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惊雷
    有兴趣吗?

    贾芸太有兴趣了,只是……

    “三叔,这活计侄儿自然是一万个愿意去做的,只是……只是不敢瞒三叔,侄儿,侄儿不会算账……”

    贾芸胀红着脸,很是羞臊惭愧的说道。》

    贾环呵呵一笑,道:“你这么会来事,人又不笨,年纪也还小,不会怕什么?谁天生就会?开始的时候我会让人请个账房先生来记账,你好好跟人相处,多学些日子不就会了?

    芸哥儿,这两天我使人打听了下你的情况,还不错。

    认识你的人,还有你的街坊,都说你是一个重孝道、知情义的好孩子。

    百善孝为先,所以我想,知道孝道的人定然不会是什么大恶之人。

    虽然你性子滑一点,可这也是因为你自幼家境不大好的缘故,让你过早的体会了太多疾苦。

    芸哥儿,好好做吧,用心学本事,从今日起,日子会越来越好的。”

    贾芸闻言,再看贾环的眼神里,已经带有些许泪光了。

    不是他没出息,实在是……这个世道太不容易,他爹去世后,留下他娘和刚刚记事的他,人情冷暖他尝过了太多太多,即使是他亲娘舅卜世仁,都趁着帮他打理父丧之机,吞了他家仅有的几亩田和几间屋。

    他已经太久太久没有从外界感受到善意了。

    “三叔,我一定好好做,绝不让您失望。”

    贾芸板着一张冻的青紫的脸,对贾环郑重道。

    贾环点点头,笑道:“不用那么紧张……那个菜店,其实也不用你费多少心,基本上不对外开放,只专供一些公侯府第,具体哪些人家我会给你一份名单。除了名单上的人家外,别人如果非要买,就让他拿出十倍的银子好了。

    对了,昨儿没时间见你,红包今天给你补上,总不能让你白叫我一声三叔,拿去吧,回去后好好孝顺五嫂,若有什么难处,只管来寻我就是。

    芸哥儿,记住,用心学,好好学,学出来了,日后我还有大用。”

    说罢,贾环拍了拍贾芸的胳膊,将一个大红封子放在他手上,也不理他满脸的泪水和几乎压抑不住的呜咽声,贾环对他温和的笑了笑,转身回府了。

    贾芸感受着手中大红封子的分量,至少有五十两啊……

    擦干净眼泪,尽管贾环已经进门了,可贾芸还是冲他离开的方向狠狠的磕了三个头,然后也不理门子看向他手中红封子又嫉又羡的火热眼神,起身大步离开了。

    他要去后街张家的卤肉铺子买点糟腌鹌鹑带回家给母亲吃,张记的糟鹌鹑是他母亲最喜爱吃的东西了,只可惜,自从他父亲病逝后,母亲就再也没尝过。

    娘,孩儿终于能做事养家了。

    ……

    “老祖宗,牛家哥哥您已经见过了,这三位是韩家哥哥,祖上定军伯也曾是荣国祖宗的部下,这四位哥哥日后都要到孙儿的庄子上去一起练武,今日特来给老祖宗请安!”

    荣庆堂,贾环满脸笑意的对坐在上首软榻上的贾母介绍道。

    一旁处,牛奔还有韩大、韩让和韩三三兄弟,齐齐跪下给贾母叩首一拜,又说了几句吉祥话。

    贾母听闻堂下之人竟是荣国旧部之子弟,顿时动容,连声道:“快起来,快起来,既然都是先国公旧部的后人,那就是正经的世交了,不要多礼,不要多礼。嗯,都是一表人才,好啊!”

    一旁处前来陪客的邢王二夫人,虽然脸上都带着笑,嘴上也附和着夸了两句,可心里就跟猫抓了一样难过。

    这都已经开始接手老祖宗的人脉了,再过些年,那还了得?

    贾府最值钱的是什么?不是那十几个庄子,不是万亩良田,也不是那些宅子铺面,而是荣国公留下的那些旧部。

    贾家如今能活的这么滋润,全靠那些荣国旧部给面子。

    要是都被贾环给接手了,那日后……

    彼此间斗了那么些年的俩妯娌,不动声色的相互看了看对方,然后又不经意的转头……

    韩家三兄弟出自一门,因家风之故,都比较闷,不怎么会说话,只是面带微笑,都有些局促。

    毕竟,上首坐着的,可是先荣国公的遗孀……

    倒是牛奔不见外,顶着一张喜剧脸,眉开眼笑的和贾母说说笑笑,将贾母哄的乐开怀。

    只是,贾环看出韩家三兄弟实在不适应这种应酬的场面,就笑着对贾母道:“老祖宗,今日日头已经不早了,我们还要赶去庄子,所以今天就不多陪老祖宗说话了。等来日,我等习武有成,再来向老祖宗汇报好消息。”

    贾母也看出韩家三兄弟都是忠厚老实人,讷于言语,在此很不自在,也就没有过多挽留,笑道:“那好,我这个老太婆,就等着你们这些后生的好消息,到那时,老太婆我摆下大宴来请你们!”

    五人一起向贾母并邢王二夫人行礼后,就退出去了。

    贾环、牛奔并韩家三兄弟一行人向贾府外走去,说说笑笑,牛奔等人因为要前往新环境生活练武,又能结交新朋友,不免都有些兴奋。

    忽地,贾环一拍脑袋,对牛奔等人道:“不好意思,还请诸位哥哥,先行一步,在门口稍等小弟片刻,小弟忘了一件小事,去去就来。”

    在牛奔的笑骂声和韩家三兄弟体谅的微笑中,贾环撒腿往回跑去。

    确实不是什么大事,他走之前,要给贾迎春、贾探春还有贾惜春三女留下一些银子。

    这不是他多事,今日他观邢王二夫人的脸色,一个个都跟吃了苍蝇屎似的,她们拿远在庄子上的贾环没有法子,可是,对于和贾环亲近的几个丫头,她们有的是法子折腾。

    纵然有贾母看护着,明面上没法子做什么手脚,可暗地里,掌管着贾府内务的两人,多的是主意。

    最简单的,就是克扣和延迟常例银子的发放。

    贾府里的下人多是几辈子的老人,最擅长查探风色。

    一旦谁出现了常例银子的发放,这简直就是失宠前的一个风向标。

    那他们也会不怎么尽心服侍了。

    贾环自然不会让这种情况出现……

    跑了两步后,贾环又觉得在贾府里跑的动静太大,反正也不太远了,就将脚步放轻,快步走着。

    然而,在绕过贾母的院子,经过负责给贾母浆洗衣物的房间时,忽然一段对话传入他的耳中,让他的脚步猛然顿住。

    “听说了吗,东边又闹出大笑话了!”

    “什么稀奇?东边儿哪年不闹出几出笑话?”

    “这次不一样,这次真的不一样!”

    爆料的人即使强行压低声音,可是她似乎太激动了,声音依旧不小。

    “昨儿个那些大老爷们高乐够了,各自回各自的屋,可东府珍大爷可能喝多了,差点走错屋,你猜他差点走到哪去?”

    “能到哪去?无非是又看上了哪个标志丫头,想要趁机办成好事。嘁,这种事东边那爷仨还不都做惯了的,四小姐是怎么来的……”

    “这次真不一样,我给你说,你千万不要说出去,不然就要出大乱子了。昨夜珍大爷从咱们这边喝完酒回东边儿后,竟然径自往蓉哥儿的屋里钻,你想啊,蓉哥儿那会儿还没回去呢,他……”

    “我的天哪,那最后怎样了?不会……”

    “没有没有,你可千万别乱说,大少奶奶见珍大爷喝多了,就赶紧使人去将尤大奶奶喊了去,这才架着珍大爷走了。尤大奶奶还下了禁口令,不许任何人传,要是谁敢多嘴,传到外人耳朵里让她知道了,直接打死了账。嘿嘿,想想也是,这公公趁着儿子不在往儿媳房子钻,这不是扒灰吗?我给你说……”

    ……

    “轰隆!”

    贾环面无表情的继续往前走,脑子里却满满是惊雷阵阵,电闪雷鸣。

    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

    贾环前世一直在猜测,贾府这个庞然大物究竟是如何在短短十几年内便轰然倒塌的。

    如果只单凭红楼里罗列的那一点罪名,实在无法让人相信。

    放印子钱,纵然不光彩,但对于贾府来说,真的连皮毛都算不上。

    至于草菅人命,迫使人命致死,这就更是一个笑话了。

    随便挑一座公侯府出来查一查,哪家府里没有打杀过几条人命?

    思来想去,贾环最终还是将“罪魁祸首”放在了“造衅开端实在宁”的“宁”身上。

    而起源,应该就是贾珍父子聚乱人伦,将秦可卿活活逼死所致。

    贾环百分百的肯定,秦可卿的身份,绝对不是什么秦业从养生堂抱回的弃婴那么简单。

    作为宁国府的长子长孙,作为贾氏一族未来的宗族族母,这个身份是何等的贵重,何等的重要?

    在这个时代,一个连清白身份都不能保证的弃婴,如何能当的起?

    再联想到红楼中关于她卧房中的描述,以及死去后所用的棺木。

    贾环断定,秦可卿有九成以上的可能出自皇室。

    而且很可能就是那位犯了事的义忠亲王老千岁留下的孤女。

    如果这样解释的话,荣宁二府,尤其是宁国府下场那等凄惨,大概就能说的通了。

    因为无论是太上皇还是他的哪个皇子当皇帝,都不可能容忍的下皇家贵女,金枝玉叶,被两个违逆人伦的猪狗不如的畜生,给糟蹋到不堪羞辱以至于上吊而死的下场。

    这不只是对秦可卿的羞辱,更是对整个大秦皇族的羞辱。

    尤其是,当这个消息流传出去后,会让皇族蒙羞,会让皇族的威严遭到玷.污。

    这对皇家来说,是绝对不可原谅的事。

    所以,贾环是绝对不会让这件事发生的。

    他就是赚一座金山银海,可如果这件事发生的话,那整个贾家,都要为这件事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

    整个贾族都要为贾珍父子陪葬。

    贾环面无表情的前行着,越走越快,若有人此刻能看到他的眼睛,就会发现,这一双肖母的好看的眼睛,此刻竟微微泛着血色红芒。

    ……

    ps:感谢书友龙心在手天下我有和正版的我来了的打赏~~~

    感谢众书友的推荐支持,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