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劝说
    “王爷爷,你们刚才打的那么精彩,是在抓捕坏人吗?”

    贾环有些“天真”的问道。

    王炎点点头,脸上的笑容敛去,叹息道:“是啊,那是在缉拿谋害你大伯等人的凶手。”

    贾环闻言,面色顿时一变,一脸仇恨色,道:“王爷爷,那个坏人到底是谁?他为何要杀我家大老爷?老祖宗这段日子里都伤心了好多天了,大娘也整天的哭!”

    王炎眼中闪过一抹疑惑,道:“他是如今江湖上公认的天下第一高手,白莲教主董千海。至于他为何要……我们却也没有问出所以然来。不过现如今已经将他拿下,总有办法敲开他的口,到时候就知道了。”

    贾环气愤道:“王爷爷,那能不能让我去看看他,我想替老祖宗和大娘问问他,我们贾家到底哪里得罪他了,竟然让他下此毒手!”

    王炎闻言,有些犹豫,不过随即还是点点头,道:“今天不行,过两天吧。我们要先将他的琵琶骨锁住,废了他的功夫,然后再让你去看看,不然太危险了……”

    “咚!”

    “呃……”

    贾环身后的马车里,忽然传来一阵动静,和一道女人特有的柔弱的呻.吟声。

    众人看向贾环的目光有些怪异了,尤其是李万机等人……

    贾环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了,挠挠头,道:“那是我的侍女丫头,她……她今天身体有点不大舒服。我也搞不懂是怎么回事,好像每个月总有几天不舒服的时候,我问她是病了,她自己偏说没有,也不肯去看郎中,没办法……”

    除了贾环外,在场众人里大概没有几个是初哥了,听到他的话,面色更加古怪了。

    王炎哑然失笑的看着贾环,眼睛里也释然了,因为他刚才确实嗅到了一股血腥味……

    他看着贾环道:“想来牛伯爷跟你说过,根骨不牢时,万万不可近女色,否则的话,你日后成就必然有限的紧。”

    贾环大咧咧的点点头,好像全明白似得,小手摆的飞起,昂首道:“王爷爷您放心,我牛奔哥哥说了,像咱们这样的江湖豪杰,英雄好汉,是万万不能在女儿香气中厮混的,不然以后上了战场保管全拉稀。晚辈这几天因为一直跪着磕头,又没时间开筋松骨,腿就有些酸疼发麻,所以让小鹊给我按按,回家开始练武后,就再也不让她们靠近了!”

    王炎身后的一些玄衣卫有些忍不住了,咧嘴笑着。

    王炎自己也笑,道:“你这是要去庄子上?”

    贾环点点头,道:“是,府上的事都忙完了,我也不能老在那里耗着,所以就准备回家了。”

    王炎皱眉道:“不是说要让你去宁国那边承爵吗?怎么……”

    贾环挠挠头,道:“我也不知怎么回事,说是这样说,也报上去了,不过没批下来。我等不及了,也不想等了,所以就先回庄子了。”

    王炎有些玩味的看着贾环,道:“等不及也不想等了?你就不想承袭宁国公的爵位?”

    贾环嘿嘿一笑,道:“想倒是也想,可也没那么想。我给老祖宗说过,就算不能去承袭祖宗的爵位也没什么,等我从武有成,就去给牛伯伯当个亲兵,上了战场后奋力杀敌。没道理祖宗能做到的,咱们这些当儿孙的做不到。祖宗当年的条件可比现在差多了!”

    王炎闻言,抚掌大笑,看着贾环道:“不意荣国竟有此佳孙,好,有志气!荣宁二公总算后继有人了!不过,可能要让你失望了,圣上之所以还没批下让宗人府对你进行考封,是为了等着我们将凶手缉拿。否则的话,圣旨如何能进贾家宗祠?圣上的颜面上也不好看。如今凶手既然已经拿住,那想来让你去考封的旨意也就是这两天就要下来了,你等着吧。”

    贾环闻言,心中顿时了然,也是,要是抓不到凶手,皇帝老儿还真不好意思让圣旨进贾家,去面对荣宁二公的神位。

    贾环嘿嘿一笑,道:“那也好,不过我要回去抓紧时间赶紧多练练了,不然考封要是不过的话,就给祖宗丢脸了。”

    “哈哈哈!”

    王炎看着贾环大笑道:“你还想临阵磨枪?我看你筋骨已开,锻身小成,虽然还没有炼骨,但通过考封的最低项问题却也不大,无非是多断几根骨头罢了,三等男的爵位还是没有太大的问题的。”

    贾环闻言,笑的跟哭的似得,道:“王爷爷,多断几根骨头问题还不大?”

    王炎轻笑道:“习武之人,哪个不是断遍全身骨头的?不要怕,习惯了就好。”

    贾环哭丧着脸,拱手道:“王爷爷,那晚辈就先回去多准备准备,趁着手脚还能动弹,削个木头做一对拐杖,再弄副担架预备着。咱们后悔有期吧,王爷爷,等您得空了,我再去您府上请安。”

    王炎笑骂道:“惫赖小子,倒是和老荣国有几分相像。行了,不耐烦和我这老头子说话,你就先回去吧,老夫也还有事处理。记得,等得闲了,去我府上说话。看到故人之后出息,老夫心情甚佳。”

    贾环躬身行礼道:“晚辈定然前去叨扰王爷爷!”

    ……

    马车回到城南官路上,再次启动了。

    围绕在马车周遭的人都没有说话,车厢内,贾环对着那少女也不知该怎么说。

    少女容颜依旧冰冷绝美,然而,目光却空洞、无神、无助……

    想起刚才贼喊捉贼的跟王炎说过她老爸的坏话,贾环有些不好意思开口,可看着她这个模样,贾环还是不忍心的劝道:“喂,姑娘,你没事吧?”

    少女毫无反应。

    贾环又道:“想开些吧,日子总要朝前过,是不是?笑着是一天,哭着也是一天,咱们何必选择哭而不选择笑呢?”

    少女握剑的手紧了紧。

    贾环没看到,继续道:“其实想开点,也没什么的,是不是,你看我,刚挂一个大爷,还挂一个大哥和大侄子,我现在不也是好好的,你……呃……”

    冰冷的剑再次搭在了贾环的脖颈处,少女的头却没有转过来看他。

    贾环干笑了两声道:“我刚才说错话了,现在我开始正经的。姑娘,请问你的芳名……别激动,别激动,我是有原因的,你轻一点!”

    感觉剑又往里压了一丝,贾环连忙投降道:“是这样,刚才你也听到了,过几天我可能就有机会去见你爹了,你有没有什么话要我代你转达的?我问你名字,是为了告诉他,你还好好的,不让他牵挂。”

    少女终于有反应了,她转过头,一双清冷的美眸中逐渐明亮,她看着贾环道:“你能救我爹?”

    贾环嘴角抽了抽,看着少女不说话,心里腹诽道:我又不是赵日天,哪有这个能耐……

    少女见贾环不言,眼睛里的明亮又逐渐黯灭了。

    贾环不忍道:“姑娘,事已至此,你要做的不是自怨自艾,而是要好好活下去,替你父亲好好活下去。我听你说,你们是因为教中叛徒的出卖才弄成现在这样,所以,你的目标仇人就已经非常鲜明了,就是那些无耻可恨,卑鄙的和臭虫一样的叛徒!不过以姑娘你的身手,只要努力修练上几年,想来想要除去他们并不是难事。”

    少女看了贾环一眼,从她的眼神中,贾环看出,似乎她认为贾环本人也是那些无耻可恨之徒中的一位,说不定排名还比较靠前……

    贾环干笑了声,道:“姑娘,我承认,这件事说到底和我有脱不开的关系,大丈夫敢作敢当,我不否认……”

    “那你就去自首。”

    少女冷冰冰的打断了贾环的话。

    贾环苦笑道:“姑娘,你冷静一点,你想想,就算我现在去自首,先不说谁信的问题,而是有没有用。朝廷抓捕你和你父亲,原因难道只是因为你们杀人吗?”

    “我们没有杀人。”

    少女总是跑题……

    贾环道:“好,是,就算你们没有杀人……”

    “我们本来就没有杀人,你才是真正的凶手。”

    少女好像还有点偏执……

    贾环头疼道:“对对,你们没有杀人,我才是杀人犯。可是,这不是关键啊,你父亲最大的罪名不是杀人,而是因为他是白莲教的魁首教主。这,才是他必须死的原因所在。

    以姑娘你的智慧,我想你一定是明白的。就算没有你丢下木刻白莲这一出,你们教内的叛徒也一定会出卖你们,是不是?他们潜伏在你们身边肯定不是这两天才发生的事,他们是处心积虑的。所以说,无论有没有我的这一档子事,有没有你丢下白莲花这一事,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

    少女终于肯看贾环了,道:“你说的是真的?”

    贾环连忙举手起誓:“千真万确,若有半分虚假,就让我大舅舅不得好死!姑娘,我知道我拿自己起誓你肯定不信,所以我拿我亲大舅舅起誓。你想啊,天大地大,娘舅最大。你应该能体会到我的诚意和诚信了吧?”

    少女眼神有些怪异的看了贾环一眼,不过终究还是点点头,而且,眼中的自责悔恨之色也减少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