射击孔,可以从那里发射出弩箭和强弓。

    从角度来看,反正贾环没找出什么盲角来能躲避的开。

    大门前摆放的石刻也终于不是石狮子了,看起来,似乎和传说中的谛听神兽有些像。

    倒是和黑冰台的职司相像,都是监听天下。

    进门后,没有想象中的鬼哭狼嚎不绝。也没有阴森晦气的感觉。

    就跟进普通府衙差不多。

    来来往往的身着黑鹄锦衣的差人,看起来多半也都是没有习武的角色。

    这就是让整个天下都闻之噤声胆寒的黑冰台?

    “撇什么嘴?你很失望?”

    王炎的声音传来,让贾环顿时一滞。

    奇了怪了,明明走在前面,老头子怎么能看到他撇嘴?

    贾环干笑了两声,道:“王爷爷,你们这里环境不错呀,阳光充足,气氛挺友好的。有点出乎小子的意外了。”

    王炎哼了声,没有解释什么,继续前头带路。

    可以看出,老头子的地位很高。所有路过他或者他经过的人,纷纷起身行礼。

    这让贾环也狐假虎威了一回。

    走了不短的一段路后,两人终于要进入正地了。

    一处厚厚的铁门前。几个面无表情身披重甲的兵士向王炎行礼后,又再三打探了贾环几眼。才合力用绞索绞起那扇不大但很沉的铁门。

    铁门绞起,一股阴寒之气从狭窄的地道内迎面铺来。

    贾环看了心里都寒了寒。这种地方,董明月那妮子还想来劫狱,别说她能不能走到这。

    就算走进来了,可能打开门吗?

    就算打开了,她能出的去吗?

    只消用几把劲弓强弩堵在这里,谁能冲的出来?

    没有多话,贾环嘴巴闭的紧紧的,跟着王炎走了进去。

    黑暗的地牢里,漫长的地道内,昏黄的灯光,映趁出两旁地牢房间内一双双有些发绿或者发红的眼睛。

    看着那一张张凄狞的脸和疯狂的眼神,贾环只觉得他双腿又有些发软了。

    “哼!”

    王炎淡淡的一声冷哼,两边围观贾环的人脸瞬间消失了。

    “记住,对于恶人,你唯有比他更恶,才能镇的住他们。否则,你只要退一步,他们就能更加肆无忌惮的扑上来把你撕成碎片。”

    王炎平淡的叮嘱道。

    贾环重重的点点头,沉声道:“王爷爷,我记住了。下一次,小子再也不会这般丢脸了。”

    王炎脸上泛起一抹笑意,道:“丢脸不怕什么,怕的是没有长进,你能明白这点就好。”

    继续往下走,不过奇怪的是,越往后,犯人的住宿条件似乎反而越好了。

    甚至连单间都出现了,而且灯光也越来越明亮,贾环甚至看到,有些人居然在拿着一本书,就着茶水慢悠悠的品尝着……

    这……

    “越是表面凶残的人,其实这种人反而成不了什么大器。顶多能为的,也不过是多杀几个人罢了。对于这样的人,动用几种酷刑,该招的不该招的他们全都会认。

    但有的人,尤其是武学越高的人,酷刑对他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你也算是从武之辈了,当明白,世上可还有比习武更加残酷的酷刑?

    所以,对待这样的人,仅施以酷刑是没有用的。对他们,当诛心。”

    王炎不用回头,都知道贾环在疑惑什么,倒也不吝赐教解释。

    贾环有些震撼道:“王爷爷,原来你们这也都是大学问啊!”

    王炎轻笑了声,道:“这话倒也不差,世事洞明自然皆是学问。”

    接下来就没什么话了,拐了不知几道弯后,目的地终于到达了。

    这里算是……雅间?

    几根手臂粗细的牛油大烛,将三十见方的屋子照耀的明亮。

    整洁的房间,床榻,桌椅,书橱,茶盏,一样都不缺。

    一个高大的中年汉子,身着一件单薄的白色囚衣,头发挽起,脊梁挺直的坐在椅子上,拿着一本书籍在观看。

    除了他拿书的手很费劲,也很僵硬外,他再无其他的异样。

    这就是天下第一超品武宗,白莲教主董千海。

    挥退了开门的玄衣卫士后,王炎看着贾环道:“要不要给你一点单独的空间,好让你和他好好聊聊?”

    贾环讪讪一笑,道:“那就多谢王爷爷了。”

    王炎哼哼轻笑了声,道:“你最好记住一点,虽然他手筋脚筋都已经被挑断,肾.源气海亦已被破。但,天下第一武宗的名头,却绝没有那么简单。哪怕是现在,他要杀你,我未必能拦得住。怎样,你还要单独和他相会么?”

    贾环笑的更加羞涩了,道:“王爷爷放心,小子从不拿自己的性命当儿戏。”

    王炎无奈的摇摇头,不再多话,转身离去。

    等王炎走了后,贾环再次看向董千海。

    而在这一过程中,董千海却是看都未看二人一眼,只是在专心致志的读书。

    “荣国子孙贾环,见过董叔叔。”

    贾环吸了口气后,躬身行礼道。

    董千海没有反应。

    贾环也不在意,他直起身来,但没有靠近,继续道:“董叔叔,你可是在担心明月姐姐?”

    董千海依旧没动静。

    想来也是,既然教内出现了叛逆,那么这些朝廷的鹰犬知道董明月的名讳也就没什么了不起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黑冰台居然这么下作,找一个小孩子前来套话,可鄙,可笑!

    见董千海视他为无物,贾环丝毫不气馁,又道:“董叔叔,我知道您不相信我认识明月姐姐,所以,为了让你相信,我特意问了明月姐姐的乳名。若非进这里不方便,我连她随身的那把秋水剑都能带来。明月姐姐说,那把剑是她五岁初学剑时,你送给她的礼物。那会儿,她比剑也高不了多少呢。对了,明月姐姐说,她小时候,你一直都管她叫乖囡。”

    董千海终于将手里的书放下了,转头看向贾环,一双亮的骇人的眸子里,眼神是那样的可怖。

    “轰!”

    对上这么一对眼神,贾环只觉得脑中被大锤狠狠的擂了一下般,整个人都晕乎了。

    他刚才还不相信王炎所说的,一个手筋和脚筋被挑断,肾.源气海被破的人还能当着王炎这个大高手的面杀他。

    现在,贾环真的相信了。

    这个时候,别说是董千海,就是一个刚会拿刀的婴孩,只要对准方向,都能将他捅死。

    恐怖如斯,惊悸如斯!

    良久之后,贾环才缓缓的从“失明”中恢复过来,这时,他才发现自己满脸是泪。

    若是他此刻照镜子,还会发现,他脸上的恐怖之色有多浓郁……

    “说说看,你们将明月如何了?”

    董千海没有动怒,语气很平淡。

    配合上他一双浓眉大眼,方口阔鼻,人显得极为威严。

    就连贾环见过的牛继宗与他相比,似乎都稚嫩了些。

    贾环收敛了下心神,然后狼狈的掏出帕子,擦去脸上的泪水后,方才笑道:“董叔叔,明月姐姐如今和我娘在一起,我娘好像要认她当义女了。当然,我娘并不知道她的身份,我只告诉她,说明月姐姐是因为家里犯了事,被官府抓住后,被我抢回家里的。”

    “这么说,那夜明月所见杀人之人,就是你了?”

    董千海似乎已经相信了贾环的话,然后,自然而然的就推理出了这个事。

    贾环眼睛眨了眨,又眨了眨,他终于确定,这个世界上,比他聪明有智慧的人多的多。

    这些位居高位者,又有哪一个是简单的?

    贾环没有否认,点头道:“没错,就是晚辈指使人杀了我的亲大伯,还有堂兄,和两个堂侄。”

    这个时候再否认,就太小家子气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