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百二十八章 谋算
    城南官路上不时有马车或者骑马的人走动,城门口进进出出的人也不少。

    所以,中间夹杂着一匹并不起眼的马和路人,也没引起什么关注,尽管马背上的人体格有些小。

    但这个时代,尤其是勋贵之家,小孩子骑马是常态。

    转眼间,骑马的小儿便消失在了拐角处。

    ……

    “三爷!”

    说话的人正是在大队伍里消失的李万机,此刻他面色紧绷,站在坊市路口的一个角落里,看到贾环骑马出现后,赶紧上前低声唤道。

    贾环看了他一眼,微微点点头,两人左右看了看,确定没认路过后,贾环道:“帖木儿套出话了么?”

    李万机苦笑了声,道:“三爷,我正要向三爷你请罪。帖木儿回去后,没问几句,就被一个叫纳兰森若的族人给套出话来。然后事情就由那个叫纳兰的接手,这个人倒是有些本事,没用多会儿,就把事情给办成了。”

    贾环听闻这个人的名字后,面色微微变了变,他思量了片刻,然后咬牙道:“箭已经上了弓弦,不得不发,三爷我就赌一把!他们人呢?”

    李万机正色道:“纳兰森若和帖木儿两人正盯在那里,三爷,我们……”

    贾环脸色微微狰狞,低声道:“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

    距离西城公侯街不远处的雪梨坊,是神京内出了名儿的酒楼街。

    各种老字号的酒楼甚至还有一些出名儿的小吃,都拥挤在这一处。

    在一座叫迎客来,极为奢华的酒楼的顶层包间内,贾赦、贾珍、贾琏、贾蓉还有一个贾蔷,贾蔷亦是宁国府近派玄孙,长的比贾蓉还要俊秀,自幼被贾珍养在府里,吃住与贾蓉一般。

    五人围坐在一张圆桌边,气氛却有些闷。

    贾赦和贾珍还有贾琏,都已经从邢王二夫人那里得到消息,贾环那个庶孽居然和镇国公府的世子还有定军伯韩家的三个公子搅和在一起了。

    韩家倒也罢了,一窝子穷闷粗汉,还不被贾赦等人放在眼里。

    可镇国公府却是万万小瞧不得的,镇国公府的牛继宗承袭的是一等伯的爵位,这倒也罢了,关键是,他手里还掌控着大秦八大军团之一的霸上大营!

    这可是掌控京畿重地的两大军团之一,与蓝田大营互为犄角,一起拱卫京师。

    和牛继宗相比,做京营节度使的王子腾就是个有名无实的花样子货……

    能和这样的大人物的世子厮混到一起,就让贾赦等人不得不防了。

    最让他们忌惮的是,通过邢王二夫人所言,贾母史老太君如今似乎对这个庶孙极为看重。

    “大叔父,事到如今,还能有什么法子?”

    贾珍用筷子夹了一块腌鹿脯,放在口中轻轻的嚼着,咽下后,他叹了口气,道。

    贾赦闻言,脸色一阵青红,道:“昨夜就应该趁着老太太没来前,使人将他杖毙打死了账,也省的现在……都怪你这个囚攮的畜生,你那媳妇是喝马尿喝糊涂了还是怎么着?我防来防去,就是没算到会被她捅一刀,她是失心疯了,替那个庶孽通风报信?”

    贾琏闻言,被唬的脸色发白,讷讷道:“父亲,她也是听老三跟老祖宗说,以后不会惦记爵位,所以才……”

    “他那是在放屁!真到老子死的时候,他练武又练出了名堂,还有牛继宗在朝廷上替他说话,你以为宗人府的人还管他以前说过什么话?我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没脑子的夯货,个囚攮的下.流东西!”

    越说越气,贾赦忽然将手里的青铜爵朝贾琏砸去。

    贾琏躲闪不及,“砰”的一声,那沉沉的青铜爵就砸到了他的额头,被边角一磕,鲜血顿时流了下来。

    贾琏也不敢吭声,还是贾珍劝下了贾赦后,他才忙活一阵,用帕子将伤口掩住。

    “还在这里呆着干什么?我看着你这没出息的样都烦,给我滚!”

    贾赦厉声喝道。

    贾琏也不敢说什么,起身行了礼后,转身出门下楼,就先离开了。

    等贾琏离去后,贾赦看着贾珍,忽然开口道:“珍哥儿,我想除了那个祸胎。”

    贾珍闻言,脸色微微一僵,手也抖了抖,干笑了声,道:“大叔父,还……还不至此吧?”

    一旁处,低眉顺目的贾蓉和贾蔷,脑袋垂的更低了,连筷子都不敢拿起,只是小口小口的啜饮着一杯温酒。

    贾赦哼了声,恨声道:“还不至此?等到他羽翼丰.满的时候,就是我们致死了。珍哥儿,我摊开了给你说,等除掉他后,一来我们可以解了后患之忧,二来,他那烧水泥的方子,可不只是会下金蛋的鸡那么简单。我使人仔细问了问,真要放开了搞,那至少是一年几百万两的流水。而且只会多不会少!

    事成之后,我们六四分账!如何?”

    听到“几百万两”,连一直小心翼翼的贾蓉和贾蔷都忍不住抬头看向贾赦,眼睛里满是炙热的贪婪!几百万两到底有多少,他们不知道。

    但是他们知道,每月只要有几百两银子,他们就能活的很滋润了。

    美酒、佳肴、美人,就通通不缺了。

    如果能……

    贾珍到底老成些,轻轻的摇摇头,道:“肯定不可能放开手去做,最多也是稍微多卖点,不过,如果每个大城都卖的话,每年百万两还是有的。只是大叔父,二叔父那边恐怕……”

    贾赦冷哼了声,道:“他自然会不甘,但是那又能怎样?我才是荣国府的袭爵人,再加上你这个族长,他纵然有那架黑云车,又能耐你我何?”

    这才是贾赦要拉贾珍入伙的原因。

    贾珍倒也明白,他想了想后,终究还是抵挡不了那百万两银子收益的巨大诱.惑,缓缓点了点头,笑道:“那侄儿以后,就指望大叔父提携了。”

    一旁的贾蓉和贾蔷见气氛和谐下来,也凑趣的端起酒盏,赔笑道:“孙儿也指望大叔祖父提携!”

    贾赦闻言,大喜道:“好说,好说!珍哥儿就不用说了,每年等着收银子晒银子吧。蓉儿和蔷儿,倒是可以去管事。”

    此言一出,众人又是一阵大喜,推杯换盏间,酒兴也越来越高。

    ……

    “三爷,奴才自作主张,还请三爷赎罪。”

    迎客来酒楼背后的一处阴影角落中,纳兰森若跪在地上,对贾环低声请罪道。

    贾环负手而立,脊梁挺直,他眯着眼睛,淡淡的看着纳兰森若,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

    一旁处帖木儿垂着硕大的脑袋,想要开口求情几句,可在这个气氛下,却不敢多说什么。

    而在贾环身后,李万机不远不近的站在那里,双手拢在袖中,一双褐黄色的眼眸,如瘦虎一般的盯着纳兰森若,时不时的,还会瞥一眼旁边的帖木儿……

    气氛几乎凝固,纳兰森若的脸色苍白,内心苦笑着。

    他又不是傻子,上回贾环就让帖木儿带话给他和付鼐,问他们知道不知道杨修是怎么死的?

    纳兰森若又不是帖木儿和巴音那种只长个子不长脑子的粗坯,他们都是少有的智谋之人,岂会听不出贾环的不喜和威胁?

    只是,今天他却不得不出面。

    因为帖木儿完全不是能做探子的人,再怎么小心翼翼,还是容易露出马脚。

    若不是他发现的早,今天的事破绽就太大了。

    “你知道我要做什么?”

    贾环终于开口了,纳兰森若暗中松了口气,恭声道:“不敢瞒三爷,奴才是有点猜测。”

    贾环微微皱眉,道:“你怎么会有猜测?我都是因为事有突变,不得不为之,你就能有猜测了?”

    纳兰森若低声道:“三爷,奴才虽然不知到底是什么事逼的三爷下了决心,但,奴才知道,不管有没有这件事的发生,三爷最终还是要和大老爷他们闹翻的。三爷,你从武有成的消息流出之后,奴才就知道一定会有这么一天。只是……奴才实在没有想到,三爷竟然有如此魄力和决心,敢在今天就动手。”

    贾环眯着眼,直视纳兰森若,道:“你不怕?”

    纳兰森若摇摇头,道:“从三爷出府前,从那日和三爷相会后,奴才们就将所有的希望都压在了三爷身上。三爷,今天去三爷庄子里的,就有奴才的老母、妻子和一双儿女。奴才将全家的性命都托付在三爷身上,所以,三爷您尽可放心奴才的忠心。”

    贾环缓缓点点头,道:“你有胆量,也有魄力。好,那就放手做吧,过了今夜,一切都会不一样了。”

    纳兰森若眼中闪过一抹兴奋的光泽,低声道:“三爷,您尽管放心好了,奴才……”

    贾环摇头道:“不要再自称奴才了,三爷我听着不喜欢,日后就自称‘我’好了。”

    纳兰森若一怔,随即点点头,道:“三爷仁慈!奴……我已经看好了路线,从这里回贾府,一共有两条路。一条是从西市上走,只是现在正是过年时节,金吾不禁,西市上的人太多,人挤人,车马根本别想顺当的挤进去。

    另一条则是从雪梨坊到公侯街,这条路必然要经过延寿坊和太平坊之间的一条街道,这条街道罕见的狭窄,而且非常昏暗,路也不是很好。他们来的时候,就是从这条路上走的。

    我们只消两个人手持兵刃,一前一后的堵住了口子,吓的那些软脚鸟动也不敢动,再有一人放开手去杀便是,不会有什么问题。而且,延寿坊翻条街过去就是西市,声音嘈杂的很,就算有动静,延寿坊的人也不会大惊小怪。”

    贾环看着侃侃而谈的纳兰森若,又回头看了眼李万机,嘴角弯起一抹狞笑道:“说的好,那么这次行动,就交给你们三个负责,办成之后,三爷我许你们富贵一生。”

    ……

    ps:感谢书友墨埃的打赏,感谢书友随便毒、c938516和卷甲的打赏,感谢书友龙心在手天下我有,正版的我来了,巫师家庭、骑猪来娶你的打赏。

    感谢众书友的推荐支持,谢谢大家~~~

    最后弱弱的问一句,这周的推荐是同类作品目录页推荐,谁知道它到底在哪里啊?它在天涯海角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