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撕破脸皮
    一直到贾环的马车停在了荣国府大门前,贾环的心情依旧处在动荡中。~

    红楼世界,到底有多大……

    贾环一边感慨着,一边往门内走,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来来往往的门子和仆人们,看他的眼神怎么那么奇怪?

    而且,气氛也有些不大对头。

    贾环心里微有所感,继续往里走,然后还没过二门,就被一个小厮拦下了,这个小厮贾环有些眼熟,好像是贾赦身边得用的小厮。

    只是淡漠的说了声“大老爷、老爷和东府珍大爷召见”,也不给贾环见礼,转身就走了。

    贾环嘴角弯了弯,跟了上去。

    ……

    还是在梦坡斋。

    看起来,贾赦和贾珍终究不敢和贾政撕破脸皮。

    荣国公给贾政留下的那辆黑云马车的威慑力,让他们最终还是没有胆量去撕破最后的面皮。

    一如三十那天的格局,众人正襟危坐在上方,俯视、审视着站在大厅中间的贾环。

    不过这一次,是贾赦率先开口。

    “环哥儿,怎么说着,听说你练武有成了?”

    贾赦一双浑浊的眼睛里,透着阴冷的目光看着贾环,语气因为中气不足的原因,显得有点轻飘。

    贾环闻言,先看了眼面无表情的贾政,而后笑道:“大老爷说笑了,侄儿不过是粗浅的练了下身体,哪里敢说什么练武有成了。武道九品,侄儿连一品都不是呢。”

    “呵,连武道九品都知道了,还真是有心哪……不过,从今日起,就不要再练了,学里念书吧。堂堂公门子弟,不要跟那些粗鄙武夫学。看看你一张脸,黑的比倒夜香的奴才还丑,丢尽了我荣国府的颜面。就算你不要脸面,我荣国府还要呢。你那庄子也交出来吧,让你打理一段时间,好好的地不种,倒是弄的乌烟瘴气的,我会派人重新打理。”

    贾赦厉声厉色道。

    听了他的话,贾环脸上的笑容消失了,道:“大老爷,侄儿从武,乃是受荣国祖宗的教诲,因此,哪怕是万般苦痛,侄儿都不曾想过放弃,今日亦是如此。再有,咱们虽然还是一个家子,可是,侄儿半年前已经出府自立门户了。城南的庄子,已经是侄儿的家资,地契也在侄儿手中,至于做的好与不好,就不劳烦大老爷操心了。”

    贾赦闻言大怒,起身怒斥道:“就凭你一个庶孽,也妄谈祖宗教诲,你也配?我好话劝你你不听,自有你后悔的时候。城南的庄子是我荣国府公中的家财,我能给你,自然也能收回来。”

    贾环在众人目瞪口呆中继续反击:“小侄配不配让祖宗教诲,是不是不肖子孙,不是大老爷你能定义的。否则的话,为何荣国老祖单单相救并且教诲小侄?没错,城南庄子先前自然是贾府公中的财产,可是正因为如此,它现在才是小侄的。

    荣国府公中的财产,自然属于荣国公所有子孙的,而不是属于哪个人的。小侄也姓贾,自然有资格拥有一份。呵呵,大老爷,这个官司哪怕是打到御前,恐怕也是小侄占理。”

    贾赦闻言,险些没有气晕厥过去,贾府中人,何曾有人敢这般跟他说话?

    “反了反了,这个孽障,来人,来人,还不来人,把这个孽障给我拉下去打死!”

    贾赦怒不可揭的嘶喊道。

    刚才引路的那个青衣小厮,面色阴冷,看着贾环冷冷一笑,道:“走吧。”

    贾环诧异道:“去哪?”

    小厮眼神更冷,道:“你没听到大老爷的话吗?自然是出去挨打。不过小的劝你一句,识时务赶紧给大老爷跪下请罪,再老老实实的去学里念书,把庄子交出来,看在二老爷的面上,你还能少吃点苦头,不然,哼哼……”

    贾环呵呵笑道:“我都已经出府小半年了,挨打不挨打,好像由不得大老爷做主吧?再说了,子不教父之过,就算我有什么岔子,也自有我父亲在堂,轮得到别人插手吗?还有,你个狗奴才,也敢在我面前口出狂言,信不信三爷我现在就弄死你?”

    贾环没有杀过人,也没有见过多少血,可是,经过了数个月的开筋锻身的苦练,经历了无比疼痛的煎熬后,自有一股狠厉的气势。

    正如焦大曾言:习武之人,别管他是聪明还是愚笨,总之,一定没有心慈手软的。

    对自己都能下的了狠手,何况对别人?

    这种狠势对付牛继宗那样的军中悍将,武道高手来说可能和狗屁没什么区别,可对于一个惯于狐假虎威的狗腿子而言,就已经够他受的了。

    那小厮见状哪里还维持的住脸上的狗屁阴冷,面色发白,倒退了两步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贾赦见状更怒,他拿贾环没法子,只能回头怒视着贾政,连声道:“反了反了,你生的好儿子!”

    贾环在下方冷笑的看着他,嘴角弯起一抹不屑。

    要是他还没被驱逐出府,那在这座荣国府中,承袭爵位的贾赦自然是除了贾母外至高无上的存在。

    想要惩治他一个庶子,无论从法理还是舆论上而言,都没有任何问题。

    可惜,贾环已经被他们赶出了荣国府,单立一户自己做主了。

    再想惩罚贾环,就不是他这个大房的头子说的算了。

    倒是贾珍在宗族家法上来说有这个权利,可惜,贾环还有一个爹是他的二叔,贾珍就算想出手却又绕不开贾政。

    贾政听到贾赦的话后,眼睛扫了眼贾环,淡淡的道:“环儿,不得对大老爷无礼。”

    贾环心中一乐,面上却恭谨道:“是,孩儿知道了。”

    贾赦气的瞠目结舌,直欲再理论,一旁的贾珍坐不住了,再谈下去就谈崩了。

    真当人家贾政是傻子啊?

    不通事务归不通事务,可又不是白痴……

    贾珍连忙起身朝贾赦使眼色,搀扶着他坐下后,又对贾政笑了笑示意,然后才和颜悦色的对贾环道:“环哥儿,你虽然年纪还小,但大哥观你的心智已经不年幼了,有些事,大哥觉得也是时候跟你说了,不然不定你会怎么误会大叔父和我。

    是这样,自第一代荣宁二族和第二代荣国老祖仙逝以后,贾府就再无人从武了。无论是我父亲,还是大叔父和我,乃至链弟和蓉哥儿,一个都没有选择去练武。

    难道我们就不知道,只要简单去练一练,就能获得亲贵之爵?难道我们就不知道,亲贵之爵要比宗亲之爵光鲜?

    可能你会觉得我们的根骨不好,练不成。呵呵,环哥儿,你要是这样想,那你就太天真了……

    连你都能练,我们这么多人,难道一个合适的都没有?没有这样的道理,我们也是有苦衷的。

    很简单,咱们贾家,尤其是荣国府这边,在军方的影响力太大太重了,甚至已经重到了犯忌讳的地步。

    你还小,可能还不理解的太清楚。但是你要明白的是,贾家,绝对不能再出现第三个大秦太尉了。大秦军将全部和贾家产生联系的时候,就是咱们贾家家破人亡的时候。

    为了咱们贾家,我父亲不得不去道观里烧香念经,大叔父更是……唉,还有我和你链二哥,还有蓉哥儿,不得不伪装成胸无大志的纨绔,唯恐引起宫里的猜疑,我们如此忍辱负重,都是为了我们贾家的子弟啊,你明白了吗?”

    贾珍说的,当真是掏心掏肺,神情沉重而冤屈,就差掉眼泪了。

    你还别说,若非贾环是从后世穿越而来,若非他熟读一本《红楼梦》,知道贾家是怎么被这几个龟孙给弄残弄败了的,说不定还真能被他给说动了……

    贾环面色沉重,沉声道:“大哥哥,真是辛苦委屈你们了。”

    贾珍欣慰的看着贾环,眼中闪过一抹笑意,语气却依旧悲痛,道:“老三,你能这么想,就不枉我们……唉!也是难为你了,所以你……”

    贾环猛然抬头,道:“大哥哥,正是因为如此,小弟才更应该从武。因为小弟的根骨实在一般,肯定成不了大秦的太尉。再有,小弟已然自立门户,自然不会和府上再产生太多的瓜葛,更不会惦记祖宗传下来的爵位。而且,说不定别人看到大老爷和大哥居然将能够习武的子弟驱逐出府,更会明白了大老爷和大哥的清白避讳之心呢!”

    “你……”

    饶是贾珍性格油滑老道,此刻也不禁差点喷出一口肺血来,这尼玛,赶你走的又不是我,怪我头上干吗?

    这小子怎么这般滑不留手,好话歹话都说不听!

    其实这是荣国府的家事,就算贾环再怎么习武,也只是对荣国府的爵位承袭有影响,和宁国府没关系。

    若不是眼馋贾环手里的水泥方子,并被贾赦的许诺给打动了,贾珍才不会来掺和这道浑水。

    一旁贾赦见连贾珍都骗不了贾环,气的花白胡子乱颤,撕破脸皮道:“我告诉你,今天我的话你听也得听,不听也得听。你不是说我没能耐惩罚你吗?好,我找个有能耐打你的。你珍大哥哥乃是我贾氏一族的族长,你要是再敢忤逆,我就让你珍大哥哥开祠堂,召集族老,看看会不会毙了你这个孽畜!”

    “你要毙了谁?”

    一道苍老的妇人声音忽地从门外传来……

    ……ps:感谢巫师家庭、111122以及龙心在手天下我有的打赏。

    感谢众书友的推荐,谢谢~~~

    双十二在某宝买的一双皮鞋到了,照片真的很高大上很闪亮的样子,结果……

    唉,下雨的时候,当雨靴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