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百四十六章 贾母的失落
    “梁公公,晚辈一定不辜负太上皇和公公的期望,努力习武,争取早日能上战场,为先祖报仇,为大秦立功!”

    贾环没有因为梁公公的一席话而沾沾自得。

    他也没有史鼐想的那么觉得光荣。

    太祖高皇帝的骨头都快要化了,太上皇喝几杯桂花酒那又能如何?

    祖辈的荣光只是祖辈的荣光,谁要以为真的能依之横行,那距离败亡也就不远了。

    梁公公看着贾环,极为满意的点点头,道:“你还年幼,咱家就不多夸你了,这个年纪,夸赞你太多未必是好事。这次来,是带着太上皇口谕来的……不用跪不用跪,太上皇吩咐了,以家礼相待便是。呵呵,这才是难得的皇恩浩荡。

    太上皇口谕:荣国子孙年仅八岁,却能自行克服从武之苦,开筋、锻身,还自行筹措从武之资,殊为难得可贵。《易》有云: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荣国子孙能以此为本,朕心甚慰。

    然,事有轻重之分,亦有缓急之别。荣国孙年纪过幼,若急于考封,必然有损筋骨根基,于武道之途不利焉,朕心实不忍也。

    故,特准其暂缓考封三项,准其成长,待其升伯爵位时,再一并考之。

    此乃特例,朝野若有异议,朕准其上书于朕,朕可亲自辩解之。”

    不提贾环感激涕零下拜叩首,只看一旁的保龄侯史鼐,一脸被狗侵犯后的表情,就知道他心里有多震撼,有多纠结了。

    太上皇,你不按套路出牌啊……

    ……

    又和梁公公说了几句话,贾环知道了他的大名叫梁九功,年逾百岁,曾侍奉过太祖高皇帝和圣祖太上皇两代皇帝。

    还知道他和荣宁二公都是交情很铁的铁磁……

    最后,梁九功将一块玉佩送给了贾环,告诉他,是代太上皇所赠。

    日后年节时分,可持此玉佩,直接前往龙首宫拜会云云。

    最后,浑浑噩噩的贾环,告别了梁九功和更加浑浑噩噩的史鼐后,出了宗人府。

    背后,还背着一个包裹,里面是他日后的行头。

    蟒袍,玉带,紫金冠。

    这已然是一等伯的行头了。

    在付鼐和胡老八的护卫下,晕晕乎乎的贾环返回了荣国府。

    荣庆堂内,齐聚一堂等候消息的贾母等人,看着贾环展开的大红蟒袍,也有些晕乎了。

    再看着太上皇赐给贾环的那块明黄色的玉佩,就更加晕乎了。

    “阿弥陀佛,当真是皇恩浩荡啊!”

    贾母满脸感慨的朝东方稽首拜了拜,而一旁处,邢王夫人脸上的酸味简直没法掩饰了。

    太上皇御赐蟒袍玉带,这说明什么?

    说明贾环虽然只是一等子,但其实已经开始享受一等伯的政治待遇了。

    除了每年那百十两银子的俸禄差价外,别的还差什么?

    看着满脸骄傲看着他的贾母,贾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道:“老祖宗,这和孙儿没什么相干,孙儿小小人儿,能有什么本事?不过是太上皇看在咱们贾家祖宗的面子上,爱屋及乌厚爱于孙儿罢了。说到底,孙儿最大的幸运,还是有一个好祖宗的缘故。”

    贾母闻言,哑然一笑,道:“难得你现在还这么清醒,环哥儿,你看,现在你的愿望也差不多实现了,蟒袍玉带也有了,你还要去庄子上苦哈哈的练武吗?”

    贾环笑道:“老祖宗,正如孙儿所言,这些东西,与其说是赏给孙儿的,不如说是赏给咱们整个贾家的。孙儿可不敢厚颜,贪祖宗之功。所以,孙儿还是得踏踏实实的去习武,总有一日,孙儿要让这蟒袍玉带,变的名副其实。否则,孙儿就是给祖宗蒙羞了。”

    “好!”

    贾母闻言,一拍软榻,唬了一旁邢王二夫人一跳,她高声道:“环哥儿,你是懂事的,也是有志气的。既然你一心从武,那你就尽管放手去庄子上练好了。家里不用你操心,谁要敢翻浪不懂事,谁要敢跟你做耗,你只管打发人来言语我一声,我这个老婆子亲自替你出面。我倒要看看,谁敢扯你的后腿!”

    说罢,她凌厉的眼神从邢王夫人身上扫过,最后停留在王熙凤身上。

    三人被贾母看的极为不安,原本心里盘算了很多的小九九顿时偃旗息鼓了。

    王熙凤赔笑道:“老祖宗说哪里的话,老三……三弟如今都是咱们贾族的族长了,身上又袭了亲贵武爵,还这般有志气。我们这些亲人,替他高兴都还来不及呢,哪里会扯他后腿?老祖宗您放心,谁要是敢阻拦三弟上进,您就是不说,我这个当二嫂的也不会答应!您忘了,当初先大老爷想要拿三弟做筏子,还是我这个小内贼偷偷给老祖宗您通风报信哩,三弟前些日子还专程给我道谢呢!”

    要不说,贾母众多儿媳孙媳中最喜欢的就是王熙凤。

    没别的,就这一张巧嘴利口,还有勇于拿自己奉献让众人取乐的精神,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除了邢夫人一双眼睛刀子似的往王熙凤身上插外,其他人无不捧腹大笑。

    可是对于邢夫人的刀子眼,王熙凤鸟都不鸟她一眼,只是笑吟吟的看着贾环乐。

    贾母也乐开怀,对王熙凤笑道:“可不就是这样?这样才好,只有家和,方能万事兴旺。环哥儿得着好了,你们不都跟着沾光?你还小,不知前事,你问问二太太,她当年小时候是见识过我贾家是什么样子的。先荣国公还在的那会儿,满神京城里瞧瞧,整条公侯街看看,谁家能与我贾家比肩?

    缘何如此?还不是因为先荣国公乃是亲贵第一,军中第一的武人!那个时候,贾家族里也不像今天这般,有那么多破落户,只靠着咱们府上过活。那时,谁不卖我贾家一个面子?只要姓贾,只要愿意做事,就没有活不好的。”

    王熙凤配合着畅想了番,感慨道:“那真是好日子,好风光啊!如今看我们家贾琏是没指望了,他也就能守着咱们这个家业,勉强度日。所以说,还是老祖宗英明,咱们这一大家子,可不都指着三弟了?”

    一旁处,李纨和鸳鸯两人也配合着王熙凤夸了贾环几句,一个说日后贾兰也要靠贾环这个三叔多提点提点才是,一个说都是老太太和先荣国老祖调理人才调理的好,还大胆的开玩笑说,以前贾环多惹人厌啊,到哪里哪里鸡飞狗跳的。

    可自从荣国老祖在梦里相救,并且教诲了番后,贾环立马就变了个人,大方得体,笑的阳光灿烂。

    后又经老祖宗调理后,哎呀,那就更不得了了!

    如今居然连蟒袍玉带都穿上了,成为贾母众孙辈第一出息的人了。

    几人玩笑着,将贾母逗的合不拢嘴。

    忽然,贾母余光看到了右侧处低垂着脑袋,一脸不自在的贾宝玉,心里一动,道:“环哥儿,你现在也出息了,你看看,你宝二哥可能和你一般,也能习武?”

    贾环闻言一怔,再看向已经唬的“花容失色”的贾宝玉,笑道:“有什么不能的?不过是多吃点苦罢了。若是宝二哥愿意,他也可以和我一起去庄子上练武。老祖宗不说我还忘了,不止宝二哥,大嫂家的兰哥儿也可以一并前去。”

    “使不得!”

    贾母还没说话,一旁的王夫人就连忙否决道,不过她看着贾母陡然阴沉下来的面庞,心里顿时一惊,可脸上却满是凄艾之色,道:“老太太,宝玉和环哥儿不同。环哥儿他有荣国老祖的点化,才有了这番泼天的造化。

    可宝玉他……您老人家还不知道他的身子吗?也就是外面看着好,实际上……他万一有个好歹,可让我怎么活啊?老祖宗,媳妇不是不会教育孩子,先前珠儿在的时候,我何尝不是严加管教着?可谁想……”

    这一番声泪俱下的话,让贾环对她再次刮目相看。

    这个妇人当真可惜了,若是身为男儿,以她的智慧和城府,未免就不能做出一番事业来。

    王夫人也真是豁出去了,哪怕她知道这般请求可能会让贾母不悦,可她也顾不得了。

    习武究竟有多难,习武究竟有多苦,有多可怕,她却是知道的。

    王家为了出武人,逼死逼疯了多少族人?

    光王家嫡系就死了不下八个。

    她又怎么敢让贾宝玉跟着贾环去庄子上习武呢?那还不如先杀了她算了。

    贾母看了眼声泪俱下的王夫人,又看了眼因提及贾珠而暗自垂泪的李纨,最后又瞥了眼垂着头不敢言语的贾宝玉,贾母深叹息了声,道:“罢了,这不过是老婆子我一番妄想罢了。贾家能出一个环哥儿,已经是祖宗保佑了。哪里可能还……”

    贾母最后对贾环道:“环哥儿,太上皇赐你的那块玉佩,你要好好保护,不敢有半点闪失,不然的话,就不是福气了。你处理完东边儿的事后,临走前再来我这一趟,我有些事要交待。好了,你们都去各自忙各自的去吧,我要歇一歇了。”

    贾环可以看出,贾母眼里的失落之色。

    想来,如果可以选择,她更愿意让贾宝玉取得贾环今日的成就。

    如果贾宝玉今天也果敢的表态,愿意从武,那么她哪怕砸锅卖铁,也一定会供应贾宝玉成为武人。

    未来甚至还会运作他接手贾琏身上的爵位。

    只可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