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百二十七章 事到临头需放胆
    尽管贾迎春和贾探春两人一再推拒,贾环还是每人给了她们一百两银子的银票,让她们平日里不要舍不得花钱。

    而且就算她们不花,服侍她们的婆子丫头也要花。

    为了向她们炫耀财力,贾环把昨日从牛奔手里敲来的八百两银子的银票拿出炫富。

    贾迎春和贾探春两人见到贾环居然随身带着那么多银子,也就没有再拒绝。

    而贾环告诉贾探春,赵姨娘很牵挂她,这让贾探春很是沉默了会儿。

    不过贾环临走时,贾探春也忽然开口,告诉了他一件事。昨夜,贾母居然是从王熙凤口中“无意”得到的消息,贾环怔了怔……

    至于小惜春就更简单了,当着她的面,贾环将银票交给了老成的李嬷嬷掌管,嘱咐她不可委屈了贾惜春。

    贾环也不怕她会使坏,她的独孙就在大门外,准备和贾环一起去庄子里做活呢。

    在众人依依不舍的目光下,贾环拱拱手,又亲了贾惜春一口后,大笑着洒然而去。

    贾府门外,长长的一溜车队,有一大部分是镇国公府牛家给牛奔和贾环准备的,还有一部分,则是定军伯府给韩家三兄弟和贾环准备的,只不过,这三人的加起来,还没牛奔的一半多。

    除此之外,还有几辆简陋的马车,上面坐着的,却都是一些异族人,男女老少都有。

    而一旁骑在马上护卫着的,除了李万机和帖木儿外,还多了几个新人,说起来倒也算是贾环的旧识,付鼐和巴音郭楞,还有两个不认识的。

    和他们一同护卫的,还有镇国公府的家将,还有定军伯府的家将。

    这大概就是亲贵之爵与宗亲之爵最为不同的特征之一。

    亲贵之爵,是允许有家将亲兵存在的,而宗亲之爵却不被允许……

    贾环赶来后,在李万机的陪同下,环绕着车队转了圈,没发现什么漏子,又和付鼐打了个招呼,没时间多说,翻身上马后,车队就启程了。

    这个点往回走,赶到庄子上,天儿差不多也要黑了。

    不过贾环已经打发人回去,让庄子上提前准备好饭菜,收拾出房屋,大家到了庄子后,只管休息便是。

    ……

    两个半时辰后,大部队回到了贾环的城南庄子。

    灯火通明,王贵甚至吩咐人在庄子口点燃了一座篝火。

    庄子大门处挤满了看热闹的人,老人、妇人、孩子,都有。

    每个人身上都穿着新衣,脸上洋溢着轻松愉快的笑容,时不时的还有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跟贾三爷吹口哨打招呼,让贾环在一阵哄笑中笑骂几句。

    很不同的氛围。

    无论是牛家的大庄子还是韩家的小庄子,不管庄户有多少,庄内基本上都是以军法治家。

    一到夜里,整座庄子都如同军营一般,静悄悄的听不到一点杂音,别说像现在这般热闹喧哗了,就连高声说话都不允许。

    因为在军营里,高声喧哗有可能会引发营啸。

    所以,无论是牛家队伍还是韩家队伍,对这种景象都感到很新奇。

    如果他们还只是感到新奇的话,那与付鼐和巴音郭楞同来的族人,看到眼前这一幕,以及远处庄子的夜景,他们感到的就是震惊了。

    他们以前大都是在贾家其他庄子上生存过的,知道下面庄子上是什么个情况。

    总之,不管是数千上万亩良田的大庄子也好,数百上千亩的中小型庄子也罢,反正没有一处庄子是像眼前这座庄子一样的。

    齐整平坦的道路,一套套规划有序的庄户院,老人或坐或蹲在路边说话观察,小孩子们在路上尽情的欢声嬉戏。

    尽管之前已经听帖木儿说过,可是……

    咦,帖木儿呢?

    付鼐有些疑惑的四处张望了番,却还是没看到帖木儿的下落。

    同时,前面王贵也发出了同样的疑问……

    “咦,三爷,李万机呢?”

    王贵惊奇的发现,最近愈发受贾环重用的李管事,居然罕见的没有出现在贾环身边。

    贾环很平淡的道:“哦,我让他和帖木儿留在城里了,让他们这两天查看一下门面,我准备在城里开个菜店……老王,庄子里都准备妥当了吗?”

    王贵也没有多想,闻言笑道:“三爷,您就放心吧。要是搁在往年,一下来这么多人,咱们庄子可真就坐蜡了。可是今年不一样,庄子上的粮食储备足够,酒肉有的是。上次起屋子的时候,三爷又想到了前头,多盖了十几套空闲的院落。哈哈,我说帖木儿这混小子怎么老在那些院落周围转悠,原来他早就盘算着将他那些族人迁来。三爷,这鞑子也不都是夯货啊……”

    贾环哼哼了声,道:“夯货?这群人里有几个比你想象的还要聪明的多。行了,闲话少说,你去再准备准备,记住,今晚酒肉一定要管够,尤其是酒水。要是不够的话,明天再使人去买。”

    王贵闻言,虽然有些犹疑,但还是点头应承道:“够倒是够了,备年货的时候,特意从东城白家老字号订了三大缸好酒。只是……三爷,今天放开了喝,是不是……”

    王贵其实是想说是不是有些败家,别的不说,那些匠户还有更恐怖的鞑子们,一个个都跟酒桶似得,放开了喝,还不把他们喝死?

    贾环手一摆,不容置疑道:“就让大家放开了喝,肉菜也管够,老王,不要小家子气,吃喝能花几两银子?又不是酒楼大厨做的菜,我们不要好看,实惠就好。大家刚一来,心还没定,让他们吃好喝好,等过了初六,就又要开始忙活了。”

    王贵闻言一惊,道:“三爷,初六就开张?”

    贾环哼了声,道:“过个年,三十、初一再加上十五,这三天过好就行了,还非得耗上半个月?累也累死个人。再说了,女人孩子可以窝在家里享受,男人也能这样做吗?什么壮志豪情都消磨个干净……

    水泥买卖初六开张,菜店还要早,只要铺面谈妥,立马就可以做买卖了。每天让人赶着马车往西城跑,太麻烦。”

    王贵闻言,眼神颇为复杂的看着贾环,别说普通的富家公子了,就是他那傻儿子王成,在七八岁的时候,还不是整天就知道和驴玩闹?

    或许,三爷这样的人,就是天生做大事的贵人吧……

    ……

    “老三,你这庄子不赖啊!”

    贾环带着牛奔和韩家三兄弟去了安置他们的房子,四人踩着脚下细腻平坦光滑的水泥地面,又看了看四处摆设的由匠户婆娘们打造出的精细家具,都极为满意的点点头。

    虽说比不得在城里宅子中的豪华奢靡,可是却比他们想象中的强一百倍了。

    他们原以为会住在满屋子黄土渣的茅屋里呢。

    韩家三兄弟对房间也极为满意,虽不奢华,但干净,整齐,大气!

    “老三,你不地道啊!你这铺地的水泥,可比卖给我们家的好的多!”

    牛奔挑刺道,韩家兄弟闻言也注意起地面。

    贾环冲牛奔竖了根中指,道:“你懂个屁!你家庄子上用的是铺路的水泥,自然要用粗糙些的,不然牛踏马踩车压,早晚压裂缝了。在屋子里的,用的是最精细的一等水泥。牛伯伯不愿坏了祖上的规矩,不同意用水泥代替红砖,我有什么办法?行了,看都看够了,我让人上酒菜,今日我和四位兄长,来个一醉方休!明日起,正式开始练武!”

    牛奔闻言,两道八字眉顿时耷拉下来,咬牙道:“练练练,练死算了!娘的,快给爷们儿上酒!”

    众人一阵大笑,一直沉默的韩让忽然道:“环哥儿,我们要不要去给姨娘见个面,行个礼?毕竟……”

    贾环摆手道:“算了,不去了,不合适。传出去的话,大家都是麻烦。”

    牛奔也摇头道:“虽然咱们不会计较那些,可毕竟人言可畏,能少一遭麻烦就少一遭的好,其实也不在这些虚礼,咱们心里敬着就好。”

    韩家兄弟闻言,一了点头,再看向贾环,眼神又有一分不同。

    酒菜上的很快,都是庄户院的婆子们端上来的。

    本来王贵等人是建议让贾环从庄户或者匠户人家里挑一些十二三岁的丫头做丫鬟,贾环也曾犹豫过,不过最后还是打消了这个主意。

    庄户们不说,他们祖上都是跟随荣国公打天下的忠诚将士,没有让他们的孙女儿做奴婢的道理。

    至于匠户的女儿,则是赵姨娘不大放心。

    有一个白荷她已经够头疼了,就这还不知道该怎么跟贾政解释。

    万一再让某个王八羔子看上几个抢回家里当小妾,到时候贾政还不得活活气死?

    再加上小吉祥在一旁敲边鼓,白荷也不怎么乐意,所以这件事就此作罢。

    虽然牛奔开口奚落了贾环几句,不过众人都不是没见过女人的人,而且习武之人在筑根基时,女色是大忌,便也没多说什么。

    韩家三兄弟性子很沉闷,话不多,就算问了也只是回几个字。

    不过好在他们都是爽快的人,吃起肉喝起酒来都非常豪爽,没有小家子的扭扭捏捏。

    所以贾环倒也不强求他们一起和牛奔聒噪。

    推杯换盏间,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虽然只是度数不高的黄酒,但后劲大,几坛子进肚后,众人都有些上头了。

    屋外不远处的一片空地上,更是热闹的沸反盈天。

    篝火烧的老高,将众人都笼罩在一片红光中。

    看着迷迷糊糊趴在桌子上有些动不得的韩家兄弟,又看了眼靠在椅子上吐泡泡的牛奔。

    贾环眼睛眯起,悄然起身,出门。

    小心从阴影里绕过欢声醉语高歌载舞的人群后,贾环从马厩里牵出一匹马,无声的牵到庄园门口,回头看了眼主院,而后翻身上马,扬鞭而去。

    今夜,金吾不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