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功分九品
    “伯母,小侄贾环,给您请安了!祝您新年快乐,龙年吉祥!”

    被两个婆子自二门处引至仪门,再由两个高一等的婆子由仪门引至内仪门,交给两个丫鬟,最后被引至五间正房中,见到了牛继宗的婆娘,牛奔的老妈,不,应该说是牛奔的辣妈才对。

    按理说,牛继宗的年纪和贾政相仿,他正房太太就应该和王夫人那根老黄瓜差不多才对。

    可是,牛夫人的模样看起来,顶多就比赵姨娘大一些,勉强三十出头的样子。

    而且容貌非常艳丽,再加上一身娇艳的大红外裳,更衬的她靓丽非凡。

    贾环进来时,根本没顾得上看人,就朝上首跪下磕头行礼,这会儿起来一看,顿时傻了……

    “姐姐,你是谁?我牛伯母呢?”

    这真不是贾环在装傻,他真的觉得此人并非牛继宗的老婆。

    “哟,哎哟!哈哈!你们听听,这小子多会说话!”

    可以看出这女子的性格极为外向开朗,听了贾环的话后,整张脸如同一朵忽然绽放的红牡丹一般,美艳、高贵、动人。

    而一旁处的几个负责服侍的丫鬟和婆子,哪里还用她问,早就乐不可支的笑起来了。

    其中一个紧挨着红衣女子站着的高挑丫鬟笑道:“贾三爷,你刚才拜的这位夫人正是我们镇国公府的伯夫人,我们公子的亲娘亲,也是我们的太太哩!你没有认错。”

    贾环闻言,惊讶的嘴巴张大,不可置信道:“怎么可能?这位姐姐看起来明明只有二十多岁,我牛奔哥哥都有十三岁了……哦,我明白了,一定是牛伯伯结婚比较晚……”

    看那纠结的表情,妥妥的“一朵鲜花插牛粪上”了。

    “噗嗤!”

    牛夫人又忍不住笑出声,指着贾环道:“你牛伯伯结婚是不早,可与我成亲也有二十多年了。小子,你伯伯之前再三对我说,你这猢狲人不可貌相,别看年纪幼小,可精的和猴儿一样。我先前还不信,现在却信了。臭小子,再敢作怪,小心我揍你!”

    贾环闻言,干笑了两声,道:“伯母,真不是小侄作怪,实在是……莫非牛伯伯曾经送过伯母什么青春长驻的灵丹妙药?伯母您若不信就问问您身边的这位姐姐,您看上去是不是顶多只有二十五六?”

    牛夫人身边的丫鬟也是个秒人,笑道:“谁说不是哩!夫人看起来,可不就是像三爷的姐姐?”

    牛夫人白了那丫鬟一眼后,一双丹凤朝阳眼微微眯起,似笑非笑的看着贾环,道:“老娘我这两天听你的名头听的耳朵都要起茧了,我们府的伯爷更是拿你把我的奔儿教训的头都抬不起来。小子,走上前来让我看看,老爷他到底中意你什么地方?”

    贾环看着她那一张娇艳逼人的脸,却打心底里觉得异常危险,干笑了两声,忽然将身边小篮子上面盖着的红布一把扯掉,露出一篮子同样鲜艳欲滴的草莓来。

    房间内响起一阵惊呼声,在这个季节见到这种时鲜,实在是一件很惊奇的事。

    见效果不错,贾环脸上又堆起了灿烂的笑容,道:“伯母,这是小侄特意为伯母准备的新年礼物,我……”

    “哎哟,可累死我了,老三,你这里面装的都是嘛玩意儿,这么沉?这青椒有这么重吗?”

    贾环没来得及继续忽悠,就见牛奔抱着一个几乎和贾环等高的大筐子满头大汗的走了进来,抱怨道,引起了一阵惊呼。

    贾环见他想要把竹筐狠狠的放在地上,连忙拦住,道:“上面是青椒,底下有蕃茄和紫茄子,你别摔坏了。”

    “真的假的,这个时候有蕃……咦,草莓!”

    牛奔的两条八字眉生生的惊喜成了两道弧形,绿豆眼里放出了绿光,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里面上位坐着的牛夫人疼爱的看了眼牛奔,可是再和一旁的贾环一对比,心里顿时有一种淡淡的酸涩感,儿子真是丑爆了。

    唉,都怪自己当初怀胎的时候坐不住,非要去练功,结果把儿子的脸在娘胎里生生扯成了这样……

    “娘,你们怎么不吃啊?娘你千万别跟环哥儿客气,儿子跟你说,咱们家老头子对他比对我还亲,就差明说他是我亲弟弟了。连咱们老牛家的开碑手都要传给环哥儿不说,还让儿子一会儿跟着他去他庄子上,给他干苦力。咱要是再跟他客气,多亏的慌,娘你说是不是?”

    这孙子一看就是告惯了刁状的主,眼药是一重接着一重的上,贾环脸上带着干巴巴的笑容,想给牛夫人解释,情况不是这样滴。

    好在,牛夫人没那么不靠谱,瞪了牛奔一眼后,对贾环道:“你本来就不算是外人,当年我还是一个黄毛丫头正换牙的时候,老荣国公还抱过我。对了,我娘家是锦襄候郭家,也是荣国公的老部下了。所以,在这里就跟在家里一样。”

    安抚完贾环后,牛夫人又看向正分草莓的牛奔,接过草莓后尝了一颗,脸上瞬间多了几分笑意,问道:“你爹为什么要让你去你三弟的庄子上?”

    牛奔也不瞎扯了,将早上去老韩家的事说了一遍,又将牛继宗在书房里的话说了一遍后,牛夫人看贾环的眼色又是一变。

    她叹息了声,道:“看来老荣国公的气运,是落在你头上了。不过也好,你牛伯伯时常慨叹,荣国公当年何等英雄,怎想会落到一个后继无人的局面。你们贾府以前那个样子,着实让人想亲近都亲近不起来。

    如今却是好了,别去管什么嫡庶,只有那些酸腐无用的文人才会讲究这些。咱们这样的人家,谁有习武的根骨,谁能吃的了练武的苦头,谁有不怕死的勇气,谁才是嫡!谁做不到这一点,甭管他是嫡出还是庶出,他只能去混吃等死。

    环哥儿,奔儿,你们记住,要放开手脚去练,吃点苦流点血汗怕什么?想想祖宗们,吃了多少苦,流了多少血,最后连命都搭进去了,才创下这份家业,这么个亲贵爵位。

    绝对不能因为不肖子孙,因为怕苦怕累怕流血,就给丢了!你们记住了吗?”

    贾环和牛奔躬身领命。

    这一刻,贾环心里真的有些羡慕起牛继宗来。

    俗语云:家有贤妻,则夫不遭横祸。

    有这样一个干练懂事最关键还这样美艳的女子当老婆,是男子之福。

    牛夫人继续道:“奔儿今天不能走,明天要去你舅舅家,明天下午再走。这些都是小事……关键还是在于练武。”

    贾环是看出来了,牛夫人实打实的是一个武人,而且还是一个武痴。

    她捏草莓的手虽然很纤细秀气,骨节处也没有明显的增大,但是她的一双腿看起来特别的有力。

    不然的话,谁家的当家太太会用大马金刀的姿势坐着,给客人科普武学常识……

    “不是说有了练武的根骨,就能练成高手。武道虽分九品,可实际上却划分出五个层次,正好对应大秦公侯伯子男五大爵位。

    武道入门,从一品起,正是你们现在这般,开筋锻身之后,正式入门。

    一直至三品,这三品内,你们的任务就是不停的打熬筋骨,锤炼肤肉!

    这是根基!

    一品至三品之间的区别,也很简单,就是力量的差异,本质上其实并无什么不同。

    而在宗人府考封中,一品至三品对应的是三等男到一等男的爵位。当然,只有祖上获封开国爵的人,才有资格进行考封。

    三品和四品之间,是一个槛儿。为什么说是一个槛儿呢,因为想要突破三品成为四品,必须要感悟到劲!

    什么是劲?知道吗?”

    贾环傻傻的摇摇头,然后又点点头,伸出手来用力握成拳头……

    牛夫人嗤笑了声,道:“那是力气,你们现在,只知道多用力是大力气,平常放松时是没花力气,这就是最低层次也是最粗浅的理解。看到了吗?这才是劲!”

    说着,牛夫人挽起耳际的一根青丝,微微用力将其挣断。

    就在贾环啼笑皆非时,却见她素手轻轻一抖,那根弯软的头发,忽然变的笔直如针,而后只见她轻轻一丢,那根笔直的头发,就直直的插入她身边的小几上,入木三分……

    贾环的眼睛差点都要瞪出来了,那可是……那可是实木小几啊!

    普通人别说用头发了,就是用针去扎都未必能扎进那么深。

    见镇住了贾环,牛夫人嘴角擎笑,道:“只有感悟到劲,并且能将其灵活运用,才算是真正高明的武道。所谓飞花摘叶皆可杀人,就是这个道理。

    不能感悟到劲,一辈子也只能在三品上打转,说到底,不过是个大力气的莽夫罢了。

    四品到六品,就是不断感悟劲的存在的过程。相对应的爵位,则是三等子至一等子。

    六品和七品之间,又是一道槛儿,而且远比三品到四品间的那道槛儿要难的多的多,称之为天堑都不为过。

    朝廷勋贵里,还有军方将领中,六品武人数不胜数,可是七品高手,整个大秦都是有数的。

    因为想要成为七品武人,不仅要深度感悟到劲的存在,还要能将‘劲’为我所用,而不是单纯的用大力和用小力……

    七品又可细分为上、中、下三级,七品上为一等伯、次之二等、再次之三等。

    八品,较之七品,不仅在劲上强大的许多,对劲的使用更灵活了许多,而八品对应的爵位为候爵。

    九品,九品相交于八品再盛数筹,九品高手可为公!

    当年太祖分封八公,除却荣国公外,其余七人皆为九品!”

    贾环闻之心神动荡,忽然一愣,道:“伯母,我荣国先祖,不是九品?”

    牛夫人淡淡笑道:“不是,第一代荣国公根骨资质之佳,旷古烁今,唯有太祖能与之媲美。老荣国公不是九品,而是超品武宗,天人级的盖世高手!

    这,就是你未来的目标所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