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百五十二章 玩乐
    “哇哈哈哈!我回来了!”

    贾环推开大门,双手叉腰,仰天大笑道。

    门内,正静静坐着各自想着各自心事的人们,先是一惊,而后纷纷欢喜了起来。

    贾迎春最急,她起身连连跑了几步到贾环跟前,拉着他上下打量了几番,关心道:“环弟,你没事吧?”

    贾环哈哈大笑一声,然后从袖兜里掏出一个大红大红的苹果,“咔哧”一声咬了一大口,得意道:“你们都被鸳鸯姐姐骗了,老祖宗那里来了几个顶好顶好的苹果,嘎嘎,我挑了一个最大的!”

    众人闻言面面相觑,很不愿相信。

    可是,刚才王熙凤回来时,无论她们怎么问,她就是一个字都不多说,翻来覆去就只是说“没事,是好事”。

    按照这个说法,那岂不是……

    贾宝玉眼泪儿都要下来了,老祖宗,连您老人家也变心了么……

    倒是林黛玉看着贾环的眼神隐隐透着善意的讥讽……

    贾环没有吃独食,将那个大苹果切成了好几份,愿意要的都发一牙。

    不过也就贾迎春和贾惜春外加史湘云给面子,其他人都婉拒了。

    贾环也不在意,和姐妹俩一起吃完苹果后,又开始笑嘻嘻的给众兄弟姊妹并侄儿贾兰烤肉。

    他还嘱咐人从厨房里要了些鸡翅、鸡脯和土豆之类的。

    间或玩笑几句,或者打趣贾兰几句,没多会儿。气氛又热烈起来。

    这一幕,只把王熙凤看呆了眼……

    “二哥。来,和林姐姐一起拿一串烤土豆片尝尝。”

    贾环笑容满面。端着瓷盘推销着他的成果。

    贾宝玉有些闷闷不乐,撇嘴道:“我不乐意吃,我要吃也自己去烤了。”

    林黛玉倒是却不嫌弃,从贾环手中接过一串烤土豆,娇滴滴的笑道:“三弟,你可烤熟了?要是生了的话,那我可要找你哩!”

    贾环给她飞眼道:“林姐姐放心,烤完后我亲自尝了口,确定熟了后才端给你们的。”

    林黛玉低着头。看着她手里那串烤土豆,轻声道:“三弟,你尝过的那串土豆呢?”

    贾环闻言一怔,回头看了看烤架上,再看了看瓷盘里,摇摇头道:“忘了,不知放哪里去了!林姐姐,你问这个干什么?”

    林黛玉抬起头,一双秋水一般的美眸带着戏谑的笑意。看着贾环道:“我怎么觉得,你是故意的呢?”

    她将手中的土豆片举起,顶端上的那片土豆,有一个很明显的半圆缺口。缺口上还有一排牙印……

    贾环见状,“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道:“抱歉。抱歉,林姐姐。是我……呃!林噘噘,一扯唔第脸揍森么?”(林姐姐。你扯我的脸做什么?)

    林黛玉傲娇一笑,扯着贾环脸的手还特意的捏了捏,道:“我看云妹妹就是这样收拾你的,果然,感觉还不错!”

    这小娘皮!

    看着贾环的囧样儿,几个丫头又笑疯了。

    好在,林黛玉知道适可而止,松开了贾环的脸皮,然后从瓷盘里换了一支烤土豆。

    贾环也不在意,还是对贾宝玉道:“二哥,你也尝尝,你是天生的富贵闲人,和老祖宗一样受用,也不用理会那些俗务,只管和姊妹们高乐就是。来,尝尝!不是小弟自吹,小弟虽然一身俗气,可这烧烤的本事,不不就得满身烟火气才能烤出滋味?”

    听着贾环笑呵呵的话,很有几个人停顿了口里的东西,悄眼朝那兄弟二人看去。

    贾环这话,可以正着听,也可以反着听。

    但是,不管正和反,贾宝玉的反应却是关键。

    接了,那一切都好说。

    不接,那……

    王熙凤的眼睛都眯了起来,手攥的发白,说到底,她和贾宝玉才是真正的一边儿的。要是闹起来……

    林黛玉的美眸也微微眯起,目光微微清洌的看着二人。

    而贾探春的眼睛里亦是充满了担忧,却不知在担忧何人何事。

    史湘云则是微微皱起了眉头,他对兄弟亲人之间的这种争斗,极为反感。

    贾宝玉对这种心思并不敏感,他哼哼的看着贾环,不过好歹还是从他手里接过了烤土豆片,嘟囔道:“也不知你是不是在吹法螺,老三现在最爱吹牛了……咦,老三,你烤的不错哩!”

    贾环闻言哈哈大笑,得意道:“二哥,我说的不错吧?”

    贾宝玉也笑了,没好气的笑骂道:“就你臭屁!”

    “呼!”

    一时间,不知多少人发出了松气声。

    贾环听到了也不在意,只是暗笑女孩子家心思太过敏感。

    他又不是斗战胜佛,斗天斗地斗人间,嘛都斗个不亦乐乎。

    就算他不喜欢王夫人那根老黄瓜,可就算看在贾政和贾母的面子上,他也没必要为难一个对他毫无妨碍的贾宝玉吧?

    而且要是传出去,对他的名声极为不好听。

    一尺布,尚能缝,兄弟两人不能容的名声,着实会让人难堪的紧。

    不止是贾宝玉,就连贾琏,若非必要的敲打,贾环都不愿意过多理会。

    绕过贾宝玉后,贾环又一把揽住贾兰,笑道:“兰哥儿,今儿怎么没去找贾菌耍?”

    贾兰小君子一个,对贾环这种泥腿子做派极为不适应,却又不好推拒,只好道:“三叔,明儿学里就要开学了,贾菌在家里要温习功课,还要准备好书本笔墨。侄儿也是如此……”

    贾环笑道:“兰哥儿,你这年纪进学是不是有些太早了些?人家孔圣人都是十五而进学。你才多大,今年刚六岁。你这个年纪,就要好好玩耍,顺便把身体养的壮壮的才行。科举这条路,不比三叔这条路轻松多少。三叔是轰轰烈烈的吃苦,你是日日夜夜的苦熬,不管哪一样,没个好身体,都坚持不到最后。”

    一旁处,李纨起初听着有些面色不悦,心道哪有人这般教诲孩子的,不让孩子好好读书,却劝人贪玩?

    但是听到后面,李纨心里很是震动。她不过一个妇人,大道理倒是懂一些,但多不过是明哲保身之道。

    像贾环说的这些,她以往竟从未想过,也不曾有人告诉过她。

    现在想来,却不正是这样?

    贾兰的父亲贾珠,不就是从小早早的进学,然而到头来,却熬干了身子,早早的没了。

    这贾兰……

    贾兰听到贾环的话后,有些茫然的看向李纨,却见李纨双眼垂泪的冲他点点头。

    贾兰懂事,他挣开贾环的拥揽,还理了理小褂袖,然后对贾环躬身行礼道:“侄儿谨记三叔的教诲。”

    贾环打了个哈哈,笑道:“不用这么严肃,小心我再像刚醒来时那样,给你摆三叔的谱了啊!”

    贾兰嘴角抽了抽,讪讪道:“那……那三叔你还是就这样吧……”

    “哈哈哈!”

    一旁处看的津津有味的众人纷纷大笑起来。

    贾环在贾府里的事,多半都被她们挖出来取乐过了,发生在贾兰身上的事又怎么会放过。

    “啪!”

    贾环在贾兰的小脑儿瓜上轻轻的抽了下,笑骂道:“臭小子,亏三叔过年还惦记着你。庄子上有几匹母马下了马崽,有一匹纯黑色的小马驹儿,我看的很喜欢,然后就想着,咱们府上的小兰哥儿也到了该学骑马的年纪了。要不,我就把这匹小马驹儿送给他?”

    贾兰闻言,哪里还撑的住小君子的形象,两只眼睛放光巴巴的看着贾环,就差没只说“快给我、快给我”,惹的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贾环笑道:“再等两月吧,再等两月,小马驹儿再长大一点,正好春暖花开时节,三叔就来接你这几个姑姑们去庄子上踏春,到时候你也一起去,三叔安排人教你骑马打猎。”

    贾兰闻言,笑的嘴巴都咧不住了,狂点头。

    身后,李纨手持一块素色的绣帕,不断的擦拭着眼角的泪珠,平儿姑娘嘴角擎笑,在旁边柔声安慰着。

    ……

    “坏三哥!”

    贾惜春撅起小嘴,极有敌意的瞅了眼咧嘴乐不停的贾兰一眼后,对贾环抱怨道。

    贾环哈哈一笑,单手将她抱起,小惜春顺势搂住贾环的脖子,又道了声:“坏三哥!”

    不过语气中的幽怨已经尽去,多是嗔意了。

    贾环用油腻腻的嘴在她小脸儿上亲了口,道:“三哥不是最亲的吗?怎么又成坏三哥了?”

    贾惜春大眼睛傲娇的白了他一眼,拿出自己粉色的小绣帕,擦了擦脸蛋儿,然后才道:“三哥给兰哥儿送小马驹儿,却只答应送我一头驴……”

    “噗嗤!”

    众人坐在椅凳上正歇息,听到这句话后,又纷纷喷笑出声。

    贾兰谦虚的紧,虽然一脸的不舍,可还是连忙说道:“三叔,你把小马驹儿送给四姑姑吧,我……我要那头驴就好了。”

    贾惜春依靠在贾环怀里,没好气的白了贾兰一眼,老气道:“兰哥儿,我可是你姑姑,难道还能跟你抢小马驹儿?”

    不过刚说罢,她的小脑袋又凑到贾环耳边,小声道:“三哥,你也送我一匹小马驹儿好不好?我要粉色的。”

    贾环苦着脸道:“白色的行不行?三哥也没见过哪里出现过粉红色的马……要不,咱们给白色的小马驹儿穿上粉红色的纱衣,这样它就是白里透着粉红的小马驹儿了,好不好?”

    “叭!”

    小惜春用她油腻腻的小嘴儿,还了贾环一个香吻,孜然味儿哒!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