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朱雀千户
    贾环脑子里转的飞起,可是他本就不是一个有急智的人,此刻被揭穿面临生死危机之下,哪里又能想得到什么超脱的法子?

    少女用想要吃人的眼光看着他,道:“你就是化成灰我也不会忘记你的声音和身形,那夜,就是你杀的人!如今,却连累我和我爹受过,你……”

    贾环辩无可辩,索性光棍儿反击道:“这能怪我吗?那些王八蛋居然连他们儿媳妇的主意都想打,你说他们该不该杀?”

    那少女闻言一怔,随即绝美的脸上居然微微透出一抹绯红之色,她咬牙切齿道:“你们这群道貌岸然的权贵,自然个个都该杀。∑可是,你却不该牵连到我爹!”

    贾环无语道:“鬼才知道那朵木刻莲花是怎么出现在那里的!本来我们神不知鬼不觉的杀完人,也没见你们出现,怎么到头来却冒出一朵木刻莲花,你们……”

    “别说了!”

    少女脸上的悔恨之色简直快要吞没了她,她此刻不是想要杀贾环,她是恨不得自己杀了自己。

    那一夜,正是她在无意间看到了贾环等人杀人,又在发现贾赦等人的身份不同一般后,“灵机一动”,想要借此替白莲教扬名,就留下了一朵木刻莲花。

    谁能想到,被杀之人会引起这般大的风波,再加上教内高层出了败类,为了贪图富贵,将他们父女二人的行踪出卖,更在他父亲喝的酒水里下.药……

    若非如此,以其父超品武宗的身手,又岂是那些朝廷鹰犬能够对付的了的?

    即使这般艰难,她父亲还是为她杀出了一条生路来,让她逃了出来。

    可是……

    该不该怪眼前这个心狠手辣的少年?

    能怪他头上吗?

    少女虽然心中仇恨滔天,杀意盎然,可她并非嗜杀之人,也不是不明是非之人。

    可是,不怪他的话,她如今又能怎么办呢?

    “当啷”一声,宝剑紧贴着贾环的脖子,堪堪滑过他的外衣,跌落在地,唬的贾环全身汗毛竖起。

    正要发怒,可看到少女眼中两颗晶莹的泪珠滚落,心中又是一软。

    他不糊涂,看着少女的表情,他基本上就猜出了,那朵木刻白莲恐怕就是她的杰作了。

    如今牵连到了她父亲的身上……

    看了眼少女胳膊上晕染的越来越多的鲜红色,贾环叹息了声,劝道:“姑娘,你父亲费了那么大的力气和代价为你创造出一条生路,却不是让你悲春伤秋的。即使伤心,你也要为他报仇之后再……”

    说到这,贾环真想伸手给自己一个嘴巴子,嘴怎么这么贱呢,看到美人就没脑子了是吧?

    还报仇……这丫头的仇人之一,就是他贾大官人。

    果然,少女闻言止住了眼泪,一双冷冰冰的眼睛看向贾环,道:“你说什么?”

    贾环干笑都快笑不出了,巴巴的道:“姐姐,没……没说啥,就是开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少女冷冷的瞥了贾环一眼后,在他心惊胆战中从地上捡起宝剑,贾环见她弯腰,有心作死一搏,可是又想到方才少女的身手,终究没有勇气找死……

    少女起身后,看也不看贾环一眼,转身就要跳下马车离去。

    可是,可能是失血过多,也可能是之前受过内伤,总之,她刚一转身,没走两步,还没来得及往下跳,人就软倒下来,躺在了车板上。

    贾环眼睛眨了眨,又眨了眨……

    他怀疑对方到底是在使苦肉计还是在使美人计。

    不过直到马车外远远的有马蹄声传来,少女依旧动也不动,贾环终于确定,她晕倒了。

    贾环的眼睛,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少女身边的那把剑。

    只要拿起这把剑,杀了她,那么这个世上就再也不会有第三方人马知道那件事了。

    帖木儿、纳兰森若和李万机都是实施的人,自然不会说出口。

    贾赦等人可以向阎罗王告状……

    只要杀了她,那……

    闭上眼睛,长叹了口气,贾环还是摇了摇头。

    不是下不去手不敢杀人,而是,如果杀了她,贾环恐怕一辈子都要受到良知的谴责。

    她和她的父亲本来就在替贾环背黑锅,他要是再下黑手,那他的为人品性,就真的出了问题。

    他自忖不是圣母,但他自认也不是什么黑心肝的坏人。

    先救下她再说吧。

    “三爷!三爷!”

    马车后的马蹄声越来越近,还有李万机等人焦急的呼唤声。

    贾环不再迟疑,他上前将少女抱起,又将车厢内盖在长条椅子上的锦帛掀起,把活动的椅子板面打开后,将少女放了进去,虽然少女的腿要蜷缩起来一点,但并不憋闷。

    最后,贾环又将板面放下,把少女的剑放在板面上,然后盖好锦帛垫子掩饰好。

    马车刚好停了下来。

    贾环不动声色的用脚将地板上的一滴鲜血蹭去后,跳下马车,看着来人。

    除了李万机等人外,还有几个身着玄衣卫服侍的人。

    “三爷,你没事吧?奴才罪该万死,奴才……”

    因为有外人在,所以李万机等人必须要跪下,并且自称奴才,否则,有罪的不仅是他们,连贾环都要受到指责。

    贾环皱眉看了地上的李万机并帖木儿等人一眼,有些不耐道:“行了,谁能想到大晴天的会打雷,起来吧,回去再说。”

    然后他又看向几个玄衣卫当中为首的那人。

    这个人看不出年岁,似乎只有二十几岁,但看他眼神中的沧桑和深邃,似乎又至少有四十多岁。

    他的衣服也和普通玄衣卫的服侍不同,和钟伟的那身百户服有些像,但却似乎又多了些什么……

    贾环没有时间细看,他冲来人点点头,道:“不知这位大人是……”

    那人一双很有深度的眼睛也颇有兴致的看着贾环,微笑道:“我是黑冰台玄衣卫朱雀所千户王炎,见过荣国子弟,贾三公子。”

    贾环闻言眼睛眨了眨,似乎有些糊涂了,愣愣的问道:“朱……朱雀?朱雀不是女的吗?”

    此言一出,众人的面色都有些古怪,包括王炎身后的那些玄衣卫。

    似乎从来没有人想过,敢有人当着王炎的面说他应该是女的。

    然而让他们吃惊的是,王炎竟然不恼,反而很高兴的大笑了起来,笑罢后,他看着贾环道:“这种话,已经好多年没听人说过了,上一次被人这般说,还是你的太祖父,第一代老荣国公这般说的。”

    贾环面色顿变,不可思议的看着王炎道:“大哥……大叔……大爷……大?您今年到底多大?”

    王炎又笑了,笑的声震四野,似乎眼泪都快要笑出来了,良久之后,他才平息下来,道:“当年,我是你太祖父亲兵营里的一个小兵,比你祖父的年纪要小一些,不过,也小不了几岁。”

    “哇!”

    贾环这下真的惊奇了,他近乎有些无礼的看着王炎,惊叹道:“王爷爷,你刚才就是跟我说你才二十岁我都信,你怎么做到的?”

    王炎微笑道:“你若是想,你也可以做到,只要好好练武就是了。”

    贾环能信才见鬼了:“可是我牛伯伯看起来就没这么年轻啊!”

    王炎道:“镇国公的开碑手威力自然是霸道绝伦,只是,在这方面,却远不如我的朱雀劲。你若有兴趣,我可以教你。”

    王炎此言一出,他身后的众多玄衣卫的呼吸,一瞬间都粗重起来。

    看向贾环的眼神里,多了很多嫉妒。

    可是,有个球的办法,谁让千户和荣国公的渊源深远……

    更让他们惊讶的是,贾环居然摇头了,他居然摇头了!

    贾环道:“多谢王爷爷好意,只是晚辈已经答应了牛伯伯,要和牛奔哥哥一起练习开碑手。所以……”

    王炎倒也不在意,他笑着点点头,道:“都好,只要好好练,都好。”

    贾环见他大度,自己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报!”

    远处忽然飞奔出一人来,贾环甚至都没看出他从哪个鬼地方钻出来的,就那么忽然出现。

    “报千户大人,卑职带着雪鬼追踪那妖女,却不想那妖女诡计多端,阴毒无比,在她的遮面纱巾上下了毒,将雪鬼毒毙了,卑职也丢了她的去向。卑职办事不利,请千户责罚。”

    贾环发现,此人身上穿着一件白色披风,头上的纱帽都是白色的,躲在雪地里不仔细看的话,根本看不出名堂来,怪道刚才居然没发现他从哪冒出来的。

    王炎听到此人的话后,面色微微肃然,道:“此人干系重大,不可丢失,再去寻找,记住,不要放过蛛丝马迹。你之失责暂且记下,本座允许你戴罪立功。”

    “是!多谢千户大人仁恕!”

    那白衣人感激一礼后,不再啰嗦,一转身,微微一顿,而后就消失在贾环眼前。

    贾环不信邪,揉了揉眼睛,还是没发现他去哪儿了。

    “呵呵,不过是遮眼小道罢了,不必在意。你若想学,等日后有时间了,我让他来教你便是。”

    王炎看出贾环对刚才那人颇为感兴趣,开口笑道。

    贾环再一次体会到,有一个好祖宗,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

    ……

    ps:感谢“c938516”的打赏,感谢“龙心在手天下我有”、“巫师家庭”、“皇室之人”、“正版的我来了”、“墨埃”、“我想有个萝莉女儿”、“111122”、“”和“呼乎祜”的打赏。

    感谢众书友的推荐支持,谢谢大家~~~

    再次说一下为何要加入武功这一元素,原因很简单,一是为了锻炼身体,好破局,二来,就是为了理清红楼原著里纷乱的爵位承袭。

    对于那些爵位的承袭,我只能想出这个法子,但我非常欢迎有熟读红楼的书友,给出不同的意见。

    为什么八公里,有的国公后人就能承袭伯爵,有的能承袭子爵,而有的只能承袭有名无实的将军爵。

    谁能合理的解释通了,我谢谢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