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百四十一章 聪明人
    又在宁国府大门前站了会儿,看着门匾上御笔篆书的“敕造宁国府”五个大字出了会儿神后,便不再停留,转身进了正门。∮

    一丛人跟着进门后,宁国府的正门便关闭了。

    寻常时分,若无圣旨和贵人降临,宁国府的正门通常都是不开的。

    而能在宁国府门楣前称的上一个“贵”字的,大秦神京内,着实有限。

    ……

    进了正堂后,贾环对赖升道:“这些日子办理先珍大哥和蓉哥儿的事,府上的人也都累坏了。你安排下去,除了日常上值和守夜的人外,其他人都可轮休三日。另外,每人发放二两银子的赏钱。你们管事的多拿一点,就二十两吧。”

    赖升并几个管事的闻言,纷纷面作大喜,跪下给贾环磕了几个头,谢恩。

    不过贾环还是瞧出来了,几个管事的眼中闪过的一抹轻视。

    二十两对普通奴仆来说,确实是一个不小的数目,能顶的上他们两年的月钱了。

    可对管事的来说,这就不足为道了。

    他们这般做,不过是配合贾环演戏,好让贾环恩出于上的把戏过得去罢了。

    贾环见状,也不理会,嘴角弯起一抹微笑,道:“行了,没事都下去忙吧。我要去后院,给大嫂子请安。”

    众人闻言,面色微微一变,随后一起躬身退下了。

    宁国府,真的要变天了。

    ……

    宁国府亦是别院重重,院落一层套着一层,过了三四个门楼之后,贾环方才进了先头贾珍和尤氏的住房。

    前头早有婆子丫鬟进去禀报,尤氏一身白孝,并同样打扮的秦氏,还有几个丫鬟婆子,均是双眼红肿的和核桃似得,在门口候着迎接。

    贾府有一个“优良传统”,那就是男尊女卑。

    至少在同一辈分的人里,都是这样。

    王熙凤那样厉害,可放印子钱攒的私房钱都要偷偷摸摸的藏起来,唯恐被贾琏闻着味儿给摸跑了。

    贾琏和鲍二家的多姑娘玩儿角色扮演,还咒王熙凤这黄脸婆早死,可闹开了后,王熙凤被贾琏提着剑追杀,吓的往贾母房里跑……

    王夫人亦是如此,心思阴沉手段毒辣的一个妇人,可是在贾政面前,也只能扮演贤妻。

    邢夫人就更不用提了,亲自给丈夫纳妾,连贾母都讥讽她三从四德是不是有些过了?

    而尤夫人,在贾珍在时,亦是应声虫般的存在,被王熙凤讥讽为没嘴儿的葫芦,任王熙凤揉搓啐口水也无法。

    所以,这倒也为贾环省下了一桩麻烦事,不用再费脑筋去思量宅斗……

    “大嫂,这天寒地冻的,你怎么能出来?这让我这做弟弟的如何受得起?”

    也不用避讳什么,尤氏的年纪和赵姨娘相仿,都是二十出头三十不到,虽然年轻,却比贾环这没长毛的毛头小子年长的多,因此贾环伸手搀扶她,也没人会乱想什么。

    尤氏一张娇艳美脸憔悴极了,她双眼含着泪,道:“三叔,你珍大哥没了,如今你过继到这边承嗣,就是这边府上的主子,论规矩,我们自然要迎你的。”

    贾环眼神有些复杂,叹息道:“大嫂,我既然已经到了这边,论起来,咱们就是至亲了。既然是至亲,哪里还用讲这些规矩?”

    话虽如此说,但贾环心里还是暗赞一声聪明。

    如果说红楼梦里,有哪个女子堪称大智若愚,大巧若拙的,那么就非尤氏莫属了。

    她和邢夫人一样,都是从侍妾位置上扶起的,并且都无儿无女。

    她们的一身富贵,都系于她们丈夫身上,所以,对于贾赦和贾珍两人的胡作非为,她们自然不敢多说什么。

    贾环原来还猜想过,这尤氏会不会给他摆出一个“长嫂如母”的谱来,如今看来,她当真是一个明白人。

    贾环记得前世读红楼时,对这个尤氏就颇为欣赏。

    王熙凤在贾族里能有偌大的名声,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在秦可卿死后,她主持了秦可卿的葬礼。

    因为办的轰轰烈烈的,所以让她备受族内众人赞赏。

    然而,人们却忽视了一点,王熙凤办理秦可卿葬事时,只需管理内宅事务,外面的事通通不用她理会,而且银子也是放开手的去支使,还有贾珍做她的后盾,没人敢不服。

    但是,尤氏同样处理过一桩葬事,那就是贾敬死金丹后的事。

    当时,荣宁二府里的当家人都不在家,宁国府里能做主的只有尤氏一人。

    在这个时候,尤氏的处理手段就让人觉得极为沉稳妥当,而且行事也大气。

    首先,她就使人去了玄真观,将观里的道士通通锁了。

    换了一般的妇人,这个时候哪里还有这个心思?早就哭天喊地的找人求助起来了。

    而后一桩桩事,都办理的极为妥当,连贾珍都赞赏不已。

    而且她的心地还比较善良,就连对待赵姨娘这样的奇葩,她都会善意对待。

    王熙凤过生辰的时候,贾母凑趣,要学小家小户那般,众人凑份子来过。

    一干人出了银子后,王熙凤还不死心,专门指了赵姨娘和周姨娘两个姨娘,让她们也出银子。

    然而尤氏转身又将银子还给了二人,还说出了事她担着。

    后面还有几个多嘴饶舌的奴才,被她发现后,也是干净利落的就捆了,着人打板子撵了出去。

    种种事迹表明,尤氏绝非王熙凤口中说的那样没用。

    当然,她也不是没有缺点,也不能说是缺点,应该说,善于明哲保身。

    比如说,尤二姐和尤三姐之事。

    不过这两女并非她的亲妹妹……

    再比如说,她任王熙凤作弄推搡,就是不反抗。

    就身份而言,她的身份是比王熙凤贵重的多的,不提三品诰命,就说她是贾氏宗族的族母,就远远不是王熙凤能比的。

    但她却丝毫不反抗,为何?因为她知道,王熙凤身后站着的是王夫人,是贾母。

    所以,她就忍了。

    一个忍字,要是没有大智慧,何人又能办到?

    要知道,她先前的种种所为表明,她并非是浑浑噩噩度日,没有能力只会逆来顺受之辈。

    所以,贾环在心里赞叹她一声聪明。

    她一开始就表明了态度,她会遵守规矩,尊重贾环这个当家主子。

    她也知道,贾环虽然脱离了荣国府的序列,可无论是贾母还是贾政,对贾环这个子孙都不会不管不问。

    在贾母和贾政心中,贾环的地位远非她一个半路扶正,娘家卑微的丧偶大妇可以相比的。

    她要是敢做耗,贾环什么法子都不用使,只要去贾母那抱怨一声,她可能就会被打发到不知哪个清冷的宅子里干熬生命去了。

    贾府里,这样的妇人多的是,先荣宁二公的侍妾,至今都还有活着的。

    可那种活法,尤氏宁肯去死。

    想明白这些后,尤氏的架子就放的很低,她清楚的明白,日后的日子到底是继续荣华富贵,还是冷衣冷食,全看她能不能讨好的了如今这位宁国府的新主子。

    她跟着贾珍,本来就和爱情无关……

    ……

    众人进屋后,彼此相让一番后,贾环率先落座。

    尤氏又道:“三叔,这两天只顾着流泪去了,没来得及搬屋子,还望你容我两天,我就搬走。”

    贾环苦笑道:“大嫂,这话是怎么说的?你这不是让我这做弟弟的没法做人吗?哪有让你搬家挪地儿的道理,这要传出去,别的不说,老祖宗的板子就要落到弟弟我的身上了。”

    尤氏叹息道:“不会这样的,这是正屋,原就该是家主住的。老祖宗最明规矩了,我不搬,她老人家也会提醒我的。”

    贾环还是摇头,道:“搬也不是现在就搬,大嫂,我实话跟你说吧,虽然我现在已经过继到这边了。但这两年,我肯定不会住进来。”

    尤氏闻言一怔,一旁亲自端着茶盘来给贾环奉茶的秦氏也怔在了原地,一双美眸凝视着贾环,愣住了。

    尤氏蹙眉道:“三叔,你这是……”

    贾环沉声道:“大嫂想必也知道,小弟之所以能到这边来,全是因为小弟身具从武之资所致。而这两年正是我要奠基习武根基的时候,所以万万大意不得。”

    尤氏和秦氏两人看贾环的眼神有些不一样了,换做另一人,刚得到这贵爵公府,还不死了命的在这里高乐?

    偌大的一座产业,换谁不动心?

    然而贾环还能忍耐两年才愿意住进来,他依旧去城外那座鸟不拉屎的农庄上练武?

    这……

    尤氏道:“三叔,就算要练武,也可以在府上练啊。我记得,后边花园深处有一块空地,正是先前老太爷在世时,专门留出来做练武场用的。现在虽说已经荒废了好些年,可捣拾捣拾,还是一处好地方哩。”

    贾环笑道:“大嫂,这件事说起来很复杂,除了我之外,一起在庄子上练武的还有镇国公府牛伯爷的世子,以及定军伯府老韩家的三个公子,我们商量好了一个法子,一起练武打磨。这件事是定好了的,不好再变更了。”

    尤氏蹙眉道:“可是,这偌大一个家业,你不在府上,这可怎么使得?”

    贾环笑道:“这正是我来寻大嫂的原因之一,大嫂,如今我年幼还未成亲,这府里也没什么能管事的长辈了。所以,我想托大嫂帮我管管这家。外头的和公中的我自有安排,只是这后宅内院里也有一二百多人,就只能劳烦大嫂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