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百三十三章 陡变
    马车外,李万机等人面无表情,马车内,贾环亦是面无表情。

    那一夜,能做出那个决定,并且将之实施,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轻松快意的事。

    对生命的敬畏,也不是经过一次迷糊的穿越就能抹去的。

    虽然贾环早就打定主意,逼不得已时,就下手除掉贾珍。

    但他没有想到,这一日会来的这样早。

    在他记忆中,秦可卿的死,还要有些时间,至少也是薛宝钗一家来贾府之后。

    可是,贾环不敢等了。

    贾珍这个时候就已经敢往秦可卿的闺房内闯,还好,秦可卿目前还未沦陷,丑事未成……

    可是,贾环却不知道秦可卿能坚持多久,贾珍又还能忍多久。

    一旦他们之间真的成了事,那对整个贾府来说,都将是一个难以挣脱的死劫。

    哪怕贾环猜测有误,秦可卿并不是什么皇族贵女。

    可是,一个具有扒灰名声的家族,难道还奢望会有什么出路吗?

    不说其他,谁愿意和这样一个家族进行联姻?谁敢做这样家族的姻亲?

    到那个时候,贾家就会真的变成一堆臭狗屎,人人避之不及。

    唐朝的公主没人敢娶,五姓女也少有愿意入皇宫的,为何?

    唐皇李家的名声臭的跟狗屎一样……

    贾环无论如何都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更何况,他还断定,秦可卿的身世不简单。

    所以,不是他虚伪,不是他狠毒,是他不得不为之。

    或许还有其他更好的办法破局,但贾环只能想到这个最简单,也最粗暴的法子。

    以绝后患。

    他并不后悔!

    只是……

    那朵木刻白莲是怎么回事?

    莫非那夜有人在附……

    “轰!”

    正在贾环思索间,忽然犹如一道旱雷炸响的轰鸣声,响起在不远处。

    赶车的焦大极力想控制惊马,然而,寻日里温顺的马匹,此刻却总么拉都拉不住。

    “轰!”

    又一声隐雷炸响,马匹更惊,竟然双蹄迈起,一个跳跃,生生将焦大给震下车辕。

    而后,那匹白马撒开四蹄,拖着马车飞奔而去,更让李万机等人大惊失色的是,那匹驭马没有顺着官路走,反而冲进了路边的野地中,不着方向的胡乱飞奔着。

    马车在野地里不住的颠簸,可想而知,内中的贾环是何等滋味。

    “三爷!!”

    李万机等人不断的惊呼喊着,想要上前救援,可是他们座下的马匹也好不到哪去,哪怕他们极力牵制,可一时间怎么也拉不住受惊后混乱的惊马。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贾环的那辆黑云马车不断的远去。

    贾环在马车里的确不好受,因为田野里的路不平,车轮时不时压过土坷垃,颠上颠下的。

    可要说危险,那也没多少。

    而且这里是神京附近,也没有什么悬崖峭壁好让他担心马车会坠崖……

    顺着“叮咣”作响,时而关闭时而打开的车门,贾环朝外看去,不由皱起眉头。

    这个时代并没有火器,这大晴天的,怎么会有打雷声呢?

    随着惊马托着他越走越远,这雷声非但没有消失,反而越发有些清晰了。

    蓦地……

    贾环的瞳孔猛然收缩,因为他看到了“雷声”的源泉。

    距离他数百米外,正有一群人混战在一起。

    其中大多数人,都是那日所见钟伟的形象,头戴无翼三山纱帽,身着黒鹄锦衣,手中拿着各种兵器,将一身形魁梧之极的黑衣大汉围在当中。

    而和黑衣大汉战在一起的,则是一个身着绣黑龙补紫衣蟒龙袍的中年男子,和四个身着绯色锦衣的男女。

    其他玄衣卫虽然拿着兵器围在四周,可看样子根本不敢上。

    那黑衣大汉以一双铁掌迎对五人的围攻,居然能够不落下风,时不时的和那身着紫衣黑龙蟒袍的中年男子硬撼一拳,发出一声闷雷一般的爆响。

    贾环看的目瞪口呆,他重生以来,从武二字听的他耳朵都快起茧了,但武人到底能做到哪一步,他今天这才是第一次见到。

    没有凌天飞起,然而,一跃而起却也有数米之高。

    没有一掌打出,能打出各种颜色的气浪,也没有十八条咆哮的巨龙。

    但是,在硬撼中发出的响声,却如惊雷一般响亮。

    他们时而缓慢的停下来对峙,时而又飞快的打成一团,速度之快,贾环甚至都看不清人形。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不是在做戏,他们是在进行生死之战。

    因为,战团中唯一一个女性,身着绯色锦衣的女子,不知是疏忽还是怎地,忽然被黑衣大汉一拳轰击在肩头。

    而后,这个女性整个人都倒飞出去,在半空中喷出一口鲜血,而后如同一片破烂麻袋一样摔倒在地上,起了两下,却没有起来。

    不知是活是死……

    她的付出并非没有成果,黑衣大汉一拳轰在她肩头时,那位紫衣蟒袍男子蓦地动了,一道残影闪过,他手中的剑刺出,刺中了……

    我艹!

    贾环没看清到底刺中了哪里,因为惊马越跑越远,拉着他不知道要奔向哪个新世界……

    虽然不清楚那些人的确切身份,但这并不妨碍贾环心中的猜测。

    如果他没错的很离谱的话,方才那群人,想来就是黑冰台玄衣卫百户钟伟口中的黑冰台主人和他手下的四大千户。

    而他们围攻的,应该就是那个叫董千海的超品武宗,白莲教教主,背黑锅的冤大头……

    贾环只希望,这场大战能够更惨烈点,不然的话,他心里的危机感总也祛除不了。

    不过看刚才的情形,那个叫董千海的大汉,多半是凶多吉少了。

    唉……

    长叹息一声后,贾环还想挤出两滴鳄鱼的眼泪,只是演技到底还不够深,眼泪不能说来就来。

    马匹的速度慢慢减下来了,想来它也疯够了,跑的没力气了。

    贾环的心思却不在它身上,他脑海里都是刚才那些人打斗的场面。

    说老实话,真不如前世电视里的武打片好看。

    郭靖的降龙十八掌,杨过的九阴真经,张无忌的九阳神功,看起来多热血沸腾,视觉效果杠杠的。

    刚才那些人的打斗,好像只比追求写实风格的电影好看一点。

    音效不错,还有就是,速度很不错。

    力量贾环还看不出个什么名堂。

    想来这就是所谓的外行看热闹,内行才能看出门道的缘故。

    也不知道牛奔他们在庄子里练的怎么样了……

    贾环双手抱头,躺在车厢地板上,嘴角擎着一抹微笑,畅想着。

    说实话,到了今天这一步,贾环才是真正的海松了一口气。

    因为贾府里最能祸祸的两个人都被他给干掉了。

    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

    不管是荣还是宁,能波及整个贾府的祸胎,自此都没有了。

    剩余的即使想翻浪,也没有那么大的能力,也没这个资格。

    所以,从今日起,往后都是好日子……

    “砰!”

    车厢车门忽地被从外暴力打开,一道白色身影一闪而入。

    一道冰冷的凉意,从贾环的脖颈处传入脑中,打断了他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贾环不由自主的举起双手,连声道:“别激动,别激动,有话好说,我投降!”

    等到他收拢住狂跳的心,定睛看去,只见一满脸冰霜之色,眼神凌厉的白衣少女,看模样,最多也不过十四五岁的样子,手中握着一柄明晃晃的宝剑,胸口不住的起伏着,眼睛冷冰冰的看着贾环。

    少女空闲的那只胳膊袖子上,一片殷红。

    这些贾环都没有关注,他关注的,除了脖颈处的那柄冰凉的剑外,就是少女绝美的容颜。

    绝美这个词,贾环很少用。

    遍观贾府诸女,能用绝美来形容的,唯有一个林黛玉,秦可卿也可以算一个,最后再加上一个白荷。

    只是三人的气质各不相同罢了。

    然而,尽管三人的出众点不同,如林黛玉的清洌如初冬山泉、秦可卿的极艳近妖娆、白荷的清纯如水莲,但她们还是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骨子里的柔软,属于女人天性的柔软。

    但是,贾环此刻面对的这个女子,虽然同样绝美,但却绝美如宝剑,锋利无双。

    林黛玉的清洌是来自声音的清洌,但她的笑容,哪怕是不笑,她的容颜都是那样的甜美。

    而对面的女子,她的冷,是从眼神中散发出的冷,不是那种没有人性气息,看人如看死物的冷,而是一种犀利、果敢和刚毅的冷,一种不可侵犯的高傲之冷。

    面对这样神色的女子,即使她再美,贾环相信他也绝对不会随便硬,不是不愿意,而是……不大敢……

    干巴巴的笑了笑,贾环讨好道:“这位姐姐,你能不能先把这把宝剑拿开?小弟我好害怕。”

    “你以为我看不出你是练武的吗?”

    果然,这个少女的声音如同贾环预料的一样,同样很冷。

    不过也有出乎意料的,声音居然很好听……

    贾环干笑了两声,道:“姐姐好眼力,不过姐姐想必也能看出,小弟只是刚开完筋,勉强在锻身,连一招一式的庄稼把式都没学过,自然不会对姐姐有威胁,所以这个……小弟的胆子实在很小,我……”

    贾环说不下去了,因为少女看他的眼神越来越奇怪,越来越奇怪……

    “是你?!!”

    “不是我……”

    “就是你!”

    “真不是我……”

    贾环潜意识里拒绝坦白认罪……

    少女板的紧紧的脸上终于出现了变化,恼怒,愤恨,自责,杀意……

    一股脑的拥挤在脸上,却也使得脸色鲜活了许多。

    她咬牙切齿道:“那夜指使人杀人的,就是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