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百三十章 安抚
    总算还有一个能镇的住局面的。

    牛奔指使王贵快让人将贾环的素服取来换了,还要备好洗漱的水。

    然后又让人去准备马匹。

    他自己和韩家三兄弟也各自回房换了一身白后,众人这才动身出发。

    而钟伟等人则护卫在周遭,说是为了防止恶人再来行凶。

    牛奔贾环等人自然不会去理会这些,一行人纵马狂奔。

    到了城南城门时,果然发现城门口已经戒严了,黑衣黑甲的兵士比往常不知多了多少,黑压压的一片。

    以牛奔和贾环的身份自然不用和普通百姓那样排队等候,为了防止权贵纵马冲撞普通人的事情发生,大秦每个城池的城门都被隔成两道,一道是普通百姓走动的,另一道则是专供权贵车马行驶的。

    所以众人没有在城门口耽搁太多时间,城门令在得知马队主人是荣国公亲孙还有镇国公亲孙后,还特意分出几位骑兵,专程护送贾环回府。

    而此时,朱雀大街也没有了昨日熙熙攘攘的人群了,平静了许多。

    没有花太多时间,贾环一行人就到了公侯街的荣国府大门前。

    荣国府正门上的两排大红灯笼已经被换下,取代的是白纸黑字的白灯笼。

    门子身上也都穿上了孝衣,府内哭声震天。

    贾环没理会门子的请安,谢过护卫骑兵后,径自和牛奔等人朝正堂走去。

    府内此刻已经到处都是人了,除了府上的仆人外,贾环还看到了一些和钟伟还有守门士兵同样打扮的人。

    那应该分别是黑冰台和军方的人。

    牛奔拉住了不顾一切往里冲的贾环,让他住脚,和一些大人物打了几个招呼。

    贾府此刻已然有些乱套了,外面居然没有人招待。

    贾环托牛奔在外面帮他先应对着,他要先去见过贾政和贾母,而且他在这里待客也不合适。

    牛奔颇有深意的看了贾环一眼后,便应了下来。

    贾环没有停留,径自去了荣禧堂。

    荣禧堂才是贾府真正的正堂。

    果不其然,此刻正堂已经被装扮成了灵堂,正中间,一栋棺木停放在那里。

    堂下,贾琏头上包着纱布,跪在那里烧纸做孝子。

    贾政则面色仓皇,一脸悲戚的坐在一旁唉声叹气着,周遭几个人在那里劝说着。

    “父亲!”

    走到跟前,贾环悲呼了一声,然后他就见贾政猛然抬头看向他,目光之复杂,贾环从未见过。

    贾环一怔,不过却发现贾政刚才那复杂的目光好似从未出现过一般,又恢复到悲戚的神色,他道:“你回来了,先去给大老爷磕个头吧。”

    贾环没有反对,跪到堂下,恭恭敬敬的对着棺材磕了个头,还安慰了做孝子的贾琏几句。

    贾琏抬头看着贾环,眼光亦是有些复杂,他嘶哑着嗓子,道:“老三回来了?”

    贾环点点头,轻声道:“二哥,纵然悲伤,也要注意身体,还有好多事等着你做呢。”

    贾琏一双赤红的眼睛看了会儿贾环,而后点点头,道:“多谢三弟了。”

    贾环叹了口气后,低声道:“二哥放心,小弟当日的誓言依旧有效,我绝对不会惦记荣国府的爵位的。”

    说罢,也不理猛然抬头看他的贾琏,径自起身,朝贾政走去。

    “父亲,这样不行,前面没人照看着,都乱了套了。许多公侯府的人都来了,只让赖大和林之孝照看,太过怠慢了。儿子刚才急着来见您和老祖宗,所以就暂且让牛奔哥哥先照看一下,可毕竟不是长久之法。您看……”

    贾环低声劝说道。

    贾政闻言,又深深的看了眼贾环,道:“好吧,我先去前面照看着。”

    贾环犹豫了下,道:“东边儿的……”

    贾政低喝道:“那边自有敬老爷安排,不用你担心。”

    贾环点点头,道:“那孩儿去看看老祖宗和大娘。”

    贾政颔首,道:“环哥儿,你要记住,家和方能万事兴。”

    贾环再次点头,低声道:“父亲放心便是,前夜的誓言儿子没有忘,我不会去和链二哥争的。”

    贾政愣愣的看了眼贾环后,道:“你去吧,看看你祖母。”

    贾环点点头,朝贾母院落走去。

    一路上,贾环见了不少前来探望贾母的外眷,那些女眷看到贾环虽然有些吃惊,但因为他年岁小,却也不避讳什么。

    进了荣庆堂后,就见贾母一脸悲戚的坐在软榻上,周遭坐着几个贵妇打扮的妇人,其中一位,赫然便是牛继宗的夫人。

    邢王二夫人也在那里,邢夫人只是木然的流泪,跟木头人一样坐在那里。

    而王夫人也皱着眉头,不知在想什么。

    贾环进堂后,给贾母跪下请了安,贾母虽然脸带悲戚,却还不忘给周遭人介绍,道:“这是我的三孙子,名唤贾环,如今正和镇国公世子还有定军伯府的几位公子在城外庄子上习武。环哥儿,还不见过南安太妃?”

    南安太妃,就是南安郡王的王妃。

    贾环如今已经打探清楚,南安郡王府现承袭爵位的是二等辅国公。

    只是这个辅国公,和当初荣宁二公的国公位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这个辅国公同样也是宗亲之爵,就是按照皇家宗室的爵位传承法。

    大秦宗室,没有世袭罔替的王爵。

    第一等自然是亲王,次之为郡王,再次之即为镇国公(与镇国公府的爵位不同),再再次之为辅国公,而后就是贾家现在承袭的将军爵了。

    不过这种宗亲之爵也不错,只要家族有子弟从武有成,即可以去宗人府考封,通过后便可转为亲贵之爵,之后若是再立下功勋,还可以一层层的升上去,不必像普通人那般,辛劳了一辈子,最后也未必能捞着一个爵位。

    这就是世爵最大的好处。

    心里转了个圈,贾环面带恭敬的朝南安太妃行礼道:“后辈贾环,见过老太妃!”

    南安太妃倒也会说话,仔细打量了番贾环后,对贾母道:“老太太,说句不合时宜的话,贾家遭逢大难,固然让人悲痛伤心,可你老还是要保重身体才是。不为别的,就为还有这么好的孙子,你说是不是?”

    贾母叹息道:“我这孙子是好,只是,谁能想到,这神京大都内,竟然有这般凶徒,将我那……唉!”

    贾母的话让众人沉默了,这种事,谁又能想得到呢?

    多少年了,大秦不是没有勋贵被杀的事情,可是那些被杀之人,基本上都是被皇家所杀,而后满门株连了。

    除此之外,像贾赦等人的死法,简直超乎了想象。

    大秦承平了那么多年,何曾有这种事发生过?

    趁着大家沉默,贾环又对牛继宗的妇人郭氏行礼道:“侄儿见过伯母,牛奔哥哥也来了,正在前头帮我父亲接待来客呢。”

    郭氏在外与前日和贾环相见时的表现完全不同,她极为端庄得体的坐在那里,微微颔首,道:“都是应该的。”

    贾母闻言,面带感激的看着郭氏,道:“家里都乱了,让人看笑话,多亏了你家哥儿帮忙。”

    郭氏不敢受贾母的谢,连忙起身客气了几句。

    贾母摆摆手,让她坐下后,又对贾环道:“环哥儿,你也去前面帮忙吧。家里如今……你链哥哥在灵堂上守着,外客只能靠你爹和你两人了,一定要招待好了。”

    贾环点点头,道:“是,老祖宗,那我就去前面了。”

    贾母叹息了声,摆摆手,让他去吧。

    贾环退出后,转身出了荣庆堂,然而刚没走两步,只见身着一身白孝服的王熙凤在一大群婆子丫鬟的陪同下走来,一双丹凤眼亦是通红一片,但是眼中的神采……

    怎么说呢?悲戚之色自然也有,但贾环总觉得,在悲戚之色下,却是有些掩饰不住的兴奋之色。

    想来也是,王熙凤之所以能在贾府里混的这么开,原因有二。

    其一,她会来事,性格对上了贾母史老太君的脾性,长的又好,所以得贾母的喜爱。

    其二,她是王夫人的亲内侄女。

    就是这两个原因,至于她还是贾赦和邢夫人的儿媳妇……

    唔,这个条件是恶性的,是减分的。

    对王熙凤来说,在贾府里能恶心到她的人不多,贾赦和邢夫人绝对是排名前两位的,排名不分上下。

    但其中却是要以贾赦为主。

    原因很简单,邢夫人不过是一个没娘家背景又没有为贾赦生儿育女的填房罢了。

    她的一切荣耀都源于贾赦,贾赦出局了,她也就威风不起来了,日后顶多就是一个泥塑的菩萨。

    这也是邢夫人今日如此悲伤的原因……

    所以,对于贾赦的死,王熙凤哭归哭,那是因为礼法上必须得哭,可要说她真的有多伤心。

    呵呵,荣国府门口的石狮子都会笑出声来。

    其实,刚才贾环就发现,就连贾琏哭的都有点太刻意了……

    不过,当迎面而来的王熙凤看到贾环时,面色陡然一变。

    如果说如今还有谁能阻挡她正位成为诰命夫人的话,毫无疑问,只有贾环有这个能力。

    贾环很坦荡的站在那里,对王熙凤道:“二嫂,注意身体才是。前夜之事,小弟多谢二嫂援手之情,小弟记在心上了。”

    王熙凤闻言,面色又是微微一变,心中松了口气,而后眼中的泪水忽然就掉下来了,道:“老三,你说这是怎么着了?大老爷怎么就……”

    ……

    ps:感谢书友“未来的情书”的连续打赏和催更,咳,只是,对于五张一万二和五张九千的催更票,我只能说:“陛下,臣妾……臣妾真的做不到啊”~~~

    另,感谢书友“防水”的打赏,感谢书友“卷甲”、“140601”、“正版的我来了”、“胖宁宁”、“c938516”、“公子飞龙”的打赏。

    感谢书友“墨埃”、“龙心在手天下我有”、“11112211”、“巫师家庭”、“皇室之人”、和“一点哀伤”的打赏。

    感谢众书友的推荐支持,谢谢大家~~~

    晚上十点多才回来,看到大家的打赏、推荐、支持和表扬,非常感动也非常高兴。

    虽然天气寒冷,但写作的激情满满!

    另外,编辑通知了上架的时间,就是下月一号。

    到时候的更新,嗯……到时候再说吧,上架当天可能会多爆一点更,但十更什么的就别说了,给盟也真爆不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