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圈子
    大家都是练武的人,既然决定将上一页揭过,大家也就都不提了。

    一行人进了正门后,就是一个不大宽敞的院子,因为迎面没有照壁,院中也没有假山走廊,就是一个简单的院子,所以院中倒也不显得狭窄。

    不过虽然没有照壁、假山,但院子内却放置了不少打磨力气用的石墩,石锁,另外还有一些兵器……

    “老三……不,不是叫你,我叫这个贾老三……老三,别看你也开了筋,也在锻身了,觉得自己吃了不少苦,也算是个人物。可你和韩家三位世兄比起来,根本不够看。就刻苦程度而言,我遍观这四九城内大大小小所有世家,就没见过一个超过他们仨兄弟的,就连能相提并论的都没有……”

    牛奔脸上带笑,语气随意的说道,但身上的气度却让贾环觉得他是认真的,并非玩笑胡闹。

    贾环正色的看了看韩家三兄弟,发现他们虽然一个比一个瘦,但眼神非常有神,而且步伐稳健,并非虚弱无力,再加上手上各处关节显得粗糙粗大,贾环就断定,牛奔所言绝非虚言。

    不过这个时候不是恭维的时候,他对一旁的韩德功道:“世叔,来的实在仓促,竟然连年礼都没来得及准备,还请世叔见谅。等明天,小侄再派人送上一份年礼,若是世叔不怪罪小侄唐突,还请世叔一定不要拒绝才是。”

    韩德功闻言,顿时苦笑不已,道:“既然是贤侄好意,那我就却之不恭,厚颜领受了。”

    贾环想了想,又道:“至于水泥……”

    “诶,这件事大家都不要再提了。贤侄并未做错什么,再说下去的话,我这个做世叔的脸上就实在挂不住了。

    贤侄如此年幼,就已经要操持家业,还要自给自足获取从武之资,我们这些做叔伯的,能帮一点就帮一点,帮不多已经是心中有愧了,哪里还能让你来请罪。

    这要传出去,我这个做叔叔的,哪里还有脸面做人?日后,又如何有脸面去见荣国公啊!”

    韩德功真是觉得无颜了,语气颇为诚恳的对贾环说道。

    当然,他也看出贾环今日前来请罪,的确也是诚心的,并非故意做作,否则的话,以他的为人也不会说出这些话来。

    一旁牛奔不悦道:“你是不是练武的,刚不是翻过去了吗?怎么又扯回来了,婆婆妈妈的!”

    别看牛奔一脸的喜庆,可真沉下脸来说话,却自有一股不同的严肃气势。

    贾环瞥了他一眼,道:“我话没说完,你急什么?我是有正事要说。是这样,我那水泥想要成型,一般要经过三个步骤,叫做两磨一烧。烧且不去管它,但是磨呢,非常需要人力。不瞒世叔和诸位世兄,我自己是亲自去干这个事的,不然我也不会这么黑。”

    “噗嗤!”

    一旁牛奔喷笑出声,韩家几个兄弟也忍俊不禁,牛奔笑道:“我道你自己不知道自己丑呢。”

    贾环无语道:“黑和丑是两个概念好吧?你懂个屁!还让不让我说了?”

    牛奔忍笑道:“你说你说,我看你能说出什么花样来。”

    贾环懒得理他,道:“寻常庄户和匠人干这个很吃力,虽然也可以用一些装置,用牲畜来带动研磨,但终归没有我们自己动手来的精细,尤其是一等水泥,要求就更高了,要将石头磨的比面粉还细。可庄子上就我一个从武之人,干老半天也干不出多少。今日见了三位世兄的英资后,在下有个不情之请。我想请三位世兄帮我去研磨石灰石,当然,这个事很辛苦,所以我愿意出一天五两银子的薪资。

    不过诸位世兄千万不要以为我这是在雇佣你们啊,我这是劳请三位世兄帮小弟一个大忙。对了,做这件事还有一个好处,唔,世叔,家里有没有熟鸡蛋?”

    韩德功闻言一怔,不解其意,不过还是吩咐了一个老仆去寻找,不一会儿便拿来了一个白皮鸡蛋。

    贾环在众人的注视下,接过鸡蛋,他左手的拇指和食指捏住鸡蛋,然后,右手的食指轻轻的拨动了下,鸡蛋便飞转起来。

    这并不是关键,关键在于,当鸡蛋在右手食指不断的催动下,越转越快,而在飞转中,一块蛋壳忽然飞出,紧接着,一片片细小均匀的蛋壳如同雪花般飞落,直到最后,贾环左手食指和拇指间捏着的,只剩一个雪白的去皮鸡蛋。

    而这枚鸡蛋上,尚有一层完整的蛋膜存在……

    贾环笑道:“这就是我在研磨石灰石的过程中发现的妙用,在不断精细研磨过程中,有利于我对力量的掌控。”

    “嘶!”

    众人纷纷倒吸了口冷气,牛奔更是小心的接过贾环手中的鸡蛋,愣愣道:“真的假的?”

    贾环没理他,而是看着韩家一家人。

    韩德功深呼出一口气,沉声道:“既然如此,那就更没必要收那五两银子了,他们不给贤侄你银子就该烧高香了,哪有……”

    贾环摆手打断道:“不是这个理,世叔,你千万不要想太多。说到底,研磨出的水泥小侄还是要卖的,而且还要高价去卖。就算给三位世兄开出薪资后,最终还是我在赚大头。

    世叔,韩家先祖与家祖乃是战阵上的生死之交,小侄虽然不才,但愿意效仿先祖,希望有朝一日也能与三位世兄一同征战沙场,为国效力。所以,世叔和三位世兄就不要推辞了,哪怕是看在荣国先祖的面上,帮帮小侄吧。”

    ……

    “你小子倒也有心了。”

    车厢内,牛奔有些玩味的看着贾环说道。

    贾环倚靠在车壁上,懒得理会他,只是冲他比划了根中指。

    牛奔也不恼,呵呵道:“怪道我家老头子整天拿你来教训我,你这处理办法还真不赖。我就奇怪了,你一个刚才八岁的毛头小子,哪来的这么老练的手法?

    既帮了人家的忙,还顾忌到了人家的情面。虽然没揭破,可你看看咱们走的时候,韩世叔和三位世兄看你的眼神,那是真交心了啊,都快不比对我差了……”

    贾环鄙夷的看了牛奔一眼,道:“我是八岁的毛头小子,你的毛也没比我长哪去。我以真心对他们,他们自然会以真心待我。你以为都跟你一样,面带猪相,心中嘹亮。惯会以己度人,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喜欢玩弄心术手段一般。”

    牛奔还是不恼,摇头咂舌道:“你这才叫高端,比我强。相比之下,小爷我是落了下乘了,得向你学习学习才是。难怪我爹总让我跟你学……”

    贾环骂道:“你懂个屁,牛伯父是让你跟我学学光明磊落,以诚待人。把你心里的那点小算计小阴私通通抛掉,武门将种,想那么多丢人不丢人?”

    牛奔这下恼了,骂道:“你少放屁!谁计算了?谁小阴私了?小爷我顶多就是天生聪慧,爱多琢磨琢磨……

    老三,我看你眼顺,做哥哥的就多跟你说两句,在咱们这个圈子里,你还真不能不琢磨。你要是像韩家那仨兄弟一样,整天不出门,只在家里打熬身体,那我没话说。

    可不是我小看你,不管是你还是我,说到底都不是那种死干硬拼的人。这个世道,终归还是要玩儿脑子。我跟你说,咱们这个圈子……”

    贾环奇怪的插口道:“咱们什么圈子?”

    牛奔眨了眨绿豆眼,理直气壮道:“当然是衙内圈啊,你以为呢?”

    这是贾环前世曾经相当向往的圈子,所以他来兴趣了,道:“圈子有多大,人多吗?”

    牛奔见贾环感兴趣,顿时乐了,嘿嘿笑道:“我就说嘛,我看你第一眼起,就知道你小子和我肯定是一路货色!”

    贾环:“……”

    牛奔兴致勃勃道:“咱们这个圈子有多大,还真不好说。就这神京四九城内,各种小圈子数不胜数。可真正上的了台面的,说来说去也就那么些个。

    文官那边不去提,一群穷酸,就算上了位后猛搂银子,可最终十有七八都栽了。哪怕不是犯了国法事发了,也会有比他更贪的人看中了他攒下的家业弄倒他……

    这种人说多了恶心,不去提,他们的子弟一般也不敢来招惹咱。

    我给你说说咱们权贵的圈子,这也是划分了几个的。

    比较笼统的划分法,就是开国太祖敕封的那一批老一辈的开国权贵。其中,就是以第一代荣宁二公为首的八公为领袖。

    这批权贵,乃是从龙开国功臣。家中祠堂内供奉的丹书铁券,那可是太祖所颁,自然比后面新晋的勋贵来的荣耀些,也尊贵些。

    还有一批勋贵,则是太祖驾崩后,如今太上皇在位时期册封的。说来有趣,其中,还是以你们荣国府为首。因为第二代荣国公,正是那个时期掌管天下兵马的三公太尉。

    而这一时期,老一批的勋贵就没有太出彩了,相反,新晋的勋贵们,却在第二代荣国公的率领下,大放异彩。他们不仅将女真残部彻底消灭,还一度将鞑袒人赶入了北部荒原,真正的拓土三千里!只可惜……

    而这一批新贵之后,就是另一个圈子的主要成员了。你们东府的那位珍大爷,好像就和他们走的挺近。”

    ……