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回去
    看到他的话镇住了牛奔等人,钟伟有些得意道:“小伯爷,恐怕还真是那个大魔头。▲∴因为我们发现的那朵木刻白莲上,有一个董字。据我们所知,白莲教内,唯有董千海的白莲上才能刻这个字,其他董姓教徒都要避讳。所以……”

    牛奔等人面面相觑,叹息道:“若真是董千海亲至,恐怕,还真得让黑冰台倾巢出动才能应付。而且,就算你们倾巢而出,也未必奈何得了这位天下第一超品武宗。”

    牛奔的话,让韩家三兄弟齐齐点头。

    贾政、贾环父子却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现在却不是详问的时候。

    应付打发了钟伟等人后,贾环就奉贾政之命,回后宅去将这个好消息告诉贾母。

    刚一进荣庆堂的大门,贾环就觉得气氛有点怪异。

    从门口的婆子到里面的丫鬟,一个个看着他的眼神,就跟看着……人参果?

    等进了正厅,看到贾母坐在软榻上,一脸的悲戚,而周遭,坐着的除了邢王二夫人外,居然还有贾敬和贾代修以及贾代儒等人。

    贾环一一行礼后,就将钟伟所说之言说了出来。

    此言一出,顿时一阵哭骂声又喧嚣而起。

    好一阵后,大家才又重新平静下来。

    “环哥儿,这两天辛苦你了。”

    贾母气色有些晦暗,不过此时的神情也是有些微妙,她对贾环说道。

    贾环哪里敢居功,客气了几句。

    说话间,众人的目光齐齐聚光在他身上,让他很有些不自在。

    贾母没有绕圈子,道:“你也不用客气,虽然你如今年纪甚幼,但经过前遭得到荣国先祖的指点后,就大异于常人,行事老成得体。所以,我就直接跟你说了。东府那边罹遭大难,你珍大哥和你蓉侄儿都殁了。而今,你敬大爷又耽于修行大道,所以他想在贾族子嗣中挑一人,过继到宁国那边承袭爵位。你意下如何?”

    贾环想了想,道:“理当如此。”

    贾母又道:“你敬大爷和你两位叔祖挑中的人,就是你。”

    贾环闻言“大惊失色”,连连摇头道:“焉有此理,焉有此理!祖母,两位叔祖,还有敬大爷,小子乃是荣国子孙,又是庶子,岂敢有此妄想,这如何使得……”

    “怎么使不得?”

    贾代修不悦道:“既然你自知是贾族子弟,在这个时候,就不应该畏惧艰难,畏缩不前。再有,你虽是政公亲子,可政公与敬公亦是近亲兄弟,政公之子与敬公之子有何不同?

    更何况,宁国之爵,再不可继续降袭下去了。如果你不承爵,再挑一个非武之人承袭,那爵位必然再减,如今已经是三品将军爵了,若是再降,就成了最低等的五品将军爵。那再下一代,就成了连考封资格都要失去的都尉位了。

    若真到了这个地步,我等就是死后,也无颜去面见荣宁二公并贾族的列祖列宗了!”

    贾代儒是一介腐儒,本来还是很看重嫡庶之分的,可是听了贾代修的话后,他也捋着白须,点头附和道:“正是此理,环哥儿,这件事,你没有推拒的道理,原也没你开口说话的地方。”

    可贾环还是摇头,苦笑道:“不瞒两位叔祖还有敬大爷,若是前些日子,晚辈自然无不可。可是,初一夜里,晚辈在老祖宗并大老爷和珍大哥面前曾起过誓言,只要珍大哥、蓉哥儿还有大老爷在一日,晚辈就绝对不可奢谈他们的爵位,否则,就不可再习武,以免为了区区爵位而坏了至亲本分。所以,请诸位长辈恕晚辈无法应承。”

    众人都不是傻子,从这句话里听出的信息足以让他们明白之前发生了何事。

    贾母的脸色隐隐有些难看……

    众人又听贾环道:“叔祖、敬大爷,这个誓是我自己对老祖宗说的,当初老祖宗也是不大乐意我这样做。只是晚辈劝说老祖宗,言道咱们贾家向来以孝道立家,百善孝为首,咱们贾家万万不可因为一个爵位,就闹的淡薄了情分,还让人看笑话。

    虽然我这个做孙儿的,得到了荣国老祖的护佑,拥有了习武的根骨,但我想,祖宗的意思,怕是希望孙儿能够自强自立,亲自出手,为贾家再取一世爵。而不是为了一个爵位,和家里的哥哥们争抢什么。”

    众人闻言,俱是面色动容的看着贾环,贾母也点头道:“这孩子就是倔,虽然年幼,可主意正的很,我这个老婆子也说不听他。”

    贾代修长叹一声,道:“你有这个志向,自然是好的。我们这些做长辈的,能看到族中子弟这般有出息,岂有不高兴不支持的道理?可是,有志向却不等于不能变通,你小小年纪,不能困守誓言,不能迂腐。老夫刚才听了你起的誓,你说的是,只要赦公和珍哥儿他们在一日,你就绝不会有贪图爵位的想法。

    你看,你自己也说了,只要他们在一日,你就不会有想法。可现在他们已经不在了,族中又是这个样子。荣国这边倒也罢了,一等将军爵还能再往下传几代,可宁国那边的爵位,已经就要到底了。

    你总不能因为前言,就眼看着我们贾族落到一个除爵的地步吧?再说了,你也不算违背你的誓言吗?”

    贾代儒没有贾代修这么善解人意,他信奉的是君臣父子那一套,君为臣纲,父为子纲,他见贾环依旧不愿意不松口,便皱眉道:“行了,这件事你知道就是了,其他的我们会和政公商议。老祖宗要是没有意见的话,这件事就这样定了。”

    贾环也皱眉:“叔祖,大老爷和珍大哥他们如今尚未……现在就谈这些,是不是太早点些……”

    贾代儒正要发怒,贾代修却捋着白须,道:“你倒是一个好孩子,不过还是太年幼,不晓得事急从权的道理。我们贾家罹遭大难,缘由还是贼人为了打击朝廷的威望,所以专门挑荣宁二公的子孙下手。说难听点,这是我们贾家在替朝廷背锅。所以,这个时候正是时候……”

    “咳咳!”

    贾代儒有些不悦的打断贾代修的话,道:“他小小年纪,与他说这些做什么?”

    贾代修也不怒,他淡淡一笑,转头看向贾母,道:“老祖宗的意思是……”

    贾母面色极为复杂,不止是她,邢王二夫人并王熙凤、李纨等人的面色亦是微妙的紧。

    贾母看着贾环的眼神,有些不舍,也有些……疑惑,最终化为一声长叹,道:“你说的也有道理,不管怎么说,我们总不能将祖宗留下来的爵位给传没了。虽说君子之泽,五世而斩,这是常理。可……能多传几代下去,总是好事。那就……那就这么着吧,呈报上去吧。”

    贾代修极为满意的点了点头,看向贾环的眼神,有些诡异……

    这几天来,他可是发了不小的一笔横财啊,而且,若事有成,还有厚报……

    ……

    自从钟伟在初四上门报告了一个“好消息”后,就忽然消失了,再也没出现过。

    而后的半个月内,贾环在贾府里快要忙疯了。

    不仅要在荣国府这边出面帮忙,更大头的,却是宁国府这边。

    贾环要被过继给宁国长房这边的消息,早已经传遍了贾府,并且也传遍了神京的权贵圈子里。

    连贾环袭爵的折子,都已经到了皇宫御书房的书桌上。

    而贾敬这段时间虽然也回归宁国府暂住,可惜,他修行天道的时间已经太久了,哪里还有耐心处理红尘俗事?

    即使在府上,也只不过整日里和一群道士们聊的飞起……

    大小事务,能推的基本上都推到贾环身上了,尤其是在看到贾环处理的还不错之后,更是百事不管。

    所以短短八.九天后,贾环就瘦下整整一圈去。

    不过还算幸运,在牛奔和韩家兄弟的大力帮助下,又有李万机、付鼐和纳兰等人的得力能干,在元宵节前,贾环终于将这些人给埋掉了。

    然而奇怪的是,直到他将这些人都给埋了,朝廷关于袭爵和考封的旨意,依旧没有传下来。

    旨意一日没能下来,贾家宗祠就一日不能举办过继之礼,否则的话,贾环过继给贾敬,然而朝廷却不给袭爵,那贾家不就尴尬了吗?贾环到时候又何以自处?成黑户了……

    白干这么些天后,贾环又不得不屁颠屁颠儿的坐着马车回城南庄子去了。

    牛奔和韩家兄弟等人早在两天前贾赦等人入土的时候就已经先行去了庄子,开始了磨石习武。

    而贾环则是在贾府中,陪伴贾迎春和贾惜春多待了两天。

    贾赦和贾珍的死,对贾迎春和贾惜春来说,不能说全没影响。

    尤其是贾迎春,贾赦毕竟是她亲生父亲,纵然贾赦自己寻日里想不起还有这个女儿存在,可是善良的贾迎春,还是因为贾赦的死而感到悲伤……

    城南官路上,马车不快不慢的悠悠行驶着,马车两侧,李万机、帖木儿、纳兰森若、胡老八骑马护卫着。

    李万机等人面无表情的骑在马上,只是偶尔间,眼神会不经意的从马车上扫过。

    脸上的神色,敬畏……

    ……

    ps:感谢书友“鼪人”的一碗饺子~~

    感谢“c938516”的打赏,感谢“龙心在手天下我有”、“巫师家庭”、“皇室之人”、“正版的我来了”、“依旧风”、“白话小说”、“111122”、“诺言不许一世”和“一点哀伤”的打赏。

    感谢众书友的推荐支持,嘿嘿,很满意,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