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收心
    李万机等人带人低着头走了,去前面守着去了。≧

    赵姨娘带着她手下的哼哈二将,小鹊和小吉祥,一行三人趾高气扬的走了过来。

    只是一进门,三人就愣住了。

    “环哥儿,这位是……”

    不怪赵姨娘不将董明月当普通丫鬟,她在王夫人屋里立了这么多年的规矩,又捡了那么多东西,眼力还是有一些的。

    这姑娘身上的衣裳虽然有些残破了,胳膊袖子上还晕染了一大团鲜血,可这衣裳的纱料却是极顶级的软烟罗,这种纱即使在贾府里也可以算的上最上等的好纱了。

    寻常丫鬟哪里穿的起这种纱料?

    贾环看到三人进来后,立马堆起笑脸,迎了上去,亲切道:“哟!娘,你们来了?我正想安顿好了就去瞧你们呢!”

    赵姨娘没搭理他这一茬,又细细的瞅了瞅董明月,看气质看不出半点卑微感,她回头低声对贾环道:“环哥儿,这位小姐是你从哪儿骗来的?不会是你抢来的吧?”

    贾环的眼睛眨了眨,又眨了眨,然后他点点头,低声道:“娘,你真是我娘,怎么猜出来的?”

    赵姨娘唬了一跳,看着贾环高声道:“真是你抢回来的?”

    贾环也吓了一跳,压低声音道:“娘,小声点儿,小声儿点!别把官差招来了!”

    “我小声你娘啊,你怎么就敢做这种没天理的事,你黑了心肝了?你还将人打伤,你……”

    赵姨娘气急,伸手就要揍贾环。

    贾环连忙道:“娘,那不是我伤的,我不是从她父母手里抢的,我是从官差手里抢的。”

    赵姨娘闻言一怔,扬起的手落下,道:“这是怎么说的?”

    贾环道:“这姑娘她爹娘不知犯了什么事,被朝廷缉拿了,我看她长的这么好,被朝廷抓去受苦太糟蹋了,所以就动手把她给抢回来了。”

    赵姨娘闻言,面色舒缓下来:“哦……原来是这样啊,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贾环:“……”

    赵姨娘走到董明月跟前,一脸的同情怜悯,道:“可怜见的,这么点儿年纪,就遭这个难。朝廷里那起子昏官也都是天杀的糊涂鬼,这么好看的一个丫头,给人伤成这样!丫头,别怕,啊,到这了就平安了,那些人胆子再大,也不敢到咱们这来撒野,你就放心吧。瞧瞧,这血还没止住,快跟我回后宅去,那里有备用的金创药……”

    看到赵姨娘居然伸手去摸董明月的头发,贾环吓了一跳,唯恐她暴怒起来,把赵姨娘给ko掉。

    谁想,结果却让他目瞪口呆了。

    董明月听到赵姨娘的话后,脸上的冰霜色缓缓融化,化成了泪珠,窸窸窣窣的落下来。

    那姿色,当真是我见犹怜。

    赵姨娘可能也是吃错药了,居然把她揽到怀里,劝慰道:“不哭不哭,不就是贪了点儿银子吗?不是什么大事,赶明儿我让环哥儿回趟府,找老爷说说,让他向朝廷求个情,说不准这事儿啊,它就过去了,啊!可怜见的,多好的闺女啊!”

    董明月在她爹被抓时没哭,在她惶惶如丧家犬时没哭,在她身受重伤,晕倒过去时没哭,可此刻,却在赵姨娘的怀里呜咽出声,抽泣不止。

    贾环看不明白,他靠近小吉祥,道:“喂,小吉祥,这次你怎么不吃醋?我记得上次白荷进门儿,你差点没把她给撂倒!”

    小吉祥人小鬼大,缓缓的摇了摇头,严肃道:“三爷,我觉得,这位小姐应该看不上你……”

    我艹!

    个小娘皮,简直岂有此理!

    不过没等他发飙,赵姨娘就揽着哭的一塌糊涂的董明月,在小鹊的帮助下,又招呼了小吉祥,四个女人扬长而去,留下贾环在原地摸不着头脑。

    ……

    “呼!”

    长长的出了口气,贾环目光冷静的环视着书房里的众人,李万机、帖木儿、胡老八、付鼐、纳兰森若。

    “如今,咱们是真正一条绳上的蚂蚱了,一个人出事,就全都满门超斩,谁也跑不了了,呵!”

    贾环有些自嘲的笑道。

    李万机沉声道:“三爷这话,我却不懂。这件事和三爷有什么关系,明明就是我、帖木儿还有纳兰所为,三爷连知道都不知道。”

    帖木儿等人闻言,连连点头,纳兰森若咳嗽了声,道:“李管事这话没错,当日动手的,分明就是我们三个。”

    帖木儿反应慢,但这时也反应过来了,想要表态。

    贾环哼了声,笑道:“这种话不要再说了,三爷我要是连这点担当都没有,也不值得你们举家托付。总之,大家都要小心一些,不要喝几口酒,就敢什么话都往外说。”

    付鼐开口道:“三爷,他们的话不是胡话,是真话。他们的目的很清晰,就是想要三爷能够袭爵。不管怎么说,哪怕有万一出现,这就是底线。他们担下了,族人说不定还有活路。三爷担下了,所有人全部都要死。

    还有,帖木儿,巴音,从今往后,出了这个庄子,你们不许再喝一滴酒。向长生天起誓,用你们祖先的名义起誓,现在。”

    帖木儿和巴音郭楞没有半点犹豫,就要跪下起誓。

    贾环摆手打断了,道:“不用这些,我相信你们能做到。不是因为你们的誓言,而是因为我能让你们的族人过上好日子。以后这种形式上的东西,咱们最好少一点。”

    付鼐闻言,面色一滞,就要请罪,却被帖木儿给拉住了,帖木儿“小声”对他道:“三爷最不喜欢人下跪了,也不喜欢人自称奴才,在家里,不要随便请罪,只要不犯第二次,就没事。”

    他虽然压着嗓子,可是因为他天生嗓音就比较粗,这一压,非但没有起到低音的效果,反而瓮声瓮的更大了。

    众人闻言哑然失笑,贾环也哼哼笑了两声,瞪了眼自己不好意思讪笑的帖木儿一眼,然后对付鼐道:“老付,帖木儿人虽然粗,但他说的没错。你问问老李他们,为何愿意在庄子上做事?为何愿意给我贾三卖命?很简单,因为我拿他们当人看,不仅拿他们当人看,还拿他们当亲人一样对待。

    只要他们不负我,那我就能保证让他们的父母得以善终,让他们的妻儿得以食的饱,穿的好,让他们可以直起身板来堂堂正正的做人。

    你老付,对了,还有纳兰,你们两人是少有的聪明人,智谋过人,对人心的揣测要远比我们这些普通人强。但我还是想叮嘱你们一句,你们的智谋和计策,要用准方向,要对外使,不要对自己人使,尤其是不要对我使。

    庄子上的人都知道我的脾气,我准许人犯错,不管多大的错,我都允许你们犯。但相同的错误,只能出现一次。

    用你们草原上的话来说,就是闪电不会劈中同一棵大树两次,骏马也不会在同一条深沟里绊倒两次。

    而我,也不允许你们犯下两次相同的错误。

    就这么简单,你们明白了吗?”

    付鼐和纳兰森若闻言,相互对视了眼,然后一起恭声道:“我等定然不辜负三爷,更不敢谋算三爷。”

    贾环呵呵一笑,道:“现在说多了没用,庄子上另一条规矩,就是看人怎么做,不看人怎么说。

    对了,我这些天忙的头朝地儿,也没顾得上问你们的族人都怎么样了?住的可还习惯?老人的蔬菜供应没用断吧?”

    此言一出,付鼐等人的脸色明白激动了不少,李万机和胡老八倒是嘴角擎笑,看起热闹来。

    当初他们不也是被贾三爷的这一政策给感动的无可无不可的吗?

    付鼐抱拳道:“三爷,奴……小……我,我要代族人们谢谢三爷,要不是三爷仁慈,不愿受我们的头,今天我一定要给三爷磕几个响头。我们何曾想过,有一天能住在这么好的宅子里,吃这么好的饭菜?

    若是没来三爷庄子上,我们这些壮年倒也罢了,还受的了苦,扛的住寒。可老人和孩子们就要受罪了。如今,他们睡在热炕上,吃着白饭,老人碗里还有青菜,这样的日子,是我们做梦都梦不到的。

    三爷,谢谢您!”

    贾环呵呵笑道:“别急着谢,这些东西可不是白给的,只能算是借给你们的。赶明儿起,你们就要开始忙了,得还我这个黑心肝的债,什么时候干到我满意了,什么时候才算完。”

    纳兰森若笑道:“那我们希望,这种债永远都还不完,我们就能永远过这样的日子了。”

    众人闻言大笑。

    贾环笑骂道:“没出息,这才到哪儿。你问问帖木儿,保管他现在就比你有志向的多!”

    帖木儿闻言嘿嘿一笑,大手抓了抓脑袋,瓮声道:“我想让我家那小子给三爷做个长随亲兵,也好长长本事。”

    “嚯!”

    众人闻言顿时动容,娘希匹个骚鞑子,平日里原来是在玩扮猪吃老虎啊?

    贼精贼精的,三爷的爵位还没下来,可就已经惦记上三爷身边的亲兵名额了。

    胡老八阴阳怪气道:“老帖,你这算怕打的倒是挺溜儿的,你想让你儿子当亲兵,我还想让我闺女当姨娘呢,可总也得让三爷瞧的上啊!”

    “轰!”

    众人狂笑起来,帖木儿也不恼,只是嘿嘿的冲贾环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